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慢悠悠的騎著馬,穿過遊騎兵的隊伍,而遊騎兵們也紛紛讓開一條路,看向威廉的眼神充滿崇拜和狂熱,他們之前從沒想過遊騎兵還可以這麼打戰。

「這都是威廉大人帶來的,他是我們的戰神,因為我們,沒有一個傷亡。」

······

陽光照耀下,刺得一群村民有點睜不開眼,但他們依舊死死的盯著這個黑色模糊的影子。

長老們看見威廉過來了,瞬間明白誰是BOSS,立馬前後的向前挪道:「大人,大人,請問您有什麼需要我們效勞的嗎?我們卡瑪村民一定會讓您滿意。」

老頭子臉都皺在一起勉強的微笑,臉上還有發黑的痣,一張皮膚就像鬆弛的豬皮,瘦小不亢,這就真的像一隻成精的猴子了,比之前那幾位更加的像。

看的威廉有點皺眉頭,他感覺有點不對。

之前的那一伙人可是穿著麻衣套皮甲,還有各種武器,面色,衣著都不差,怎麼這些一看就知是村裡有話語權的老頭居然這麼不堪。

還TM穿著破爛的毛皮衣,重要的是還露出瘦小如枯骨的手臂,看來有隱情,這下子倒是集齊了威廉的好奇心,而這些村民沒想到是的他們可憐的莫言導師讓他們逃過一次殺戮。

德魯諾驅馬上前,疑惑的問道:「威廉大人,他們這個是個什麼情況?」

看來德魯諾也感到不對勁,之前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看見那一伙人裡面還套著完整的麻衣的,怎麼一看現在的這些人就像是逃難的一樣。

「不知道,看來這個吃裡扒外的村莊有什麼隱情啊,我有點好奇了。」

威廉打住唏律律的馬兒,一拉韁繩,馬兒立馬前腳抬起,威廉也是順勢上揚,這下子就是能勉強看到矮牆後面的村民了。

個個大多是面黃肌瘦,女人孩子還好,男人們就感覺像是個把星期沒吃飽飯一樣,眼睛發黃,有的甚至還出現了黃疸這種疾病的癥狀。

目黃,身黃,就是不知小便黃不。

此時正在驚恐的看著他,貼別是小孩子那無辜,黑黝黝的眼睛。

「好吧,看來這件事情他們應該是無辜的,或者是第二人物。」

威廉皺著眉,止住莫名有點暴躁的馬兒,向下方正在忍著恐懼的老頭們問道:「你們和剛才那一伙人是什麼關係?」

老頭有5個,一聽威廉發問,最邊上的兩個急忙搶著問道:「請問,大人你~~~」

嗙~~~

一聲槍響,驚得村民紛紛後退,前面的老頭一個哆嗦的閉上了眼,嘴唇紫紅,上下顫抖,而那被劉德瞄準的老頭嚇得兩手后撐著地,一臉的獃滯,旁邊上一個碗口大的石頭裂口。

淡黃的液體流在嫩綠的草地上,讓人噁心,他,嚇尿了~~。

好在風不是吹向威廉。

「我問,你們答,要麼,就死。」

威廉右手單手抬起紅色有點掉漆的98K,就像一把利劍直指蒼穹。 無論是哪個世界,其實王權和神權之間都是不斷爭鬥著的,比如說基督教。

雖然羅馬的尼祿曾經迫害和壓榨基督教徒,當時基督教依舊沒能一蹶不振,反而是越來越強盛,於是羅馬的皇帝加列努斯與公元261發布了容忍基督教徒的訓令,之後的君士坦丁皇帝於公元311年宣布基督教為合法宗教。

這段時間裡面發生了什麼?

