如此說來,我創建的暗空之城,之所以出現的一級兵種是影盜,也是因為我以前在遊戲世界裏,對盜賊這個職業非常熟悉。

顧宇有點慚愧,他以前只埋頭苦練個人技能,從不關心另一條領主路線的玩法,現在真是後悔莫及。

做了一次三秒的憂鬱男人後,他立刻將最後一具吳海的屍體,裝進了轉化爐。

吳海是所有人里最強的一個,也是他最期待的。

「叮!你成功轉化了一名人族英雄屍體,獲得生命精華8單位,獲得特殊物品特長源球一枚。」

收穫再次出乎預料,這次轉化爐爆出的不是傳承源球,或者兵種源球,而是一種特長源球。

特長源球,凝聚了大量對犬類兵種的馴化經驗,可融入英雄后,獲得一個犬族兵種特長。

算上以前通過法則碎片融合出的技能源球,這是顧宇見過的第四種源球。

顧宇現在很理解,八部眾這些人為何攻破城市后,還要瘋狂殺人了。

為了獲得這些源球,別說是其他人,就連顧宇自己,都產生強烈的殺人衝動。

但他馬上熄滅了這個蠢蠢欲動的念頭,做人還是要有底線的。

握著一枚犬族兵種的特長源球,顧宇沉吟不語。

兵種類的特長,一位英雄只能擁有一種。

說實話,這個犬族兵種特長,他有點看不上。

別看現在三頭地獄犬很厲害,當畢竟是三級兵種,但過不了多久,就會被更強大的兵種取代。

如果換成黑龍,或者鳳凰這樣的高級兵種,他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於是顧宇給梅寧華髮了一個信息。

「小華華,我這裏有一枚很厲害的特長源球,送給你提升實力,好不好?」

「地獄犬的?」

「咦,你怎麼知道的?」

「不要!」

……

小丫頭不好糊弄啊!

顧宇又默默的聯繫上柳青。

「柳大美女,你應該沒有兵種特長吧,地獄犬怎麼樣,戰鬥力超強。」

「我才不要,長得太丑!」

……

顧宇心累,地獄犬哪裏丑?高大威猛,帶出去很拉風的!

一旁的三頭地獄犬,用無辜的眼神看向顧宇,我這麼帥,怎麼沒人懂得欣賞?

算了,地獄犬就地獄犬吧!

顧宇無奈,只好自己使用了這枚犬族特長源球。

「叮!你成功融合了一枚特長源球,獲得兵種特長,犬族。」

犬族特長:城中犬類生物的每周產量+2,全體犬類種族攻擊力提升30%,親自統率的犬類種族兵種攻擊力提升50%,速度提升50%。

一瞬間,顧宇腦海里湧出了大量關於犬族的相關領悟。

他突然敏銳的感應到,那些地獄犬、三頭地獄犬,甚至朱古力,都對他親切了許多。

咦,朱古力?

顧宇一愣,這才意識到自己可能忽略了一點。

一直以來地獄犬們對朱古力都表現出異常的興趣,可地獄犬是狗,朱古力是狼,這是不是說明狼和狗,都屬於犬類?

很有可能啊!

顧宇記得在哪裏看過一本書,就論證過狗是從狼演變來的,狼狗不分家,都是犬類生物!

