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二少爺氣勢頓時一滯,臉色變得鐵青,喘著粗氣,眼睛冒火的盯著王浩然,憤不得一口把他給吞了。

唐宋看得有趣,難不成這孫家的家主真的如此的深明大義,難怪以王浩然這等俊傑也甘願在孫家待著了。

孫二少爺臉色一陣青一陣紅,很快,氣勢就垮了下來。王浩然,他惹不起。

他的狗腿見少爺居然垮了,頓時不幹了,從地上爬了起來,哭述道:「二少爺,你可要為小人作主啊!我們都是孫家的人,現在被一個外地來的小子欺負,這要是傳出去,孫家在凡城還有什麼威信可言?以後在凡城,誰還把你二少爺放在眼裡?」

狗腿哭得那叫傷心,完全是一把鼻涕一把淚,要不是這裡的人都知道這傢伙是什麼尿性,還真的要被他演的戲給糊弄過去,將唐宋當成十惡不赦的惡徒了。

王浩然一腳將他踢了個跟頭,怒罵道:「二少爺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都是你們這群惡小人給攛掇的,看來我有必要稟明家主,將你們這些無所事事,只會帶壞少爺的惡奴逐出家門。」

狗腿頓時不敢說話了,王浩然在孫家是個特例,連二少爺都惹不起,更何況是他。只是真要被逐出孫家,那他就完蛋了。這些年在凡城,沒少欺負人,要是沒有了孫家的庇護,他得死無葬身之地。 「少爺,你可不能扔下我啊!」狗腿不敢向王浩然挑戰,只得抱緊孫二少爺的大腿。

孫二少爺見狗腿一把鼻涕一把淚,一副凄苦的模樣,頓時以往的委屈湧上心頭。自己堂堂孫家二少爺,居然連一個家族供奉都不如,說出去真是太丟人了。而且這個家族供奉,年紀比自己還小,這簡直就是豈有此理。

也不知父親是不是腦子壞掉了,居然對這小子言聽計從,實在是叔可忍,嬸不可忍,今天就要跟這個小子把賬算清楚,要不然日後這凡城誰還知道他孫二少爺。

「王浩然,你是孫家的供奉,我是孫家的二少爺,我是主,你是從,可是自從你到孫家,卻從來沒有把我放在眼裡,我不管父親是怎麼想的,我今天就要把你這個犯上作亂的傢伙正法,以正族規!」

孫二少爺這番話說的蕩氣迴腸,氣勢無雙。

王浩然有些愕然,這還是孫家的二少爺嗎?

「幾位師父,給我將王浩然這個無視族規,以下犯上的狂徒拿下,我要拿他去見父親!」孫二少爺可不理會王浩然的愕然之色,直接對身後的幾位武者師父下令拿人。

「二少爺,這……?」雖然幾位武者師父也覺得王浩然有些狂妄了,可是真要向他出手,還是有些疑慮的。畢竟王浩然是家主寵信的少年英才,真要拿了他,怎麼向家主交待。

孫二少爺咬了咬牙,道:「你們儘管出手,父親那裡自有我去交待。我就不信,我這個親生兒子還比不上一個外人。」

幾位武者師父一聽也是,孫二少爺再怎麼說也是家主的親生兒子,王浩然再怎麼得寵,也只得個外人而已。幾人交換了一下眼神之後,立即有了決斷。

王浩然是真的很意外,難不成這個孫二少爺得了痴心瘋不成?自打他進了孫家之始,就跟這個孫二少爺不對付。第一次見到孫二少爺在凡城為非作歹,王浩然二話不說,直接將孫二少爺提去見了孫家家主。

孫二少爺那一次非常的憤怒,原本以為父親肯定會偏向自己,重責王浩然。可是讓他想不到的是,父親不但沒有重責王浩然,反而把自己打了一頓。

最後更是警告他,要是今後還敢胡亂作為,就重罰。

所以在之後的日子裡,只要看到王浩然的地方,孫二少爺都是繞道走的。豈料今天,居然會在這裡給撞上。狗腿的一番哭訴讓他明白,今天要是不給自己正名,以後他孫二少爺在凡城的名聲,就真的臭了。

為了今後在凡城的美好生活,孫二少爺拼了。

王浩然怔然之際,兩名孫家的武者供奉便已經率先向他出手攻了過來。

孫二少爺帶來的幾個武者供奉,都是武靈級別的高手,其中有兩個,還是武靈後期的高手。孫家雖然只是個八品家族,可是底蘊卻是比安山國、天穹國這些低品級國家內的八品家族要強上許多。


