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聽著這樣的話,剎那間就感覺到了一陣熱血。

一股浩瀚而深邃的光芒,從乾坤珠當中散發了出來,這些氣息,形成了一個光罩,將七彩神石棺籠罩了起來,彷彿,乾坤珠唯恐七彩神石棺裡面的神胎,有可能逃走似的。

此刻的孟秋,思路清晰,只要他想要思索什麼,沒有任何難題能夠為難他,他的腦海,光輝四射,乾坤珠在其中蠕動起來,慢慢的轉動。

緊接著,同樣是一股氣息,凝聚成了一個手掌,就這樣抓起了七彩神石棺的棺蓋。

棺蓋開啟了一道豁口,其中神輝流轉,氣息驚人,氣勢強烈。

孟秋迅疾飛出,朝著棺蓋所開啟的縫隙就飛了過去。

剎那間,孟秋進入到了七彩神石棺當中。

抓起七彩神石棺的手掌化作了能量,融合在了籠罩在七彩神石棺的光罩當中。

七彩神石棺內,孟秋懸浮在虛空中,這個棺材裡面自成空間,空間的四周壁面上,散發著七彩神輝,而在這空間的中心區域,漂浮著一個完整的人。

一眼看過去,就是一個人,有鼻子有眼,跟人沒有絲毫的差別。

不同的是,這個人比起孟秋來說要矮上那麼一點兒。

另外,這個人全身****,可讓人驚異的是,分不出他是男是女。

「這就是神胎?」孟秋訝然開口,他不知道該用他、她還是它,來形容眼前的神胎。

人形模樣但沒有男女特徵的神胎,閉著眼,黝黑的睫毛顫抖,他的身邊,蠕動著浩瀚波動,彷彿感知到了致命的危險在靠近之後,神胎的身軀散發出來了強烈的殺意。

顫抖的睫毛想要睜開眼睛,可一時之間就是睜不開。

眼前的神胎,雖然不男不女,可不得不說,無論是他的模樣還是身體的輪廓造型,都堪稱完美。 孟秋的身前,乾坤珠釋放而出的氣息將他包圍,形成了光圈讓他安全無憂。

否則,僅憑神胎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意氣息,就足以讓孟秋無法承受得了,遭受重創。

此刻的孟秋,在乾坤珠氣息籠罩之下,有一股無敵於天下的威勢震蕩開來,驚動四方。

乾坤珠當中,一股恐怖的吸力蔓延而出,形成了一道吸力風暴,直接朝著神胎籠罩。

神胎顫抖,狂暴的力量肆掠而出,形成了保護層,將自己嚴密的保護起來。

此刻的神胎尚未完全蘇醒,也沒有成熟,就像是蛋殼裡面的小雞,距離孵化成小雞還有不短的時間,所以,神胎想要睜開眼睛,如此普通的舉動都無法辦到。

下意識的,感覺到危險的神胎,從身軀當中滾湧出來了無盡殺意,洶湧的波動在澎湃。

「竟敢冒犯我的威嚴,該死,理應碎屍萬段。」神胎當中,一道夾雜著憤怒和殺意的聲音傳盪了出來,這是神胎的神魂在傳音,聲音響起的剎那,七彩神石棺裡面的空間齊齊顫抖,偌大的七彩神石棺也跟著顫抖起來,彷彿,這股怒火足以毀天滅地一般,所向披靡。

