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反震之力作用在烈火犀牛的腦袋上,雖然沒有受傷,但是卻震得它頭昏眼花,甚至還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撞飛,雷雨荷三人的法術已經先後襲來。

已經由三米壓縮到一米長的閃電標槍緊緊地鎖定烈火犀牛,然後閃電般擊出,天階三級巔峰高手準備了這麼久才發出去的法術,威力是何等巨大可想而知。

僅僅一瞬間,烈火犀牛悲劇了,被步雲天撞得頭昏眼花的烈火犀牛根本就沒法閃避,恐怖的閃電標槍直接射在了它的腦袋之上,頭上的硬皮瞬間便被電焦了一片,狂暴的雷電法則之力瘋狂的湧進了烈火犀牛的體內。

最堅固的城堡都經不起從內到外的破壞,進入烈火犀牛體內的雷電之力所產生的破壞力可想而知。

不過這一切還沒完,柳雪媛的冰箭也緊跟著射了出去,目標同樣是烈火犀牛的腦袋。

之前頭昏眼花的烈火犀牛現在卻是全身麻痹,連動彈一下的能力都沒有,所以柳雪媛那道恐怖的冰箭也是非常輕易的落到了烈火犀牛的腦袋之上。

「轟」的一聲再次響起,烈火犀牛的大頭一瞬間便染上了一大片冰霜,噴洒的鮮血瞬間被凝固起來。

陰寒無比的冰系能量也同樣衝進了烈火犀牛的體內大搞破壞。

緊隨其後的是盧燦那無堅不摧的金系劍罡,經過電烤冰凍的烈火犀牛,那厚厚的硬皮的防禦力已經損壞的差不多了,所以一瞬間便被那道金色的劍罡射出了一個大洞,鮮血頓時不要錢的噴洒出來。

而這時的步雲天也是抓住機會射出了一道崩天指勁,集全身力道於一指的崩天指威力可想而知,也僅僅是比盧燦全力出手的金色劍罡弱了一份而已。

本來就已經重傷的烈火犀牛頓時飲恨當場,如果它一早就知道這幾個看上去最高也只有天階初期修為傢伙戰力會是這麼恐怖的話,它恐怕二話不說掉頭就跑,絕對不會有絲毫猶豫。

在確定烈火犀牛真正死透之後,眾人才欣喜的圍了上去,一個個興奮不已的看著自己的戰利品。

「哈哈,一頭天階中期妖獸,一萬功德點到手了。」盧燦興奮道,清理秘境之中的妖獸可以獲得功德點,按照這頭妖獸的級別,他們每人至少可以得到一萬功德點,難怪他會怎麼興奮。

不過雷雨荷更加欣喜的是步雲天的戰力,有了步雲天這個肉盾,她們小隊就可以大膽的獵殺剛剛晉陞天階中期的妖獸,不用像以前那樣小心翼翼的獵殺,生怕一個不小心讓妖獸近身,獵殺不成反被妖輪,像之前柳雪媛的那種情況之下就是那樣,要是沒有步雲天,柳雪媛的屍骨恐怕都寒了。

雷雨荷作為小隊的隊長,非常乾脆的把烈火犀牛的屍體收進了儲物袋裡,然後帶著眾人迅速離開了打鬥的地方。

這頭烈火犀牛的屍體是她們小隊的公共財產,到時回去就可以換取大量的修鍊資源供小隊的成員閉關修鍊,雖然在這裡也可以直接利用身份玉牌稅換,但是傳送物品卻是要扣除一大筆功德點,非常不划算,所以不是十分必要的話,她們還是選擇把東西帶回去稅換。

「小天,剛才謝謝你及時救援,要不是你恐怕我就慘了。」路上柳雪媛還是有些后怕的感謝道。


「這沒什麼,都是隊友,本來就是應該做的,根本就不用說感謝。」步雲天淡淡的笑著道,說話間把戰鬥之前放入定海神珠空間的小影蛇再次放了出來,小影蛇一出來便歡快的盤到了步雲天的手臂上,卻是有些哀怨的看著步雲天,顯然是怨步雲天不讓它參加戰鬥,而步雲天卻是直接無視小影蛇的哀怨。