家族之中的供奉,都是武靈境界以上的,而供奉長老,則都是武宗級別的高手。


王浩然還有些恍惚,唐宋見狀,立即出手,將攻過來的兩名武靈境界的武者給擋了回去。

兩大高手後退幾步,揉了揉有些發麻的手臂,其中一個一臉意外的道:「雷屬性武者,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碰到一個萬里挑一的雷屬性武者,而且年紀輕輕,便已經有了武靈初期的修為,著實太令人意外了。」

另一個也道:「不錯,年紀輕輕便已經了如此修為,定然不是一般人,小兄弟,敢問你師承何處?」

看唐宋的年紀,也不過是十五六歲,雷屬性武者便已經有了武靈初期的修為,也難怪他們吃驚了。問清楚來歷,生怕給孫家給自己惹來大敵。

畢竟雷屬性武者本來就稀少,不過修鍊有成的,都非常的可怕。只是因為雷屬性武者稀少,所以關於雷屬性的功法武技也比較少,所以這種屬性的武者,一般來說,修鍊都很慢。

可是唐宋的實力,卻是比之他們也不弱,其來歷可想而知。

唐宋淡淡的道:「我沒有什麼來歷,都是我自己胡亂修鍊的。我說你們還打不打?要不打就趕緊回去,我還得吃飯呢。」

兩名孫家武者都是一臉尷尬之色,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唐宋越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他們就越覺得唐宋的來歷不凡。

倒是孫二少爺,眼見他們不動手了,鼻子都差點氣歪了,這才交手一個回合,又沒有吃虧,停下來幹嘛?

「我說你們還不趕緊動手,難不成你們也要像王浩然一般,以下犯上嗎?」孫二少爺憤怒的道。

兩名武靈後期的高手上前,其中一個抱拳道:「敢問小兄弟尊姓大名?」

孫二少爺傻眼了,原本以為自己喝斥之下,這幾個武者供奉會出手,豈料人家根本就沒有理會自己,反而跟對方開始攀交情了。

「你們怎麼回事?你們也要造反嗎?」孫二少爺怒不可抑,這些傢伙,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裡,就算自己是個紈絝,可再怎麼說,也是孫家的二少爺嘛。

唐宋揮手道:「我說過了,不打就趕緊滾蛋,我還要吃飯。」

兩名孫家的武靈武者臉一黑,可是還是忍住了沒有動手,打量了一番之後,才對孫二少爺道:「二少爺,我們回去吧。」

孫二少爺揚起了手掌,可是久久沒有落下去,這次可算是把麵皮都丟光了,怒氣沖沖的離開了客棧,回孫家去了。

幾個孫家供奉武者都跟著出了客棧,返回孫家去了,他們必須把這件事情稟報家主,不然天知道那個無法無天的二少爺還會幹出什麼事來。

一個十五六歲的雷屬性武靈境界的武者,這個消息太重要了。

狗腿見二少爺又灰溜溜走了,也就沒指望再報仇了,趕緊帶著人滾蛋。

所以礙眼的人都走了,這個世界終於清靜了。唐宋和王浩然重新坐了下來,道:「浩然兄,看來孫家你是回不去了。」


王浩然卻不以為意的道:「其實我早就想離開孫家了,可是孫家家主確實待我不薄,而且他也確實是個謙謙君子,所以一拖再拖。現在看來,我與孫家的緣分確實是到頭了。」

唐宋道:「那浩然兄可有什麼去處?」

王浩然笑道:「唐兄弟,你不會想拉著我跟你一起去清乾劍宗吧?你說你喜歡劍術,可是我卻沒見到你身上配劍。」

唐宋道:「這不是不會劍法嗎,配把劍在身上,豈不是掛羊頭賣狗肉?」

「咦!」王浩然眼前一亮,道:「你這話說的很有意思,唐兄弟果然不是凡人。」

唐宋無語,這就不是凡人了。

「好吧,反正閑來無事,那就陪唐兄弟走一遭,至於跟清乾劍宗有沒有這個緣分,到時候再說了。」王浩然倒也洒脫,他看出唐宋是個可結交之人,與他一路同行,加深一下了解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且說孫家的武者回到孫家之後,剛好看到孫二少爺一臉委屈的被家主訓斥。見到他們進來,揮了揮手,讓孫二少爺趕緊出去,並且警告他,不準再出去惹事。

