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言道:人過留名,雁過留聲。

何爲神仙?人這一生受人尊崇,得人愛戴,使後輩們信奉和敬仰,“留芳百世爲神仙”。

炎黃二帝何償不是如此。

此時此刻,炎帝在供案前觸景生情,憶起父君一生和自己孩提時之不幸,不禁潸然淚下。

正當他沉進在往事回憶當中,通事官進來稟道:“啓奏君主,軒轅黃帝差相臣前來議和,正在庭外等候,請君主定奪。”

雖說炎帝仁厚,但對於軒轅無端侵擾,又傷了諸多無辜百姓和兵將,他不由得怒氣衝頂,大聲叫道:“不見!”

“且慢,請聖君息怒。”大鴻進來,知炎帝餘氣未消,忙弓身施禮言道:“大鴻叩見聖君,請聖君不必動怒。”

炎帝見是大鴻,問道:“你不是去了阪泉?爲何去而復返?今又到此做甚?”

大鴻道:“回稟聖君,我剛到阪泉,見軒轅兵將已經退至阪泉境外,並差國相風后來此議和,我本不想引見,可風后三番五次請求,處於禮節,只好倍他面見聖君。”

炎帝又問道:“風后前來議和,意欲何爲?”

大鴻答道:“風后乃是軒轅重臣,又是一國之相,據他所說,軒轅對於兵將誤入阪泉乃至於雙方交戰,當初他並不知曉,爲此他深感愧疚,如今得知聖君被傷,特命風后前來探望,並向聖君請罪議和,若聖君應允,日後軒轅會親自登門謝罪,故而,我便陪同風后來見聖君。風后已在庭外等候多時,可否一見,請聖君定奪。”

且說,炎帝畢竟是位寬厚仁德之君,聞知軒轅自愧,又差重相議和,倘若不見未免不近人情。

可他轉念一想,自己並非三歲頑童,他打也打了,傷也傷了,如今又差人議和,豈能三言兩語就此罷休?他是何居心?

然而,風后就在庭外,是否見他,實難決定。

他輾轉半晌,並向大鴻說明了心中所慮,問道:“依你之見該當如何?”

炎君問話,使大鴻也甚感爲難。


二人正在舉棋不定之時,忽有通事官來扱:“稟報君主,廳外有位自稱是燃燈佛祖者求見。”

炎帝急忙問道:“燃燈又是何許人也?”

大鴻搖頭道:“暫且不知,我想,他既然自稱佛祖,想必此人有些來頭,聖君不妨先召見於他,到時一問便知底細。”

炎帝也想知道這位燃燈佛祖究竟是何方神聖?他今日至此意欲何爲?

於是,炎帝向通事官說道:“請燃燈佛祖到議事大廳相見。”正是:

聖雄出於亂世塵,

因果扱應警子孫。

今朝佛祖念禪語,

他日梵音度芸芸。

谷溪注:本人的長篇小說《村子裏的花姑娘》正在蓄勢待發。寫書不容易,請朋友多多支持和關照,並多提寶貴建議或批評指正。請朋友們相互轉告,歡迎閱讀和收藏。謝謝。 葉辰翻手拿出三株古葯,年份都在兩萬年以上,生命氣息濃厚,散發出濃郁的芬芳,木系生命力流轉,在那枝葉上像是水紋在蕩漾,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了過來,鎖定三株古葯,那些人的眼神無比炙熱,

