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心一下子緊張起來,陶然和趙東濤因為在酒店中殺過一隻喪屍,還算鎮定。

「別慌,這些傢伙跑的沒人快,可以放到三十米以內打。」唐崢看到趙東濤拿著一支霰彈槍,把手中的M4A1遞了過去,「用這個,霰彈槍的射程太短了。」

「恩。」趙東濤接住,又走了幾步后,按照唐崢的指示,單膝跪地,槍托抵肩,開始朝著喪屍的腦袋。

砰,砰,清脆的槍聲響起,頓時引起了喪屍們的注意力,開始往這邊走動。

「不行,打不準。」趙東濤打了五發子彈,有兩顆射進了喪屍的胸口,但是沒有爆頭,所以喪屍還在移動。

新人們都跟在唐崢身後不遠處,看到趙東濤沒能第一時間殺死喪屍,把它們引了過來,臉色變了,佟大鴻低聲抱怨了幾句,趙東濤要不是唐崢的好友,早被罵的狗血淋頭了。

「三點一線,ACOG瞄準鏡多好用呀,看準心,扣扳機的手指要穩,不要有向旁邊拉扯的力量。」唐崢蹲在趙東濤附近,細心的教導他,陶然很用心的在聽,宋心則是握緊了霰彈槍,盯著喪屍,隨時準備開火。

趙東濤繼續開火,因為只有二十多米的距離,命中的次數多了,但是依舊沒有爆頭。

後面觀望的新人都替趙東濤心急。

「沒天賦。」孔立成砸了砸嘴,舉槍,用了三發,打爛了喪屍的腦袋,它像一截朽木,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不介意吧?我需要武器。」孔立成開始攻擊,他也想拉攏幾個值得培養的盟友。

「殺完這一波,你們去其他方向,槍聲分散,喪屍也會分散,不然聚集起來,不好收拾。」唐崢叮囑了一句,拔出手槍,朝著剩下的喪屍射擊,不等佟大鴻開火,便槍槍爆頭,把它們全部放翻。

新人們剛準備射擊,就看到唐崢一個眨眼殺光了它們,再次佩服不已,不過也有了點小不滿,覺得他有些自私,只顧自己人。

「你們去撿裝備,拿槍之前,先給屍體的腦袋補槍。」唐崢對他的槍法很自信,這麼說,無非是讓新人們養成良好的細節意識,畢竟有時候一個小失誤,就可能導致死亡。

「你可真貼心。」董梓萱白了唐崢一眼,端著步槍便要離開。

「女警,和我一起吧。」唐崢攔住了董梓萱,如果說這群人除了宋心三人,還有誰可以信任,那就是女警了,至少她比較正直,還是個為人著想理想主義者。

「不必了。」董梓萱也是個驕傲的女人,不需要施捨,「我一個也可以活下去。」

「不是那個意思,我有件事和你說。」唐崢想到了那顆之前獲得的黃金種子,木馬是說過限制使用能力,但是這句話不嚴謹,是針對團長?還是連新人也包括?既然限制了能力,那為什麼還掉落種子?單純做為下一輪的貨幣的話,團長們可不缺這玩意,這是不是說明可以讓新人用來激活能力?


唐崢覺得有必要試一下,但是用宋心三人,他不捨得,擔心出問題,可是給其他人,比如蘇蘇,萬一成功激活能力,那就是浪費,先說不說忠誠度,她肯定不能百分之百發揮種子能力,至於孔立成,他不放心,想來想去,就董梓萱是最好的人選。

