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對於己身的魂力消耗實在是太大了,這樣的情況並不是林毅所願意看到的,在這天焚谷內,自己並不知道出口在何處,體力魂力用一點就少一點,再加上魂石有限若到了最後真的山窮水盡,恐怕就只有登死的份了。

心念一想,林毅當務之急就是要首先找到一處能夠給自己提供火源的地方,其次便是足夠的食物了,但好像這兩件事情想要在這天焚谷內辦到都有些希望渺茫了。

心中感嘆,再次託着有些沉重的步伐,隨便尋找一個方向而去。

黑暗之中總是孤寂的,而林毅在這其中卻是如同大海之中的一葉浮萍一般,幾番周折亦沒有尋得一處安生的場所。

現在爲止已是行走了足足一個多時辰,這對於林毅現在的處境來說不得不說極爲危險的,而此時周圍依然是寂靜一片。

相比之前,現在的林毅倒還是希望能夠在這黑暗之中遇上一活物,哪怕是什麼兇獸也毫不在乎。

正當林毅如此一想,卻是正好聽着前方黑暗之中傳來數聲“嗚嗚”之聲,這些聲音極爲渾厚,明明感覺到很遠,但林毅依然還是能挺清楚此聲,心中登時駭然。

“這是什麼聲音?”

心中一陣狐疑,本想詢問噬魂,卻是發現後者可能是由於降服息壤時有些消耗過大,如今一點生氣都沒有。

心中感嘆,但旋即還是朝着那前方加快速度行去。

現在的這般情況,即便前方是冥王地府,林毅也相信自己願意前往,畢竟這漆黑無比的天焚谷實在是太詭異了。

約莫又是一個時辰,而此時林毅手中的火摺子卻早已是被消耗乾淨,只見的四象火訣所發出的火焰又在手中不斷跳躍。

前方數百丈之外,已是明滅可見點點亮光,不用說,就是之前聲音發出的地方。

現在見着如此,林毅心中也是緊張了起來,心念一動,旋即將手中的火焰熄滅,開始在黑暗之中摸索着前進。

好在這天焚谷內的地勢相對還是比較平坦,如今看着前方亮光,再加上林毅謹慎的心態,竟是在這地面之上的速度絲毫沒有減慢。

許久,方纔是走進那亮光之地。卻是心中極爲駭然,此時立在林毅眼前的竟是一處佔地頗大的山丘,就其直徑看來,怎麼也有上千丈,而這山丘的高度又並沒有多高,即便是林毅站在地面之上也是能將其看得一清二楚。

見着如此,林毅心中暗念:“想不到這天焚谷還有着這等地方,看來其中也並不是什麼都沒有嘛!”

看着眼前的高臺,林毅匍匐着身子,這山丘看起來極爲規整,倒像是人力而爲之的。

而再將自己這一路想來,天焚谷之內,地勢極爲平坦,卻又是爲何立時出現了這麼一個山丘。

更爲疑惑的是,那光亮正是從這山丘之上傳來,這就不得不令林毅心中開始警惕起來。

正欲爬山那山丘,卻是聽得突然又是“嗚嗚”的數聲,這一次的聲音極大,立於山丘之下的林毅差點一個站立不穩直接跌落在地。

心中大驚,聽着這聲音卻並不像是什麼獸類,但仔細聽來又不想什麼人類,這就令得林毅心中更爲奇怪了。

心想:“反正已是到了這鬼地方,要是不上去看看豈不是冤枉此行?”

考慮之後,也不再遲疑,旋即腳尖輕點,便朝着那山丘之上掠去。

三兩下,便是登上山頂,然而,此時見着這山頂的林毅卻是傻眼了,這哪是什麼山丘啊?分明就是一座極爲原始的城堡嘛,也許是因爲這城堡的建造實在是太過於粗糙,故此林毅方纔是將其認錯。

而此時的林毅正好站在這城堡的頂端,只見眼前竟是一片凹形的土地,佔地極廣,其中還有不少用土石堆砌而成的簡易石屋。

見此,林毅心中大駭,連忙趴下身子,在這城牆之上一動也不敢動。

眼前所見,也不知道是什麼生物,若說是人,這些生物卻是長着四肢,然而再仔細看來,這些生物的臉上卻又是僅有一隻眼睛。

再看看這些生物的身材,顯然要比普通的人類高大上許多,個個生的熊腰虎背,讓人見的心生膽寒。

而此時一直沉默的噬魂似乎也是醒來,不禁是失聲叫道:“比目族?”

