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

她已經十一歲了!

都已經定親了!

哦,雖然,這門親事她一直絞盡腦汁地想著如何推掉!

月無塵恭謹地回答:「回大人話,這是墨家堡的五小姐。「

織焱紅衣大主教又看了墨兮媛一眼,點點頭,說道:「這個小女孩,沒一點靈力,怎麼可以進入最高神殿?「

月無塵緊張地說道:「這是大教宗閣下的意思。「

織焱不說話了,眼中猶如是燃燒的紅蓮業火。

墨兮媛抿緊了嘴唇,織焱看了她一眼,點點頭,默然而去。

月無塵的額頭一片潮濕。墨兮媛問道:「你害怕織焱?」

「是紅衣主教大人。」月無塵趕快替她糾正,不禁暗暗搖了搖頭,真是無知無畏。 「是紅衣主教大人。」月無塵趕快替她糾正,不禁暗暗搖了搖頭,真是無知無畏。

這個小女孩,自然不知道,織焱大人是多麼厲害的人物。他是現在火焰屬性的修行者之首,靈力僅次於鏡天大教宗!

如果鏡天大教宗是一塊冰的話,織焱大人就是一團平靜燃燒的火焰。

「水火相剋。」墨兮媛說了一句。

月無塵心裡微微一震,「你什麼意思?」

「織焱,你來了。」鏡天抬起頭,放下手裡的卷宗,「坐下。」

一名渾身潔白,連頭髮都是潔白的少女,輕盈無聲地放下一個椅子。

織焱整理了他那火焰似的長袍,微微行了一個禮,然後坐下了。

「妖族竟然已經開始侵入帝都了,而且,這一次,比十多年前更加隱蔽。」鏡天說道,「魔界的細作,可有消息傳回?「

「大教宗閣下,屬下來此,正是想向大教宗稟報此事。「織焱露出鬱悶的神情,紅色的濃眉鎖緊,「我剛剛在魔光森林附近,取到這個東西。」

他打開寬大的袍袖,一個金屬小盒飛了出來。

落到地面之後,小盒瞬間變大,足有兩米長短。

織焱又一指,盒子打開了。

鏡天看了一眼,微微有些震動。

「都被發現了?」鏡天低聲說道。

「是的。大教宗閣下。」織焱的聲音也有些許的沉鬱,「這是魔族的警告。他們把細作煉化之後,把魔丹送給我們。」

鏡天沉默不語。

「大教宗閣下,是不是該給他們點顏色看?」織焱的眼神里,充滿了戰鬥的渴望。

鏡天瞄了他一眼。織焱的紅眸,火光四射。

「你就這麼渴望戰鬥?」鏡天不咸不淡地問道。

「魔族是在挑釁!」織焱激烈地說道,「大教宗,他們已經殺到了帝都中心了!」

「那不過是一小股低級妖族。」鏡天淡淡地說道,「就讓你沉不住氣?」

「可是,大人您可知道,它們在帝都殺了多少人?」織焱毫不客氣,紅眸更是閃閃發亮,「還是在最繁華的商業區!現場屍橫遍地,事後單單是家屬能辨識的屍體就有兩百多具!這還只是二十多個妖族!」

「既然你知道所謂的侵入,不過是二十多個妖族,你就嚇得坐不住了?」鏡天語氣低沉下來。

「不是屬下坐不住,而是神殿需要拿出一點勝利,讓帝都安心!」織焱說道,他的紅色的眸子睜大,「若是帝都動搖,整個帝國,都將陷入混亂!」

「織焱,謠言的目的,就是讓人心動搖。「鏡天的蒼灰色眸子,變得更加陰暗,如不見底的冰海,「你是否想成為謠言的源頭呢?」

「屬下不敢。」織焱彎下腰。

「記住你的本分就好。」鏡天說道,「好好去善後,有敢製造騷亂,妖言惑眾者,一縷以勾結魔族問罪,當眾施以雷擊之刑!」

「遵命。」織焱再次躬身拜下。

然後他保持著鞠躬的姿勢後退,退到拱門之下,這才轉身離開。 「那個人很可怕吧?「墨兮媛用一雙清涼的眸子看著月無塵,」你說話啊,月無塵。「

「是啊。織焱大人當然很可怕。他的威力可以瞬間燒毀整個帝都。「

月無塵心不在焉地回答。

商業區已經被封閉了。

墨兮媛的靈識運於雙目,可以看到商業區上空,已經呈現一個紅色的結界。

整個結界,隔絕了商業區和外界的交通,裡外出入都必須經過神殿特派人員檢查才可放行。

墨兮媛看到,從結界內出來的,都是身體完好,沒一點傷的人。

「那些受傷的人呢?「墨兮媛問道。

「他們不能出來。「月無塵說道,要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和檢驗,才能允許回到人間界。「

