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在大都會歌劇院經歷了一場廝殺的唐崢實在沒有多餘的生命能量進行消耗戰了。

博士仿若一隻叢林間設下陷阱的劇毒蜘蛛,已經完全控制了局勢,它的肉絲越射越多,最後徹底籠罩了唐崢,將它像一個蠶繭似的包裹了起來。

「這下怎麼辦?等死嗎?」魏向南發憷了,膽顫心驚的看著瀕死的唐崢,向魔獸哥詢問。

魔獸哥沒辦法回答,他嘗試著進入英雄模式,可是灼燒感瞬間加劇。

李正不想受制於人,要強撐著進入英雄模式。

「不要,求你了,別逞強。」王芳制止了李正,她擔心他變成線粒體。

看到他們不經意間流露出的恩愛,愛著王芳的眼罩男覺得心臟似乎打結了,疼的難受。

「爆種,然後戰鬥,總之不能等死。」科沃大喊著,可是本人卻沒動,在觀望,「這個女人說不定再騙咱們,她肯定早被線粒體控制了,不然就是對方的征服者,再等咱們被博士各個擊破。」

科沃的話頓時讓大家對Q姐的來歷產生了懷疑。

「你是哪個小隊的?團長是誰?」有人詢問,立刻得到了大家的響應。

「別著急,快想辦法,一定可以破局!」澹臺在思考,恨得就想撞地板了。

轟,秦嫣身邊的碎石和灰塵被吹走了,她進入了英雄模式,掙扎著,想要爬起來,她才不管Q姐是真是假,她唯一的想法,就是去援護唐崢。

「我什麼時候也成膽小鬼了?」老兵自嘲了一句,也進入了英雄模式,單手撐著地面,站了起來。

衛賓白與於德業和唐崢可沒多少關係,為了安全還是趴在地上。

澹臺也想爆種,去幫唐崢,不過他知道自己不能那麼做,必須冷靜,想辦法破局。

穆念琪看著陷入困境的唐崢,猶豫了,是不是開啟魔女之刃,進行殊死一搏,那樣應該可以殺死博士,但是自己也絕對廢了,之後的遊戲進程,肯定撐不下去。

「尼瑪,我就不信這個邪了。」一個脾氣暴躁的傢伙忍不住了,爆種,結果下一秒,他的身體就彷彿氣球一般,鼓了起來,痛苦的倒在地上,忍受變異的侵襲。

征服者們臉色大變,原本被激勵,也想搏一把,這一下直接被他的遭遇澆了一盆涼水。

「秦嫣,衛國哥,快停下!」澹臺大吼勸止,可是兩個人恍若未聞。

「你趕快想辦法,我腦子一般,就只能戰鬥了。」老兵回頭笑了一下,拎著戰錘,撲向了博士。

因為使用過3S級別的稀有道具尼非釘之種,林衛國的身體素質要超過一般英雄二階,但是秦嫣就不行了。

御姐沒走幾步,右手變異了,完全不受大腦控制,不規則的扭動,然後開始暴漲。

「秦嫣,快停下,你會死的。」澹臺大喊,旁邊那個莽撞的傢伙已經失去了人型,他不想秦嫣也變成這樣。

「已經沒救了,我要在死之前,幫上唐崢。」秦嫣腦海中只剩下這個一念頭。

只可惜博士遠比他們想的強大,爆種的老兵被博士輕鬆打飛,秦嫣也被靈能彈打翻。


「唐崢,開啟第六種能力!」澹臺突然想到團長還有一種能力沒有開啟,趕緊提醒。

「你們都給我閃開!」唐崢眼角瞥到了兩個好友的變化,急怒攻心,尤其是秦嫣,讓他產生了濃濃的愧疚。

御姐是真的喜歡自己,甚至到了甘願為自己付出的生命的地步,自己卻一直在逃避這份感情,真是太廢物了。

「秦嫣,離開!」看著御姐取出魔槍,單手擲向博士,半個身體已經變異,他怒吼。

