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天臣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或許真的是他過於著急了。

病床上的北冥雲曉緩緩睜開雙眼,再次失去神智,不認識封天臣。

「曉曉,對不起,是我過於著急,以後我會慢慢來,反正我們還有一輩子。」

封天臣緊緊地抱住了北冥雲曉,北冥雲曉忽然給了些回應,輕輕地拍著封天臣的背部。

其實有些反應也是好的,至少證明了北冥雲曉不是真的瘋了。

慕卿來到剛好看到這一幕,心底很是感觸。

舅舅活了大半生,心中唯有牽挂的就是北冥雲曉,如今北冥雲曉在舅舅的照料下終於緩緩有所好轉,希望兩人最後能夠有個圓滿的好結局。

半個月之後,北冥別墅。

「你說你想和北冥家簽約,意思就是封氏獨佔大權?」

南宮為聽了是北冥影的說話,難以置信地跳起來反問。

同時在場的,還有上官家的掌權人,上官洵,他不以為然地時睨了一眼大驚小怪的南宮為,淡淡地反問著,「北冥做這個決定自然有他的原因,你不妨先聽聽他的計劃。」

南宮過贊同地點點頭。

同一時間,封時奕正在忙著為封氏與北冥的合作做準備,一場聚集了絕大部分大股東的會議正在就著這個主題展開。

然而每個人都不敢置信的看著封時奕,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封時奕不是封家的人。


那麼這麼做就是因為封時奕想要為慕卿獨攬大權。

若是慕卿的話,他們倒是沒有什麼意見,只是慕卿真的可以么?


「不是獨佔大權的意思,卿卿也不會想要你們的勢力,只是不想四方勢力打起來,不然又會憑空多了很多麻煩。」

話說到這裡,北冥影臉上的堅定更甚。

「我不是因為你,而是因為慕卿,我相信她的實力。」幾位年邁的大股東率先在協議書上籤下名字。

封時奕拿著四份合約書,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既然合約已經簽了,那我就先麻煩眾位幫我做個見證。」

絕色寵妃:傻子王爺你站住 ,慕卿便推門走了進來。

「時奕,聽說你找我?是有什麼事……」

話還沒有說完,封時奕便單膝跪在她的面前。

慕卿頓時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完全忘記了身後的公司眾人,還有屋內的幾人。

「卿卿,前幾日的求婚是個大烏龍,雖然你不介意,但是我不想你留下遺憾。」

將手裡的合約遞到慕卿的手裡,封時奕眼中滿是柔情。

「這是東西南北四盟合約書,現在我用它再次和你求婚。」

封時奕從身後掏出一枚定製的鑽戒。

「慕卿,你願意嫁給我么?」

沒想到封時奕居然會再次求婚,慕卿有片刻回不過來神。

「我會這輩子只守著你一人,只陪伴在你的身邊,嫁給我好么?」

圍觀的人已經忍不住了,大聲喊著口號。

「嫁給他、嫁給他、嫁給他……」

而被稱為見證的幾人無奈苦笑,這就是明擺著告訴他們可以放棄了的節奏。 梁艷幫梁茹選了一條十分飄亮的鑽石項鏈,這是一條鑲嵌了十顆鑽石,兩顆紅寶石的項鏈。當梁艷給梁茹戴上脖子上的時候,雪白的脖子,紅色寶石,顯得十分典雅。

「哇,梁茹,你戴著項鏈真是漂亮極了,我看就這條項鏈吧!」梁艷十分滿意這條項鏈戴在梁茹脖子上的效果。

江帆也看到梁茹戴上這條項鏈的確很漂亮,雪白的脖子,隆起的胸脯,細細的腰美女啊!江帆雙眼都看呆了!梁茹見江帆雙眼緊盯著自己的脖子看,臉立即就紅了,急忙扭過身子。

「姐,這條項鏈雖然漂亮,但是太貴了,要二百多萬呢!」梁茹嬌羞道。

「錢不是問題,只要你喜歡就行,這點錢不算什麼!」江帆笑呵呵地拿出了兩張一百萬的支票,這些支票都是從劉文才身上搜來的,用別人的錢就是不心疼。

梁茹遲疑道:「這,這太貴了,不好吧!」心跳加速,梁茹臉上發燒,她看到江帆的眼睛正盯著自己的胸脯上。

「梁茹,你就收下吧,你江帆哥有的是錢,這點錢多他來說微不足道。」梁艷微笑地望著江帆笑著,手悄悄地在江帆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她看到江帆色迷迷地盯著梁茹的胸脯看。