聽着其聲音的林毅分明感覺到了前者心中的恐懼之感,登時極爲疑惑,連忙傳音詢問。

只聽的噬魂道:“這比目一族原本是這天魂大陸的主宰者,生性兇殘無比,喜好殺戮,後來人類崛起,千萬魂者團結一心,總將這強大的種羣盡數消滅,纔有瞭如今這般的天魂大陸!”

那噬魂說話的聲音有些沉重,聽得林毅卻是有些恍然大悟,只聽其又道:“沒想到這都數十萬年過去,這一種族竟是還有殘餘,比目一族可是連本帝也是沒有見到過的啊!”

聽及此,林毅卻是心中更驚,就連噬魂都沒有見到過的種族,這得要有多古老啊,心中感嘆道:“若不是這種族太過於兇殘的話,恐怕現在早已是被鏡月帝國,乃至是整個天魂大陸當做寵物來飼養了吧!”

說罷,不禁又問着噬魂:“既然現在面對的比目族人,那我們又該如何是好?”

林毅看着那下方長得奇形怪狀的人類,心中略微一數,竟是發現有着上千之多,心中登時突突亂跳,這未免也太多了一點了吧?

只聽的噬魂道:“不急,這比目一族極爲強大,僅憑你現在的實力,就算是一個少年的比目族人都有可能將你打敗!”

聽着此,林毅心中更是不禁捏了一把汗,這說的是不是有些太誇張了點啊?只聽的噬魂並不理會,又道:“但話又說回來,比目族人體內蘊藏的魂力極強,若是能讓你這小子將其吞噬了,估計實力就要如獵鷹一般猛漲了!”

聽着此話,林毅卻是心中一顫,但轉念一想,雖然自己有着噬魂訣這等無上祕法,卻是並不想動用,畢竟這東西實在是有些邪惡。

而那噬魂心中也是同樣明白林毅心中的想法,並不逼迫,反倒是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下方的比目族的身上。

此時的比目族看起來又似乎在舉行着什麼特殊的儀式,只見上前比目族人齊齊聚集在那中間的篝火周圍,嘴裏也不知道“嘰嘰歪歪”地說些什麼。

許久,林毅看得,這些身形高大的比目族人竟是齊齊跪了下來,旋即有做出極爲虔誠的姿勢,對着那中間的篝火不斷跪拜。


見此,林毅心中莫名其妙,道:“這比目族人難道有病麼,對着一堆火焰又跪又拜的?”

只聽的噬魂卻是呵呵笑道:“比目族人,由於眼睛僅有一隻,故此目測的能力比上人類要低上很多,又因爲這一種羣生性懼黑,故此跪拜那中間額火焰也是不足爲奇。”

聽着噬魂的解釋,林毅的心中也彷彿是徹悟一般,不禁點點頭表示同意。

恰在此時,之間數千的比目族人齊齊站立,突然上臂伸展,竟是大聲高呼:“嗚嗚啦!”

旋即,只見的衆人讓開一條道路。

再看看那道路的盡頭,竟是有着一輛枯木戰車被推了出來。待得林毅見着那戰車,心中不禁是陡然一涼。 只見的那枯木戰車高約數尺,此時六名比目人的推動下緩緩朝着最中間的篝火駛去。

而在這枯木戰車之上更是有着三名全身極爲污濁的人類,臉上神色疲倦,蜷縮在戰車之內。

細一看,林毅心中早已是驚得說不出話來,從這三人的裝束看來,顯然是青嵐劍宗的弟子,只是沒想到在這天焚谷之中竟是混成了這般模樣。

見此,林毅心中大駭,這三人現在的處境看來似乎並不是多好,隨着戰車的推入,那上千名比目族已是情緒高漲,嘴裏更是“烏拉烏拉”的不知道在說着什麼!