羅馬帝國嘛,就是一個由城邦發展起來的奴隸國家,國家的組成很是雜亂,奴隸還有各個種族城邦,社會的管理和矛盾都很大,貼別是那龐大的奴隸群體。

羅馬自然是能夠對於羅馬人的附利很是上心,但是對於其他城邦的居民確實不甚在意,特別是奴隸,想一想羅馬的斗獸場就知道了,羅馬雖然強,但是初期的羅馬還真的是原始的。

無論是政治,經濟上,再加上當權者這只是注重軍權和稅收,也就是只需要收稅人收納上來足夠的稅收就行了,他們並不是很在意的,不想中國歷史上的王國,基本是十分在意基層的管理。

財富的增長理所當然的就是靠征服了,初期的時候財富還可以因為征服,進行再分配,但是自從五賢時代結束,帝國的格局基本定型。

反而是與安息的戰爭陷入拉鋸,這個時候又加上有氣候啊什麼的天候地理的改變,財政陷入困難之中,社會的矛盾更加的加劇。

這個時候的基督教那優秀的組織能力就出現了。

而且基督教發展到這個時候,其實信徒已經是十分得多了,特別是那些中下層的人和奴隸,他們就是當時基督教的骨幹信仰。

而基督教能夠傳播服從啊什麼的思想,特別是信徒們還十分的相信,這個時候基督教的好處就體現了,所以當時基督教才是能夠成為合法的宗教。

當是呢,如果說皇帝是掌控了軍隊和政治的話,那麼基督教就是掌控了社會,就像我們老祖宗說的,船能載舟,也能覆舟。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連民眾都無法掌控,還別說什麼王權了,這也是後來為什麼中世紀的領主們要當皇帝基本是需要教皇的支持,不然的話就會被驅逐開教門。

之後的歐洲皇帝其實是與教庭抗爭過很久的,其中也能勝利過幾次,但是學識淺薄,在此也就不過多的瞎說,說偏了就是害人了。

所以有興趣的同學可以去查查這個歷史,其實也不算是無聊了,畢竟這個世界還是有基督教的,也算是可以理解王權和神權的由來與變化。

正所謂是歷史就是知識,是糾正者,學習也就如此。

還有就是說了這麼多的原因就是想解釋一下,文中放逐之地為什麼有人信仰塔羅斯,但是沒有塔羅斯教會的關係。

因為沒有那個條件。

信仰的開始是原始社會開始的,但是他們祖先已經是在一個相對發達的世界生活過,又因為被流放,教會但時肯定也是支持的。

加上千年來,都是出於隔絕狀態,外面的人也認為長城之外全是野蠻人和魔鬼,這個世界有沒有什麼神啊什麼的,自然也沒有人去傳教。

至此沒有教會但有信仰的原因就出來了。

(一個人的瞎BB,也不知道對不對,希望那個歷史帝給我科普一下,網上查的資料要不就是要賬號密碼,要不就是片面得很的,又找不到這方面的書,哎~~)

(別人為千年的時間就可以沖淡什麼,特別是兩方都是處於相對原始的社會的時候,那個時候活下去就不錯了,哪還有心思去干其他的。

人類都的發展幾十,幾百萬年了呢,還有一座曾經的帝國建立的50米高,幾公里長的長城隔絕,生物隔絕這麼久都差不多有可能生殖隔離了,特別是兩邊的氣候地理,都不一樣。

其實兩夜森林的那幾十萬人就相當於是半游牧名族,而外面的都是農耕的,兩者的差距請參考古代的匈奴和中原王朝)

