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這雨中的天空。 大雨不停的下著,天空陰沉沉的,就像未其生的心。

未其生拿著做任務得來的貢獻值進入到魔殿棋閣里,一個人坐在巨大的空曠的宮殿里,孤單的望著手裡的棋譜。

巨大的棋閣宮殿內黑沉沉的,就像一隻巨大的魔獸。只有未其生身旁的一個小油燈,散發著朦朦朧朧的光芒。

周圍一片寧靜,只有未其生翻著書頁那淡淡的聲音。

沙沙的響,如夢似幻。

棋閣內藏著大量的棋譜,不過大部分都是棋徒的。棋師的很少很少,能入得上未其生眼裡的更少。在魔殿的棋閣,只有四部最強的棋譜,分別是魔音譜,天魔經,龍陽譜和萬魔馬。

未其生只能選一部,在大概看了簡介之後,選了他手裡的這部天魔經。

魔音譜是魔殿歷代魔主親手收集的一些棋譜,集合成冊,成為一本魔音譜。而天魔經是一個魔殿百年前的一個至強者天魔所著的。

至於龍陽譜則是魔殿從外面掠奪回來的,聽說是棋界大陸上一個叫龍陽的強者寫的。

而最後這一個萬魔馬,則是魔殿無數的強者把自己心中有關馬棋的譜子刻在上面而成的。

四本棋譜都很強,但是未其生還是選擇了手裡的這本天魔經。

棋譜是讓人感悟棋力的東西,讓人能更好的利用車馬炮兵,就如未其生那詭異的日步法,還有那猛龍斷空斬,都需要靠對棋譜的修行才能研究出來。

前輩無數強者苦心積慮,才寫出棋譜,才研究出像日步法,猛龍斷空斬這樣的技能。

如果古來老頭在這裡,就會告訴未其生,猛龍斷空斬出自於一本叫做萬龍在天的棋譜。

而棋界大陸上的棋譜總共就只有兩種,一種是專門給人領悟的,沉澱棋力,把晉陞的棋力沉澱下來,穩定下來,真正的化為自己的棋力。

還有一種就是像猛龍斷空斬,日步法這樣的技能。

棋界大陸上的技能都是從棋盤上研究出來的。

而未其生手裡的這本天魔音,就是一本讓人感悟,沉澱棋力用的。

未其生故意挑選了這麼一本,就是為了沉澱自己的棋力,把力量完完全全的轉化自己的力量。把棋力結結實實的固定在棋師二級上,把九尾天狐之祖衝擊在未其生身上的力量完完整整的轉化為自己的力量。

良久良久后,未其生把正本天魔音都翻完,而後合上書,拿起身旁的小油燈,站起身,靜靜的往外走去。

走出魔殿棋閣,望著外面不知何時已經停了的大雨,一陣風吹來,小油燈的火焰晃了晃,而後熄滅,只剩下一縷青煙,隨著風飄向遠方。

未其生靜靜站著,望著遠處灰沉沉的天邊,天邊積著厚厚的雷雲,雷雲滾滾,翻騰不息。

沒有陽光投射下來,世界一片灰白,有點古老的感覺。

站在高處,望著前方一覽無遺。

碧綠的樹木森森,有朦朦朧朧的青山。

近處是一大片房屋的屋頂,那是魔殿城池。

再近處是一大片空地廣場,此刻廣場上一個人都沒有,只有雨水在肆意橫流。

雨水從屋檐上滴了下來,噠噠的落在地面上,炸開成一朵朵水花。

未其生提著小油燈,慢慢的走出去,穿過那雨簾的屋檐,走在寬廣的白玉台階上。

「魔主可在。」未其生提著小油燈來到魔主住的院落前。

「魔主在,可他現在不想見人,特別是不想見你。」一個長相清秀的童子開門,對著未其生淡淡的說道。

「你把這個交給魔主吧。」未其生從懷裡掏出那枚黑色蝙蝠標誌,遞給童子。


童子接了過來,握在手中,點點頭說道,「好。」

「有勞了。」未其生平靜的轉過身,提著小油燈走去,走了兩步他低下頭,重新把火焰點燃,飄在一灘油里的那根小黑芯,一股小火焰在騰騰升起,一股淡淡的光芒亮起。

未其生提著,安然的走去。

一天後,有一個血蝙蝠組織的強者前來魔殿,想要求和。

被魔族一巴掌拍死。

血蝙蝠強者帶來的一百顆靈晶被魔主一章拍的粉碎。

兩天後,又有一個血蝙蝠強者來臨,想要求和。

被魔主一腳踢碎。

血蝙蝠的強者帶來的一把金色小刀被魔主好好的收起來,因為這把金色小刀本來就是魔主送給笑天的東西,那天被血蝙蝠的人搶奪走了。

血蝙蝠的人就是看上了這把小刀和笑天身上的那些靈晶,又見笑天被困住在那裡,動不了。於是就狠心做了一個可怕的決定,殺人奪寶,只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覺就行,那樣也就沒人知道是他們做的,又可以奪寶,有什麼事都沒有。

