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暖被權至龍挑逗地呼吸急促,身體不能自己的發生改變。眼神渙散,雙tui間更是已經感覺到濕熱,拒絕要決絕,最後的理智催促著她,可這幅身體早就習慣了他的愛撫,已經誠實地不能再誠實了。寒暖上齒咬著唇,眼角的淚花反射著燈光。 連續三天,頂著權家人異樣中帶著欣喜的眼神,寒暖覺得她這一輩子的臉皮都被磨光了。那晚的激情應該沒有被發現,可是這一家子意味深長地眼神是什麼意思!連有些嚴肅地權爸爸也是帶著看兒媳婦能看出孫子的眼光對待寒暖。至於沒節操的權至龍,更是笑的沒有邊際。

於是,原本打算拎著權至龍去見爸媽的寒暖當下就覺得拜拜噠!

「暖暖,我也要去。」權至龍可憐兮兮地捧著空飯碗向寒暖賣萌,然而並沒有什麼用。

「不行。」寒暖果斷拒絕。

「為什麼啊。」打滾打滾再打滾。

「恩,因為中國的習俗是結了婚女婿才能上門過年。」寒暖睜著眼睛說瞎話,至於真正的原因,還不是那天……

「可是窩會想死你的。」權至龍一點都不害臊地說著情話,為什麼他和暖暖還沒有結婚!問題暖暖一點都沒有嫁給他的意思,不開心,幾次試探都被槍斃了。單眼皮眨啊眨,企圖打動寒暖的心,求打包一起帶走。

「乖,我也會想你的,走了。」寒暖拖著行李箱出門,因為搭錢泠泠的順風車一起去機場,寒暖甚至剝奪了自家男友開車送她的機會。所以,別惹女人,因為她們總會想出辦法整到你牙疼,偏偏你還一句重話都不捨得說他。

一張空飯碗的照片被放上ins,「權志龍:一個人,沒飯吃了[哭]」

「我有飯,我喂你啊!」

「啊啊啊啊,龍哥你怎麼這個點上線!不枉我過年還爬牆刷ins。」

「好可憐,諾,昨天的剩飯分你一點。」

「歐巴,你的親親女友呢?那誰?你出來。都不照顧好龍哥,我們怎麼放心把他交給你!」

「冰箱有個啃了一半的麵包,一個禮拜前的,你要麼?」

「沒飯吃?找助理姐姐啊,她不是大廚么?」

……

權至龍趴在沙發上,無聊的刷著ins的留言,嘴角越笑越大,露出了拜拜的牙齒閃閃的。一個翻身,權至龍發現ins被多人轉發留言了!

「寒暖:我回中國吃大餐[笑]」

「勝膩:哥,宿舍冰箱還有存糧,別餓著自己——愛你的忙內。」

「永裴:[扣鼻屎]」

「聖賢:我只有酒,你別找我。」

哦草,說好的愛情,說好的友情呢!這一個個的,就仍由他自生自滅么?冰箱的存糧都一個月前的了,能吃么!權至龍憤怒地握拳抓狂。

這個初三,註定在不尋常但又極度尋常中一分一秒過去。

寒暖剛剛關了流量,結果就有電話打了進來。自然是權至龍,但是接還是不接呢?思考了十幾秒,寒暖終於還是選擇接通了:「喂,歐巴。」

「暖暖,你不愛我了。」權至龍抱著靠枕,不滿的講。

「…….」寒暖無視錢泠泠曖昧的眼神,淡定地冷漠地講:「沒什麼事我掛了。」

「別呀!免稅店幫我帶xxx、xxx還有xxx。還有,我在你紅色行李箱內塞了兩個包裹,大的是給你爸的,小的是給你媽準備的。恩,你姥姥和姥爺的我買了茶葉,放在大行李箱裡面。」權至龍補充著說道。

「啊?你什麼時候放的。」寒暖詫異地問,她真的一點都沒發現。不過,至龍能注意這種細節可見他的用心,語氣上稍微緩和了不少,「我知道了,這幾天記得照顧好自己,要好好吃飯知道么。」

「阿拉搜,路上小心。」

寒暖回中國第一天上午,權至龍一個人看著搞笑的綜藝覺得還湊活。

寒暖回中國第一天下午,權至龍懶洋洋的躺在床上翻滾,好無聊啊。

寒暖回中國第一天晚上,權至龍夜不能寐,好寂寞啊!