「他們中毒了?墨兮媛說道。

「魔界,有一種儀式,稱為『換血『。」月無塵說道,「這種儀式,實際上是把人類的血液作為食物,吮吸乾淨之後只剩下一具乾癟的屍體,但還保持靈智。「

墨兮媛知道,人體如果失去了1000c的血就可以到太平間佔個席位了。

「抽幹了血之後的人,立刻被注入魔族的血液。這個人就可以在魔族生存。但他們只能做為奴隸。「月無塵又說道。


「您的意思是,這些人感染了魔族的血液,有可能發生魔變?」墨兮媛反問。

「的確如此。」月無塵承認。

說話間,兩人已經到了墨家堡大門外。

還沒進門,就聽到鬼哭狼嚎。墨兮媛嚇了一大跳,以為妖兵跑到墨家堡了。

連看門的人都沒有,墨兮媛正要進去,大門終於微微一動,慢慢打開了,兩個丫鬟相互說著話,一起向外走出。

「三公子說五小姐也在那邊。」

「姑娘會不會被隔離在商業區了?」

「去看看吧。」

「小紅,清露!」墨兮媛說道。

兩名丫鬟先是一驚,繼而都露出驚喜的神色,一起向墨兮媛撲上來,一左一右把她抱住。

「小姐!你可回來了。把我們嚇死了!」小紅嘰嘰呱呱嘴巴閑不住。

月無塵看墨兮媛有人迎接,向墨兮媛點點頭,飄然而去。

走了幾步,月無塵看到小紅和清露都沒注意到自己,身影一晃,瞬間消失了。

「三哥回來了?」墨兮媛問道。

「三少爺早就回來了,而且一回來就趕到了飛燕樓,問我們你回墨家堡沒有。「清露說道,「我們說沒有,他就又衝出去了。」

三人正說著,從街道上又一片腳步聲。

墨兮媛仰頭一看,領頭奔來的人驚喜地喊道:「小五!」

是墨熙恆,他渾身都是污跡和墨綠色的粘稠液體。這些都是他在街區跟那些低等妖族搏鬥時被噴上的血液。

「三哥,你出來了啊。「墨兮媛大大地吐了一口氣,「我真擔心你被鎖在那個隔離區。」

就沖墨熙恆這一身的妖血,能被允許回家,絕對是有人放水。

「你突然失蹤,我一個人在那條街到處找你。「墨熙恆解釋,「那些妖族實在厲害。」 「你突然失蹤,我一個人在那條街到處找你。「墨熙恆解釋,「那些妖族實在厲害。」


墨熙恆雖然是九級靈力士,實戰經驗也算不錯。可是和妖族那樣真正嗜血的敵人戰鬥,他的心理壓力還是不小。

其實就一個兩個妖族,作為九級靈力士還是可以對付的。

墨熙恆的臉色蒼白,捏了捏墨兮媛的胳膊,肩膀,確定她絲毫沒有受傷,這才鬆了一口氣。


「後來,齊王殿下和端木暗帶著人到隔離區把守出口,看到是我,確定我的確沒有受傷,就放我走了。」墨熙恆說道,「我出來之後,就趕緊回家看看,你還是不在,我就返回去告訴他們兩個,可是隔離區已經被封鎖起來,不許任何人進去了!」

說著,四人都向飛燕樓走去。

墨家堡里鬼哭狼嚎,丫鬟婆子亂成一團。四人正走著,一個小廝從內院狂奔而出,墨熙恆眼神一閃,一掌擊出。那小廝慘叫一聲飛了出去,一條胳膊已經折斷,一個青布包裹掉了出來,撒出一堆東西,全是女人的首飾之類。

墨兮媛無語地和墨熙恆交換了一個眼神。

這墨家堡跟要滅門似的。

「滾!「墨熙恆心情煩躁,沒心思跟奴才死磕。那小廝抱著一條手臂連滾帶爬走了。

「這怎麼回事啊。隔離區出現妖族,怎麼墨家堡跟天塌似的。」墨兮媛表示不解,非常不解。

「墨嬌玉失蹤了。」墨熙恆感嘆地說道。那語氣里,有憂慮,但更多的,倒像是輕鬆。

墨兮媛想起墨嬌玉被一個粗壯的妖族扛上肩膀的那個景象。

「失蹤了?三哥,你在現場找到她的屍體沒?」

「不用找了。」墨熙恆鬱悶之極,「我央託了齊王和端木暗,他們派靈力士在那裡像尋針似的搜索過每一個角落,墨嬌玉真的失蹤了。」

墨熙恆接著開始說起墨兮媛被大教宗救走後發生的事。

墨熙恆看到墨兮媛被一道白光掠走。

大教宗的速度太快,墨熙恆根本沒看清楚那是誰,自然也想不到墨兮媛是被人救走的。

他隨後在商業區到處搜索墨兮媛,順便也找墨嬌玉,就算墨嬌玉給妖族吃得只剩下渣渣,那也必須帶個信物回去是吧。因為靈武學園的學生,都有個規矩:出校門的時候必須帶一個指環。

根據這個指環的靈力測試,可以認知指環主人的身份。

結果是沒有。

墨嬌玉連指環都沒留下!

所以,墨熙恆不得不向家族稟告:墨嬌玉失蹤了。

「你們出去煎茶,給我三個洗洗衣服。」墨兮媛吩咐,「再燒一大鍋熱水,三哥得好好洗洗。」

把兩個丫鬟支出去,墨兮媛才說道:「三哥,墨家堡這麼折騰,就是為了墨嬌玉?」

「是的。」墨熙恆點頭,「而且,大神殿也來人了。他們說,那些妖族,在這裡留有據點。」

墨兮媛再次嚇了一跳。據點?卧槽。不會是妖王宣闊吧?

「後來,發現了給四妹妹做聘禮用的那個盒子。小五,你知道那四塊紫晶是什麼嗎?」 墨兮媛再次嚇了一跳。據點?卧槽。不會是妖王宣闊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