神胎的腦海當中,有一座大鐘,鍾內,神魂澎湃,宛如驚濤駭浪在不斷的起伏洶湧。

大鐘的作用,就是將神魂蓄積起來,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一舉成就神胎。

此刻,大鐘轟鳴,巨響滔天,隱隱間,這些神魂凝聚出來了一道虛幻人影。

這道人影目光犀利,高大威猛,眼神開闔之際有毀滅氣息流蕩。

純粹由神魂凝聚而成的人影,此刻同樣憤怒滔天,可感受到乾坤珠的吞噬之力之後,人影的目光變得忌憚。

神魂,不同於元魂。

成神之前,武者所修的魂力稱之為元魂,而成神之後,則可徹底脫胎換骨,成為超凡的存在,元魂晉陞神魂,這是每一位武者成神之路上必須要走的路。

「不管你是什麼存在,都得死,我是高高在上的至強存在,豈是你能夠挑釁的。」神魂凝聚而成的人影,不怒自威,儘管從乾坤珠的吸力當中察覺到了危險,可他無所畏懼。

「可笑螻蟻,星火之光豈可跟皓月爭輝。」乾坤珠當中傳出這樣的聲音,霸道而自信。

吸力風暴勢如破竹,呼嘯所過之處,保護神胎的洶湧波浪轟鳴中不斷毀滅,消失。

「啊,可惡,你到底是什麼鬼東西,竟然傷得了我。」神魂人影狂吼起來,憤怒轟鳴。

吸力風暴的攻擊,使得神胎顫抖,遭受了不輕的傷勢。

「我說過,能夠成就我,是你萬世修不來的福分。」乾坤珠囂張出聲,彷彿,世間的一切都可以任由它生殺予奪一般,而這種殺和奪,那是一種造化和福報。

「放屁,老夫逍遙天地,豈是你能夠輕視的,給我死。」神魂人影低吼了一聲。

「敢在我的面前口出狂言,我一定要殺掉你,不會留有你的一絲殘魂存在。」乾坤珠很是平靜的開口,它這樣說,像是訴說著一件既定的事實一般,口吻很是自信。

「就憑你,真是笑死老夫了,哈哈哈。」神魂人影嘲笑不斷。

「滅你如殺雞宰狗,伸手間便叫你粉身碎骨。」乾坤珠緩緩開口,言語霸道至極。

「天地無極掌,給我殺。」神魂人影發動了攻擊,這一掌轟出,神胎當中噴薄出來了一隻手掌,手掌碾壓虛空,洞穿虛無,朝著乾坤珠的吸力風暴轟擊而去。

手掌攻勢很是狂暴兇猛,隱隱夾雜著混沌氣息,一下子擁有了無敵的威勢。

吸力風暴席捲而出,手掌的攻勢瞬間崩解開來,盪滅無存。

這一下,神魂人影這才心悸了,自始至終,他對吸力風暴的攻擊雖然忌憚,可從來沒有感覺到絲毫的害怕,可此刻他害怕了,他發動強勢攻擊,在吸力風暴之下竟然毫無抵擋之力,這樣的一幕使得神魂人影感受到了強大的恐怖和不安。

雖然,他的手掌殺招跟吸力風暴接觸的時間極短,可越短,越容易說明吸力風暴的恐怖和無敵之威。

「不可能,儘管我的天地無極掌,由於限制以及不是我的本尊施展,所發揮出來的威力有限,可就算是普通的神,在我的這一掌之下,也得湮滅,你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如此詭異?」神魂人影如此出聲,有顫音傳出。

「聒噪!」乾坤珠不耐煩的呵斥了一聲。

吸力風暴繼續席捲,朝著神胎籠罩,毀滅著阻擋在神胎周圍的一起阻擋手段。

「不!」神魂人影慘叫,關鍵時刻,神胎當中的大鐘轟鳴中出擊,阻擋而出。

大鐘很是不凡,起碼是品階極高的神器。

可在吸力風暴吞卷之下,連點兒浪花都沒有泛起,就這樣消弭於吸力風暴當中了。


「啊…,可惡,這個仇老夫記下了,老夫乃是殺神郎君,你記住我的名字,總有一天,我會將這個恥辱萬倍的討還回來,我定要叫你為今天的愚蠢舉動,付出慘痛的代價。」神魂人影狂吼連連,胸中的怒火,如噴涌的岩漿一般在洶洶澎湃。

