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羲接住厲南凰甩過來的巴掌,一臉失望地摸了摸自己的臉。

厲南凰看着這樣的蕭青冥,一陣反胃。

一樣的臉,不一樣的德性,實在看着太痛苦了,很容易就會精神分裂。

厲南凰可不想這樣折磨自己,畢竟等這一夢醒來,她還得去見正常的蕭青冥。

「你變回來,用你自己的樣子跟我說話。」

「我自己的樣子?你確定?」

帝羲立刻露出一副都是你自己自找的表情,然後當着厲南凰的面變成了一團模糊的幻影。

「你……這……」

厲南凰看到這一坨人形的半透陰物體時,真的好後悔讓他現原形。

「我只是魂魄,沒有形體,你確定要跟這樣的我說話嗎?」

帝羲如果現在有樣子,肯定是一副極度欠扁的表情。

「上次見面的時候,你還讓我喝血呢,怎麼會沒有形體?你該不會又在騙我吧?」

厲南凰強忍着打破眼前這堵空氣牆的衝動,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思考問題。

「那是魂血,不是人血。我跟你不一樣,你是普通的魂魄,投胎轉世多少次都這個模樣,我可是被神選中的,永生不滅,愛怎麼樣就怎麼樣。」

帝羲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里透著一股傲嬌,惹的厲南凰又想打破空氣牆了。

「那我寧願魂飛魄散,也不要你這種奇葩的永生不滅。」

一個整天蹲在夢裏哪都去不了的空氣牆?有什麼可嘚瑟的?!

如果不是帝羲這麼自信,厲南凰真的要懷疑伏羲是不是故意懲罰他的。

把一個永生不滅的魂魄,關在這種奇怪的地方,成天以窺探別人私隱為樂,想想都很猥瑣。

「……」

帝羲突然就不說話了,似乎被厲南凰的吐槽刺激到了心裏的陰暗面。

「算了,我是來談判的,不跟你吵架。」

厲南凰見好就收。

「你跟蕭青冥見面說的話,我都知道了,你這次來,沒安好心。」

帝羲指著鏡湖的湖面,湖水中浮現出厲南凰和蕭青冥的身影。

此刻,厲南凰的身體正泡在溫泉里,蕭青冥就坐在溫泉旁,幫她一層一層包紮胳膊上的傷口。

「你就這麼整天偷窺我,到底想幹嘛?」

厲南凰心裏只有兩個字:變態!

「無聊就多看外面的世界唄。」

帝羲的口吻越來越賤了。

「你不會……真的出不去吧?」

厲南凰懷疑自己的猜測是真的,這個帝羲看起來很厲害,其實就跟伏羲的寵物小精靈一樣,除了裝神弄鬼放點狠話之外,其實啥也幹不了。

作為一個永生不滅的魂魄,活得就剩下偷窺了,實在太失敗了!

「我三百年才轉生一次,時間沒到而已,不是出不去。」

帝羲不高興了,他覺得厲南凰話里話外都在瞧不起他。

「那你費這麼大力氣把我和團兒一起弄過來,想必是三百年快到了唄?」

厲南凰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在帝羲身上攪和。

這純粹只是好奇,真的!

你要是看到一坨會動的半透陰物體站在你面前,你也很想知道他是不是可以直接穿過去,裏面到底有沒有東西,是液體還是固體,涼的還是熱的……

「你幹嘛?!」

帝羲真的怒了,直接變回人型,一把抓住厲南凰探索真知的手。

「這張臉不錯,記得我們初次見面的時候,你就是這張臉,以後就這麼跟我說話吧。」

厲南凰趕緊轉移話題,唉,她怎麼就管不住自己這好奇的手呢!

「這是我上次在人間的樣子,兩百多年前的天辰國主辰牧雲。」

帝羲甩了甩衣袖,總算有了點帝王的樣子。

厲南凰整個人都舒服多了,果然人還是需要顏值的,那坨奇怪的東西就永遠不要再出現了!

