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們的嗅覺極為靈敏,能夠嗅吸到殘留在空氣裡面哪怕是一絲絲的味道,追蹤幾天之前的蜘絲馬跡。

而目標所留下的氣味痕迹非常新鮮,這讓獒犬們都變得興奮起來。因為它們距離目標已經越來越近,說不定將很快就能品嘗到鮮血的美妙滋味!

相距十里之外,已經抵達了無盡林海邊緣的衛長風心有所感,回頭看了看。

他已經發現了追蹤者的到來。

其實在注意到鷹隼的時候,衛長風就隱隱感覺到了危險,現在只能算是真正確定下來,但也沒有什麼好慌張的。

雖然衛長風並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什麼來歷、有著什麼樣的實力,但是修為實力所帶來的強大自信,讓他擁有著足夠的底氣去面對任何的困難和挑戰。

出現在他前方的,是大片大片的林地。這些不知道生長了多少年的森林幾乎沒有被人砍伐開墾過,保持著原始的風貌。

據說無盡林海方圓有數千里,哪怕是在外圍區域,人進去之後也很容易迷失方向,千百年來有不少不怕死的人闖入其中,結果都被吞噬得連渣都不剩!


「去吧!」

衛長風從馬背上跳了下來,他摘下掛在馬鞍旁的行囊,然後放開了韁繩。

前面的路只能步行了,無法再用坐騎代步。

唏律律~

這匹獲得自由的駿馬嘶鳴了一聲,邁開四蹄朝著平原方向跑去。

衛長風目送著它離開。又看了看後方已經清晰可辨的追兵,眼眸里閃過一抹凌厲的神色。

他不喜歡惹事,也不喜歡殺戮,但總有人要趕著上來送死。

既然如此。那他不會客氣!

深深地吸了一口長氣,衛長風驀地施展出虛影遁離術,身形瞬間在原地消失得無影無蹤,閃電般地潛入到了茂密的樹林里。

「老大,他真的進林了!」

後面的追騎來得極快,和衛長風距離已經不到數里。沖在前面的壯實青年看到他進入了無盡林海,頓時焦急起來:「我們被發現了,快追啊!」

虯髯大漢哈哈大笑道:「老三,不用著急,讓他多跑一會兒,在林子里還能讓他跑掉?慢慢玩吧!」

他對於自己和自己的同伴極有信心,以前無往不利的經歷也讓他並沒有真正將衛長風放在眼裡,始終都抱著捕獵的心態。

僅僅只有一個獵物,如果一下子玩死了,那就沒意思了。

最重要的是,他的任務目標是生擒衛長風!

「不管不管…」

壯實青年卻是急不可耐,大聲說道:「我就想快點抓住!」

他猛地一揮馬鞭,鞭子重重地抽打在馬臀上,吃疼的坐騎立刻加快了速度。

眨眼之間,他就超過了奔跑在前面的三頭獒犬。

咻!咻!咻!

正在這個時候,三支羽箭突然間自樹林中射出,迎頭射向了壯實青年。

「哈!」

壯實青年不屑地嘲笑了一聲,他用左手挽著韁繩,右手在瞬間拔出長刀,迎著射來的利箭揮出一片黃濛濛的刀芒,將三支箭矢全部凌空擊落。

先天強者!

衛長風手持長弓站在樹林里,看著越來越近的對手露出了凝思之色。

雖然他最擅長的並不是箭術,但是用手中這把強弓射出的破甲箭,絕對不是普通武者所能夠輕易抵擋的,對方所展現出的實力無疑超過了他的判斷。

這名壯實青年不是善茬,緊隨其後的兩人估計修為更高,這就可能是三名先天強者了,如果再加上後面的十幾精騎,絕對是一支讓人望而生畏的力量!

他沒有再繼續出手,而是向後退往樹林的深處。

—————————-(~^~) 無盡林海。

一棵棵參天大樹支撐起巨大的樹冠,彼此相連遮蔽了天空,陰暗的樹林裡面雜草叢生,粗大虯結的地藤編織出密密麻麻的羅網,讓闖入其中的人彷彿置身於綠色的迷宮之中。

嗖!嗖!嗖!

一支支羽箭透過樹叢和藤蔓的間隙,追擊著前方疾掠的身影,不時射落樹葉,或者射中樹榦深深地扎了進去。

衛長風驀地停住腳步,突然轉身抬手抓住了一支射向自己的羽箭。

即便是被他緊緊抓牢,這支箭矢的尾部依然在不住顫動著,顯示出箭身所蘊含的強勁力道,而泛動著妖異紫色光芒的箭頭,則說明它塗抹了某種藥物。

麻煩了!