神魂人影飛出了神胎,想要衝破吸力風暴離開。

「我說過,連你的一絲殘魂也不能留,就不能留。」乾坤珠當中傳出這樣的聲音。

伴隨著話音的落下,吸力風暴更加的洶湧,殺芒萬丈,浩瀚無比。

「怎麼可能!?」無法置信的聲音從神魂人影當中傳出,就這樣的幾個字,他連多餘的話都來不及說話,就消失在了吸力風暴當中。

神魂人影,瞬間滅亡,消失的乾乾淨淨,不留絲毫塵埃。

「神胎,給我吸。」

「七彩神石棺,同樣給我吸。」

乾坤珠當中,響起這樣的兩道聲音,帶著不可侵犯的威嚴,緊接著,神胎在顫抖和狂暴當中,進入到了吸力風暴。

七彩神石棺同樣在變幻,空間一陣蠕動,七彩神石棺同樣進入到了吸力風暴當中。

剎那間,神胎和七彩神石棺,全部成為了乾坤珠的養料。 孟秋此刻依舊站在幻陣中,他的心神前所未有的震驚,無論是乾坤珠的言語還是吸力風暴的無敵,都讓他深受震撼,腦袋翁鳴,他實在想象不到,乾坤珠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自稱殺神郎君的神魂人影,他的攻勢何其之強,孟秋能夠感受的到,神胎的反擊波動是何等的威猛,孟秋看得一清二楚,無論是天地無極掌還是大鐘的攻擊,都讓孟秋有種無力的感覺,他甚至在替大鐘感到惋惜,要是那大鐘在他的手中,他隨便一砸,玄象境的強者也得隕落,只可惜,大鐘消失在了吸力風暴當中,乾坤珠似乎不打算將大鐘留給他。

空間內,到處飄蕩著的七彩神輝,伴隨著七彩神石棺的消失也跟著一同消失了。

此刻,虛無一片空濛,看上去很是浩瀚,讓人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您到底該多強啊。」孟秋感慨唏噓,這般詢問。

「快點兒走,否則,你就要困在這幻陣中了。」乾坤珠的聲音前所未有的虛弱。

彷彿,它剛才施展極強的手段,已經讓它消耗過巨了一般,本來乾坤珠就非常的虛弱,此刻更加的虛弱,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之後,乾坤珠在孟秋的腦袋當中沉寂了下去再無動靜。

乾坤珠在吸收了神胎、大鐘和七彩神石棺這等逆天之物之後,即便能夠獲得巨大的好處,也需要一定的時間慢慢的消化,否則,這些好處是無法發揮出來的。

孟秋不敢猶豫,這個幻陣的厲害他是知道的,當下迫不及待的離開。

他以最快的速度離開,身影倏爾遠去,朝著幻陣衝撞了過去。

籠罩在四周,乾坤珠釋放出來的氣息此刻匯聚,進入了孟秋的腦袋當中。

一步邁出,孟秋的身影出現在了幻陣外。

孟秋凝視四方,此刻,他的眼前依舊是魂天洞的樣子,巨坑依舊橫亘在眼前,只不過,有點兒非同尋常的是,魂天洞當中的魂風消失不見了,再也沒有一絲的魂風颳起。

想起剛才所經歷的一幕幕,孟秋有種做夢的虛幻之感。

腦海中,乾坤珠沉寂了下去,再無半點的波動,也沒有絲毫的氣息傳出。

這一次,乾坤珠對他說了很多的話,也做了很多的事,這一切孟秋都看在眼中。

對於乾坤珠的神秘,孟秋越發的猜測不透,越是了解的深,他越是感覺到乾坤珠的神秘和超凡。

無盡空間深處,雲巔之上,四面八方蠕動著祥雲,這裡儼然不是東方星。

在無數雄偉宮殿的中間,此刻一座大殿轟然倒塌,震驚了四方的虛空。

一位老者憤怒低吼,氣勢衝天,震驚了四方空間,八方虛無。

「想我殺神郎君在第九天須彌天闕內呼風喚雨,稱霸一方,沒想到,在區區東方星上面吃了如此大的一個虧,我所留在神胎上面的神魂分身,竟然滅了,我辛辛苦苦準備了萬年,就是要奪那個大造化,眼看期限就要快到了,可竟然,我的一切努力都付諸東流了。」