「那……國主,我們談談吧。」

厲南凰在鏡湖邊正襟危坐。

「你想怎麼樣?別忘了,是我讓你跟團兒重聚的。」

帝羲皺着眉頭,心裏充滿了抗拒。

「是啊,可我又沒求你幫我,是你求着我來這裏陪你。」

厲南凰輕描淡寫地把賬賴掉,順便甩鍋給帝羲。

「你!」

帝羲氣得說不出話來。

雖然早就在水鏡里見識過厲南凰的手段,但是真這麼面對面地領教她顛倒黑白的能力,還是真有些招架不住。

「我記得你上次說過,選我是因為我跟厲凰途的身體最合適,那也就是說你只能選我,就算你拿團兒威脅我也沒用,因為下次你還得找我。那找我的代價還是捎帶上團兒,翻來覆去的折騰,你不嫌累嗎?」

厲南凰也不拐彎抹角,這種陰顯是死循環無解的優勢局,她才不會放棄耍流氓的權利。

「好吧,我跟你談。」

帝羲不情願地坐下來,與厲南凰面對面說話。

「先說你想讓我做什麼,然後開個條件,我看看要不要接受。」

厲南凰一臉輕鬆地等待最終的大結局。

「帶着我的魂血,幫我找出敵人。」

帝羲的話簡單而堅定。

「你只是一個魂魄而已,能有什麼敵人?就算真的有,你們這種神仙打架的體質,我難道還能看見不成?」

厲南凰翻了個白眼。

空氣牆的敵人是什麼鬼?!

霹靂無敵大寶劍嗎?!

「天地萬物相生相剋,有天命王者自然就有反叛者,他叫鳳儀,只有發現帝羲之氣才會出現。我做天辰國主的時候之所以會失敗,就是因為不知道鳳儀一直藏在身邊,導致原本可以天下歸一的局面,功虧一簣。」

帝羲提起這件事,臉上劃過一絲懊悔和傷痛。

厲南凰看着他的表情,心中不免驚訝,上次轉生的時候似乎發生了不得了的事情。 當男人的視線轉過來的時候,白露的心猛的一跳。

是了,女配就是在這個時間點遇到的男主。

至此一見無殤誤終身。

所有的心所有的情都落在了這個名為秦無殤的男人身上。

就是此地此刻此景。

對方那種無敵偉岸的英雄氣概,深深烙入了剛剛初入修仙界的女配心底。

從此,牢牢紮根,恍如天神。

為了交代事情的來龍去脈,使人物形象更加豐滿,劇情更加合理,白露記得自己還特別花費了一章來回憶女配初見男主之後的心路歷程。

現在回想起來,有點莫名其妙。

人家帥是真的帥,強是真的強。

但要說從此芳心暗許至死不渝偏執成狂,那就有些牽強附會,小女兒心態了。

不著痕迹的收回視線。

少女的眼眸已經如一汪潭水,恢復平靜。

既然她已經成了女配白露,那就不會再干傻事。

男主是女主的,這是每本書都牢不可破的鐵則,不信邪的都成了炮灰。

她還是不要挑戰的好。

能不招惹就不要招惹。

大家最好互不干涉。

我輩修者,應以道途為先,兒女情長影響本姑娘拔劍。

秦無殤走出任務大殿,忽然心潮起伏,冥冥中有一股牽引,讓他轉頭看向人群。

那是一個渾身透著靈秀之氣的少女,瀲灧靈動的眸光在和自己的視線對上時,情緒微微波動。

作為金丹修士,周圍的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他明顯感受的到,那種情緒與周圍的崇拜狂熱的情緒不一樣。

就在他微微好奇時,只見對方瀲灧的眸光忽然恢復平靜,然後若無其事的轉過頭去。

他隨即發現對方身上並無一絲靈氣波動,又看到她身邊的瑤汐真人,頓時明白這是宗門新入門的弟子。

隨即不再在意,向瑤汐真人微微致意,便轉身離開。

而白露也跟着瑤汐真人來到翠屏峰拜見百花仙子,過了名錄,分配洞府。

由於她是百花仙子的親傳弟子,可以隨意在翠屏峰開闢洞府。

翠屏峰是元嬰修士的道場,是修士的修鍊福地,其中的靈蘊靈機不是外界可比。

作為鍾天地靈秀的天靈根,白露本身就對靈機十分敏感。

雖然還沒有修鍊,但她對靈氣的感知一點也不比練氣期修士差。

在她的感知中,崑山宗本身的靈氣就比白家的靈氣濃郁十倍,而翠屏峰上的靈氣比崑山宗平均的靈氣又要濃郁十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