江帆立即咧了下嘴,呵呵笑道:「對,你姐說得對,我有的是錢,你不用擔心。」

「好吧,謝謝江帆哥!」梁茹含羞地對著江帆微笑,江帆頓時如同電擊,怎麼搞的,怎麼對小姨子的笑如此心動了呢?江帆急忙收斂心神,微笑道:「不客氣,都是一家人。」

接下來,江帆、梁艷、梁茹三人又到食品商場去購買了不少食品,三人是滿載而歸,等回到家時,已經是中午了。明天是大年的正月初一,下午梁艷的父母一直都在廚房裡忙碌,梁艷和梁茹偶爾也進去幫忙。


江帆一個人坐在梁艷的卧室里,收斂拿著那條剛買的黑色項鏈,反覆地翻來看去,也沒發現什麼秘密。江帆用天眼穴透視,也只看到圓形玉墜裡面有「乾坤洞」三個字,其他沒有什麼發現。

江帆正拿著項鏈觀看的時候,梁艷進來了,「帆,你有什麼發現嗎?」梁艷問道。

江帆搖了搖頭,一把拉住梁艷的手道:「寶貝,我發現了你身上有條蟲子我來幫你捉蟲子!」江帆的手在梁艷身上開始捉蟲。

「哎呀,你好大膽子,爸媽就在廚房裡,梁茹隨手都過來,被看到了就羞死了!」梁艷立即掙扎。

江帆的手如同藤一樣纏住了梁艷,「他們不會來的,哎呀,我抓住了一條蟲子了!」

「哦,你怎麼抓到這裡了!」梁艷喘息道。

「這可是蟲子的老巢,我當然要把老巢先端掉!」

「哎呀,你這個壞蛋,不要亂來!」

「嘿嘿,我可沒亂來,這是幫你抓蟲子,哦,蟲子還真狡猾,躲到草叢裡去了!」

「你壞死了,我看你才是條蟲子,你是條壞蟲!」梁艷嬌嗔道。

「對,我就是條壞蟲,壞蟲要進洞嘍!」

「哎呀,不要!」梁艷倒在床上,江帆立即壓了上去,手如同蟲一樣亂爬。

兩人正在打鬧的時候,梁茹出現了,梁艷立即推開江帆站了起來,滿臉通紅,胸脯上下起伏。

梁茹臉羞得通紅,她不知道是進門還是出門,頓時就愣在門口。江帆見狀,嘿嘿笑道:「剛才幫你姐抓蟲子,你這蟲子還真不少!」

梁艷紅著臉支吾道:「是的,這裡蟲子還真多。」

梁茹瞪了梁艷一眼,心道:「這冬天,哪來的蟲!你們膽子也太大了。」表面上不露聲色,「你們繼續抓蟲,我去廚房幫爸媽炒菜。」說完轉身就跑了。

梁艷瞪了江帆一眼,「看你做的好事,被梁茹撞見了,羞死人了!」

「呵呵,沒事都是一家人,她不是說讓我們繼續抓蟲嗎?我們就繼續抓蟲唄!」江帆的手伸了過去,又開始作弄梁艷。

「哼,你壞死了,就知道欺負人家,哦!不要!」梁艷喘息起來。

「哇,我發現了一條大蟲,哦,抓住了一條大蟲了!」江帆壞笑道。

「壞蛋,有本事你把蟲給吃了啊!」梁艷嬌羞道。

「這可是你說的,我吃了!」江帆陰險地笑著,

「啊!你這個壞蛋,不要亂來!」梁艷驚喜地喊道。

兩人打鬧的時候,江帆額頭的眉心部位不小心壓到了那條項鏈黑色的鏈子,嗖!一股熱流進入眉心,天眼穴自動打開,一串符文進入天眼穴的屏幕上。

「是符咒!」江帆驚訝道,他看清楚了那些咒語,原來黑色的鏈子就是咒語,那些鏈子就是一串串符文!原來這些鏈子組成的符文就是符咒,是什麼的符咒呢?