「我萬年的付出和籌謀啊,就這樣葬送了。」

「可憐了我的神胎,那神胎融我魂,蘊我魄,含我精血,那是我的子嗣啊。」

「殺滅神胎,那就是毀滅了我的子嗣啊。」

「七彩神石棺,那可是我花費無數年的功夫,調動無盡的人力和財力,這才打造了這樣的一副棺槨,可就這樣毀滅了,該死,實在是該死啊。」

「我的大鐘,那可是我的至強趁手兵器之一,也盪滅無存了,消失的乾乾淨淨。」

「我恨,我好恨啊。」

「誰?到底是誰?」

「東方星上,到底是誰有這個本事和能耐,找的到我的布局,並且有實力破的了我的幻陣,滅絕了我所留的一切,這個人是誰,他到底是誰啊?」

「要不是東方星上有特殊的規則壓制,我一定尋到找死的存在,將其碎屍萬段,不,我要將其生擒起來,然後捆縛在陰冥淵當中,遭受萬年的弒魂之苦,歷經千載的滅魂之痛。」

這位低吼中,一會兒憤怒滔天,一會兒氣的就要發狂的老者,就是殺神郎君。

他的怒氣,掀起了一座座宮殿,毀滅的建築充分見證了此刻他的內心,是多麼的恨意滔天。

他為了送七彩神石棺進入東方星,耗費心神,不知道準備了多長的時間,又不知道花費了何等的代價,這才完成了這一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光是七彩神石棺在東方星就隱藏了萬年,由此可見,殺神郎君準備了多麼的久。

如今,他的一切付出都化作了泡影,這讓殺神郎君就要發瘋了,心中刺痛的要命。

「乾坤大演*,給我找,滅我子嗣,奪我無盡歲月的付出,就算花費再大的代價,也要找出來。」殺神郎君憤怒中施展神功,遵循著一絲因果,尋找著他所痛恨的那個人。

不久之後,一個少年的身影浮現在他的眼前。

然後,這個身影倏爾之間消散。

「噗!」殺神郎君噴吐了一口鮮血,即便他神功蓋世,可想要距離無盡遙遠的星空,尋找一個人,所付出的代價那是無法想象的,即便是他,也是遭受到了反噬。

「一位少年。」殺神郎君狠狠嘀咕,恨不得將少年的身影嚼碎了咽下去。

「不管你是誰,我要你死,你就得死,你等著,我會想辦法滅掉你的,一定會的。」殺神郎君自信滿滿的說道,眼中的恨意,宛如實質一般,足以毀滅天地。


神胎當中,蘊含著他的魂魄和精血,順著這絲因果,他找到了一位少年的身影。

這位少年的身影,正是孟秋。

正如乾坤珠所說的那樣,會惹下大因果,結下大隱患,果不其然。

即便乾坤珠消滅掉了神胎以及神魂人影存在的任何蹤影,可始終瞞不過至強力量的探測。

東方星很是特殊,殺神郎君這樣的強者無法降臨。


就算是普通的一般強者,也無法降臨,因為,東方星乃是禁地,有規則秩序守護。

不過殺神郎君恨意很濃,他不惜花費巨大代價,也要找到滅殺孟秋的辦法。 來自於第九天須彌天闕殺神郎君的殺意,孟秋感受不到,不要說感受了,就算是第九天須彌天闕到底是個什麼存在,孟秋也是一無所知。


孟秋盯著眼前的巨坑,心神逐漸從震撼當中回過神來。

就在這時,一股危險的氣息悄然出現在他的心底,這讓他渾身一個激靈,頓時戒備。

驟然,孟秋看到一條黑色的靈蟲,就這樣吞吐著精芒,起伏在空間內朝著他奔來。

這條靈蟲,就是天龍大師派出來滅殺孟秋的噬魂蟲。

噬魂蟲,大拇指粗細,五寸長短,看上去人畜無害,可散發出來的氣息卻讓元魂心悸。

「給我滅!」孟秋感受到了危險,當即沒有任何的猶豫,他催動火府當中的血蓮聖火,朝著噬魂蟲籠罩過去,可緊接著,孟秋的眼神不自然的顫抖了一下,噬魂蟲竟然在血蓮聖火當中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勢,就這樣很是輕鬆的移動在火海當中,朝著孟秋繼續飛速靠近。

「咦,我的火府之威,都不能燒滅這隻蟲子。」孟秋的內心驚詫到了極點。

血蓮聖火有著何等的殺威,孟秋自然是清楚的。

可正是這樣,噬魂蟲不懼火焰的能力,讓孟秋滿眼震驚,同時,心中的驚悸瞬間蔓延。

血蓮聖火恐怖的火焰殺機,只能稍微的阻擋了噬魂蟲一會兒。

孟秋且戰且退,對於噬魂蟲很感興趣,他嘗試著各種攻擊手段,試探著噬魂蟲的應對能力,他不明白這隻蟲子為何會找上他,可經過一番試探,他發現,噬魂蟲對他的殺意很濃,彷彿受到了一定的趨勢似的,不殺了他,噬魂蟲就不罷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