柳雪媛聽到步雲天的話卻是嫣然一笑,看向步雲天的目光充滿了感激,不過別誤會,只是純粹的感激而已,並不是愛慕。

而步雲天也是沒有想那麼多,目前來說,他心中有個宮紫月便已經夠了,雖然他也想過左摟右抱的瀟洒人生,但是在見到宮紫月之前,他卻是不想做出對不起宮紫月的事情,所以他選擇一切順其自然,絕對不會主動去追哪個女孩子。

不過步雲天卻是不想一下,他招惹的女孩子已經不止一個了,至少柳瀟瀟就已經算一個,另外再加上一個關係暖味的干姐姐,而他不知道的還有那個柳嫣然,自從被他打敗之後,柳嫣然也惦記上他了,而且柳嫣然和柳瀟瀟都進入了秘境了當中,雖然他不會主動去追,要是萬一這些女孩子倒追他呢,他能狠下心來拒絕嗎?(未完待續。。) 看著場中那接近兩米,體重看起來最少一百五十公斤的「壯漢」,圍觀的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就這體格,一般人站在旁邊都感覺壓力山大。

而且,作為最後出場的,他的實力就算看起來,也比剛剛那個要強的多。

劉佳佳看著場中的大塊頭,有些擔心的拉著姜天威說道:「天威哥,要不咋不比了吧?要是受傷了怎麼辦?」

這也是劉佳佳看了剛剛的比試勸他,剛剛的比試雖然沒有楊清凝的那場那麼慘烈,但是也是有受傷不輕的。

所以,看到這個大塊頭,劉佳佳才擔心姜天威的安全。畢竟姜天威如果站在那人的身邊的話,估計也就剛剛到人家肩膀多一點。

用手捏了捏劉佳佳的手,姜天威笑著說道:「怎麼能這個時候退縮?這不是讓人家看笑話么,好了,沒事的,要相信我!」說完,便鬆開劉佳佳的手也往場中走去。

看到姜天威上場,那大塊頭也還懂點華夏語,用他那蹩腳的華夏語說道:「你…很不錯,我剛剛聽他說,你曾經打敗過他。」說到這,又搖了搖頭說道:「不過,你不是…我的對手!」

看著他一臉自信的樣子,姜天威無所謂的笑了笑說道:「現在說這些還有些早,我叫姜天威,你不自我介紹一下么?」

看到姜天威似乎並不畏懼自己,大塊頭點了點頭說道:「我叫詹姆斯威廉,你可以叫我威廉!不過,等一下…你就會明白,我和他們的…不同,你也就知道,我為什麼會…這樣說!」

聽著他蹩腳的華夏語,姜天威有些無奈的笑了笑說道:「還是早點出手吧,聽你說話其實也蠻累的!」說著便擺出了請的姿勢。

對於這個威廉,姜天威絲毫沒有大意。從他的體型上看,力量應該比剛剛那個人還要大的多。不過,這些並不放在姜天威心上,他唯一擔心的,就是他的速度。

雖然剛剛他的同伴,並沒有表現出特別出色的速度。但是既然這個威廉能力壓他的同伴,想來在速度方面應該也不會存在太大的缺陷才是。

而一旦威廉如果能有和其力量相匹配的速度的話,這樣一來就麻煩了。這樣的話,恐怕真是宗師境之下無敵了!

所以,姜天威首先做的,便是利用自己的身法優勢在威廉四周遊走。試試他的速度是不是真的也這麼變態,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自己認輸好了。

不過,還好的是威廉的速度雖然比他的同伴反應快的多,可是還在接受的範圍之內。和自己比起來雖然有所不如,但是起碼也能跟上自己的速度了。

看到姜天威不停的圍著自己試探,威廉有些失笑的說道:「沒用的,你的速度…雖然快,但是我的速度…也…不慢。所以,來吧,想個男人一樣…來戰鬥吧!」說著便主動朝姜天威發起了攻擊。

揮了揮有些發麻的手臂,姜天威不由感嘆,還真是個怪物啊,這樣下去自己必輸無疑啊!自己的攻擊,除非要害攻擊,不然他的攻擊甚至都不能對他造成太大的傷害。

這也讓姜天威體會到了楊特鴻剛剛的苦惱,對方皮粗肉厚又力大無窮,還真是難纏啊!看來,不使用自己的那些不成熟的招式,還真是拿他沒辦法了啊!