魔槍帶著撕裂空氣的尖嘯,穿過了博士和唐崢身前,將一些肉絲攪斷。

「狂暴女王,給我開啟!」唐崢想燃燒種子,可是腕錶上反饋回冰冷的機械聲。

「身體素質不夠,生命能量不夠,第六種能力無法開啟!」

「最後的能力到底是什麼?」看到唐崢的樣子,澹臺就知道失敗了,心中懊惱,團長已經達到了英雄二階,甚至因為火種強化,身體素質比起一般的英三還要強大,可是還是失敗。

「別心急,時機到了,『女王』會來的!」Q姐默然,強忍著,才沒有出聲安慰唐崢。

「我怎麼可以死在地方,我怎麼可以讓關心我的人傷心,英雄三階,給我爆呀!」

就算沒辦法開啟能力,唐崢也沒有放棄,他嘶吼,一想到就算自己戰勝博士,秦嫣也會因為變異死亡,甚至敵人,他的心中就被哀傷填滿,隨即變成了濃濃的憤怒。

他恨博士,他恨這個遊戲,他恨木馬。 正文]第81章血拚

————

「一百二十萬!十二倍的價錢!」

呂陽心中狠狠地冷笑了幾聲。

「看來,對方也是志在必得,不過他怎會知道,我手頭上也有一個仙m-n弟子的儲物袋,得到了他的全部遺產?」

呂陽知道,自己之所以財大氣粗,完全是因為,撿到那個灰衣老人的儲物袋,狠狠地發了一筆死人財。

仙m-n修士經常坐死關,閉m-n修鍊,或者四海為家,遊歷天下,逍遙自在,並沒有一般世俗中人的羈絆,最寶貴的東西,往往都隨身攜帶,所以,這個儲物袋,幾乎就相當於那名灰衣老人畢生的積蓄,被呂陽得到,比起其他任何仙m-n的外m-n弟子,也不遑多讓,而這也讓他有了和人叫價的本錢。

再加上,他剛才一直都沒有出手,潛心等待,以有心算無心,此時應付起來,遊刃有餘。

呂陽手頭上,有一千萬兩,區區一百二十萬兩的價錢,還不足以讓他感到心疼。

「公子,為何盯著這一枚『赤血大丹』不放?現在叫出的價錢,已經遠遠超過了『赤血大丹』的價值,到頭來,還是便宜了商會。」曹蠻有些擔憂地道。

「放心!我還沒有殺紅眼,我這麼做,自然有我的理由。」

呂陽對曹蠻說道。

「你可聽過兵法,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我手頭上還有些錢,自然不怕跟對方血拚,把這第一枚『赤血大丹』搶下來,可對方卻不見得有那麼多的錢,他們剛才,已經揮霍了許多,應該無力再和我抗衡,正是趁機壓制他們,讓他們退出爭奪的時候。」

「我看這場拍賣會,除了他們,沒有其他人可以和我爭奪,等這一次嚇怕了他們,自然可以用更便宜的價錢買下剩餘的丹y-o。」

「更何況,我的目標是全部『赤血大丹』,要是數量不足,就等於無,如果真的發生那樣的事情,我豈不是更加吃虧?」

呂陽向曹蠻解釋了一番。以他現在的功力,的確需要集齊十枚赤血大丹,才能有比較大的增長,因為十枚一起服食,y-o力相當於千鈞之力,能夠衝擊的氣海大小,也是相當於千鈞之力,一口氣增長千鈞的功力。

這樣的功力,相當於三十年以上。

如若不然,三四枚「赤血大丹」,只有三四百鈞的y-o力,效果大打折扣。

「那萬一……」曹蠻猶豫了一下,「萬一他們不識好歹,硬是要爭奪呢?」

「那我就忍痛放棄!」呂陽詭秘地笑了笑,雖然口中說著最壞的情況,但卻仍然一副xiōng有成竹的模樣,「把價錢抬到這麼高,只要我放棄一次,他們就得耗盡錢財,身無分文。」