不到片刻, 戰車便是被趕到篝火之旁,而五名身形高大的比目族也是押解着三人朝着篝火走去。

在這三人中最後一名弟子一看就知道是女子,雖然現在林毅相隔極遠,但還是依稀能夠辨別出來一些。

不到片刻,只見三人皆是被趕到那篝火前,旋即又有着三名比目族上前,將三名弟子全身五花大綁起來。

林毅看着,一直是不知道這些比目人到底是想要做什麼,故此也是趴在這城牆之上默不作聲。

只聽的此時的噬魂道:“恐怕這就是比目一族的獻祭活動了!”

聽及此,林毅心中吃了一驚,旋即對着識海內的噬魂追問,只聽後者解釋道:“所謂獻祭,不過是這比目族人的一種古老活動罷了,因爲崇拜火焰,故此對於火神極爲敬畏,每隔數年比目族就要向火神獻祭不少的奴隸以供火神使用!現如今看來,這三人顯然是被當做獻祭的祭品了。”

聽着噬魂說着,林毅心中大駭,按照如此說來,那豈不是這三名弟子都要被丟進火焰之中去了?

思及此,林毅心中卻是心急如焚,果然,不到片刻,便是隻聽的一聲慘叫,定眼看去,那爲首的第一名弟子已是被丟進了火焰之中!


“媽的!”見此,林毅心中已是大驚,雖然自己對於青嵐劍宗的弟子沒什麼感情,但現在看來,自己顯然要站在那三個弟子的一一邊了。

再說自己對於這天焚谷極爲陌生,就算是爲了今後的生活,此時的林毅也不得不出手相救了。

心中打定主意,那三名弟子中的其中一名已是被比目一族丟了進去,林毅心中極爲懊惱,但看着還剩下的一名弟子,卻是不再遲疑,生怕一遲鈍,又是一名弟子被扔進去了。

魂力直接從體內爆發出來,腳尖輕點,毫不猶豫地躍下那粗糙的城牆,手中更是將十方玄尺顯現了出來,整個人如同炮彈一般直接朝着那上千名比目族衝了過去。

這不衝不知道,一衝卻是讓的林毅心中大驚,在遠處看着這些比目人還好,而此時靠近,卻是驚訝的發現這些異類竟是個個生的如同巨人一般。

單單是那手臂就有自己的大腿般粗壯了,林毅自認爲自己的身材已是極爲魁梧了,沒想到如今見着這些比目族,自己倒是顯得像是一個嬰兒一般。

大即便如此,現在的林毅還是毫無畏懼的衝了出去,幾乎是同時,那圍觀着火焰的比目族也是瞧見爆衝而來的林毅。

登時如同沸騰的鍋一般,“嘰嘰歪歪”地開始忙亂起來,林毅看得出來,這些比目族想必也是想要將自己申生擒,故此一個個都是嚴陣以待的表情。

見着前方上千人看着自己,林毅心中微微一顫,旋即又有些暗喜,心中想着:“這些比目族生的人高馬大的,其反應必定相對遲鈍,那隻要我充分發揮自己靈活的優勢,想要靠近那篝火旁的兩名弟子就綽綽有餘了!”

思及此,只見的手中提着玄尺的林毅登時加快了幾分步伐。

眨眼間,雙方便是在這平坦的地面之上短兵相接了,林毅手持玄尺,招招淋漓盡致,每每揮出一下,都夾雜着強勁的力道。

而比目族人的武器顯然要落後許多,此時見着林毅衝來,個個手中都是拿着殘缺的各種武器,更有甚者不少的比目族人手錘石刀石斧便是衝了過來。


兩者之間雖然相差的距離不少,但此時對於林毅來說也不過是幾個瞬息的事情。

由於此前並沒有和這種異族交過手,故此此時的林毅極爲小心,招招接連不斷,不斷朝着那比目族揮斬而去。

“嗚嗚啦啦”眨眼間便是有着兩名比目人被林毅揮出去的力道擊的連連後退。

見此,原本還是困惑的林毅心中一喜,但沒過多久,看着那倒退的兩名比目人,心中登時涼了半截,心道:“這異類的身軀也太強悍了點吧?竟是這般難以被擊敗!”