為什麼他前幾年過年挺忙碌的,連回吃頓飯的時間都沒有啊。不是說爆炸這兩年發展蒸蒸日上么?為毛今年沒活干?為毛他要獨守空閨啊!睡不著、睡不著、睡不著……無限死循環t_t

第二天,頂著熊貓眼權至龍果斷一張機票飛往中國。人都去了,難道暖暖還會忍心讓他凍死在馬路上不成?

所以,當寒暖看到怎麼都不該出現的人上一秒還在使用手機和她說話,下一秒人就出現在家門口了。真的不想開門放這隻進門怎麼辦?


「小暖,是誰來了?」寒媽媽嗑著瓜子看著經典的瓊瑤劇,分了一絲神問道。

寒暖回頭老遠一看自家媽媽,答到:「沒有誰,快遞小哥!」……啥快遞大過年的上門送禮啊!寒暖覺得自己被自己蠢哭了。

「姑姑,快遞小哥真帥。」堂哥今年第一次從北方過來給寒爸爸拜年,順便帶上了他家的娃。

瞎說什麼大實話!寒暖竟無法反駁。

「我是你姑姑男朋友。」權至龍蹲下身和小胖聊天。

「小奶奶、小爺爺,姑姑的男朋友是快遞小哥。」小胖傻傻地瞪著小短腿進屋。

看吧,學會中文好處很多滴,諸如隨隨便便就撿到一隻小助攻。權至龍一臉不是我的錯,等待自家親親女友的反應。「暖暖……」

「你怎……」

「至龍怎麼來了,趕緊進屋。」寒媽媽看到未來女婿,有些責備地對自家閨女說道:「至龍來了也不說一聲,怎麼讓人家一直站在門外。」

「伯母好,新年快樂。」權至龍樂呵呵地進了寒家的門檻。


「怎麼又帶大包小包的,你不是讓小暖帶了不少回來了,太破費了。」寒媽媽嘴裡這麼說,對權至龍是更加滿意。做明星錢好賺,這點她清楚,但是多買了放家裡也用不完浪費。

「這些是我爸媽一定要我帶過來給伯父伯母的。不是什麼特別貴重的東西。」權至龍拉著寒暖的手拖她進屋。女朋友不知怎麼又有脾氣了該怎麼哄?奇怪,暖暖這個月大姨媽不是已經過了么?

於是,當錢泠泠拉著老公拜訪完剛剛和解的媽媽來給寒家拜年,就看到權至龍端茶送水各種討好寒暖的場景。揉了揉眼睛,我擦,這對才是新婚夫婦吧!這麼膩,你們考慮過別人的感受么!


「阿暖,你家這麼還真是一分一秒都不肯和你分開啊。」錢泠泠睜大真摯無比的大眼睛講道。

「冷冷,你終於來了!今晚咱一起睡!」寒暖抱著錢泠泠,全然不顧兩個眼抽的男人。

「我很樂意,然而……我媽說等我回家吃夜宵。sorry,親愛的,我恐怕不能和你促膝長談了。」她不想被權至龍瞪死啊,「不過我打算今晚和我媽共睡一床培養母女感情~」


「好主意,我也打算嘗試看看。」寒暖點點頭。

作為以寒家女婿為奮鬥目標的權至龍來說,老婆最大,岳母最不能得罪。暖暖,我錯啦,求原諒!你到底在氣個啥? 春節一過,bigbang真正忙碌起來。作為五隻合體的安排,除了演唱會還是演唱會,為此楊賢時給bigbang下了死命令,5月演唱會開跑后每個月固定出新歌,勢必要火力全開,引爆2015。同時,忙碌的不單單是bigbang,還有身為助攻的經紀人和公司的公關部門。

