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梁雨已經開始作法。只見她盤膝而坐,雙手無聲無息地輕輕揮動。

大約一秒之後,那個母貔貅開始出現異常,只見它的身子亂抖,大張著嘴,鼻子抽動,就連耳朵也一個勁兒地晃。連晃幾下之後,母貔貅再也支持不住,「轟隆」一聲,倒在地上。

公貔貅驚呆了。它圍著母貔貅轉了幾個圈子,先是用嘴去舔母貔貅的嘴、鼻子和耳朵,然後又用腦袋去拱母貔貅的肚子。那母貔貅的抽搐越來越弱,眼看著就身子就挺直了。


郝仁看得有點驚心。那次在羅甸,他要不是體內真氣充沛,可能也會象這個母貔貅一樣。他又想,大學里的那個師兄,是不是也是這個死法? 再好不過的局面!

林風眉毛掀起,雙眸透射出寒光澈亮。

原先的計劃是自己對上巫皇帝江,方寧對上蝕九陰,這是『勢均力敵』的戰鬥。而巫族剩餘兩大巫王,萬莫愁加上小劍牽制一個,靳棘,釋芷心加上千戀皇牽制一個。

和方寧不同,另外兩組僅僅只是『牽制』,贏的可能性並不大。

加上普通聖王級別倍數的差距,可以說在『頂級強者』這一層面,南方域是很吃虧的。

但眼下……

無疑是大好機會!

巫皇帝江,託大了。

名聲有時候也是一種『負累』,就好似巫皇帝江,巫族之皇,斗靈世界最強者,威名如雷貫耳。這等強大存在基本上在戰爭中除非必要,不然不會主動出手,若《萬》《書》《吧》.nsb.cm不然太『掉價』。

對付區區一個人族地域,有三大巫王統帥,近三百聖王級強者,幾乎是摧枯拉朽的差距,他堂堂巫皇……

需要出手?

就算對妖族,巫皇帝江都罕是出手。

真正的超然存在,要麼不出手,一出手便是奠定勝局,扭轉乾坤!何足懼!



「吼!」咆哮之聲,如雷貫耳。

虎身十尾,天吳巫王的實力儼然已是到達天吳巫族的最頂峰,猙獰的三個頭,三條手臂揮舞而起。狂風呼嘯,整片空間都是在顫動。天賦『風』之掌控,在戰場中天吳巫王的能力相當之強,尤其是攻堅能力格外驚人,比起同以攻擊見長的強良巫王,龠茲巫王。他的天賦能力更適合在戰場上發揮。

望著眼前疾馳而來的這渺小人類,天吳巫王眼中甚至流露出一分不屑之色。

人類?

在第一次,第二次巫妖大戰時,僅僅不過是巫族的『奴隸』,附庸而已。他堂堂巫王來對付這區區人類,簡直是大材小用。然獅子搏兔亦需全力,天吳巫王自不會留力,再者感覺著前方那把長槍,他的心中莫名浮現出一絲寒意。怎麼可能!

「去死。人類!」天吳巫王怒目圓瞪,狂風凌厲,三條手臂瘋狂舞動,三道虛光霎時環繞而起,形成一片螺旋氣流。風之能力集中在螺旋氣流正中央,撕裂著空間,直轟向林風。

磅礴極致的氣壓!

天吳巫王好似一頭猛虎下山,無可阻攔。那龐大的體形帶著嗜殺氣息,瞬間便是讓整個人類武者大軍相形失色。



南方域。九大洲。

「怪物,太可怕了。」

「天吳巫族,這一定是天吳巫族的巫王……」

「如此恐怖的巫族,林帝真的能擋住么?南方域…真的能度過這個大劫么?」

……

不同於妖族,巫族的強大早已深入人心。

絕大多數武者從小時候起便已被『植入』這種觀念,根深蒂固。哪怕對林風信仰極深。但此刻真正見到巫族大軍的強勢,見到那天吳巫王的恐怖,南方域眾民眾心中也是顫慄。

天幕中的林風,在天吳巫王面前,就好似螻蟻那般渺小。

光是體形。便相差太多太多。

但……


下一個剎那,卻讓每一個南方域民眾的眼睛倏然瞪大。

「嗤!」「嗤!」只見那把散發著靛色光芒的長槍,瞬間爆發出恐怖氣勢力量,與天吳巫王的螺旋氣流接觸,如針尖對麥芒,剎那便破開螺旋氣流,好似一把尖錐直直推進,速度沒有半點變化!

