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鬼雕!

“哈哈!果然!”鬼雕有些瘋狂了:“來啊!滅了你這條火龍,老子在滅九霄神龍!!”

火花落在鬼雕身上,將鬼雕的羽翼燒得焦黑無比,可鬼雕似乎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卻是漸漸平靜了下來。

“有用?”驄毅見火焰對鬼雕似乎有作用,趕緊釋放出火屬性異能形成火柱沖天而起!!

“去!”

驄毅一聲令下,盤旋的火柱向着鬼雕而去!

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大的火焰包裹着鬼雕,周圍的溫度變得越來越高,就連大地也變得乾涸了,小溪流也露出了河牀。

這時,火焰中心的鬼雕突然睜開了鳥目,流露出驚喜的神色:“嚶——浴火重生!!老子終於進化啦!!”

隨着聲音的響起,鬼雕鳥翅一震,將火球全部擊散。

鬼雕的身上仍舊燃燒着詭異的火焰:“哈哈!不死陰鳥!老子終於要進化了!!”

鬼雕將雙翅包裹住自己,形成了一團球狀,而他身上的火焰也更加旺盛。

“嘀——鬼雕即將進化!”系統的警告又一次響起。

“不好!他要進化!”驄毅大驚失色,連忙將自己得到的欣喜告訴冥王。

冥王自然也看出鬼雕氣息的變化,臉色也隨之一變:“他要是進化了,只怕世界上只有九霄神龍能夠阻止了!”

一聽到九霄神龍這四個字,驄毅臉色鐵青,自己的肉身就是死在九霄神雷的手上的!

“唉……小兄弟,前幾日我們冥界大門口出現了九霄神龍的一絲分身,不過讓人擊散了,如果我們現在能夠找到那擊散九霄神龍分身的人,說不定倒是可以與不死陰鳥一戰!!”冥王嘆息道。

“哼!擊散他牲畜的分身的人,就是我!!”驄毅身上戰意滔天。

“什麼!你的氣勢不過星極之境十級罷了,怎麼可能可以擊散九霄神龍的分身!”冥王十分驚訝,瞪大了眼睛。

“那麼……就讓我,在擊散這鬼雕的元神吧!”驄毅握緊了手中的玄淨天尺,眼神凌厲萬分。

這鬼雕正在進化,正是最虛弱的時候,可是它的防禦在這時候也是最堅硬的。

“五行斬!!!”驄毅開始融合玄淨之力,他將玄淨之力灌注進入玄淨天尺之中,玄淨天尺釋放出強大的威壓,竟然將除了冥王以外的人全部壓倒在地動彈不得!

“去!”驄毅打出一斬,這一斬劈在鬼雕的翅膀上,僅僅留下一道傷痕。

“啊!!”驄毅怒吼着,雙眼開始變成金黃色!

盤古血脈!!再次激活!!

驄毅身上氣勢不斷攀升着,身上異能的等級也短暫性的到達了六級! [綜武俠]美貌如我

“五行斬!!”驄毅將全身耗盡異能凝聚出的五行之力全部灌注到了玄淨天尺之中。

這一斬,席捲天地!

這一斬,驚天動地!

這一斬,撼天動地!

這一斬打到鬼雕的翅膀上,竟然瞬間就將鬼雕的翅膀砍斷!

鬼雕身上一道血注沖天噴起。

黑色的血液!

“嚶——”鬼雕發出吃痛的叫聲,旋轉着墜落着。

“馬上,馬上就要成功了啊!!”鬼雕不甘心的大吼。

“我不管!我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要進化!九霄神龍!此仇我必報!”鬼雕喪心病狂,眼睛也變得更加的嗜血。

鬼雕突然釋放出黑色的光芒!


黑色的光芒!!

黑色!!

這是死亡的光芒!

沖天而起!

“嚶————”

一聲穿破雲霄直達陽間的叫聲。

鬼雕成功進化了!

冥界的天空殘陽如血!

而驄毅的功力已經枯竭,沒法發出任何攻擊了。

“難道……沒有機會了嗎?”冥王有些頹然。

“啊——”驄毅慘叫一聲,從空中墜落,眼中的金黃色也不見了。


盤古血脈已經消退。

驄毅的異能丹田已經枯竭。可卻在緩慢恢復着。

“難道……真的沒人能夠阻止嗎?”冥王突然感到無力,手中的冥王槍也掉到了地上,發出咣噹的聲音。

“啊!”驄毅摔倒了地上。

“嗷——是誰!是誰解開了鬼雕的封印!!”