當大家還在猜測權至龍女友真是身份的時候,兩位當事人已經連續好幾日朝五晚十的出入公司。每次寒暖忙完手上的活然後看到滿臉鬍渣的權至龍,不免心疼。別人看到權至龍的成功卻不知道為了成功而付出的他。

放棄短暫的午休時間,寒暖又拾起了對補藥雞湯的熬制。慢慢地一大鍋,一天兩隻雞,而中藥味更是瀰漫了yg的食堂。

「寒,我和農貿市場的老金說了,他答應這段時間每天送兩隻活雞過來。你看,我都提前幫你清理好了。」廚師長笑著對這個常客感嘆,作為平時經常討論心得的好基友,廚師長表示其實這雞湯他看寒暖煮了那麼多次,看都看會了。不過,人家喜歡親力親為也是不好阻止啊。

「李叔,謝謝你。」寒暖笑著接受他的好意,看著已經被拔了毛清理內髒的雞,心中頓覺溫暖。新鮮的活雞營養肯定比超市買來的速凍雞要好,至龍和聖賢歐巴他們都快宿在yg了,再不補著估計演唱會之前都要倒下了。

「小事,你自己也要注意身體。」李萬全呵呵呵地回應。

利用煮湯的時間,寒暖稍作假寐,令緊繃的身體得到暫時的舒緩。如果不是「叮」的提示聲,她說不定真的坐著就睡過去了。回過神拍拍臉頰,寒暖套上隔熱手燙將大鍋端起,乾脆直接請人幫忙直接帶著碗、飯、雞湯以及李叔下的小炒去往錄音棚。

「嫂子,我來幫忙。」勝膩剛剛錄完綜藝回來,然後看到寒暖端著大鍋生怕她細瘦的手臂端不住。自從有寒暖在一旁照顧,哪怕多苦多累李勝膩都覺得沒那麼辛苦了。寒暖不僅僅是至龍哥的女朋友,更是bigbang全體的「姐姐」。

寒暖看到還沒來得急卸妝的勝膩,笑著招呼:「沒事,這又不重。你趕緊去把妝卸瞭然後過來開飯。對了,大城回來沒?」

「大城哥電話里說那邊錄製出了點問題,要晚回來了。」

「這樣啊。」寒暖點點頭,心想自己待會額外盛出一碗等大城來了再熱熱。錄音棚的隔壁房間這段時間直接被劃出來成為休息間,寒暖支起桌子和食堂員工一同拜訪好了飯菜:「好了,謝謝。」

食堂幫忙的人回了聲不客氣就走了,他們畢竟還有自己的活要干。

而寒暖躡手躡腳地進來錄音棚,看到依舊鄒著眉不斷討論的幾個人,只能安靜地等待時機再插話。只是,等了很久卻看幾個人越討論越熱烈,絲毫沒有停下的跡象。寒暖無奈地只能出言打斷:「那個打斷一下,各位大師等否先用餐然後再忙?」

「什麼時間了?」teddy看到寒暖,下意識朝著門外看自然光的光亮。一直呆在錄音棚他都分不清早上和晚上了。

「一點半了,先吃飯吧。」寒暖嘆了口氣,一個個都是工作狂啊。

權至龍放下手中被無數次修改的譜子,看了看寒暖輕聲問道:「你吃過了沒有?」

「還沒……」

寒暖剛一說完,權至龍神色一變語速略快地帶著指責:「怎麼這麼晚了還不吃飯。」

「你不也……等你……」寒暖吞了口口水,壓下原本的話。面對這樣的權先生,莫名覺得有一點點心虛怎麼辦?「……一起吃。」

「走吧。」權至龍拉起寒暖的手,然後同崔聖賢、東勇裴以及teddy一同離開了錄音棚。剛一進入休息間就問道了熟悉的中藥味,參雜著雞肉的香味。一看就知道是寒暖的傑作,倍感幸福但又覺得太累著寒暖,心裡頓時矛盾糾結起來。壓著嗓子,權至龍對寒暖講到:「以後直接吃食堂的飯就行,別什麼時候都你自己下廚。」