邪念一生,哪裡會那麼容易消散。

一個人的貪念是非常可怕的。

只是他們沒想到,笑天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抓下他們身上的標誌,只是他們不知未其生正好回來,他們想派人來銷毀證據,反而被未其生抓住。

三天後,魔主集結了無數魔殿的強者,一路飛往血蝙蝠組織的大本營。

打著一個可怕的口號。

「怒意滔天,屠盡血蝙蝠。」

數千人浩浩蕩蕩的飛向血蝙蝠組織所在血靈洞。

引得整個棋三角震動,這次震動可比當初追殺棋院的人來的大得多。

很多人都跟在魔殿眾人身後,飛向血靈洞,準備看這一場浩大的大戲。

很早就傳出魔殿之子笑天的死訊,那天未其生抱著笑天的屍體回來時,很多人都看到了,只是不知是什麼人竟然這麼大膽,在棋三角殺害魔殿魔主的兒子。

現在終於全都知曉了,原來是血蝙蝠組織。

魔殿舉傾巢之力,要滅掉血蝙蝠組織的消息一下子傳遍整個棋三角區域,像一個暴風一樣席捲棋三角的每一個角落。

血靈洞在棋三角上也算是一個出名的組織,雖然不能和三大勢力相比,但是比那些小城池強多了,血蝙蝠組織的老大是一個叫血魔的老頭,非常的殘忍和血腥,喜歡吸人精血,喜歡用人的血液泡澡。

就如他的組織的名號一個,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血蝙蝠。

而這個叫做血魔的老頭也很強大,是一個九級棋師,比海老還要可怕。

風雨欲來,黑雲壓城。

所有人都知道一場大風暴即將到來,將會席捲整個棋三角。

棋三角雖然混亂不堪,但是像這樣大的事情,數百年來也只發生了一兩起。

而每一次都震動了整片棋三角。 未其生跟在魔主身後,一群魔殿強者浩浩蕩蕩的殺向血靈洞。

血靈洞位於血靈山,而血靈山位於棋三角木區域。

那裡連著黑暗森林,是個可怕的所在。

一千多個魔殿強者從天而降,落在了血靈山前,齊齊望著血靈山上那一個血靈洞。


而除了這一千多個魔殿強者,後方不知還有多少人看熱鬧,只見密密麻麻,成群結隊的站在山坡上,站在樹叢間,望著前方。

「不要放過任何一個人,給我屠盡血蝙蝠。」

魔主嘶啞的聲音瘋狂的一聲怒吼,紅紅的眼睛猶如一頭魔獸。一聲怒吼,率先沖向了血靈山,而後一拳轟去。

血靈山被魔主一拳轟的震了震,碎石紛紛落下。

未其生等一千多魔殿強者齊齊的一聲怒吼。

「怒意滔天,屠盡血蝙蝠。」

而後跟著魔主,蜂擁而向血靈山。

一拳轟去。

「轟隆隆。」

「轟隆隆。」

血靈山在瘋狂的震動,一道道巨大的裂縫在崖壁上蔓延開來,碎石紛紛,即將被魔殿眾強者轟碎。

血靈洞霎時內傳出一聲尖銳的吼聲,「魔主笑蒼生,你欺人太甚。」

隨著這聲聲音傳來,是一道蒼老矮小的身影從血靈洞里飛了出去。

老頭尖嘴猴腮,彷彿一隻暗夜裡的血蝙蝠。

「血魔,終於肯滾出來了。」魔主笑蒼天往前跨了一步,直面著矮小老頭,冷冷一笑。

「笑蒼生,我血蝙蝠已經給進你們面子,雖然有弟子做錯事,但是早已派人上門請罪,你也殺了我們血蝙蝠的兩員強者,還不解恨嗎?」

「啊哈啊哈哈,哈哈哈哈。」魔主笑蒼天仰天長笑,「兩個強者?能及得上我兒一根頭髮?別說兩個,就是屠盡你們血蝙蝠,也不解我恨。」

「笑蒼生,你是覺得老頭我好欺負嗎?」血魔冷冷的奸笑一聲。「你知道如果一旦和我發生戰鬥,我血蝙蝠或許真的會被你們魔殿滅掉,但是你們魔殿也好不到哪裡去。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憑白讓別人坐收漁翁之利。一旦你們魔殿的實力大降,你們魔殿可是要退出棋三角三大勢力之一,淪為二流。這些你可想好?」