江帆的手停了下來,門外傳來梁艷母親喊梁艷的聲音,梁艷急忙爬起,「媽喊我,我出去會!」整理衣服和頭髮立即衝出了門。

梁艷走後,江帆立即盤坐在床上,仔細觀看天眼穴屏幕上的咒文,手握著項鏈,默念那些咒文,手中玉墜震動,嗖!天眼穴上出現了一段文字:「乾坤洞是空間性法器,只要念咒語就可進入乾坤洞中,洞中有很多秘密,有緣者得之。」

江帆頓時驚訝道:「空間性法器是什麼東西?念咒語就可依進入乾坤洞中,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乾坤洞在哪裡,難道裡面有寶藏?」

江帆正胡思亂想的時候,梁艷進屋了,「帆,吃年飯了!」

江帆一把摟住梁艷腰,「我就不吃年飯了,就吃你了!」

「哎呀,快出去,爸媽和梁茹在等我們呢!」梁艷推開了江帆的手,拉著江帆出了卧室。

客廳里的桌子上,擺滿了菜,江帆和梁艷出來后,梁艷的母親笑道:「小江,快來吃年夜飯,也沒準備什麼菜,隨便吃吧。」

看到滿桌的菜,江帆笑道:「伯母,這麼多的菜,都是我喜歡的菜!」

「小江,快坐下!」梁志勇微笑道,他給江帆到上了酒,「來,小江,這次多虧你救我和梁茹,要不然這個年我們還在醫院裡呢!」

給讀者的話:

祝大家元宵快樂! 其實牧之翎和上官洵好說,只是牧之殤和北冥影心裡就不是很舒服了。

慕卿堅定點了點頭:「我願意。」

得到答案,封時奕上前橫抱起慕卿。

霎時間,整個封氏都充滿了歡呼聲。

「所有人的當月績效工資翻倍!」

「啊!!總裁萬歲,總裁夫人萬歲!」

慕卿被封時奕抱在懷裡,耳邊傳來封時奕強有力的心跳,慕卿臉上染上一絲緋紅。

為了慶祝封時奕終於抱得美人歸,封氏所有員工提議舉辦個酒會。

考慮到最近公司確實很辛苦,封時奕也就同意了。

四位見證者也有幸拿到了邀請函,想推脫也推脫不掉,只能出席。

兩日後,慕卿和封時奕的訂婚宴如期而至。

市內七星級大酒店整個被封時奕包了下來,酒店內外為了這次宴會,進行了精心的軟裝改造,每個細節都滿溢著訂婚的甜蜜美好。

坐在化妝間內,慕卿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哎呦,果然是被求婚的人,看看這臉上寫滿了我很幸福幾個大字。」

傑克忍不住調侃著慕卿,想要掩飾住心中那一抹失落。

「你就不要取笑我了,我到現在還有種在做夢的感覺。」

「放輕鬆,不然以後的婚禮你豈不是要昏過去?」

就連一向冷眼寡語的傑尼也忍不住開口,足以見得封時奕這次的求婚有多麼令人震撼。

此時距離酒會開始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傑尼也顧不上和傑克計較,連忙拿著化妝品給慕卿重新補妝。

「你眼角的黑眼圈太重,粉底不能徹底遮住,不然更加明顯,以後盡量不要熬夜。」

傑尼一邊為慕卿補妝,一邊盡心的提示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