女警人品不錯,就算有了能力,也只會感激唐崢,不會對他的團長地位造成威脅,而且本身素質不錯,激活能力,也可以發揮出最大威力,宋心和陶然就不行。

「死掉的話,該怎麼辦?」看著董梓萱純潔的面容,唐崢猶豫了,他終究不是一個可以狠下心腸的男人。

「什麼事?」董梓萱很好奇,她可以肯定不是告白,唐崢不是那麼膚淺的男人。

「待會兒再說,先殺喪屍。」新人們到底是散開了,槍聲也凌亂的響了起來,那些大兵們開始四處走動,分散了。

「給你這個。」趙東濤撿了一支沙漠色塗裝的SCAR突擊步槍,遞給唐崢。

唐崢拉了下槍栓,透過ACOG瞄準鏡,朝著一隻喪屍射擊,后坐力很小,而且連射時的散布率不錯,喪屍的腦袋被打成了篩子。

「槍不錯,不過你總的給我幾個彈匣吧。」這個世界雖然已經到了2100年,但是科技的發展並沒有突飛猛進,倒是生化技術讓人刮目相看。

「忘了。」趙東濤說著就要去脫身上的戰術背心。

「和你開玩笑吧,去殺喪屍吧。」唐崢笑著制止了好友,去指導宋心和陶然,兩個女孩資質還行,學得很快,五十米內,可以命中移動緩慢的喪屍了。

原本大兵們聚攏在一起,這會兒槍聲吸引,開始分散,不過因為最先響起槍聲,大部分都走向了唐崢這邊。

「來了很多。」宋心害怕了,雙手開始顫抖,射失目標,陶然抿著嘴唇,繼續射擊。

「別擔心,保持冷靜。」唐崢蹲在一具大兵的屍體,取下了它的戰術背心,八個彈匣包被塞得滿滿的,左側胸口的匕首套中還有一柄軍刀,很鋒利,腿部槍套中有一支M92F和兩個彈匣,正好補充消耗。

「防彈衣就不要了。」唐崢換了一件戰術背心,打開了大兵的背囊,都是一些雜亂無章擺放的小工具。

唐崢撿走了三顆手雷,又翻出了一個相冊,看著上面幸福的一家三口,嘆了口氣,將相冊放在了屍體的腦袋旁。

夜風吹過,沒有歡笑,只有濃重的血腥氣。

隨著喪屍群被驚動,涌了上來,倖存者們壓力增大,他們沒辦法做到一擊必殺,再加上大兵都穿著防彈衣,有的還帶著頭盔,防禦力更強。

「喪屍的速度沒你們快,可以用拖火車戰術,切記,一定要給自己留出縱深。」唐崢提醒,加入了攻擊。

槍口輕移,食指扣動扳機,富有節奏的槍聲中,將一隻只七十米外的喪屍放翻,近處的就留給了四人。

「這移動靶打起來挺爽。」董梓萱似乎有射擊的天賦,也比較冷靜,漸漸的,已經摸到了規律,包辦了大部分的喪屍。

唐崢只是偶爾打幾隻危險性較大的,其餘時間翻撿背囊,收集手雷和彈匣,他手中的突擊步槍換了一支保養的更好的。

獎金半小時的戰鬥,雖然疲憊,但是宋心很開心,在五個人伸手,倒下了一百隻喪屍。

「看到那五輛坦克了嗎?真威武,要是會開,直接碾死這些喪屍。」趙東濤接近了小鎮,一眼看過去,就喜歡上了這種陸地怪獸。

粗又硬的120毫米滑膛炮彷彿騎士的長槍,足以刺穿一切護盾,充滿鋼鐵氣息的履帶似乎為了碾過世界的每一寸角落而存在,子彈打在上面,叮的一聲就被彈飛了,只剩下幾點火星,仿若夏夜河畔的流光螢火。

「你想開?我可以教你,很簡單。」唐崢對這些很熟悉,如果不玩什麼漂移之類的高難度動作,只是簡單的行駛,真不是難事。

「真的?你會開?我怎麼不知道」趙東濤一臉興奮地看著唐崢,就連宋心也很感興趣,陶然似乎沒聽到,還在抓緊時間射擊喪屍。

「以前學的,開坦克,你連撞車都不用擔心。」唐崢需要幾個坦克手,直升機沒燃料了,以後就靠這玩意了,絕對是殺喪屍的利器,當然,暴君之類的稀有喪屍除外。

「我想開坦克壓汽車呀!」趙東濤迫不及待了,朝著喪屍掃射,希望快點殺掉它們。

唐崢撿了一支M240通用機槍,拎著兩個彈藥箱,跟在陶然後面,很悠哉。

隨著時間的推移,小鎮中也響起了槍聲,是孔立成和佟大鴻組成的小隊等不及殺完喪屍,提前進了鎮子尋找吃的。

「咱們也不等了。」看著那一群喪屍,唐崢趴在地上,架好機槍,將彈鏈壓進槍身,拉動槍栓后,開始掃射。

噠噠噠,隨著急促的槍聲響起,槍口迸出了菱形槍口焰,子彈形成彈幕風暴,掃了過去。

唐崢的射術和精湛,子彈幾乎都在大兵的腦袋附近飛舞,就算帶著頭盔,也擋住它們,紛紛被打爆,無頭屍體仰天栽倒。

「我也來。」趙東濤也拿了一挺機槍,學著唐崢的樣子掃射,割麥子似的打倒了一片喪屍,可是還沒來得及開心,它們又爬了起來。

「你還是用槍吧,這個不好控制。」唐崢勸了一句,機槍手可不是那麼容易當的,「以後想學,我交你,現在專心練突擊步槍。」 儘管她和顧傾宇已經睡一張床已經很久了,但是她也還是第一次見他這麼睡的這麼無遮無攔,毫無防備。


