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莊里的路,是夏蟬讓人重新修建的,道路的兩旁是花壇,中種了應季的花兒,還有各種小樹,花壇後面又是行人的路,然後再就是各種商鋪。

夏蟬看著,道:「本來想著要把這商鋪往外出租的,不過現在想來,也不用這麼麻煩了,直接全留給咱們自己就好。」

夏蟬說著,轉身看著劉忠,道:「劉叔,咱們這山莊建起來的商鋪一共有幾家?」

「回里正的話,一共有十二間,不過規模都是很大的。」

劉忠笑著說著。

夏蟬點點頭,「十二間,倒也不是很多,這樣,兩間留出來,做一粟酒樓用,再兩間,留出來我要做火鍋店,然後拿出一間做蛋糕房,一間做甜品店,這樣,還剩多少?」

劉忠急忙道:「還有八間,按照您的意思,其中一間是用於做戲檯子的,就是還剩下七間。」

夏蟬點點頭,「拿出一間大的,做遊樂廳,再一間,做書屋,還剩下五間房子,用來賣各種小玩意兒的,這個到時候我會讓大家再做,先不用著急。」

劉忠一樣樣的都記了下來。

夏蟬說完,道:「這山腰上的房子怎麼樣了?」

「都好了,裝修也按照您說的來弄好了,您現在上去看看嗎?」

劉忠笑著說著。

夏蟬點頭,「行,上去看看去。」

幾人由著劉忠帶著,一路沿著蜿蜒的小路,往山上走去。

這上山的小路,可是夏蟬花了人工和大價錢重新修建的,兩旁都是乾淨整潔的花壇,環境十分的優美。

走在這小路上,抬頭看著不遠處的房子鱗次櫛比,掩映在綠樹和藍天之下,真真是一番很好的享受啊。

上了住宅區,幾人又被狠狠的驚艷了一把。

這住宅區比之門口更加好看,兩旁都是各種奇形怪狀的石頭砌起來的牆壁,門口的鐵門可以隨意拉動,上前輕輕一推,鐵門就往石牆裡滑了進去。

容長青驚呆了。

「這這這……這也太神奇啦?」

夏蟬笑著,「怎麼樣?沒見過吧?」

「沒有沒有……」

容長青急忙搖頭。

夏蟬笑著,「沒見過的還多著呢。」

幾人進了住宅區,這裡不同於山莊入口的大氣磅礴,一進去,便是中央的一個中型規模的花壇。

這花壇比之山莊下面的花壇更要好看一些,周圍是用光滑的大理石砌起來的,光潔平整,看起來十分的好看。

旁邊也是溫馨為主調,鞦韆,搖椅,應有盡有。


一般人一看到這種環境,第一時間想到的都是身心舒服,想要進去住一下,有種家的感覺。

夏蟬轉頭看著幾人都是臉上帶著笑意,不由得道:「大家覺得如何?」

「真好,里正,這兒可真好看。」

臘梅搶先說著,跑去了鞦韆上坐著盪了盪,十分的喜歡。

小木樓在前方,一棟一棟的擺著,不過,夏蟬設計的時候,就是故意沒讓工人們建造的整齊起來,只說了是依山而建,根據山上的地勢來。

如今建造出來,便是一種參差不齊,隨著山腰往上,一棟比一棟高,可是看起來,卻是那麼好看,像是故意弄出來的一樣。

沿著那小路往上走,夏蟬進了一棟小木樓里。

每一間小木樓都帶著一個小院子,小院子里木門不高,只到人的腰部,輕輕推開,院子里種著各色的花兒,腳下是一條十分有韻味兒的石子路。

上了小台階,推門進了屋子裡,迎面而來的,先是外面的景色。

窗子大開著,從這兒望向外面,正是一片湛藍的海灘。

夏蟬站在窗邊往外看去,上下的山莊朝氣蓬勃,再往前,就是泉水村兒了。

梅丫點著頭道:「小姐,這兒可真好看啊,簡直是世外桃源呢。」

夏蟬笑著,轉頭又看了看,這屋子裡一共一張大床,這屋子裡的傢具無論是做工和材料,夏蟬都是用了一等一的要求,桌布和屏風,都是請了一等一的綉娘做出來的,那間隔的水晶珠簾,顆顆都是珍貴的瑪瑙玉,牆上的字畫,全是名家真跡,桌上的花瓶和飾物,也都是價值不菲。