當然的是沒有這麼簡單,但是這只是一本小說,所以,你懂得,請聽我瞎BB下去、 時間過去了幾天,天上下著點小雨,淅淅瀝瀝~~

這是一個平凡的一天,卻發生著不平凡的事情。

草原之中,滿地的暗綠草地,一地的屍體延綿到天邊,還有群黑壓壓的穿著各色露臂獸皮衣的人在逃跑著,屍體死的很慘,有的身上插著不下5隻箭。

慘叫聲就像水波紋一道一道~~森林邊上奔來的騎兵,還有那躺著的一身的箭矢的屍體~~

一地的血~~緩緩流動~~

一地的武器~~被馬蹄踩得哐哐亂響~~

天上徘徊的草原禿鷲~~有的被飛失射落~~

「遊騎兵,拔刀~~~」

鏘~~

威廉拔出特質的法爾基砍刀,閃亮的刀身,鋒利的刀刃,張開大嘴怒目而吼。

渾身是血的騎兵們也憤怒的拉起馬韁,拔出馬刀。

騎兵集結十分的迅速,從威廉下命令到完成隊形的組成只是過去十幾秒,戰馬唏律律,有些疲憊的喘著粗氣,有的騎兵身上還帶著不少的刀傷。

威廉心中怒意騰飛,一騎當先而令下,「遊騎兵~~~衝鋒~~~」

「衝鋒~~」

「衝鋒~~」

····

唏律律~~~隆隆隆~~~

百馬奔騰,馬尾被風吹成一條長線,馬鬢猶如旗幟般飄揚,各個皆盡全力奔跑,有的眼睛還充滿血絲,儘管那些強盜跑得有些遠。

但是騎兵的速度極其的驚人,後面的騎兵踩著被踩成爛泥的屍體,每匹馬就像從地獄奔出來的夢魘,渾身是血~~

狂風吹在臉上,依舊不能壓抑心中的怒火,看到越來越近的脖子,威廉嗜血的笑著,哈哈大笑,口水在嘴角有點溢泄。

我瘋了~~我開心了~~近了~~近了~~呵呵~哈哈哈~~~死·······

用力揮舞法爾基砍刀,手臂由馬背向前化為一個閃亮的圓,原本不需要揮舞的就可以殺敵的砍刀,此時卻化為閃電砍去。

啪~噗~嘶~~

威廉感到手中衝上來一點阻力,不過並不在意,笑了笑,再次出刀~~~

在騎兵的面前,這些強盜就像是漫步的螃蟹,四處攀爬,但是~

噗~~

噗~~嘶~~

·····

人頭飛落,帶起一大堆鮮血,就像繡球般向前飛舞,倒地的身體就像破爛的麻布,血撒滿了一地,天上的禿鷲也興奮的啾啾亂叫。

騎兵奔過,只有不斷倒下的人影,騎兵群身後帶著一條長長的紅色血霧,一奔而過,殺戮和慘叫,手中厚背的砍刀也感到十分的沉重。

良久,威廉帶著騎兵停下,往身後看去,就像是被屍體鋪就的公路,一些草原狼正在遠處大快朵頤,禿鷲們也不和他們爭搶,野鹿,野速羊正在四處亂跑。

死屍~~遍地~~

騎兵此時人人喘著粗氣,不時的揉按著酸脹的手腕,厚背馬刀已經到處都是缺口,有的甚至從中間斷裂,裂口就像騎兵們的心一樣的雜亂。

有的馬匹已經累得倒地不起,騎兵此時急忙的在按揉著愛馬的肌肉,威廉看著跪倒在地上的這名強盜,原本發白的毛皮已經是草屑遍布。

威廉丟掉斷裂的法爾基砍刀,翻身下馬,身邊的騎兵們紛紛四散開來戒備著,只留下那些無法行動的遊騎兵們在一旁。

喘著粗氣~~但是心情卻是無比的冷靜,就像貼在肌膚的冰塊,滿臉的猩紅也不能阻擋快要突出的眼珠子。

那名強盜虛軟獃獃的雙膝跪在草地上,原本柔軟的草地在他看來是那麼的堅硬,無力的耷拉著雙手,張開嘴巴一雙死魚眼物理的看著威廉。

口中獃獃的呢喃:「不該,不該貪婪,貪婪~~就是死亡。」

威廉走過來一腳踹在他的胸膛,牽引起傷口,噗的射出一大灘的血,強盜確實像是被惡魔附了身般無力倒地,一聲不吭的~~死了。

威廉此時心無波瀾,死了就死了,因為他也不需要知道太多。

此時留下來的騎兵大都是破爛的皮甲,有的還帶著暗紅結痂的傷口,不過好在,天氣並不炎熱,傷口感染化膿的時間沒那麼快。

德魯諾走上來,疲憊,帶著哭意,還有淡淡的淚痕:「威廉~大人,騎兵們~~騎兵們~~嗚嗚嗚~~~都是我的錯,啪~啪~是我沒看好哨~啪是我害死了卡爾他們~~」

