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這一刀,不僅能把興業宗的弟子給殺了,也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要是他的修為低一點,肯定也要被一刀砍死。

「好霸道的奇謨宗弟子!」楊恆大喝一聲,直接將天火圈祭了出來,一片紫色的火海瞬間將那道刀芒焚燒的乾乾淨淨。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奇謨宗的弟子看到有人居然敢突然出手,立即

只是他的話還沒說出口,腦子裡傳來一陣撕裂的痛楚,讓他馬上失去了意識。

楊恆發出了一道神識攻擊之後,直接瞬移過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這個比他低了一個境界的奇謨宗弟子給殺掉。

樂馳尊者看到這裡的情況,怒吼道:「你是什麼人,居然敢殺我們奇謨宗的弟子!」

「識相的趕緊離開,不要打擾我們修鍊,要不然你們全都留在這裡吧!」楊恆冷聲回道。

樂馳尊者眼裡怒火中燒,恨不得馬上將這個奪命境的修士殺掉。

但是飛羽尊者死死地纏著他,他根本就沒有出手的機會。

「走!」樂馳尊者知道一時奈何不了飛羽尊者,另外的兩個奇謨宗的弟子很有可能被殺掉,也不敢再留下去,再次對楊恆咆哮道:「你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要殺了你!」

楊恆也沒有要追對方的想法,如果再打下去,說不定就會暴露自己的身份。到時候還不一定能繼續在這裡修鍊。

飛羽尊者徑直走到楊恆前面,拿出一件尊級上品法寶,淡淡地說道:「這件法寶就當感謝你救了我師弟的命!」

楊恆聽到對方的語氣,絲毫聽不出感激之意,好像是在打發一個乞丐。

他看都沒看那件法寶一眼,冷冷回道:「我出手只是自保,並沒有要救他的意思,所以也不需要你的感謝,更不需要你的法寶!」 畫家難以置信的看着星雲,沒想到自己畫中的劍神他沒見到過,卻見到了他的兒子,不過眼前少年的這番話語卻讓他倍受鼓舞, “這一定是緣分,”畫家說道,“我的名字叫克洛斯。”

“我叫星雲。”星雲笑了笑,他又仰望着那幅畫中父親的背影,那是多麼的親切。

這時過道那邊傳來錚亮的響聲,星雲他們一轉頭,只見一個長斗篷的騎士走了過來,看到他們時也如其他人那般露出意外的表情,然後便說道:“怎麼都是些孩子。”

“我們再有一年可就取得騎士資格了,請不要叫我們孩子。”撒隆強調道,星雲和夜幽也露出幾分鬱悶,此刻他們終於有些能體會妮悠和清新爲何對揹負着父親的光輝那般苦惱,走到哪裏都這同一句話。

那隊長顯然並不在乎,他的眼神已經像是在說“那不還是羣小鬼”,他身子微微側向一邊說道:“你們需要什麼幫助嗎?”

“我們想問一下有沒有什麼線索,順便勘察一下現場。”夜幽說道。

“沒有任何線索,這裏裏裏外外已經被我們搜了三遍,卻沒有找到任何蛛絲馬跡,應該是很專業的盜賊。”隊長回答。

“我們可以自己查看一下嗎?”

“當然沒問題,澤明長老已經交代過了,你們隨便。”

於是幾人一同來到了卡恩刺殺圖展覽的位置,此時已經空無一物只剩下一面牆,牆的前面還有圍起的護欄,一名穿着格子紋衫的人正在細細檢查周圍,聽到有人來了,他轉過身來。

隊長介紹說:“他是希羅,負責這裏安全的人員,具體的事可以問他。”

希羅看看星雲幾人,他的眼神平靜冷淡,沒有一絲的波動,看到負責尋回卡恩刺殺圖的竟是幾個孩子都沒有一絲驚訝。

“請問,卡恩刺殺圖是什麼時候發現被盜竊的?”夜幽問。

“今天早上八點。”

夜幽點點頭,他圍繞這畫的位置轉了一圈,地面光滑的地板幾乎可以映出自己的樣子,每走一步都能聽到自己清晰的腳步聲在迴響,“晚上的時候難道就沒人負責檢查嗎?”