看著不遠處樹林中晃動的道道身影,衛長風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他將這支不知道來歷的追兵引入到無盡林海之中,原本是打算利用森林特殊的環境逐一擊破,然後將對方徹底殲滅。

但是現在他知道自己想得太過簡單,也低估了對手的實力。

在衛長風後方窮追不捨的敵人總共有二十名,領頭的三人無疑是先天強者,而其他的十七名武士也不是弱者,個個都有凝氣高階的修為。

單論實力的對比,那麼雙方的數量對比懸殊,衛長風也是不怵的,他不止一次地戰勝過比自己更加強大的對手,也曾單挑過十幾倍甚至幾十倍的敵人,最後都贏得了勝利。

然而這支追兵隊伍很一般,他們的戰鬥經驗非常豐富,彼此的配合也是極為默契,三名先天強者沖在前面,十七名武士分散包圍,像是撒開的大網。

他們並不急於圍殺衛長風,和他始終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並且利用弓箭來襲擾他,以達到阻滯的目的。

麻煩的是。這支隊伍還攜帶有三頭嗅覺靈敏的獒犬,讓衛長風始終都無法擺脫對方的追蹤。

在追逐的期間,他不是沒有想過先將獒犬射殺掉,但是對方十分警惕。很注重對獒犬的保護,因此嘗試了幾次都沒有得手。

眼看著天都黑了下來,追兵依舊像是牛皮糖般的粘在身後,衛長風第一次感覺到了棘手——對手太難纏了!

「衛長風,你跑不掉的!」

追兵里的老大。也就是那名虯髯大漢迫近到距離衛長風不足三十步外的地方,沉聲喝道:「不想死的話,乖乖跟我們走,我們不想傷你的性命!」

衛長風心中一凜,問道:「你們是什麼人?誰派你來的?」

他和對方素不相識,這些人看起來也不像是景雲人氏,不存在著結怨的可能。

那如果他們是被人所雇,目的又是為了什麼呢?

殺了他,還是為了其它的東西?

衛長風很想知道答案!

虯髯大漢嘿嘿一笑,他繼續向前走了兩步。說道:「我們是誰你就不用管了,某位我們得罪不起的大人物出了大價錢讓我們來請你過去,只要你願意配合,那大家就不用傷和氣。」

這名虯髯大漢表面看起來彪悍粗豪,像是沒有什麼城府心機的人,實際上非常的狡猾,他的回答不但沒有透露多少口風,還試圖想向衛長風施加更大的壓力,削弱衛長風的戰意!

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景雲王家?淮南侯?還是…金鵬商會?


衛長風此時此刻能想到會派人對付自己的,無非就是這三家。

景雲王家就不用多說了。早就有了很深的仇怨,淮南侯次子在葉府壽宴上被他狠狠地削了面子,想要報復再正常不過。

至於金鵬商會,衛長風不至於天真到以為和對方做成了一筆不錯的生意。對方就不會對自己不利。

但不管是誰,能請動這樣一支獵殺隊伍,必然是花費了極高的代價!

衛長風心念電轉,立刻有了決定。

他將手裡的墨羽弓往地上一插,沉聲問道:「想請我也容易,那麼你們如何保證能夠說話算話?」

見到衛長風似乎有妥協的意思。虯髯大漢眼眸里閃過一抹細不可查的喜色,他笑呵呵地說道:「衛公子,你自己想一想,如果真的只是要殺你,我們三兄弟何必要帶這麼多人來?」

虯髯大漢說的倒真是實話,如果單純殺人,他們三個先天強者聯手就足夠了,根本不需要如此興師動眾地麻煩。

生擒衛長風才是任務的關鍵!

不過在消除衛長風疑心的同時,虯髯大漢伸手在身後做了個隱蔽的手勢。

距離他不遠的十幾名武士立刻借著樹林的掩護,不斷地向衛長風靠近,原本張開的搜捕大網漸漸合攏。


與此同時,那名壯實青年和灰袍中年人也各自左右分開,他們全都外凝罡甲護身,配合虯髯大漢對衛長風展開氣勢上的壓迫。

雖然不是轟轟烈烈地威壓,但是這種無聲的威懾也很容易讓人崩潰,至少能給衛長風形成巨大的壓力。

不知不覺之間,虯髯大漢和衛長風之間的距離縮短到了不足二十步!

正在這個時候,衛長風忽然笑了。

他笑得雲淡風輕,眼眸裡帶著一絲嘲弄不屑,看著虯髯大漢的眼神彷彿像是看著一名上演滑稽戲目的丑角!

「小心!」

虯髯大漢被他的目光一掃,心裡頓時產生了不妙的感覺,當下大吼出聲。

但是他的提醒明顯是晚了半拍,就在前一刻,衛長風的手裡突然多了一把寒光閃閃、薄如蟬翼的利刃,層層疊疊至少有數十支,隨著他手指的扭轉像是孔雀開屏般地展開。

咻!咻!咻!