顧宇豁然開朗,立刻查了一下兵營的說明。

果然發現,現在城裏的黑暗狼穴和毒眼之柱,每周的產量都+2。

這可是意外之喜,顧宇眉開眼笑。

本來因為選擇犬族特長的一點點鬱悶,早已經煙消雲散。

現在暗空之城並沒有地獄犬的兵營,但夜空狼的兵營是現成的,源源不斷的夜空巨狼,在得到50%增幅后,對暗空族的實力提升可不是一點點。

在顧宇眼裏,夜空巨狼不僅是強大戰力,還是重要的運輸力量。

現在行軍速度大幅提升,就算八部眾大舉來犯,他也可以從容應對。

這次批量轉化,顧宇還獲得了一些法則碎片,但數量不多,他全部收了起來,等多存儲一些,再研究不遲。

顧宇把目光重新落在幾隻地獄犬的身上,眼神中帶着高高在上的威嚴。

吼~

那兩隻地獄犬匍匐在地,口中發出低低的嗚咽聲,向他表示臣服。

就連一直閉目等死的三頭地獄犬,此刻也抬起了頭,首次向顧宇發出了交流的低吼聲。

「強大的人類英雄,你的氣息讓我感到很親切,直覺告訴我,你值得信賴。」

「相信你的感覺,高貴的地獄犬勇士。我需要你的力量,希望你能加入我的陣營,隨我一起征服世界。」

顧宇突然發現和地獄犬交流,是一件無比簡單的事情,就好像他天生就懂得一樣。

「我看見你把我的原主人,像對待勇士一樣的凈化,讓他的靈魂得以永久的安息,你的舉動贏得了我的尊重,我願意跟隨你,我的新主人!」

「很好,我的犬族勇士,現在告訴我,你的名字。」

「我的真名叫做拿加也西.本波沙.古德鐵。」三頭地獄犬如是說道。

「歡迎你,我的無敵勇士……拿鐵。」顧宇露出真摯的笑容。

PS:從明天開始,這本書會有一周的試水推薦,如果成績優秀,那麼後面的路會越走越遠,但如果成績不好,那就會惡性循環,情況變得非常糟糕!

湯圓希望能把這本書一直寫下去,寫一部讓大家滿意的精品,我真摯的懇請每一位喜歡這部書的書友,請你們這一周內多支持原版,都來起點網站點擊閱讀,收藏推薦。

湯圓在此先謝過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神儒子川帶着紫衣客、舟學海行走神州大地,遍歷諸城,歷時六日來到初陽山。

此時神州大地上,正如子川所料,儘是動亂爭鬥,諸城大戰,世家大戰,諸子亂戰。多年來的恩怨情仇好似在這一刻盡數爆發。

子川感嘆人心私慾害苦了人,他雖武力驚人,能擋一時一地,奈何不掌兵權,終究阻止不了天下的人。

紫衣客問道:「師尊,軒轅皇可還活着。」

「還活着,只是當年一戰受傷太重,一直在閉關療傷,最近數甲子皆不曾聽聞其消息。」

初陽山上,已有諸多丘子弟子大儒、儒生前來,靜靜等候其師天命來到。

神儒子川帶着兩徒走過,諸大儒起身拜道:「師兄。」

眾儒生拜道:「師伯。」

子川不動聲色,徑自前行。舟學海拉着紫衣客一一還禮,道著「師叔、師弟」。

半山腰,紫衣客見到了一字「仁」,正是昔日丘子手書。

初陽山頂,站着一人,鬚髮盡白,打理的整齊,著一身長袍,腰間挎劍,盡顯威儀。他見了來人道:「子川師兄。」

子川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就靜靜地站着。

舟學海忙道:「子干師叔。」

紫衣客也道:「子干師叔。」

子乾笑道:「不錯不錯,學海已經這麼大了,這位是你師尊新收的弟子嗎?」

紫衣客道:「我名歸一劍終紫衣客,見過師叔,師尊剛收下弟子沒多久。」

「好啊,儒門有你們這樣的後輩,何愁不能興盛。」

子川聞言道:「師弟,你太執著了,儒門興盛與否自有其道理,無需多加謀算,省下無用功吧。」

「怎麼能是無用功呢?師尊即將化道飛升,我等若不多做打算,儒門何時能興,難不成就困守初陽山嗎?」

子川閉目,不想與他爭論,人一旦有了執著偏見,有了名利慾望,無論怎麼說,都是說不通的,他之前也勸過,毫無成效。

過了一日,曙光初升,初陽山上,突然聖氣沖霄,一人自聖氣中邁步而出,立在空中。

白色的發,蒼老的顏,久經歲月洗禮,飽受人間疾苦,而今歸去,留仁留德,留君子之風。

正是丘子。

丘子道:「吾留《論語》一篇,啟後世繁盛明智之機。」

他手中書卷飛出,鑲嵌在「仁」字旁,瞬間石化,書卷上有兩字「論語」。

丘子手指輕點,一道靈光自指尖射出,落在「仁」字上,他道:「吾道盡於此,爾等好生參悟。」

道已成,餘事了,不待多言,丘子微笑着,身化虹光,轉眼遊歷神州大地,再深看一眼,飛升而去。

眾弟子儒生齊拜道:「恭送。」

六天之界,丘子見一人騎牛停在不遠處,上前道:「道兄。」

老君道:「儒兄也來了,等等老佛吧。」

「也好。」

丘子離去,紫氣再度席捲神州,再化天護地辟,護衛神州。

初陽山下,忽有一人情緒激動,失聲痛哭,伏地而拜。

「這個氣息……」

子川心有所感,轉瞬間來到了山下,子干也跟着來到。

子川驚道:「子華師弟。」

子干卻怒道:「背師叛徒,來此作甚!何必如此假惺惺。」

子川厲聲道:「子干,住口。」

子干不甘,拂袖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