化勁強者雖然可以做到氣勁出體,但是畢竟威力並不算大。而姜天威的那些招式,卻已經好像是完全發掘出氣勁的使用方法,極大的提高它的威力。這根本就不是肉體力量所能達到的極限。

所以,聽到威廉的話,姜天威嘴角也是露出了一股邪意的笑容,喃喃自語道:「既然你想,那就如你所願吧!」

看著直直砸向自己的那個碩大的拳頭,姜天威揮起拳頭也是迎了上去。

看著姜天威居然要和他們硬碰硬,楊特鴻也顧不得規矩,大喊道:「不要。」就連劉佳佳也是嚇得驚叫起來。

全場除了陳長生他們五個評委,也就於大志似乎看出了什麼,可是畢竟他離那個地步還遠。只是看到姜天威和周岩松的比試,知道姜天威有時候一招一式威力大的驚人。就連周岩松他這個化勁巔峰的強者都是不敢迎接,而是只能靠身法不停的躲閃。

周圍已經有很多人都是閉上眼睛不忍再看,這一拳下去,姜天威這隻手臂都能砸爛了,然後整個人都會被這一拳砸飛。

不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確實有人被砸飛了,不過,被砸飛的,不是姜天威,居然是那體重超過一百五十公斤的威廉。

看著被砸飛五六米遠的威廉,所有人腦海都是一片空白,獃獃的看著那如同戰神般站在場中的身影。這還是人么?

威廉他們的力量在剛剛和楊特鴻甚至前兩場的比試中,早就已經得到了證明。那非人的力量,沒有一個人能夠正面硬碰硬不受傷的。就連楊特鴻也不敢正面相扛,而只能遊走的形式以技巧取勝。

可是,剛剛他們看到了什麼?那個看起來甚至有些瘦弱的傢伙,他做了什麼?

楊特鴻也是使勁的揉了揉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同時也是有些失落的喃喃自語道:「這怎麼可能?這個威廉的力量,絕對已經達到了人類肉身的極限,可是,姜天威這到底是為什麼?」

可是,不管周圍的人有多麼的不敢置信,威廉這時候也從地上爬了起來。使勁的甩了甩手,揉了揉有些發紅的拳頭,似乎還有些沒有回過神來。

姜天威似乎還保持著那個揮拳的姿勢,不過,卻是伸出食指,對著威廉勾了勾。

這時候,姜天威心中也是一陣無奈,剛剛那一拳,就算楊特鴻硬接的話,也絕對是個手廢重傷的下場。可是這個威廉卻僅僅只是甩了甩手而已,由此也可以看出他們的肉身到底有多強了。

不過,姜天威也不擔心,畢竟一個人身上有拳頭這麼硬的地方可不多。所以,他也並不擔心,而是信心十足! 定了定神后,威廉似乎終於接受自己是被姜天威給砸飛了。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姜天威,看著他臉上那邪意的笑容和那個略帶侮辱性質的勾手,威廉的臉色一下子便陰沉了下來。

似乎感覺自己被耍了,又似乎被姜天威這略帶侮辱的手勢給激怒了。威廉並沒有再說話,而是直衝沖的沖向了姜天威。

接下來,兩人向眾人展示了什麼才是真正的力量的碰撞。不過,威廉到底弱了一籌,和姜天威比起來,他的力量被姜天威完克,速度也比不過姜天威。

只是,姜天威也知道,自己這種狀態也並不能持久,所以,他必須速戰速決。這也是他對威廉使用那個帶有侮辱性質的手勢。

兩人足足對拳二十餘拳,威廉的手腫的都已經快抬不起來了,可是看著姜天威的手上,似乎除了些微的紅腫,並沒有什麼大礙。

這讓威廉也是大受打擊,他最得意的莫過於他這一身非人的力量。可是現在在力量方面,卻是完敗給了姜天威這個看起來比他還年輕的人。

他知道,華夏人最看重的並不是力量,而是技巧。現在自己連力量都比不過人家,和人家再去比拼技巧的話不過是自取其辱。


所以,在感覺自己右手暫時已經被廢了之後,威廉乾脆利落的認輸了。

威廉顯得很是失落,畢竟,在自己最擅長的領域被人擊敗,這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是一件開心的事,何況心高氣傲的威廉。