如此美男睡在自己身邊,不趁機沾點便宜豈不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婉晴涼如此想著,也就真的如此做了。

婉晴涼伸出手,儘管心裡雄心萬丈,但真正做起來,她還是有些忐忑的,小心臟狂跳,簡直就不像是自己的。

婉晴涼的手緩緩摸上他的臉頰,觸感柔滑細膩,比她的肌膚還好,婉晴涼有些羨慕。

手掌漸漸移到他的眼睛上,纖長的睫羽觸到她的掌心,有種酥酥的癢,婉晴涼一顆小心臟狂跳起來,臉頰暈紅,霞染一般醉人。

婉晴涼目光落在顧傾宇的唇上。他的唇形十分漂亮,色澤淡紅,微微一彎就是個極美的弧度,蠱惑人心……

婉晴涼心裡忽然有種渴望,很想吻他,很想……

她這麼上下其手,顧傾宇也沒有醒過來,讓婉晴涼膽子也大了不少,湊前去,俯下身子,慢慢靠近他的唇……

他的唇柔軟如嫩豆腐,讓她忍不住想要徹底品嘗……

忽然間,婉晴涼感到臉頰上有些癢,彷彿有一排細小的刷子在她臉上滑動。

婉晴涼一驚,瞬間想要退開,顧傾宇卻及時按住了她,一手箍著她的腰,一手壓著她的頭,不讓她離開。

婉晴涼一愣神的時候,顧傾宇已經反客為主,吻上她花瓣一樣嬌嫩的唇……

她的味道如當初一樣美好,讓他幾乎沉醉,忍不住一再加深這個吻。

婉晴涼總算是回過神來了,臉蛋爆紅——

這下丟人丟大發了,不僅偷親被抓了個現形,還被反親回來——

便宜沒沾到,反被佔了便宜,這——指不定某隻妖孽怎麼笑話她呢!

她要不要反攻回去,好歹先佔點實際的便宜再說?

婉晴涼還沒付諸行動,唇上忽然一疼。

婉晴涼倒抽口冷氣,瞪了他一眼,這丫的屬狗的嗎?竟然咬她!

顧傾宇稍稍放開她一些,目光有些不善。

這丫頭居然能在接吻的時候走神?難道他接吻的技術不行?

顧傾宇眼裡的狼意太明顯,婉晴涼被他看得心慌慌的,不爭氣地往後縮了縮:「呃——我們先,先起來說話。」

顧傾宇沒動,悠閑無比地躺著,但到底還是鬆開了對婉晴涼的鉗制。

婉晴涼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跳起來,手忙腳亂地跳下床,連木屐都沒有穿。


顧傾宇看著她羞窘萬分的情態,嘴角勾起一抹極魅惑的弧度。

其實倒不是他不想跟她調情,而是他實在沒這個自制力,現在他某個地方都還漲得難受……

其實他一直是醒著的,婉晴涼一真直對他上下其手他也十分清楚,只是故意裝睡,看看她能繼續到哪個程度。

只是他沒想到她會吻他……

雖然她吻得有點亂七八糟的,不過感覺還不壞!顧傾宇摸著唇,一雙黑色琉璃一樣的眸子更加勾魂攝魄。

總裁陷阱:甜蜜俘獲 ,但是,她不會給自己挽頭髮,一頭長及膝蓋的青絲披散著,如一方小小的瀑布。

婉晴涼望了望榻上似笑非笑地睡著她的顧傾宇,剛剛平復的熱血隱隱有沸騰的趨勢,小臉不自覺得紅透。

顧傾宇慢條廝理地走來,臉上還帶著幾許笑意,拉著她到妝台前,從空間指環里取出把玉梳,替她將長發挽起。

婉晴涼有些怪異了,總覺得哪裡有什麼不對。

顧傾宇隨手替她挽了個清雅的髮髻,然後笑了笑:「阿青,你好像有些心有不甘?是不是覺得便宜沒占夠,想要再占回來?」

婉晴涼臉皮終究是薄了點,小臉紅透,面子上卻死撐:「誰要佔你便宜!本姑娘比你漂亮得多!」

顧傾宇笑笑,乾脆點破,想看看她有什麼反應:「是嗎?那剛剛是誰對我上下其手的?」

婉晴涼終於明白某隻妖孽一直在裝睡,也在暗罵自己為色所迷。他這麼警醒,在這個危機四伏的地方,怎麼可能睡得這麼沉?