一聲神聖無比的聲音降臨。

“這……好神聖的聲音。這,是從陽間傳來的聲音!莫非是……”冥王眼神再次煥發神色,他看到了希望。

一條通體金黃的神龍一爪死開冥界的天空,飛進了冥界。神龍踏着雲,神聖萬分,但是,他卻嗅到了讓他忌憚的氣息——至陰至邪的氣息!

鬼雕進化之後,氣息上升了百萬倍。而九霄神龍卻因爲分身渙散而身受重傷。

鬼雕境界不穩定,而神龍功力受損,二者的實力在此時抗衡!

由於鬼雕的進化,被驄毅砍斷的翅膀也再次長了出來。

這就是不死陰鳥,永生的邪惡力量!

“九霄神龍!你來了!老子已經忍不住找你了!沒想到你倒是先找上門了!”鬼雕成功進化之後,聲音也變得有底氣了不少!

“你……鬼雕,你成功進化了!”九霄神龍看着鬼雕的神色已經充滿了忌憚。


“叫我。鬼鳳!”

【求鮮花 求鮮花 求鮮花】

【求收藏 求收藏 求收藏】 見阿秀這般模樣,陳汐頓時慌了,探手將其抱在懷中,拍著她後背安慰道:「究竟生了什麼事情,先不要哭,你慢慢告訴我。」

這是陳汐第一次主動抱阿秀,軟香入懷,可他心中卻並無任何綺念,有的只是歉意和心疼。

阿秀喜歡笑,印象中,她每一次出現都笑得很燦然,仿似從沒有什麼事情能夠讓她傷心,可現在,阿秀卻罕見地欲要淚流,這讓陳汐頓時明白,這些日子,阿秀只怕承擔了不少壓力。

而反觀自己,自打返回學院之後,就沒有再悉心照拂過阿秀,一直奔波於各種戰鬥修鍊中,心中不禁有些歉然,感覺這些日子實在是疏忽了阿秀。

阿秀被陳汐抱著,身體驀地一僵,腦袋也一下子有些懵,但旋即就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心安。

那寬厚的肩膀,有力的心跳,熟悉的味道,都讓她心生歡喜,忍不住舒服地把腦袋歪在了陳汐肩膀上,眯上了眼睛,彎彎的,像天上的月亮。

好半響,她才喃喃道:「我還以為你當上了院長,人就變了呢,原來你還是我熟悉的那個陳汐。」

陳汐怔了怔,心中卻是湧上一抹無法言喻的滋味,似是憐惜,又似是心疼,拿手揉了揉阿秀的小腦袋,笑道:「我再變化,也不會忘了阿秀的。」

阿秀瑩潤的唇角翹起,像只溫順的幼獸,無聲地笑了很久,方才一把推開陳汐,深吸一口氣,抬頭看著陳汐眼睛,道:「謝謝。」

很突兀的兩個字。

卻讓陳汐有些始料不及,他忽然瞪著眼,惡狠狠看著阿秀,威脅道:「以後再說這兩個字,我非找你們軒轅氏算賬不可!」

阿秀撲哧一聲笑出來,若雨後初綻的花蕾,清新脫俗。

然後,陳汐也笑了。

……

阿秀這次的確是為軒轅氏的事情而來,如今的太上教,已將目光盯在了上古七大世家、七大學院身上,軒轅氏也不例外。

尤其是近段時間,軒轅氏頻頻遭受到各種流血時間,離奇死傷了不少的長老和子弟,這讓軒轅氏高層嗅到了危險的氣息,知道太上教已經將魔爪探了過來。

可無奈的是,家主軒轅紹和軒轅封塵、軒轅拓北皆都離開,族中只剩下了一個軒轅破曉坐鎮,一旦和太上教爆衝突,後果根本不用多想。

在這等情況下,阿秀也只能前來尋求陳汐的幫助。

得知這一切,陳汐的臉色也是變得冰冷起來,可無奈的是,如今的道皇學院,同樣需要他坐鎮,以免被太上教趁虛而入。

最終,陳汐做出一個決定,讓阿秀返回軒轅氏,告訴她的那些族人,若是可以,便讓他們舉族遷入學院中,如此一來,一切問題便可迎刃而解。

並且有了軒轅氏的加入,對於道皇學院而言,也等於平添了一股助力,可謂是一舉兩得之事。

阿秀得到陳汐的答應,由於心繫族人安危,便匆匆離開。

「太上教……等著吧,總有一天,我要殺入太上境,將你們一網打盡,徹底剷除!」陳汐目送阿秀離開,眼眸中的溫度驟然變得冰冷無比。

阿秀的來訪,令他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如今的仙界,正在遭受太上教的瘋狂侵襲,如今連軒轅氏都無法倖免,那麼左丘氏呢?木氏呢?凰族呢?佛界呢?