不過,他心胸但還算是開朗,看著姜天威,有些感嘆的說道:「想不到,姜先生居然…天…天生神力。威廉心服口服!」

姜天威這時候也是累的不輕,雖然不過兩三分鐘,可是這種硬碰硬的硬戰比那天晚上和周岩松的比試可要累多了。他現在根本還無力支撐這種狀態太久,或許,等他再進一步的時候,這種狀態就能持續更久,而且威力也能更大!

現在,姜天威也終於知道,為什麼宗師高手會有這麼大的威懾力了。這已經脫離了人類肉體所能達到的極限,這是氣的運用。也許真像劉佳佳說的那樣,真的能夠做到空手接子彈。

威廉認輸后,倒也乾脆,直接代表他們便全部認輸了。連威廉自己都打不過,他帶來的那些人就更不要說了。

而且,今天的十場比試,他也全部看在眼裡。他們來的這些人,幾乎可以說是各國站在最巔峰的一群年輕人了。可是即便如此,三國合力依舊敵不過華夏,從這方面也可以看出,華夏的確是人才輩出。

他們的目標只有第一,以藉此來打擊華夏武林的氣勢。但是,現在他們最強的威廉都已經輸了,所以,在威廉輸了之後,其他的輸贏都沒有什麼意義了。

威廉帶著這群人來到陳長生這幾位評委面前,卻是由那位翻譯說道:「威廉先生說:這次有幸見識到華夏高手的真正風采,他希望,有朝一日能請這位姜先生去M國,到時候兩人再戰一場,他一定不會再輸給姜先生!」

聽到這個翻譯的話,陳長生笑了笑說道:「這個問題,你得去問他本人,我們也不好替他做主。」同時,心裡也有些感嘆。這個威廉也是年紀輕輕就能走到這一步,更主要的是,即使敗了,也是敗的光明磊落。

可惜,如此人才卻是生在M國,可惜,國與國之間終究是對立的,他沒有對錯之分。有的,只是利益的糾葛。

姜天威微微一笑說道:「好啊,到時候你邀請我,我一定過去!」

「那就一言為定!」

饑荒之荒野求生 ,姜天威也是有些感慨。只是沒等他感慨完,後背就被人「狠狠的」砸了一拳。

「好啊你個臭小子,你還想蒙我們到什麼時候?」背後傳來楊特鴻的聲音。楊清凝和慕容海天他們幾個也圍了上來,這時候,誰還管什麼天下第一的比試。

楊特鴻發喊一聲,眾人一擁而上將姜天威圍在中間,狠狠揍了一頓。楊特鴻一邊揍還一邊說道:「叫你個臭小子瞞著我們,你跑那麼快,你讓我們的臉往哪擱!」

不過,下手「最狠」的還是楊清凝,她的心情最是複雜。所以,姜天威兩隻熊貓眼就是楊清凝的傑作。

等到眾人發泄完畢,姜天威這才狼狽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看著依舊義憤填膺的眾人,苦笑著說道:「各位大哥,小弟哪裡得罪了么?需要這麼狠么?」

說著做出一副無奈樣子,現在的他看起來卻是的凄慘的很,頭髮凌亂鼻青眼腫的,身上的衣服都被扯爛了。

不過,看起來凄慘,其實卻也沒什麼大礙。

劉佳佳連忙跑過去扶住他說道:「天威哥,你們這是怎麼了?」

楊特鴻不解氣的說道:「你個臭小子,害我們白擔心一場,早知道你這麼厲害,我們還比個屁啊,不如早點回家算了。」

姜天威苦笑著說道:「這個你們也沒問啊。」看著眾人目光中露出的「凶光」,姜天威連忙說道:「晚上酒店包間我請客,算是我給大家的賠罪好了!」

楊特鴻他們這群人這才放過他,慕容海天笑著說道:「早這樣說不就沒事啦,你看看你,非得挨一頓打你才舒服。」

姜天威恨得牙痒痒心底暗道:你們有讓我開口么?