「未慮勝先慮敗!原來,公子早已有所謀划。」曹蠻心中狠狠震動,終於沉默,不再言語。

這時,一百二十萬兩的價錢,已經叫了兩次了,呂陽不緊不慢,加了十萬兩,跟到一百三十萬。

「一百三十五萬!」

對手猶自不甘心,繼續加上,但卻有一個微妙的停頓,呂陽感覺得出來,叫價的對手已經在猶豫,一瞬間的不安,讓他捕捉到。

「一百四十萬!」

呂陽緊跟其後,喊道。

「一百四十五萬!」

對方的聲音,流l-出了一絲難掩的憤怒。

「一百五十萬。」

呂陽無視對方的憤怒,繼續加上。

「一百五十五萬!」

怒意一旦開始流l-,便一發不可收拾,越發真切起來。


「一百六十萬。」

呂陽繼續無視,以實際的行動,挑戰著對手的極限。


「一百六十五萬!」

聲音中,已經帶上了一絲咬牙切齒的味道,彷彿有著不共戴天之仇,這個時候,對手已經動容,再也無法保持最初的冷靜。

「一百七十萬。」

呂陽面無表情地道。

「瘋了,瘋了,這兩個人,莫非是瘋了?為了區區一枚赤血大丹,居然叫出這麼高的價錢!」

「你懂什麼,這兩方,才是真正的有錢人,甚至有可能是哪個仙m-n的外m-n弟子,出來歷練,根本就不在乎錢。不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天南商會,真的發了。」

「是啊,整個拍賣會,都要瘋狂起來。」

眾人議論的時候,呂陽和對方的角力,仍然在繼續。

「一百七十五萬!」

這時,價錢仍然在上升著,但不止呂陽,就連台下的人,也聽得出來,「青松閣」的客人,雖然憤怒,但喊價的聲音,氣勢都弱了幾分,顯然已經是強弩之末,沒有金錢的支撐,就連憤怒,都變得底氣不足。

「兩百萬!」

呂陽冷冷一聲,看準機會,喊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價錢。

他不再和對手糾纏,五萬五萬地往上加,而是直接跳過了一百八十萬的關口,達到了兩百萬。

一枚底價十萬兩的人品丹y-o,竟然賣出了兩百萬兩的價錢。

「真是可惡之極!那個人到底是誰,竟敢跟我搶『赤血大丹』,不要命了不成?」

就在呂陽惡狠狠地叫出兩百萬的價錢之時,「青松閣」,幾個年輕男nv都忍不住大怒,面s-變得yīn沉之極。

其中,親自出價,想要拍下這些丹y-o送給小師妹的楚雄,更是恨得咬牙切齒,霍的一聲站起,手掌重重地拍在桌上。

「這些凡人,竟然與我們鬥富,真是不自量力,要不是這次出行匆忙,留在仙m-n的財寶沒有帶出來,怎麼會讓他們囂張?」

楚雄所說,並不是虛言,修真問道的修士,大多非常富裕, 異大陸修仙記 ,也可以輕易燒煉出來,各種jīng金,靈y-o,對修鍊和煉製法寶幫助不大的,都可以換取錢財,甚至,是平常王公貴族的孝敬,都有數十萬兩銀。

而且他們壽命悠長,積攢下來,更是富得流油,一些實力深厚的年長修士,沒有必要,也沒有心思使用這些錢財「俗物」,就會留給小輩,弟子,任他們在世俗huā銷。

所以仙m-n弟子,也有出身之說,出身好的,從來不缺錢財,每一個,放在世俗都是巨富,擁有凡人無法想像的身家。

就算是寒m-n出身的窮困弟子,也有數百萬兩,數千萬兩。

這個廂房裡的五人,財產的總數,達到了千萬,底氣十足,而且仙m-n弟子huā錢,和凡人不一樣,凡人中的富豪不可能把所有財產都huā掉,而仙m-n弟子,卻不會有這個限制,有多少就用多少,大不了重新掙取就是。