一想到這,陳汐便再無心思去閉關,匆匆閃身而去,他要找一些和這些大勢力有關的教習,囑咐一些事情。

……

這一天,陳汐以院長的名義宣布,道皇學院決定聯合其他勢力,共同抵禦太上教勢力的侵襲。

而聯合的勢力名單中,暫時只有軒轅氏、木氏、左丘氏、佛界、凰族等頂尖存在。

當然,也不排除其他勢力加入,但前提是必須獲得院長陳汐的認可,且服從道皇學院的一切命令。

這個消息甫一傳出,頓時轟動了整個仙界,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自從浩劫爆之後,仙界四千九百洲中,幾乎每一個區域中的勢力都在遭受著太上教的入侵,直至如今,大半仙界勢力已淪陷,被太上教掌控。

可以說,現在的仙界,太上教已統治了半壁江山,僅剩下那些還未被太上教控制的區域中,也是處處動蕩,血雨腥風。

那些不願屈從太上教的勢力,早就盼著能夠獲得一些強有力的支撐和幫助,陳汐所布的這一道消息,無疑是讓那些勢力看到了希望所在。

但心動歸心動,卻有不少勢力舉棋不定,原因同樣很簡單,他們擔心連道皇學院也無法抵擋太上教入侵,若自己投奔過去,有可能反而會被太上教視作眼中釘,一舉抹除了。

在這等情況下,也唯有木氏、左丘氏、凰族、龍界、佛界等頂尖勢力,答應了和道皇學院共進共退,形成了一個聯盟關係。

很快,這些消息便反饋回學院,傳入到了陳汐耳中。


「哼,我們學院為他們提供避難之地,他們反而瞻前顧後,害怕被太上教一舉清洗了,真是鼠目寸光,可笑之極。」

王道廬冷哼,很是不滿。

他剛煉化天道秩序神鏈碎片,僅差一絲契機就能晉級仙王境,閑來無事,便幫陳汐負責起此事。

「這也不怪他們,畢竟如今的太上教大勢已成,正是最囂張跋扈的時候,他們不看好咱們學院也在情理之中。」

陳汐笑道,渾不在意,說罷,他又問詢起其他事情,「對了,現如今軒轅氏、木氏這些勢力都已安置妥當了?」

王道廬點頭:「都已安置在斗玄仙城中。」

旋即,他皺眉道:「不過,這些日子,我聽聞一個不好的消息,說我們學院布的那一條消息,已徹底激怒了太上教,對方用可能在近段時間,匯聚最強大的力量,打算一舉剷除咱們學院。」

陳汐眉毛一挑,冷然道:「很好,我倒是巴不得他們快些來!」

他心中的確有些惱火,因為要坐鎮庇佑整個學院,他不得不一直留在學院中,而無法孤身外出,去主動出擊。

如今,這太上教居然敢如此大言不慚,欲要一句剷除道皇學院,這已徹底碰觸到了陳汐底線,將其給激怒了。

「他們打算派出多少力量?」深吸一口氣,陳汐緩緩問道,雖然心中頗為厭憎太上教,但他卻不會輕視對方了。

畢竟,對方為了席捲三界,硬生生提前動了這一場浩劫,所積蓄的力量必然不會差勁了。

王道廬沉吟道:「據我所知,此次打頭陣的應該是姜氏、鍾離氏、万俟氏等上古世家,以及大荒、枯寂、道玄三大學院勢力,不排除有太上教的真傳仙王境存在坐鎮。」

陳汐眸中寒芒涌動,冷冷道:「這些該死的東西,果然是打算一輩子充當太上教走狗了,他們若敢來,那就別打算回去了!」

王道廬神色也是泛起一抹厭憎,前陣子陳汐怒斬群王,其中便有姜氏、鍾離氏、万俟氏等勢力的仙王境存在。

這樣慘重的教訓,非但沒讓他們長記性,反而變本加厲,還要協助太上教一起來犯道皇學院,簡直就是被豬油蒙了心,不知死活!

「不管如何,近段時間,讓咱們學院和聯盟勢力的所有人做好準備,提前進入學院,匯聚在一起,以免被太上教各個擊破了。」

陳汐沉吟許久,最終做出決定。

王道廬也知道此事關係到學院生死存亡,怠慢不得,領命之後,便匆匆而去。

陳汐同樣沒有再耽擱,回道皇神宮,開始祭煉劍籙。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