不過,現在威廉他們也已經走了,繼續比試也已經沒有必要了。看過了姜天威和威廉的比試,誰也不會懷疑姜天威的實力。

所以,當陳長生宣布姜天威獲得天下第一這個名頭的時候,四周也是響起一片歡呼聲。

因為比賽並非是按照正常流程走,所以現在比試完了,才不過上午十點多,連午飯時間都不到。按照他們的流程,本來他們十個人都將逐一交手,最後確定第一的名頭。差不多一天的時間也夠了。

但是,現在不過十場比試就已經結束,午飯時間都沒有到,所以,這些人除了幾個評委外,都是乾脆在山上繼續看風景去了。

幾個評委則是在酒店工作人員的陪同下回了酒店。 離打鬥地點上百里的地方,雷雨荷興奮的把玩著那顆剛剛打到的烈火犀牛的內丹,步雲天強悍的近戰能力讓她看到了大量獵殺天階中期妖獸希望,所以她現在可以說是雙眼冒光,神情振奮,彷彿眼前的天階中期妖獸內丹不是一顆,而是一大堆似的。

「嘖嘖,小天啊,我們小隊的前途以後就靠你了,現在你簡直就是我們前進的方向啊,有了你在,我們就有無限衝擊天階中期妖獸的資本啊。」雷雨荷一邊把玩著手裡的烈火犀牛內丹,一邊興奮的盯著步雲天道。

「是啊,小天,有你這個超級無敵金剛大肉盾在前面擋著,我們可以非常放心的獵殺天階中期妖獸,不過你還真是個超級變態,居然經受的起烈火犀牛的蠻牛衝撞,要知道這招恐怕就是真正的天階後期高手都不得不小心,而你居然只是受了點輕傷,小弟我不得不五體投地的膜拜。」盧燦也是佩服的點點頭道。

「恩,我也覺得小天的是個妖孽。」一旁的柳雪媛也一本正經的點點頭道。

「好了,好了,你們到底是誇我還是損我啊,我本來就不是術修,我是體修,擅長的自然是近戰,體修的能力大家也知道,所以並不是我多變態,而是體修這個職業天生就是為戰鬥而生的,任何人能夠把這個職業修鍊的有所成就,那他就不會比我差多少。」 我在游戲世界的日子

「你是體修?你居然是變態的體修,我早該想到了,只是不敢相信而已。除了變態的體修。我實在想不出哪個職業能夠這麼猛了。才剛剛地階後期就能憑藉**抗衡天階中期妖獸,就是那些強大的武修也遠遠比不上,更加讓我難以置信的是,你居然在二十來歲的年齡就修鍊到這種程度,還不是變態?」雷雨荷吃驚的叫道。

「沒錯,如果你承認你是中年大叔的話,那我就承認你不是變態,否則你就乖乖的當變態怪物吧。」盧燦怪笑著道。

「狗屁。你丫的才是大叔,我看你那熊樣就像個怪叔叔,專門欺騙小女的那種。」步雲天佯怒道。

「哈哈,錯了,是你么兩個都是怪叔叔,你們兩個是不是天天想欺負我這個小女孩啊?」雷雨荷毫無淑女形象的哈哈大笑道,不過她那嬌小玲瓏的身材確實是比較像小女孩,而且還是童顏**的那種,笑的那高聳的禁地一顫一顫的抖動著。

看盧燦那熊樣就知道了,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還好步雲天見慣了各種美女,否則估計也好不到那裡去。


不過盧燦反應過來之後卻是一陣后怕。這大姐可是超級危險的人物,要是真把她當做那些無知的小女孩,恐怕會被她玩的要多慘有多慘,想想都不寒而粟。


「大姐,你可千萬別誤會啊,我們怎麼會敢欺負你呢,我們可是你的專職打手,而且是指哪打哪的那種,就是要欺負也是欺負別人而已。」盧燦回過神來之後一本正經卻非常無恥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