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雨這才是點了點頭,望著眼前逐漸成熟的月香蓉,語氣有些漫不經心,說道:「月香蓉,你加入神瞳門也有半年多的時間了吧?」

聽到幽雨突兀的提起這個,月香蓉一愣,旋即俏臉含著感激的看向了幽雨,道:「是的,門主,若非是門主的關愛,屬下也不可能進步的如此快,而且,殺手村也一定被消滅了。」

「說話的水平也進步了不少了。」幽雨眼睛上下一掃,頗為戲謔的道。

月香蓉頓時臉色漲紅了起來,自從她成為神瞳門的四大天王之一,村子的那些人便是訓練她很多事情,這些都是訓練的結果,再看到幽雨的神色,她臉色發燙的厲害,村子的人更多的是想讓她在眼前的此人面前慎言慎行。

「實在是無聊。」

幽雨冷淡的評論了一聲,頓時,月香蓉的心裡有些不滿了起來,要不是為了村子的發展,他們何曾會做這些事情。

不過,月香蓉也不敢表露出來,而且,若非是門主,他們村子也不會有如今的好運,所以,無論幽雨語氣如何惡劣,態度怎麼冷淡,月香蓉對於幽雨,心裡還是存著一份感激的心裡了。

「你現在實力也提升的差不多了,接下來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進步,你外出歷練一番吧。」幽雨突然道。

「啊?!」

月香蓉本來心裡還有些小小的不滿意,不過,聽到幽雨的話,她頓時愣了一愣。

「你近來進步的很快,不過,戰鬥的不多,好好在外面歷練一番,這樣的話,可以提高你身體的素質,不至於令的身體跟不上進步的速度。」幽雨道。

「可是……」

月香蓉道,現在是神瞳門發展的重要時機,她也是神瞳門的高層,怎麼能夠在這個時候離開呢?

「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以你現在的水平,還沒有能力做到林雲他們那種程度,等你歷練回來再說吧,至少也要突破第四層再回來,我想,你有可能一輩子都回不來了。」幽雨毫不留情的道,並沒有因為月香蓉是個女孩子便是有任何的收斂。

「你才一輩子回不來呢。」

月香蓉俏臉不滿的小聲嘟囔了一句,看到幽雨看過來,她立馬理直氣壯的說道:「我一定會突破回來的,你等著。」

她是那種一生氣便什麼都顧不上的人,所以,此時,她的話語也是一改之前的慎言慎行,帶著幾分怒氣和倔強。

「最好是這樣。」

幽雨嘴角輕輕一揚,這樣性格的人,倒是很好激將。

「噠噠!」

門外又是響起了敲門聲音,雙兒捧著一杯茶,緩緩的走了進來。

「雙兒,你這丫頭什麼時候這麼有禮貌了?」

看到捧著茶杯的雙兒,幽雨愣了一愣,旋即輕笑了起來。一旁,那個梅芳也來了,見到幽雨,她立馬變得拘謹了起來,和雙兒不同,幽雨這等傳聞當中的大人物,對她們來說實在是有些遙不可及,她們平日只怕想見也沒有什麼機會。

「師哥,這一次謝謝你了。」雙兒將熱茶遞了過來,說道。

看著臉色頗為古靈精怪的雙兒,幽雨的心裡微微鬆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不過,雙兒的心情確實恢復了一些,這也讓他稍稍安心了不少。

接過茶杯,幽雨直接喝了一口,這才是看向了雙兒,道:「說吧,丫頭,你有什麼事情嗎?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不懷好心。」

「哪有!」

聽到幽雨如此說,雙兒俏臉有些不悅,搖著幽雨的手臂不依的叫道,神色和以前一樣的親昵。

「真的沒有事情,怎麼可能?」幽雨有些懷疑的笑了起來。

雙兒俏臉之上的不爽緩緩的消失,看著含著柔和笑容的幽雨,她神色略微黯然,緩緩的抬高頭,看著幽雨,說道:「師哥,如果我做了什麼任性的事情,你會討厭我嗎?」

「不會!」幽雨堅定的搖了搖頭。

雙兒俏臉如同鮮花綻開,露出了活力四射的笑容:「謝謝你,師哥!」

「彭!」

幽雨腦袋一陣昏沉,倒在了桌子之上。



「額,雙兒,你做了什麼?」

突如其來的變化,令的月香蓉和梅芳有些錯愕,看著突然昏倒的幽雨,她們臉色一變,月香蓉大聲的喝道。

雙兒嬌俏一笑,洋洋得意的說道:「不用擔心,裡面只是有迷藥而已,等過了一會兒,師哥就會醒來了。」

「真的?」

月香蓉有些懷疑的道,不過,想起兩人的關係,也是放下心來,看向了雙兒,問道:「雙兒,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啊?」

雙兒一改之前的惆悵,得意的笑了起來,道:「我若是不這麼做,我怎麼可能逃得出師哥的手掌心呢?哼哼,師哥看不起我,我一定要和他一樣,創建出一個門派,我的門派還要比神瞳門更加厲害。」

聽著雙兒的豪言,兩人都是一愣。

「雙兒,我們什麼都沒有,要創建一個門派,要何年何日啊?」梅芳叫道。

只見雙兒嘿嘿一笑,道:「我師哥身上不就有了。」

梅芳眼睛一陣大亮,看向了幽雨的手指,那戒指,應該是空間戒指吧,裡面的東西應該不少,想到這裡,她的眼睛一陣發亮,朝著幽雨走來。

「等等,讓我來。」

雙兒喝止住了梅芳,梅芳一愣,雙兒朝她搖了搖頭,來到了昏迷的幽雨身旁,小心的拔下他手中的空間戒指。

「好了。」

雙兒嘻嘻的笑了一聲,旋即看向了有些措手不及的月香蓉,問道:「小蓉,要不,你也和我們一起來吧,我們新的宗門,也需要高手。」

「可是……」

見此,月香蓉有些猶豫了起來。

「你擔心什麼,師哥不是讓你外出歷練嗎? 紅衣只為你著 ,到時候,我們創建的這個宗門名聲打響,那時候,師哥一定會驚訝,你想想,這不是更加有成就感嗎?」看到月香蓉沉默,雙兒露出小魔星的笑容,說出來的話,正好是打在月香蓉的心頭之上。