容長青貓著腰一樣一樣的看著,嘴裡不時的發出『嘖嘖』的聲音。

夏蟬轉頭,看著他道:「你又咋了?」

容長青搖著頭,「夏老闆啊,本以為你就是個一般的商人罷了,沒想到你這山莊這麼肯下功夫,看看這屋子裡的擺設和材料建設,簡直就是一擲千金啊,不知道這屋子,住一晚得多少錢呢?」

夏蟬笑著得意道:「也不貴,我這屋子,一次性三天起租,價錢么,暫時定一個兩千八百八十八兩好了,吉利呢!」

「啊?」

夏蟬話音剛落,便聽到了一陣抽氣聲。

玉自珩倒還好,之前聽夏蟬說過,也知道不能低了,倒是其他幾人,尤其是容長青,簡直是不敢相信啊。

「怎麼?你們覺得我這房子一晚上不值六百兩嗎?」

「這倒不是,只是這六百兩啊,會有人來住嗎?」

容長青疑惑的說著。

「你這種人,當然是不捨得來嘍!實話說吧,我這山莊建造起來,壓根就不是給一般人來住的,你沒看我一共也就不到三十個房間么?這都是給有錢人來享受的,有錢人么,才不會跟你一樣在乎這些,只要舒服,開心,那就值得花銀子。」


「這話說的倒是,這山莊的名氣打出去了,相信會有很多人慕名而來的,到時候可就不止六百兩一晚上這麼點錢了。」

玉自珩說著。

夏蟬笑著,「可不是,等到冬天,或者夏天,這幾個人們閑散的月份,我這錢可還得漲。」

容長青大張著嘴巴,半天合不上。

夏蟬嫌棄,「趕緊的合上吧,別在這給我丟人。」

夏蟬說完,便道:「也看的差不多了,我下去給你說說這些商鋪的安排。」

幾人又沿著小路下了山去。

走出了住宅區的大門,臘梅忽然發現了後面的景象。

「哎?里正,後面這兒……咋這麼眼熟呢?」

夏蟬探頭看了看,笑道:「這就是山上的公園啊,我特地修在這兒的,沒事兒可以出來公園裡坐坐,打打太極,溜達溜達,還可以從這兒直接下山,去咱們村兒里,吃點飯啊,摘點菜啊。」

臘梅掩著嘴,「里正,您可真是聰明,這樣一來,可不就好多了。肯定好些人來的。」

夏蟬笑笑。

幾人一起下了山去。

兩間大酒樓,夏蟬是一早就準備好了的,「這酒樓,也沒有什麼特別,就全部按照定州的一粟酒樓的格局來就行。」

劉忠點頭,囑咐身邊的人記上。

夏蟬又進了另外一間,道:「這間,牆壁全部刷成紅色,不要太紅,也不要太暗,要那種中性的紅色,給人一種活躍感的那種,如果最後不好拍板呢,就拿一些小樣給我看,我來決定。」

劉忠點頭,「行嘞。」

夏蟬進了屋,道:「中間全部擺上桌子,桌子跟酒樓的桌子差不多就行,只是這中央處的位置,得給我做一個大圓桌來……」

說到這,夏蟬轉頭看著容長青,道:「你來走一圈!」

「啊?叫我?」容長青指了指自己。

夏蟬皺眉,「就按照你平時唱戲走台步一樣的,走一圈。走個圓啊。」

容長青咳了咳,雖然不明所以,不過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上前,容長青一手撩起了長衫的前襟,一手放在身側,快步的走了一圈。