一瞬間覺得自己的心意不被接受,寒暖覺得有些委屈。然而再細想,也知道是至龍心疼她怕她太累,頓時什麼委屈都沒有了,「恩。」

「嫂子的名菜,一日一碗必不可少。」勝膩喝著雞湯,以前他並不喜歡這股中藥味,然而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喜歡上這個味道。喝了以後,覺得自己充滿了力量。通告趕的再晚,場子跑得再多,依舊覺得自己精力充沛。

其他人默默地喝著湯,淡淡的中藥味和雞湯融合在一起,一種特殊的味蕾的感受,但是不可逗人味道很好,那怕已經連著吃了一周都沒覺得膩。嗯,今天似乎味道更好,尤其是雞肉。

「小暖,這雞湯為什麼你從來都不喝?」勇裴喝了一碗熱滾滾的雞湯,整個人覺得暖和起來。他很早就想問了,但是整個問題他忍了幾年才趕問出口。只是,為什麼寒暖聽到他的問題就臉紅的可以呢?

「那個……這中藥適合給男性補……」為什麼有一種再說補陽的錯覺。

「唔!」權至龍和teddy嗆了一口,尷尬地放下碗。

所以,真的不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寒暖的內心在嘶吼。不,一定要解釋:「不是你們想的那種,就是尋常的滋補身體的。裡面的藥材適合男性食用,真的不是那方面的功效。」

權至龍難得不好意思,紅著臉撫摸寒暖地長發:「傻瓜,你別解釋這麼多。」越解釋越彆扭啊。

「哦。」

吃人嘴短,但是嘲笑一下還是可以的。所以作為好基友,絲毫沒有同志愛地幾個人酸酸的諷刺了一下權至龍。說白了,就是嫉妒啊!他們也想要個女朋友,能隨時在身邊,什麼都照顧周到的那種啊!

稍作輕鬆,一群工作狂午飯吃著吃著就又討論起了工作的事情。

關於音樂創作的事情,寒暖不懂,也插不上嘴更提不出什麼有建樹的意見。她只能安安靜靜地坐著聽,然後聽著聽著,不知道何時睡了過去。等權至龍感覺到肩膀的重量,這才停止討論看著倚在他身上已經熟睡的寒暖,心裡百感交集。

公主抱起寒暖將她輕輕放到沙發上,頭髮夾到寒暖的耳朵後面,然後找了大衣給她蓋上。權至龍完成一系列的動作后,才轉身輕聲地對大家說道:「我們去錄音棚討論吧。」 難得被批准假期,寒暖其實是想好好地在家裡休息的,但現實情況看來似乎不怎麼被允許。因為同樣被准假的權先生此刻正糾結地在榻榻米上打滾。寒暖坐在軟墊上,這間日系的三層小客廳是她特意找人來設計裝修的,因為三樓正廳採光好所以寒暖便萌生了這樣的想法,偶爾閑來無事躺在榻榻米上裝死曬太陽也不錯。只是她沒想到,自家男友此刻正在絕佳的日晒位置上來回打滾。

「我不做人!」權至龍用抱枕捂著頭。

「歐巴,就算你再回想都是無法改變的現實,現在只能期待runningman的pd能在剪輯中給你留下一絲絲地希望。」寒暖淡定地喝上一口茶,又去了糕點咬上一口,這麼看來其實假期還算的上愜意的。

說來也怪,演唱會開始前yg一個個忙的跟狗一樣,反而真正開始了居然有時間閑暇。不過接下來又要世界各地飛了,估計就沒那麼好的條件享受。

「我的一世英明啊!」

要說權至龍為何頻頻感嘆人生,這得從昨天錄製runningman的事情說起。

除了bigbang,寒暖上輩子最喜歡的便是韓國的runningman了。得以跟著bigbang小分隊親臨現場,寒暖是無比期待的,直到她看到節目組給bigbang們準備的那套演出服。真的像極了——古代打鐵的鐵匠。嗯,據編導解釋說這是古代羅馬士兵的裝扮。好吧ingman的道具組一直是個神奇的存在。

跟著節目組現場觀看runningman錄製,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但是要忍著不笑避免影響拍攝卻又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當寒暖看到崔聖賢和權至龍他們努力棄顏值頂破薄膜的時候,她真的有克制的,可是真的好搞笑啊!