「想好?我兒都死了,你以為我還會在乎這些東西嗎?」笑蒼生一聲憤怒的咆哮。「況且你們窩藏殺害我兒的人,派兩個微不足道的人以為就能打發我。」

「桀桀,笑蒼生,要是你一意孤行,我們血蝙蝠也不懼你,我輩修士,何惜一戰,就算死光,我們血蝙蝠也要斬掉你們魔殿一條腿一隻手,讓你們元氣大傷。我們血蝙蝠豈會是易與之輩,隨意向人低頭的。」

「所有人都知道我笑魔主一怒,血濺五步,不翻個天,覆個地,絕不會罷手的。別說你們不低頭,就算你們低頭,我也會翻了你這血靈山,填了你這血靈洞。」

「笑魔主一怒,血濺五步。」

身後一千多名魔殿強者齊聲大喊,聲震九霄,響遍天地,所有人都為之一震。

「未其生,那個殺害天兒的兇手就交給你了。」笑魔主望了一眼未其生,聲音雄偉壯闊,充滿了力量,給人一種不容抗拒的威嚴。


未其生點點頭,他正想這樣,正和他心意。

笑天的死亡讓未其生痛苦不已,未其生一直在心裡怪罪著自己,要不是他把笑天困住了,笑天也不會死。

「哈哈,這個老魔頭就交給我。」笑魔主一聲冷笑,沖向了血魔。

一場大戰一觸即發。

「妖夜,等著。笑天,等著。」未其生臉色木然,眼神冷冷的。

一個殘影就竄進血靈洞。

身後一千多人魔殿強者,分開一部分團團圍住血靈山,把血靈山圍的水泄不通,防止血蝙蝠有暗洞逃走。

而剩下的人全都跟著未其生竄進血靈洞。

聲勢浩大,氣勢洶洶。


天行棍發著淡淡的黃色光芒帶著未其生衝進血靈洞深處。

往血靈洞深處走去,無數的血蝙蝠撲扇著翅膀蜂擁而來,嘴裡尖尖的牙齒閃耀著詭異的光芒,撲向未其生。

這些都是兇殘可怕的血蝙蝠,喜愛吸血,以人血和各種野獸的血液為食,被這些瘋狂的小東西盯住,就會被吸干血液,變成一句枯骨。


血蝙蝠全身黑色,爪子和牙齒都很鋒利,眼睛呈詭異的血紅色,散發著妖異的光芒。

未其生把自己籠罩進天行棍形成的黃色光芒里,血蝙蝠撲扇著撞來,白森森的牙齒咬向未其生的喉嚨。只是它們還沒碰到未其生,就撞在了天行棍散發的黃色光芒,全都吱吱叫的倒在地面上,一下子就堆起一層厚厚的黑色血蝙蝠屍體堆。

隨後進來的魔殿強者見到這一幕,全都祭起自己的武器,打向血蝙蝠。

血蝙蝠再多,但是也經不住這麼許多魔殿強者。

沒一會兒,地面上就躺滿了黑色的血蝙蝠屍體,流著殷紅的鮮血,噁心異常,充滿惡臭。

未其生也不去理會這些,一個箭步向前,往前沖了進去,繼續深入血靈洞。

「吭。」突然前方黑暗中一柄藍色的刀飛來。

未其生一棍掃開黑色的刀,還沒來得及攻擊。未其生就感覺到頭頂和左邊右邊前邊和後邊,甚至是下方。四面八方全都有人攻擊而來。

未其生知道自己太大意了,陷入了血靈洞妖魔的陷阱中。

現在就算後邊在多人,也無濟於事,遠水也解不了近火,現在只能靠未其生自己。

未其生眼神冰冷,手中一顆巨大的火球往前激射而去,而後一棍子掃向後方,腳踩詭異的日步法,閃躲開上方和下方的攻擊,一腳竄向左邊的來人。

前方的血靈洞妖魔被巨大的火球轟的飛出去。後方的妖魔被未其生一棍子掃飛,上下兩個妖魔的攻擊被未其生閃躲開,左邊的妖魔被未其生一腳踹飛。

然而還有最後一個方向,右邊的敵人冷笑著一劍刺來。劍芒鋒利,直衝著未其生的喉嚨。

「給我去死。」

血靈洞的弟子獰笑。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的身體就不由自主的往後倒了下去,眼裡帶著驚恐和疑惑。

他的額頭上出現一個血洞,鮮血從血洞里流了出來。

小金從血洞里爬出來,探頭探腦的找了一下未其生,而後一下子飛回未其生的肩膀上。

未其生額頭上冷汗直冒,摸了摸肩膀上的小金,而後殺向血靈洞的那些妖魔弟子。 未其生一下子斬殺了六個血靈洞弟子,快速的往血靈洞深處閃掠進去。

雖然速度很快,但是未其生已經變得小心了許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