也許,不到把錢掙回來,自己就已經修鍊到了先天境界,再也用不著世俗金銀了。

也正因為這些原因,仙m-n弟子,鮮少有在這方面吃虧的時候,此時被呂陽抬價,看著高不可攀的價錢,竟然隱約生起了一股有心無力的感覺。

而且,每一批的寶物拍賣完,都要jiāo結,清算,剛才他們已經huā去不少錢,現在囊中見空,頓時惱羞成怒。 「你們等著,我一定把你們統統拆碎!」唐崢咬破了嘴唇,咀嚼著血肉,口腔內頓時血腥味瀰漫,讓他精神一振,雙眼逐漸變得血紅!

唐崢的身體發生了輕微的顫抖,每一個細胞似乎都長出了心臟,有力的跳動,咆哮,像發動機一樣,將能量供給到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死吧!」博士冷哼,身前肉壁湧出,變成了十幾支柄長槍,瞄準了唐崢的所有要害,哧的一聲,噴射而出。

「不要!」秦嫣和老兵驚呼,澹臺坐不住了,爆種,精神風暴肆虐。

噗,噗,征服者們眼睜睜的看著長槍刺進了唐崢的身體,鮮血飈射,就連Q姐看著他凄慘的模樣,心臟都忍不住停跳了幾拍。

「這個可惡的傢伙,總算要死了。」岳荊想到在戰錘世界碰到唐崢后,自己就開始倒霉,恨不得他早點掛掉,可是真要看到他死,又不免兔死狐悲,連這麼強的人都要死,自己就算逃過這次,以後也還會死在木馬遊戲中。

這一刻,岳荊生處了退卻的心思,想離開這個遊戲了。

「你說誰會死?」唐崢的聲音突然傳出,讓眾人大驚,隨即就看到那兩柄刺向腦門和心臟差之毫厘的停在了皮膚外,無法再進一步!

轟,一股龐大的氣勢從唐崢的身上宣洩了出來,震的空氣都出現了波紋狀的氣浪。

「死!」博士感覺到了壓迫感,臉色一變,火力全開,更多的肉壁凝結成長槍,刺向了他,同時槍口展開,掃射靈能彈。

「重力深淵!」

隨著唐崢的怒吼,空氣都出現了肉眼可見的沉降,因為密度太大,呈現出乳白色,像天際湍急的流雲。

長槍和靈能彈全部被砸向了地面,叮叮咚咚響成一片,猶若大珠小珠落玉盤的琴鳴,就連博士也承受不住,一頭栽倒,狠狠地撞在了地面上。

「重力切割!」

唐崢身體周圍的重力場立刻扭曲了,彷彿被鋒利的刀鋒切割,那些連接著他和博士的肉絲直接被削斷。

博士的內臟也遭受到了重力場攻擊,在征服者們的視野中,感覺他的身體被摺疊了,出現了偏轉。

噗,博士內臟被重創,吐出一大口血。

「滾開!」唐崢雙手扯掉纏在身上的殘留肉壁,一腳踹在博士的下巴上。


咔吧,博士的下巴碎掉了,身體剛因為衝擊力浮起來,就又被重力壓下,想躲都躲不開,不得不承受唐崢第二腳。

「武神附體!」

這一次唐崢沒有召喚武將,隨著能力釋放,一團黑霧包裹了他,劃過的地方,都會浮現精美的鎧甲。

砰,短暫的一瞬,黑霧炸開,散向了四周,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位全身包裹在黑色甲胄中的武將。

「死!」唐崢揮刀,一道黑色的刀氣飆射而出,打在博士身上后,繼續射出,在地上切開了半米深的壕溝。

博士試圖反擊,肉壁從身體上剝離,形成一面肉盾。

唐崢冷哼,手腕抖動,無毀湖光就舞出了一團炫目的劍影,數十道劍氣攢射,悉數打在了博士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