嗞啦!~~

小小的一把長槍,卻帶出震驚天地的恐怖力量。

天吳巫王猙獰著臉龐,怒極的咆哮,三條手臂完全凝起,青色光芒伴隨狂風呼嘯好似一道道混沌氣流從無數空間層面中轟出,然面對著那小小的靛色光芒,卻連阻礙它一分都做不到。

直破而行!

林風的槍,正如他此刻的神色,勇往直前,衝勁十足!



「死吧,天吳巫王。」林風眼中綻放出凝然殺意。

如此好的機會,自己決不會錯過!

擊殺天吳巫王,巫族定將元氣大傷,不僅僅是士氣上大損,更能讓彼此巔峰戰力發生變化,巫族大軍實力的下落,很可能如滾雪球那般將彼此差距越滾越大,使得南方域希望大增!

關鍵是……

巫皇帝江!

「啪!」林風眼瞳微灼。

就在末世槍破開天吳巫族那青色旋光時,一道窒息般的恐怖壓力從遠處以極快速度劃破空間而來。除了璨亮到極致的白色光芒外,再看不見其它,但自己很清楚那是什麼——

天弧!


三件天之異寶之一!

的確,巫皇帝江距離尚遠來不及救援,然一旦自己擊殺天吳巫族,就那短短的一瞬之間,天弧只怕便能將自己攔腰切成兩半。而若自己躲開又或抵擋天弧攻擊,那天吳巫王自然就得救。

圍魏救趙!

如何抉擇,儼然看自己如何選擇!

「嘩!」精芒深凜,遠處巫皇帝江早已被深深震駭,猜到林風實力極強,但仍難想像在短短時間內林風實力能增強到這般地步,天吳巫王的實力就算大聖亦不可能在一照面便將他擊殺,但林風卻……

「太可怕。」巫皇帝江心中大震,眼中殺意畢露。

此子,絕不可留!

今日哪怕付出再大代價,他都要將林風擊殺!

若不然,未來巫族不死在妖族手裡,只怕也會死在這擁有『皇者』之威的人類手中!優勝劣淘,適者生存,此刻巫皇帝江終於明白,為何兩顆皇者之星的爭鬥,最終殞落的不是這人類林風,而是大聖。

「林風!」巫皇帝江飛馳而出,雙手變幻中,天弧此刻已是極為接近林風。

以天吳巫王為代價,別說殺死林風,就算重傷他,在眼下巫皇帝江看來……也是值得的。

只看林風自己,如何抉擇!

而林風,在瞬間便以行動代替了回答——

殺無赦!!