這不是其它的東西,這是三株可以延命百年的古葯,其珍稀程度難以形容,

黑衣老者頓時一顫,他猛地站立而起,佝僂的身軀挺得筆直,雙眼盯著葉辰手中的三株古老,激動得難以形容,

「這…真是延命百年的古葯,好精純的生命氣息,你當真要與我交換這三塊天羅鐵精嗎,」

黑衣老者有些不敢相信,他本來是不抱什麼希望,所以故意說要三株,其實這樣的古葯就是一株的價值也超過了他的天羅鐵精了,

老者的生命無多,但是他不想死去,他不甘,而今天地大變了,大道可親,若是再給他一百年做最後一搏,便有機會踏入聖境,再活數千年,

「當然,我意在你的聖材,你意在我的古葯,彼此各取所需罷了,」

葉辰點頭,

老者壓制住激動,將天羅鐵精推到葉辰面前,顫抖著手去接三株古葯,

「我也不讓你吃虧,這三株古葯太過珍貴了,對於我來說等同於性命,除了著三塊鐵精之外,這塊七彩星淚也給你,」

黑衣老者說著拿出一塊拳頭大小的晶體,通體綻放七色光華,有濃厚的聖性散發出來,

葉辰的眸光微閃,這竟然是中品聖材,作為大陣的核心最為合適不過了,可以極大的增加大陣的威力,

黑衣老者將七彩星淚塞給葉辰,他自己拿著三株古葯快速離去,剛出了峽谷直接祭出一座傳送法陣快速消失,很顯然他擔心被人會圍殺搶奪古葯,這種東西太過珍貴,不容有失,

葉辰將鐵精與星淚收起,在峽谷中逛了一圈,未見其他更好的聖材,也不再多留,轉身離開了峽谷,

就在他前腳剛走,後面便有一些人收拾了擺放的東西,跟著他一起離開了峽谷,

來到外面,本在行走的葉辰身體微微一頓,仿若自語般,道:「不要起貪念,否則你們會付出巨大的代價,」

那些暗中跟隨的人一驚,想不到竟然被發現了,不過這不能打消他們殺人奪寶的念頭,

一道道黑色的身影自虛空顯化出來,將葉辰包圍,

「小子,你身上還有多少延命的古葯,一併交出來,可避免血光之災,」

有人說道,聲音冷冽,眸光卻炙熱無比,

葉辰很平靜,環視四方,這十幾人就是剛才在峽谷中眸光最為炙熱的那些人,他早就料到這些人會控制不住貪婪的念頭而對自己動手,

「你們想要強搶嗎,」

葉辰平靜地說道,眸子越來越冷冽,

「廢話少說,趕緊交出古葯,可以保住小命,否則等我們動手,非但古葯是我們的,連你的性命也將失去,」

「貪婪讓人迷失,」葉辰搖頭,看著這一群人,道:「我雖殺人如麻,但我們之間並無仇恨,本不想手染血腥,不過看來卻是身不由己,」

「哈哈哈,狂妄小子,」


有幾個黑衣人大笑,像是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在他們看來,眼前這個年輕人不過是個散修者而已,能有什麼通天的手段,若是大勢力的人又怎麼會缺少材料,來這裡換取聖材,


「既然你不識時務,那就休怪我等心狠手辣了,」

一名黑衣人說道,他直接向著葉辰撲了過去,

他這一動,其餘人全都動了,生恐古葯被捷足先登,

「轟,」

十幾人出手,法力洶湧,淹沒了大片的空間,一縷縷法則之痕浮現,神光沖霄,使得葉辰如同大海中的一葉孤舟,

就在那些黑衣人冷笑連連,以為自己即將得逞之時,葉辰動了,

一隻手掌伸了出來,平淡無奇,沒有血氣與法力的波動,但卻在瞬間崩滅了虛空,滿天都是掌印,

「砰,,」

十幾人同時倒飛出去,大口吐血,全都被一巴掌拍中,骨斷筋折,掙扎著難以爬起,

「你,你是誰,」

那些人驚恐,渾身都在顫慄,他們知道這次踢到鐵板了,以往搶過許多人,從未遇上硬茬,這次陰溝裡翻船了,

「你們不需要知道,」

葉辰冷漠地說道,他邁步來到高空,手掌微微往下一按,一隻大手印遮掩天地,如同聖山一般鎮壓而下,將十幾人全都籠罩,

「轟,」

這片大地都在搖顫,方圓十里全都沉陷了下去,地面浮現出一個巨大的手印深淵,那些黑衣人全都化為了肉泥,血漿浸入泥土中,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全部橫死,

葉辰連看都沒有看一眼,他望向萬妖森林的地方,眸子中的冷酷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深深的柔情與愧疚,

「翎兒,這些年你還好么,我來看你了,」

葉辰自語,身形化為一道流光,劃破了長空,消失不見,

剛才的動靜驚動了峽谷中的人與那些守衛,有很多人快速趕來,結果只看到一個深不見底的手印深淵以及沾染在土地中的血漿,所有人都駭然,

死去的十幾人在峽谷外做截殺之事已經不是一回兩回了,很多人都認識他們,也知道他們的手段,是一群很厲害的人,修為都在神尊境界,

這一次,十幾人全都死了,而且從戰鬥的痕迹來看,他們根本沒有還手之力,被一掌碾殺成了肉泥,可見出手之人何等恐怖,讓趕來的人渾身發寒,

「那個年輕人竟然如此恐怖,幸好我等沒有出手,否則此時跟他們是一個下場,」

有人暗幸自己逃過了一劫,

萬妖森林,一望無際,其中妖獸咆哮,飛禽長鳴,

這裡古樹參天,各種老藤盤繞,如同蛟龍盤扎,自古以來少有人進入這片專屬妖族的土地,

葉辰進入萬妖森林,他收斂的氣息,隱匿了自己,不想被妖族的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來了,