他其實是一直醒著,想看她出糗吧?

這隻腹黑的妖孽!

婉晴涼暗暗咬牙:「誰對你上下其手了?愛美是人的天性,雖然你長得不如我好看,但勉強也算得上美人,多看一下多摸一下怎麼了?」

她是很純潔地出於愛美之心才摸了他的臉的,才不是見色起意。

「嗯!不怎麼樣。」顧傾宇笑得如百花齊放,「為夫只是想告訴你,你可以光明正大地親我,不用偷偷摸摸的!」

婉晴涼:「……」

婉晴涼感覺自己需要換個話題,顧傾宇已經先開口了:「阿青也不必害羞,這種事情很平常的。」

顧傾宇的聲音里沒有一貫的調侃,從容淡然,彷彿親吻這種事情和吃飯喝水一樣,再正常不過。

婉晴涼也淡定下來,既然他都不介意,那她還介意個毛線啊!

好吧!她承認她對某隻妖孽是有點小小的色心,矜持什麼的,一邊去!

兩人收拾好儀容,出了小院,就看見了葉憶情,葉憶情花白的頭髮上還帶著些許露水,顯然等了很長的時間。

婉晴涼有些訝異:「你找我們有事?」

葉憶情瞧了婉晴涼一眼,又瞧了顧傾宇一眼:「藥王大人,小女,小女至今未醒——」

「我正要去看看。」婉晴涼心裡瞬間明白了怎麼回事。

葉青霜沒醒來是預料中的事情,她也需要去看看守在葉青霜寢殿里的小孤月。

婉晴涼一進寢殿就看見了臉色奇臭的小孤月。

這次小孤月沒有一見婉晴涼就撲上來,反而傲嬌地轉過頭,裝作沒看見。

婉晴涼:「……」

昨天,也不知道為什麼,顧傾宇和小孤月互看不順眼,差點打起來,她只好先支使小孤月來守葉青霜,自己再和顧傾宇談談,結果昨晚就忘記了這茬——

婉晴涼決定暫時先不管這傲嬌的小劍靈,先看看葉青霜的情況再說。

葉青霜此時依舊無知無識,即使性命保住了,卻少了什麼東西似的。

婉晴涼診了一下脈,嘆了口氣:「令嬡性命自是無憂,只是長期血煉奪魂術的影響,靈魂已經極度衰弱,需要些滋養靈魂的藥材。」

超時空一號當鋪

滋養靈魂的藥材,哪裡是那麼好找的,即使找到了,傾整個葉城之力,也無法將葯帶回來。

顧傾宇在這時開口了:「葉城主不必心焦,阿青手裡還沒有救不了的人,只是,我們有個條件,希望葉城主能應允。」 「我不是這塊料!」趙東濤知道唐崢是為自己好,貪多嚼不爛的道理他懂,先學一技之長保命再說。

五分鐘后,喪屍大兵被清掃一空,唐崢粗略數了一下,大概三百多隻,這些人數不夠一個營,不過他沒去計較,總有一些遊盪著離開小鎮的喪屍,說不定還有倖存的大兵,很可能早就逃離了。

「好酷!」趙東濤跳上了左邊那輛坦克,撫摸著炮管,就像在撫摸情人的肌膚,美的冒泡,隨後急不可耐的拉開了艙蓋,跳了進去。


「等等,小心裏面有喪屍!」唐崢嚇了一跳,幸好趙東濤運氣不錯,要是裡面有喪屍,他可是自投羅網。

趙東濤探出了頭,臉上的血色褪盡,他也想到了那個可怕的後果。

「休息一分鐘,然後收拾彈匣和手雷。」唐崢取出了巧克力和罐頭,遞給四人,自己則是跳下坦克,端著步槍小心地跑向了旁邊的那幾輛軍用卡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