然而,搞笑的似乎不僅限於此。

劉蚱蜢一如既往的狡詐、王鼻子一如既往的無賴、長頸鹿一如既往的無恥……好吧,說好的按著編導作家的劇本演呢?究竟是誰想到扒了老金的小內褲的!還能不能友好的進行水中籃球比賽?

緊接著,mc隊開始了扒內褲比賽。勇裴第二個遭殃了……

寒暖看的笑的直不起腰,心裡看著即將被圍攻的權至龍,至龍啊,為你默哀。我真的不該給你買那種萌系的小內褲,阿門。

「哥,求放過。」權至龍抱著籃球,往後退。

然而,哈哈似乎沒有就此放過的意思:「至龍啊,哥只是再做該做的事,所以不要怨我。」哥真的只是再做眾望所歸的事情呀。

「哦不!」權至龍踉蹌後退坐在書中dhelp!只是,其他幾個兄弟也是自身難保啊。

老金望著被掛在話筒桿上的紅內褲,古銅的臉上看得出血滴的顏色,他怎麼會認識這麼一群搭檔!

勇裴同情地看著竹馬被抓,他可只剩下一條內褲遮擋了,真的不想不如鍾國哥的後塵。這群runningman的mc都是沒有下限的人啊,絕壁會掉粉的。

哈哈搶過權至龍手上的籃球,放他一碼?

在別人看來是的,事實上如果不是哈哈扒運動褲的時候不小心看到裡面的那條……如果不是權至龍在他耳邊千求萬求,好歹給他留下最後一點面子,至龍女朋友在岸上看著呢,哈哈絕對不會那麼善良。

權至龍迅速地拉上褲兜,卧槽,差點走光了。然而,一回頭!

vj你潛在水中做什麼!你是什麼時候在我後面的!這角度,我去!

中場休息,權至龍各種言語試探:「權烈啊,你一直跟著拍我么?」

點頭。

「那你剛剛一直在水裡么?」


點頭。

「那你……能刪么?」

搖頭。

帶著怨念,權至龍完成了後半程的錄製,只是每每想起自己被差一點點扒光的場景有被拍下來,一把鼻涕一把淚,只想哭啊。

「好,cut!」pd最終喊聽,大夥一下子如同一根緊繃的橡皮筋回歸放鬆的狀態。

權至龍暗搓搓地拉著pd到無人的角落,紅著臉苦求:「哥,你可一定得幫我,你必須得幫我……哥,拜託了,千萬千萬要不能把那個鏡頭播出來啊。」

「放心吧,咱倆的交情,這個忙我肯定幫。」pd呵呵呵地拍拍權至龍的肩膀,說實話本來他若強硬要求節目組不準播,他們也是尊重藝人而剪輯掉的。加上權至龍態度誠懇,已經二人多次合作的鐵關係,不播出沒問題,至於是不是留底內存入檔……

以上,便是昨天發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同時也是權至龍此時反常的原因。

寒暖終於吃光了小盤子里的糕點,又喝了一口茶潤喉,「所以pd不是已經答應不會播么,你還擔心什麼?」

「哥他一向說話不算話的。」權至龍苦瓜著臉,距離播出還有一周,這一周太難熬了吧!

「其實,被拍了也沒什麼,你看啊勇裴歐巴比你還慘,還有金鐘國歐巴不是連內褲都被扒了么?所以你只是被扒了大半,還算好的。」寒暖只能用你不是最慘的來安慰權至龍,稍作思考又補上一句:「嗯,就算那一段被播出,我也不會嫌棄歐巴的。」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