看着那比目族,只見其被林毅的一招擊中,僅僅是稍微後退幾步罷了,不到片刻又再次穩住身形,朝着林毅撲了過來。

“小子,這種異類的軟肋在眼睛處!”

看着林毅第一步就吃虧,那噬魂心中有些着急,連忙提醒道。

後者登時領會,確實,這比目族乃是單眼,現在若是隻擊打他們的眼睛,恐怕就再難行動了。

沒有猶豫,受到噬魂啓發的林毅旋即將手中搞得玄尺一挺,只見一道極爲凜冽的勁道再次爆射而出,如同箭羽一般,直接對着最近的一名比目族的眼睛之處刺了過去。

這一勁道極爲凜冽,如此看着,如同黑夜之中的一縷精芒一般,竟是直接將那比目族的眼睛刺的炸裂。

見此,林毅心中大駭,沒想到自己現在的實力又是增強了如此之多,要是不開心纔是假的。

第一招得勝,看着那登時被疼的“哇哇”大叫的比目族,林毅心中大喜,心中信心大增,緊接着,手中的招式再起。

而對面朝着自己衝過來的數名比目族見着林毅凜冽的招式,顯然是有些忌憚,但此時面對林毅的攻擊,又不得不前進,面面相覷之下,幾人紛紛朝着林毅衝了過來。

一時之間,原本還在舉辦祭奠的比目族人盡皆將注意力放在林毅額身上。

後者心中淡然,雖然就憑實力來說自己可能不是這些比目族的對手,但貴在自己的身形要比這比目族矮小的多,故此在數名比目族的圍攻之下又顯得靈活的多了。

一時之間,在場幾名和林毅對峙着的比目人竟是拿的林毅沒有任何辦法。

藉着此機會,林毅可是沒有忘了自己的目的,急速朝着那剩下的兩名青嵐劍宗弟子掠去。


然而,此時站在篝火之旁的五名比目人見着林毅,心中似乎也是明白了林毅的意圖,毫不猶豫地又將一名弟子拋進了火焰之中。

登時,慘叫之聲再起,林毅心中如針扎一般,可以說這幾個弟子就是自己在這天焚谷內唯一的救命稻草,自己對天焚谷一點也是不熟悉,現在見此,那豈不是說自己還要像孤魂一般在這天焚谷內遊蕩?

這一點對於林毅來說絕對不允許,情急之下,手中的招式不禁再次變得凜冽起來,再加上自己靈活多變的身軀,幾乎是如入無人之境,不到三個瞬息便是衝到那唯一剩下的一名弟子跟前。

而身爲押解弟子的五名比目人此時見着林毅爆衝而來,紛紛亮出自己手中搞得武器,絲毫不猶豫地朝着林毅四面八方地劈斬了過來。

林毅心中大驚,但轉瞬又是一股魂力爆出,四象火訣暗念,只見手中一股火焰而出,沒有半刻的考慮,直接將火焰扔出。

五名比目人見此,更是不敢有絲毫怠慢,尤其是林毅拋出一股火焰,讓的這五人以爲林毅便是那火神,攻擊的速度不禁也是變的慢了幾分。

只聽“轟”的一聲,火焰和那五人的聯合攻擊相撞在一起,在這周圍激起一股有一股的火苗。

在場的千名比目人見着林毅如此招式,盡皆心中歎服,五名負者押解,獻祭的比目人此時受到林毅火焰的攻擊,心中皆是震撼,呆愣了起來。

見此,林毅也趁着如此空子直接越過了五人,轉眼便是到達那青嵐劍宗的弟子身前。

細一看去,這剩下的弟子顯然就是三人中唯一的一名女弟子,此時見着林毅到來,本是無光的眼神瞬間變得精神起來,嘴脣輕啓,連連道:“救我!”

看着眼前之人如此表現,林毅倒是不以爲然,畢竟每個人都害怕死亡,更別說現在在自己面前的還是一名普普普通通的女子呢。

林毅並沒有搭話,看着對方,僅僅是點點頭,旋即手中的玄尺便是提出,一股魂力灌注其中,玄尺無鋒,可自其中的魂力卻是鋒利無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