… 「靈獸死了嗎?」約薩姆問梁雨。

「一時還死不了,只是被我堵住了它所有能夠呼吸的孔竅,暫時昏過去了。」梁雨停止做法,「你想怎麼取血?」

約薩姆說道:「你再把另一個也給弄昏過去。要不然,我去取血的時候,另一個會把我給吃了!」

兩人雖然聲音壓得很低,但是已經高度警覺的公貔貅仍然發現了他們,立即飛快地向這邊撲來。

「快作法,快作法!」約薩姆向著梁雨大叫。

「來不及了,除非你能替我擋住它一分鐘!」梁雨沒好氣地說道。

就在這時,公貔貅已經衝到近前。在它的面前,這兩個人類就象侏儒一樣,最多就是一頓夜宵而已。

「好,我給你擋,你一定要快!」約薩姆說道。

不愧是白榜鍊氣士,眼看著公貔貅張開大嘴,約薩姆驚而不慌,一拳向公貔貅的****打去。這一拳凝聚了一個先天鍊氣境武者全部力量,完全可以將一塊石頭擊碎。


公貔貅卻連躲也不躲,直接硬挨了一拳。靈獸果然是靈獸,挨了一這拳竟然不痛不癢。然後它頭一低,直接向著約薩姆的胳膊咬下。

約薩姆急忙後撤。他一把扯過帶來的棍子,原來那是一根手杖。約薩姆在手杖上一抽,便將裡面藏著的一口短劍抽了出來,然後他將短劍向著公貔貅的大嘴刺了過去。

「叮」,公貔貅一口咬住劍身,利齒輕輕一合,便將約薩姆的短劍咬成三截,然後再次向約薩姆張開大口。

約薩姆這回是真慌了。他急忙身子後撤,並且猛地向旁邊轉彎,想和公貔貅兜圈子。

約薩姆想錯了。他以為公貔貅的身子那麼大,轉彎肯定不靈便。可是他剛剛轉身,矯健的公貔貅就跟了上來。他們之間的距離還在拉近。

「哥哥,要不要救人?」宣萱看到這一幕,問道。這回她直接開口說話,也不怕被人察覺,反正一會兒都要現身的。

「救他幹什麼?一個印子國的人想到我們華夏國來抓捕靈獸,活該被靈獸吃掉!」郝仁笑道。


約薩姆再一轉,卻又被公貔貅攔住去路。而此時,梁雨還在作法。一分鐘還沒有過一半,估計等梁雨作法完畢,他約薩姆就會成為公貔貅的口中食。

來不及了!約薩姆一狠心,再次轉身,擦著公貔貅的獠牙躲了開去。他一把抓住旁邊的梁雨,就往身後扔去。

梁雨的「無影手」剛剛進行到一半,猝不及防之下,就被約薩姆拉過去當作替死鬼。她急忙停止作法,閃身避開。她的戰鬥力雖然不如約薩姆,但是身法卻比約薩姆更輕盈,所以公貔貅一時還吃不到她。

梁雨的身後有很多古樹,那裡正是躲避公貔貅追殺的好地方。她以最快的速度,繞到一個樹后。公貔貅幾番口下失去目標,越發的狂躁起來,竟然不顧約薩姆,直接沖梁雨而去。

趁此機會,約薩姆立即跑到那個昏倒在地上的母貔貅身旁。他手中還有小半截斷劍,正好用來割破母貔貅的皮,他又取出一個小瓶。可是從哪裡下刀,他又有些猶豫。

若是從脖子處下刀,肯定會鮮血狂噴,濺了自己一身,萬一離開山谷后遇到巡邏的警察,那就麻煩了。想到這裡,他在母貔貅的小腿處割了一條口子。

「哥哥,那個約薩姆行兇了,好歹毒!」宣萱罵道。

「別急,等他接滿了一個瓶子的血,我們就下去殺了他。那瓶血應該屬於你的!」郝仁笑道。

「讓我喝血,太噁心了,我不喝!」

「不喝不行,哥哥會生氣的!」郝仁開始來硬的。

「哥哥,你快看,山谷中那邊又來一個人,好詭異!」宣萱說道。

隨著宣萱手指的方向,郝仁看到,一個黑衣人象個幽靈一樣閃出谷口。他的手中閃著白光,分明是一口利刃。

此時,梁雨正在樹林中逃命。她總是繞著樹跑,那公貔貅被繞得頭暈,索性直接將樹撞斷。梁雨身上有多處被樹枝扎傷,跑得越來越慢。

那邊,約薩姆已經從母貔貅身上接了一小瓶血,他立即擰上蓋子。就在他猶豫著要不要再接一瓶時,那個黑影突然出現在的的身邊,手中的利刃猛地插入約薩姆的后腰。

約薩姆慘叫一聲,倒在地上。那個黑影一腳將他的身子踢開,從他的腰間取出那個裝著母貔貅鮮血的小瓶。

「高橋十三郎!」約薩姆指著黑影說道。

黑影說道:「難得你還認得我!你這個笨蛋,我把靈獸的消息告訴好多人,就是想利用你們,只有你一個人上當!我盯在此處好久,終於被我拿到了靈獸的鮮血,哈哈哈……」

高橋十三郎笑到這裡,聲音戛然而止。因為他發現,身邊又多了一男一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