“不,因爲一到晚上這裏的機關就會打開,就算是我們也不能輕易進來。”希羅回答說,他的眼睛仍然那般沉寂。

縴雲記 是什麼樣的機關?”星雲問道。

“我們現在所站立的石板其實是一種特殊材料,能通導魔法……”

“爐石。” 斷天凡錄 ,屬於土系石類,能夠通導其它屬性魔法。

“沒錯,”希羅繼續說道,“樓上面有一處控制室,裏面有一塊冰系魔法寶石,晚上這裏的大門便會關閉,控制室便會將魔法寶石和爐石串聯,這個大殿會瞬間被冰系魔法充斥,在控制室的人沒有出去,外面的人也沒有辦法進來。”

希羅說完這些的時候,清新和妮悠兩人會心一笑。

“那會不會是控制室裏的人忘記開啓魔法石。”風嵐猜測道。

話音剛落,一旁一個和希羅同樣衣着的人慌張地衝過來:“我真的開啓了,我發誓!”

星雲幾個人望望他,風嵐看他這表情,於是說道:“我只是隨口問問。”

那人一臉無辜,仍是一副忐忑難安的樣子。

希羅仍是面容僵硬,或者是因爲職業已經讓他養成這種冷靜處事的關係,他說道:“即使魔法石沒有發動也沒有關係,我們還在外面備有人手,他們會在整個院子裏撒開氣場,沒有人能靠近展覽館不被發覺。”


“整夜嗎?”

“是的。”

幾人不僅開始佩服這些人的工作,要用氣場籠罩住這麼大一片地方,還要通宵不歇,那是多麼辛苦的一件事,不過這樣以來確實完無一失。

隨後幾人在希羅的帶領下去查看了一下控制室,他們也檢查了一下週圍,都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可是那幅掛在那裏的卡恩刺殺圖確實是消失了。

夜幽也開始皺眉沉思起來,那個偷畫的竟然能做到如此完美無缺,絲毫沒有任何破綻可尋。

“好的,非常感謝,我們會盡早找到那幅畫的。”於是星雲幾人朝着展覽館外走去,那畫家克洛斯似乎已經走了。

走到展覽廳的門口時,星雲他們擡頭看了看,頭頂上原來有一道鐵閘門,看來這裏確實如他希羅所說的固若金湯,連只蒼蠅都飛不進來。

“清新、妮悠,你們覺得他們的防禦體系是否萬無一失。”夜幽問道,她們兩個是專業人士,這些安保措施是否真的無縫可鑽問她們最後不過了。

“我老爸說過,天下沒有不透縫的雞蛋。”妮悠剛說完,轉而又說道,“不過他們的安全措施確實無懈可擊,他們的氣場幾乎覆蓋了整個展覽莊園。”

清新也佩服地說道:“嗯,這裏的人都是些氣場高手,不僅覆蓋住了展覽館的上口,就連地下甚至都被他們的氣場所滲透,而且每一個人都有一技特殊的捕捉技能,就如剛纔那個希羅,他能用視覺繞過障礙物捕捉目標。”

夜幽走到草地上俯身,他摸了摸地上的土地,確實稀鬆無比,應該是被氣場長期充斥的原因,但是奇怪的是這裏的花草樹木竟都沒有死掉,看來他們對氣場的控制一定到了嫺熟的地步,像複製櫻花那種程度對他們來說不過是雕蟲小技。

“話說,你們兩個還真是對這裏瞭若指掌。”星雲不禁用異樣的眼光盯着妮悠和清新。

“你們還打過地道?”風嵐也對這兩個人類女飛賊欽佩有加起來,“盜賊,真是人類中一個偉大的職業。”

“那當然,我們可是很專業的。”

“少朝自己的臉上貼金了,夜幽,有什麼發現沒,現在我們要去哪裏找那個盜賊啊。”撒隆看着蹲在那裏沉思的夜幽,夜幽是他們的智囊,抓賊這種傷腦子的事肯定是交給他的,難道要交給兩個賊不成,那就真的成了做賊的喊抓賊了,想到這裏撒隆心裏不禁偷笑起來。 飛羽尊者神色一僵,眼裡寒芒閃爍。

他以前遇到的修士,對他都是客客氣氣的。

眼前這個修士雖然幫了他的忙,但是這個態度,分明是沒將興業宗放在眼裡。

不過他很快就恢復如常,把手裡的法寶收了起來,似笑非笑地說道:「既然這樣,那就不打擾你修鍊了!」

他接著對另外兩個興業宗弟子說道:「你們兩個先回去將這裡的事彙報一下!」說完他也找個地方坐了下來。

經過這個小插曲之後,這片空間里再次安靜下來,各自開始修鍊。

又過了快半個月,楊恆對輪迴大道的感悟越來越深的同時,發現他和這個三角閣樓之間好像有了一絲聯繫。

「這是怎麼回事?」楊恆心中驚嘆。

「有可能是領悟透輪迴大道之後就能讓這件法寶認主,你再加把勁,說不定會有其他人比你的動作快。」道靈突然說道。

「認主?這裡這麼多人,要是這件法寶讓我認主了,我還能離開這裡嗎?」楊恆無奈說道。

「這個你自己看著辦吧,也不一定會這麼回事!」道靈回道。

楊恆沒再說什麼,繼續開始修鍊。

「轟隆…」

幾天之後,一直巍立不動的三角閣樓突然劇烈地顫抖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是不是可以進去了?」在旁邊修鍊的修士開始躁動起來。