鬱悶的孫二少爺差點氣得吐血,面無血色的出了大堂。

孫家之主聽了幾個供奉武者的稟報之後,立即意識到孫家的機會來了。當即帶著人去了唐宋下榻的客棧,可是到了那裡才知道,不僅唐宋已經離開了,而且連王浩然也走了。

得知這個消息,孫家家主果然長久,半晌才嘆氣道:「孫家福薄啊!」 且說唐宋和王浩然兩人離開凡城之後,一路向東行去。

離開凡城已經有數十里,兩人才停了下來。從金獅犼上跳了下來,王浩然氣道:「你倒好,有靈獸代步,可憐我一下子奔跑了數十里,差點連氣都喘不過來了。」

「別逗了!就你這大氣不喘的模樣,我看跟散步沒有什麼兩樣吧!」唐宋翻了個白眼,無力吐槽道。

王浩然的樣子確實很悠閑,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

「幫我看一下,我的髮型有沒有亂,我得時刻保持最完美的狀態。」說完,還臭美的捊了捊烏黑的長發,甚至還掏出了鏡子。

唐宋徹底的無語了,道:「浩然兄,你這是幹什麼?」

「小唐啊,你現在還小,不懂,哥這是為了泡妞啊!」王浩然讓唐宋噴了,這個奇葩,之前為什麼就沒有看出來呢?

王浩然見唐宋有些懵了,安慰道:「小唐啊,你現在還小,不懂啊,這就是大人的世界。以後你就會知道的,哥這也是沒有辦法啊!」

唐宋只覺得自己的三觀徹底的碎了,這才是真實的王浩然嗎?

「不過說起來,這凡城到底是小地方,連一個美女都沒有,也就孫二那種貨色,沒見過世面,所以才連凡城的女子都不放過。」王浩然邊說一邊搖頭,表示對孫二的行為不理解。

唐宋沉默不語,這個王浩然,絕對是個悶騷的傢伙。

「對了,你幹嘛這麼急沖沖的逃出凡城啊?」唐宋必須轉移話題,王浩然,從一個完美男神,頃刻間變成了**絲,這變化太大了,讓人難以接受。

王浩然順了順頭髮,才一臉自戀的道:「你不知道,那孫二回去之後,孫家家主肯定會去客棧的,要是我們不走,他肯定會極力的挽留的。你知道的,我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心軟,人家孫家主對我不薄,要錢給錢,要吃給吃,實在是拉不開臉啊!」

唐宋淡淡的道:「不至於吧?孫家好歹也是八品家族,家族之中武宗高手不少,你一個武靈武者,他們還不至於上杆子死皮賴臉的非要把你留下吧?」

王浩然道:「你是不知道啊,像我這樣的年輕俊彥,日後的成就絕對是非凡的。他們現在留下我,顯然是想日後借我的光。」

唐宋突然道:「哦,是嗎?你不會是怕我搶了你的飯碗吧?論年輕俊彥,我可比你年輕多了。」

王浩然正色的道:「沒有的事,我今年才不過十五歲而已,敢問兄台你高壽?」

唐宋吐血,剛剛還小唐小唐的叫個不停,這會就比自己還小了。「十五歲就長成這樣,你這也夠早熟的了。」

王浩然一臉無奈的道:「是啊,認識我的人都這麼說,不認為我的人都以為我已經二十歲了,其實我真的只有十五歲,蒼天可以作證。」

轟!