虯髯大漢的話音未落,所有的利刃已然被衛長風全力揮甩而出,一片片飛刃在瞬間破開空氣的阻隔,朝著他的正前方和左右兩翼同時射去。

除了虯髯大漢三兄弟之外,那些顯露出身形的武士們,基本上都處在了這些飛刃的攻擊範圍之內。

由於雙方之間的距離很近,而衛長風的出手根本沒有任何的預兆,所以直到利刃臨身,他們才猛地警醒過來,本能地試圖躲閃或者格擋。

可惜太遲了!

——————————–(~^~) 衛長風固然低估了對手,虯髯大漢等人也沒有真正將他當作大敵。

十八歲的先天強者聽起來是很驚人,武道天賦之高是毋庸置疑的,但是這樣的天才又經歷過多少場戰鬥的考驗,擁有多少生死相拼的經驗?

虯髯大漢不但自信己方能夠完全壓制住衛長風,也堅信衛長風逃不出他的掌握,前面的追蹤圍捕行動更多只是出於謹慎的試探。

現在是收網捕魚的時候了!

然而這位先天強者萬萬沒有想到,衛長風居然在放下武器的剎那發難。

其實這也不能完全怪他,他哪裡會料到衛長風手上有能夠容納萬物的須彌指環,可以將各種武器存放在裡面快速取用。

結果是他剛剛有點放鬆了警惕,衛長風就出手了!

超過三十支飛刃呈扇形飛出,每一支都貫注了雄渾的先天罡氣,因為功法屬性的緣故,所以原本銀白色的刃面上泛動著赤紅色的光芒,飛射破空帶起絲絲刃芒,彷彿如同流星火焰。

這招飛刃攻擊是衛長風自己創造出來的,他將其命名為火鶴展翅,專門用來對付圍攻而來的對手。

噗!噗!噗!

首先面對飛刃的是虯髯大漢三名先天強者,他們距離最近但反應最快,不等利刃近身就開始躲閃,躲閃不及也有罡甲護體,因此沒有傷到分毫。

然而虯髯大漢手下的鐵血十七騎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十七名武士之中有十三人遭到飛刃的直接攻擊,僅僅只有四人及時用騎盾護住了要害。

五名武士來不及躲閃招架,在瞬間被飛刃洞穿了身軀,他們身上的妖獸皮甲沒有起到多少的保護作用,當場慘叫著倒在了地上。

另外還有四人做出了閃避的動作,可惜動作都慢了一點點,其中一人被削斷了左臂,另外三人則被飛刃划中,遭到了輕重不一的傷害。

殷紅的鮮血潑灑在林地上。武士們的慘叫聲此起彼伏,僅僅只是眨眼的功夫,赫赫有名的鐵血十三騎就被廢掉了近半,損失之慘重簡直不忍目睹!

這一幕讓虯髯大漢都驚愣住了!

他創立鐵血十七騎已經有整整十年的時間。十年來鐵血十七騎也換過不少人,自始自終都在的老兄弟僅僅只有三位。

但經過十年的錘鍊,鐵血十七騎已經變成牢不可破的團體,是他手裡最強有力的武器,曾經幫助他多次戰勝強敵。因此立下了赫赫威名。

然而就在如此短暫時間裡,他引以為傲的精銳竟然被衛長風殺得傷亡過半!

「納命來!」


虯髯大漢徹底憤怒了,感覺自己完全被衛長風給戲耍了。

他醒悟過來之後立刻拋開了所有的顧忌,根本不再去想如何完成任務,咆哮著猛撲向衛長風,揮起闊刃大劍狠狠地掃向後者的脖頸。

只有死亡,才能洗刷這樣的恥辱!

他的兩名兄弟同時出手,那名壯實青年滿臉都是狠厲之色,向前翻滾撲出落在地上,一片片刀光驟然綻現。像是平地卷涌而起的風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斬向衛長風的雙腿。

而那名灰袍中年人則低喝著高高躍起,白皙而乾瘦的雙手齊齊張開,射出了兩蓬寒芒,赫然是一支支細如牛毛般的毒針,瞬間在空中形成一片針雨朝著衛長風籠罩而去!

哪怕是被激怒了,三名先天強者之間的戰鬥配合依然十分默契,並且上、中、下位置層次分明,堪稱是致命的絕殺手段。

但是衛長風早有預料,就在對手反擊的同時。他猛地向後飛退,再次施展出虛影遁離術的身法,倏忽間掠出超過二十步的距離。

下一刻,衛長風的身形消失在茂密的樹叢里。

無盡林海特殊的環境。讓他有著很多的選擇,完全不需要同強敵硬拼。

虯髯大漢兄弟三人的攻擊,全部落空!

虯髯大漢一劍掃空,臉色陰沉如同鉛雲密布,他厲聲喝道:「李四、張五,你們帶兄弟們退回去療傷。這裡不用管了!」

「老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