陡然間,三角閣樓開始慢慢變小,然後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朝著楊恆飛了過去。

楊恆知道這下麻煩了,但是已經沒有辦法,只能把三角閣樓收了,然後慢慢站起來。

他現在已經被幾個至尊境後期的修士給圍了起來,連瞬移都用不了。

「沒想到你是第一個悟透了輪迴大道!」飛羽尊者馬上就站了起來,若有所思地看著楊恆。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這件法寶是無主之物,誰能讓它認主是誰的本事,你們還想搶不成?」楊恆冷聲說道。

「你把這件法寶交出來吧。要不然你今天離不開這裡。再說你已經悟透了輪迴大道,要這件法寶也沒什麼太大的作用了!」一個藍袍的至尊境後期老者冷聲說道。

「把它給我,我們興業宗一定會重謝你的!」飛羽尊者抬腳朝著楊恆走了過來。

重謝?楊恆冷笑道:「又要給一件尊級中品法寶?」

「你…」飛羽尊者想到之前的事,一時語塞,眼神馬上就冷了下來。

他心裡清楚輪迴大道的厲害,如果他能把這件法寶弄回興業宗,肯定會有越來越多的弟子用這件法寶悟透輪迴大道,整個宗門的實力自然也會增加不少。

所以他已經打定主意,想盡辦法也要把這件法寶弄到手。

楊恆冷笑一聲,轉頭對那個藍袍老者說道:「誰說對我沒用?有了這件法寶,我將輪迴大道修鍊到圓滿也不是難事!」

「那就要看你有沒有命離開這裡!」藍袍老者神色突變,眼裡殺機閃爍。

楊恆卻絲毫也不急,哂笑道:「你把我殺了,他們這些人會讓你離開這裡?」

藍袍老者眼神一滯,手上的動作也隨即停了下來。他一心想要把這件法寶弄到手,卻是忽略了這點。

「大家一起出手把他殺了,到時候我們再決定這件法寶歸誰,如何?」飛羽尊者建議道。

「你想殺我?」楊恆臉上露出一絲譏諷的笑容,「之前要不是我出手的話,恐怕你現在已經死了吧?難道你們興業宗都和你一樣,忘恩負義?」


飛羽尊者臉色頓時變得鐵青,過了好一會才對旁邊那些修士喝道:「大家一起出手殺了他,少跟他廢話了」

話音一落,好幾個修士同時祭出了法寶,殺機騰騰地看著楊恆。

楊恆暫時想不到逃走的辦法,只能把貫虹劍祭了出來。

「你就是從奇謨宗離開的那個九級煉丹宗師?」藍袍老者突然問道。

「不錯!」楊恆點頭回道。

在奇謨宗和蚌蝴尊者動手的時候,他就用過貫虹劍,別人能認出他的身份也正常。


而且他現在已經悟透了輪迴大道,也不怕暴露身份被仇家追到這裡來。

其他修士顯然都聽過楊恆的事,現在知道楊恆的身份,面面相覷。

飛羽尊者心裡也暗自吃了一驚,不過馬上就恢復過來。楊恆的天賦再高也是一個人,他代表的是整個興業宗。

藍袍老者聽到楊恆的回答,馬上就遲疑起來,「如果你幫我煉製一爐九級丹藥,我今天就不找你的麻煩了。」

緊接著又有兩個至尊境後期修士提出了相同的要求。

「要煉製丹藥可以,但是你們現在必須出手幫我對付他們幾個。到時候別說一爐,就是幾爐也幫你們煉。」楊恆回道。

飛羽尊者看到這三個修士開始在動搖,立即開口說道:「你們要煉製什麼丹藥,我可以讓我們興業宗的九級煉丹宗師幫你們煉製,只要你們幫我拿下這件法寶!」

「你們相信興業宗的九級煉丹宗師會幫你們煉製丹藥嗎?如果你們今天幫了我,以後隨時可以來找我幫你們煉丹!」

楊恆說完,那三個修士馬上就做出決定,全都站到了他這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