一道閃電劃破長空,在他們的頭頂上炸響。看著艷陽高照,王浩然縮了縮頭,喃喃的道:「不會這麼邪門吧?」

唐宋道:「舉頭三尺有神明,別隨便把老蒼天搬出來,不然你會悲劇的。」

「舉頭三尺有神明,這個說法挺新鮮的。」王浩然喃喃自語兩句,然後才對唐宋道:「對了,唐哥,你這頭坐騎不是真正的獅子吧?」

「唐哥?」唐宋傻眼了,難不成這傢伙以後都準備這麼叫自己了。

王浩然卻是一副理所當然的道:「當然,雖然我看起來老成,可是實際年齡肯定比你小,當然得叫你唐哥了,我可是個懂禮貌的好孩子。」


唐宋被打敗了,道:「好吧,不過我警告你,別打我靈獸的主意啊!」

王浩然看著金獅犼的眼色神光大放,嘴裡卻是道:「哪能啊,我是那麼不講道義的人嗎?不過我看你這靈獸,似乎有金毛犼的血統啊!」

唐宋心裡一動,嘴裡卻是不動聲色的道:「你怎麼知道?從哪裡看出來的,我怎麼看不出來?」

「你看……。」王浩然張口就要解釋一番,可是很快似乎醒悟過來,趕緊改口道:「沒什麼,我只是猜測而已,猜測,呵呵。」說完,一臉的訕笑。

唐宋看向王浩然的眼神就有些不一樣了,這個傢伙,來歷很神秘,居然在這種情況下還可以看出金獅犼有金毛犼的血統,這見識比自己強多了。要知道,就算在金獅犼原形狀態下,自己都沒有看出他有金毛犼的血統的。

不過王浩然自己不願意說,唐宋也不打算深究,說到底他們只是第一天認識,只是脾氣相投,所以才會走到一起。雙方之間的信任度,也沒有達到無話不談的地步,相互保留一些**正常。

「你猜得很對,我這靈獸叫金獅犼,確實是遠古神獸金毛犼的後裔,只是金毛犼的血脈非常的稀薄,所以三階巔峰,已經是極限了。」

王浩然不著痕迹的點頭,對於這一點,他非常的清楚,唐宋說的跟他了解的一樣,說明唐宋沒有騙他,這倒是讓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現存的金毛犼的後裔之中,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血脈非常的稀薄,最多只能修鍊到三階巔峰妖獸。只有極個別的,機緣巧合之下才有可能突破到四階妖獸,進一步提升血脈濃度。

不過這種霸主級的妖獸,顯然不可能出現在這種地方。

所以王浩然也沒有多研究,在唐宋讓金獅犼變大之後,也坐上了金獅犼的背上,慢悠悠的向東方行去。

「唐哥,你是雷屬性武者,這種屬性在真靈大陸可是非常少見啊!」王浩然顯然不是個安靜的主。

唐宋點頭道:「是啊,也正因如此,我才想拜入大門派,看看裡面有沒有適合雷屬性體質修鍊的武技和功法。」

王浩然歪著腦袋,道:「唐哥,看你的年紀,雖然比我大一些,不過最多也就十六七歲的樣子。可是你卻將雷屬性功法修鍊到了武靈初期的境界,簡直可以說是驚世駭俗了。」

唐宋神色微微有些變化,隨後才道:「我這也是運氣好,得到了一本雷屬性功法的殘本,可惜只有前面三層的功法,只能修鍊到武靈之境,想要再修鍊下去,就得尋找更完整的功法了。」

「原來如此,難怪了!」王浩然低喃,心裡卻是默默的想開了,唐宋說的話他也是半信半疑,唐宋身上肯定有他不知道的秘密。可是他不著急,初次相識,雖然有相見恨晚的意思,可是畢竟相處的時間不長。


他王浩然有秘密,別人肯定也有秘密。

他覺得剛剛唐宋說的話,可信度還是達到了百分之八十。以唐宋的天賦,如果有後面的功法,他犯不著跑去清乾劍宗,留在家裡修鍊,不更逍遙嗎?

不過,王浩然更願意相信唐宋是從某個隱世大勢力出來歷練的,進入清乾劍宗,只是一種歷練的方式而已。就好像他,不也加入了孫家當了幾個月的供奉嗎?

「唐哥,你選清乾劍宗實在是太正確不過了,我聽說清乾劍宗有一門劍法叫做驚雷劍法,最適合雷屬性武者修鍊,而且威力非凡。不過據說清乾劍宗弟子數千,可是雷屬性的卻是一個都沒有。倒也有其他屬性的弟子修鍊過這驚雷劍法,可惜卻無法發揮出這驚雷劍法的真正威能,實在是太可惜了。」

唐宋眼前一亮,本來修鍊劍法,只是為了配合先天寶劍,可如果清乾劍宗真的有雷屬性的劍法,那可真是太好了!這樣一來,不但可以配合先天寶劍,而且雷霆之力也可以發揮最大的任用。 「你說的可是真的?」唐宋迫不及待的問道。這個消息太及時了,就沖這一門劍法,他就必須進入清乾劍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