倒真是像極了上台唱戲的感覺了。

夏蟬笑著,「劉叔,瞧見沒,就這麼大,這麼大的圓桌子,一定要給我做個結實的,我有大用處呢。」

劉忠急忙點頭,囑咐一旁的人記上。

容長青笑著,「夏老闆,這是幹嘛啊?」

「嘿嘿,不告訴你!」

夏蟬說完,便轉身離開,留下容長青一人鬱悶的看著幾人的背影。

火鍋店搞定了,接下來就是書屋了,梅丫不解道:「小姐,咱們還得賣書嗎?還是賣賣字畫什麼的?」

夏蟬笑著搖頭,走了進去,道:「我不是賣書,而是要買回一些書來,免費給別人看,當然,只有進山莊來消費的客人才可以免費看。」

夏蟬這一說,幾人都是愣住了。

夏蟬規劃了一下,道:「劉叔,這兒要放幾排書架,靠牆的一圈兒全部要放,然後就是中間放一個大圓台,擺上幾張桌子幾把椅子,那椅子上的墊子一定要用鵝毛墊,桌上擺上花瓶,裡面的花兒要給我隔一個時辰一換,然後門口的地方擺上櫃檯,找人來看著,不僅是看著在店裡看書的客人,看看有沒有毀壞書籍的,如果是想拿走回去看的,就要在門口填一下自己的名字以及住在哪個屋子,約定好什麼時候還。」

劉忠聽著,讓身邊的人趕緊的記下來。

玉自珩倒是笑著道:「這個法子挺有意思的,免費的看書,還可以拿回去,真是妙哉。」

夏蟬笑著,道:「這屋子裡牆壁上全都給我掛上字畫,怎麼書卷氣怎麼來,門口還要擺上一個牌子,每天都要定時更新咱們書店的新書。」

容長青道:「這個好啊,我也想來免費看。」

「你就算了,先消費,再看書。你連我的住宿費和伙食費都沒給我,還消費個屁!」

夏蟬毫不掩飾的說著,惹得容長青十分的鬱悶。

出了門,夏蟬又帶著幾人去了下一家。

「這兒就是準備做蛋糕房的了,旁邊是甜品店。」

劉忠說著。


夏蟬點著頭,道:「這兒沒什麼改動,就跟定州的一粟食齋一樣就行。」

夏蟬看了看,道:「把這門口給刷成粉色和黃色,怎麼明亮怎麼來,甜品嘛,一定要給客人一種看一眼,就很想進來看看的感覺。」

劉忠點著頭。

一番溜達下來,幾人就到了娛樂設施的地方了。

「這兒是戲檯子,到時候你就給我找齊了一個戲班子來,撫著在這兒接受客人們的點戲,你來唱。」

夏蟬轉頭看著容長青。

「放心吧,這個我老本行,我拿手。」

容長青拍著胸脯的保證。

夏蟬道:「這戲檯子倒是沒啥,主要是這遊樂廳,咱們不弄賭坊,不過可以弄點小遊戲什麼的,至於什麼遊戲嘛,我要回去先研究一下,再來實施,你們現在就先把遊樂廳給裝修起來,門口要用綠色和藍色這兩種,紅色做字,要那種很引人注目的感覺。」

劉忠趕忙點頭,轉頭吩咐著身後的人。

這一番溜達下來,也都吩咐的差不多了。

容長青看著戲檯子,十分的喜歡,又繞到後面去看了後台,竟然是應有盡有。

「怎麼樣,這兒還可以吧?」

夏蟬走了進去,笑著道。

「豈止是可以啊,簡直豪華啊,瞧瞧這戲服,看看,花了大價錢吧?」

夏蟬笑道:「我給你最好的條件,你也要給我最好的,這裝修也就是十天半個月的事兒,我給你半個月的時間,幫我組建一支最強陣容的戲團上來,等到開業之前,就要把你的名聲打出去,然後你就要負責在戲檯子上唱上個五六段的就行。」

容長青聞言,卻是嘆了一口氣。

「怎麼?有難處?」

夏蟬的心都一下子給吊了起來。

「我跟您說實話吧……」

容長青看了看,其餘幾人都在外頭看新鮮呢,後台也就自己跟夏蟬還有玉自珩了。

「唉……我其實自從自己出來闖蕩江湖了之後,就很少跟之前的朋友聯繫了,現在我是沒那個本事給你找齊了,就算是找,這一來一去的聯繫,怎麼也得仨月啊。」

夏蟬一聽,不樂意了。

「容長青,你別給臉不要臉啊,當初留下的時候話是怎麼說的來著,說什麼都行,你這樣的去哪兒都能闖的開,怎麼現在覺得我是非你不可了是嗎?我告訴你,辦不成這事兒,就給老娘收拾鋪蓋卷滾蛋。」


夏蟬說完,便轉身欲要離開。

「哎……哎……夏老闆你別急啊。」

容長青又換了一副面孔上來,笑著道:「其實我不是找不到,只是覺得他們來了肯定是要獅子大開口的,這樣給您浪費多少錢呢不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