萬妖宮宏偉磅礴,矗立在萬妖森林中央,各種宮殿與瓊樓綿延起伏連成一片,

葉辰進入了萬妖宮,並未有人發現他到來,或許妖族祖洞中的存在感應到了,不過並未傳出波動,


進入萬妖宮之後,葉辰徑直來到了清翎軒,那是屬於妖主孔翎兒的別院,這裡鳥語花香,瀑布飛流,景色怡人,

在清翎軒這個大別院中的一掛瀑布之下,一個綠色的身影靜靜站立著,連葉辰進來了都未曾發現,

她就這麼看著飛流直下的瀑布,水珠飛濺在她綠色的衣衫上,在陽光的照射下泛動光澤,

她的青絲在風中輕輕飛動,身軀卻如同雕像一般,葉辰看著她的背影,感受到了一種深深的惆悵與思念,

葉辰不動聲息,悄然走到她的身後,孔翎兒似有所覺,剛要轉過身來,一雙強健有力的手臂摟住了她,

數息的味道,熟悉的心跳,那種深深眷念的感覺讓她知道來人是誰,眼淚滾落,濕了臉龐,

她的嬌軀在顫抖,伸出手緊緊抓住那雙環在自己腰上的手,感受著那種溫度,卻依舊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孔翎兒微微閉上眸子,淚水如斷線的珍珠,

「是你嗎,」

她輕輕問道,帶著一種期盼還有一絲恐慌,生怕這只是一個夢,下一刻就會醒來面對殘酷的現實,

「是我,翎兒,這些年你還好么,」

充滿柔情與自責的聲音縈繞耳畔,那熟悉的聲音在一瞬間滲透到了她的靈魂之中,

孔翎兒猛地轉身,緊緊抱著葉辰,淚水濕了葉辰胸前的衣襟,

「不要流淚,我會心疼,」

葉辰為她擦去眼淚,輕聲說道,

孔翎兒笑了,但是眼淚依舊不止,

她們手牽手在清翎軒中漫步,走過山澗,看潺潺清流,走過湖岸看樹葉飄落,彼此都無聲,

一連幾日,葉辰都寸步不離地陪著她,將她當做珍寶一般呵護著,看著她臉上蕩漾的笑容,葉辰心中的仇恨也被暫時沖淡了許多,

「翎兒,未來我若執掌妖族,你會同意嗎,你覺得幾十位族王之中有多少人會反對,」

這一日,湖泊邊,葉辰抱著孔翎兒靠在樹榦上,很隨意地問道,

孔翎兒聞言微微一愣,不過很快就綻放了笑容,

「我早已說過,你是我的皇,我是你的后,妖族的主人遲早都是你,翎兒當然不會反對,至於族王們,我想基本都不會反對,」

葉辰點頭,青風吹來,亂了他的黑髮,看著波光粼粼的湖面,道:「未來天下會很亂,而今原民皇族已經蘇醒,遲早會對妖族動手,再過些日子我也要離開這裡去天關血路歷練,所以對於妖族我不太放心,想讓你們將總部搬遷到我的炎龍王朝去,」

「嗯,這樣一來,對我們妖族也是件好事,炎龍王朝天地精氣濃厚,幾乎都快要化為仙地了,修鍊起來事半功倍,而且那裡有玲瓏島護著,加上我妖族的力量,原民皇族想要動手也得忌憚,這件事情我會與各族王們說,他們應該不會反對,」

對於葉辰的提議,孔翎兒當然不會反對,在她的心中一切都是以葉辰為中心,她知道葉辰擔憂妖族,所以不想他踏上天關血路歷練時心中還有牽挂不曾放下,那樣對他將會有很大的影響, 話說神農氏炎帝,正在後宅父君靈位前憶想往事,聞知軒轅差國相風后前來議和。

他與大鴻商討是否與風后相見,二人正在猶豫不決,忽有通事官來報,說是燃燈佛祖求見。

他們不知燃燈來歷,欲想探個究竟。

於是,炎帝由大鴻陪同出後宅來到前廳。

他倆剛一落坐,只見從門外走進一人,此人微瘦,面無光澤,三縷白鬚,身高不足五尺,穿寬鬆長袍,頸項掛一串靈珠。

他進門後雙手合十,口中頌道:“善哉,善哉,貧僧叩見人皇陛下。”

炎帝從未聽過這種稱號,覺得十分怪異,他揮了揮手問道:“請問聖僧如何稱呼?何以口頌‘人皇陛下’?”


燃燈笑道:“回稟陛下,貧僧乃須彌山燃燈是也。不知陛下知否?你乃人皇神農轉世。”

炎帝淡淡一笑言道:“先前有些傳聞,這是衆人皆知之事,並沒有足夠的證據來證明這種說法是正確的。”

“人皇神農氏乃陛下前世。”燃燈問道:“陛下可有女神聖像?”

“此聖像就在後宅靈堂上方供放。”炎帝道,可他心生疑惑,急忙問道:“聖僧如何知道有女神聖像?”

燃燈佛祖一陣大笑,言道:“善哉,善哉,陛下何必多問,天機不可泄露。此聖像正是九天玄女聖母,當初你奉玉帝之旨下界安民,是玄女聖母相助才使陛下投身於此。”

炎帝又問道:“那麼,如今九天玄女聖母安在何處?”

燃燈道:“聖母在仙居九霄宮與伏羲天皇整日演練一種奇術,不日即將大功告成,到那時,我等便可目睹聖母尊容。”

炎帝與大鴻對視一眼,似是半信半疑,但二人覺得燃燈果然有些來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