身邊不斷傳來勢大力沉的聲音,威廉一皺眉奮力回身,兩手用力拿捏著德魯諾的手,大吼道:「你?是你?不,是~我~~是我啊~~」

憤怒的聲音讓其餘的騎兵回頭,不過此時的他們都是滿臉的淚水,有的瘸著腳在低聲哭泣。

威廉四周看著這些,出生入死的兄弟們,心中痛苦之意上來,一巴掌直接砸在自己的臉上。

向著天空恆怒的嘶吼:「是我,是我,是我,自以為事,是我,是我認為自己是世界之王,跟TMSB似的接受陌生人的崇拜,接受~~他們~~那該死的食物~~」

嘴唇已經被咬破,滿嘴的血,滴啦滴啦的往嘴角流,憤怒和悲憤的氛圍籠罩在一群人的心頭。

夜晚營地,騎兵從四周灌木收集了乾材生起了眾多的篝火,騎兵正在燒紅刀刃,有的已經開始用燒紅的刀身,顫抖的,吞著口水的,貼在傷口上。

呲呲~~滋滋~~啊~~···,啊~~~

痛苦夾著口水噴出的聲音,讓威廉的心一抖一抖的跳動。

·······

威廉閉著眼默默的聽著,四周那痛苦的叫喊,就連心愛的馬兒們也在不安的抖動馬蹄。

在森林邊上的那一幕浮現,十幾人的商隊,幾大牛車的麵包,淡水,快樂,恭維,效忠,接著就是猙獰的面孔,和突然被襲擊的騎兵。

一張一張熟悉的臉在眼前死去,威廉感到這就是噩夢,他永久的噩夢。

「我,為你們報仇了,死去的那67名兄弟~是我,哈~嘎嘎~是我。」,聲音就像被閹割的太監~

·······

黃金城的城門上,白色箭牆上,伊麗莎白和凱莎正在焦急的跳望遠方,身後一群的宮廷侍女正在不安的摸著手指頭,被威廉換過的宮廷侍衛,也是一臉的沉悶。

伊麗莎白穿著一身黑色鏤空精心製造的蕾絲衣裙,精美的腰帶就像是天空的彩虹,五顏六色,但是她的臉卻是淡淡的憂愁。

凱莎一身的皮甲,褐色劍鞘已經是空無一物,細長的護手劍在雙手插在石頭地面上,她微笑的安慰道:「貝拉,你放心,威廉他應該是沒事情的,而且他還有200的遊騎兵啊。」

伊麗莎白確實嘆了口氣,心中雜亂不安,閉上了眼道:「應該?沒有應該啊!凱莎。」

凱莎嘆了口氣,不由再次翹望遠方,不過,身體一震,眼睛一睜,過了一會,隨著劇烈的馬蹄聲向身後大喊道:「快~快~侍衛,槍騎兵出動。」

~~今天的黃金城勢必不是個令人高興的日子。

威廉洗去雙腳的血液,慢慢的剝去在胸膛凝結的滑膩的血痂,身邊的伊麗莎白一臉擔憂的加著熱水,她不說話,此時就像疼愛丈夫的妻子般憐惜。

不過威廉淡淡的開口道:「格局要變了,伊麗莎白。」

正在認真看著威廉身上有沒有傷口的伊麗莎白一愣,隨即問道:「怎麼了?」

威廉,划著水花回過了身,伸出雙手慢慢的抱住伊麗莎白,伊麗莎白也是不解,但是溫柔的摸著他的頭,在肩膀上吻了一口。

伊麗莎白的柔情倒是化解了點威廉的內心,今天給他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地球上他只不過是個三流殺手,而且要不是美利堅是個可以合法持槍的國家。

他這個殺手還算不算殺手還未必,之前他雖然過了愜意,和得利卡談大事,還做一些裝B打臉的事情,但那不過是依靠著被強化過的身體,和背上背著的98K而已。

他的心依舊不夠強大,只是沒有遠見更加強大的人與事而已。

舔了舔著滑膩溫暖的脖頸,威廉喃喃的道:「1200多人啊,要不是德魯諾發現的及時,我們就真的死在那裡了。」

威廉的嘀喃讓伊麗莎白渾身一震,隨即后怕的緊緊抱住威廉,用豐滿的雙胸貼在他的胸膛,淡淡的道:「沒事了,沒事了。」 自從威廉被襲擊已經過去幾天,這幾天裡面威廉難得的和小白認真的討論了自己,也和伊麗莎白討論了那一件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