月香蓉眼睛一陣發亮,雙兒說的也對,反正門主也是讓她外出歷練,到哪裡也是一樣,而且,門主一向不看好她,若是能夠讓門主吃驚,那才是更有成就感的事情。

「好!」

想到這裡,月香蓉體內一陣熱氣沸騰,朝著雙兒點頭道。旋即,她有些擔憂的看向了幽雨,問道:「不過,門主不會有什麼事情吧?」

「師哥這麼厲害,哪會出什麼事情啊。」見到月香蓉答應,雙兒俏臉含喜,說道:「那麼我們儘快離開吧。」

三個女子很快的離開了客棧,隔著街道,依舊可以看到這裡大開的窗口,雙兒輕嘆了一口氣,牽了三匹馬,三人很快的消失在街角的盡頭。

熱鬧的街頭,微微打開的窗口,一個神色冷漠的青年倚在牆角之上,眼角的餘光看著迅速消失的三匹駿馬,眼中有著幾分無奈之意:「這丫頭!」

以他殺手的經驗,雙兒要想給他下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而且,雙兒這丫頭古靈精怪,極為的聰明,應該也想到了這一點。

「還真是讓我這個師哥為難啊,希望你的宗門可以聲名大響吧。」輕笑了一聲,幽雨將嘴角的無奈收起,有月香蓉跟著,他至少可以放心一點。

「你倒是大方!」

一道輕笑聲音,忽而從門口傳來。

!! 聽到這聲音,幽雨一愣,看向了門口。

花紫玉紫色淡雅的身影出現在視線當中,看著雙兒等人離去的方向,她眯著眼睛,笑道:「如果我沒有看錯,那個戒指應該是幽蘭洞府裡面的東西吧。」

「你怎麼來了?」沒有理會花紫玉的話,幽雨淡淡的問道。花紫玉會親自來這裡,估計是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了。

「咯咯,小鬼,你還是這麼精明啊。」

美眸在幽雨的臉上一掃,花紫玉輕笑了一聲,說道:「這一次來,是發生了一件重大的事情,不過,不是對我們,是對那個素兒。」

「素兒的事情?」

聞言,幽雨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神色多了幾分迷惑。

「走吧,我們邊走邊說,這個時候,素兒那個女人也應該回來了。」花紫玉嬌軀一轉,直接朝著外面走去。

略微沉吟了一下,幽雨也是跟了上去。

兩匹馬一路飛馳,出了修城。

從花紫玉的口中,幽雨這才是知道,原來是素兒的弟弟出事了,他被南界東山教的長老捉住,三個月後要公開處刑。此時,東界都是在傳聞這個消息,不過,至於素兒的弟弟犯了什麼事情,眾說紛紜,並沒有太過明確的答案。

不過,這消息在幽雨聽來,無疑是一個陰謀,東山教的人要三個月後公開處刑本來就是一個滑稽的事情,好像是在等著人去相救一般,這更像是一個陰謀,將素兒引出來的陰謀。

「那個人真的是素兒的弟弟嗎?」幽雨沉吟了一會兒,問道。

花紫玉搖頭道:「不知道,現在知道的也不過是一些消息而已,而且,素兒之前一直在吩咐我們幫她尋找她的弟弟,我們也是聽到他的名字,這才是知道素兒的弟弟在東山教的手中的。」

「素兒也應該知道這個消息了吧。」幽雨看了過來,問道。

花紫玉淡淡的道:「應該是了,除了有人特意的來我們神瞳門傳播消息之外,東界也是傳的沸沸揚揚的,顯然是有人在背後做推手。」

聽到這裡,幽雨更加肯定了下來,這應該是一個陰謀,一個無名小卒是不可能令的整個東界都傳開這個消息的,背後的人一定知道,這個人便是素兒的弟弟,而且,他們特意的給神瞳門傳來消息,更加證明了這一點。

「到底是什麼人呢?」

幽雨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這些人的作法,與其說是要引出素兒,還不如說要引出神瞳門,不然的話,他只通知素兒一人就可以完事了。

回到神瞳門,眾人都在議事廳等待,顯然,右使素兒的事情,也是令的他們緊張了起來。

如同花紫玉所料一般,素兒也在議事廳當中,此時,她的俏顏雖然依舊是那般的絕美,不過,卻是多了幾分憔悴,令的她的臉色看起來有著幾分慘白,有幾分病美人那種楚楚可憐的模樣。

「幽雨弟弟!」

見到幽雨,素兒快步迎了上來,她走近了幽雨才是發現,她的眼眶發紅,而且,眼中的紅絲也是有著不少,顯然已經很久沒有睡了。

素兒平日總是高貴冷艷,身上透著幾分風情,然而,此時卻是絲毫沒有表現出來。見此,幽雨的眼中閃過一絲憐惜,笑了笑,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好好休息吧。」

「不!」

素兒縴手挽過額前的青絲,神色疲憊的勉強一笑,說道:「我還是留下來吧,這個時候,我也不好去休息。」

見到素兒堅定的神色,幽雨也唯有點了點頭。

落座首座之上,眾人都是看向了幽雨。

「說說吧,東山教的事情。」目光掃了下面的武者一眼,幽雨看向了在場的人,淡淡的道。

聽到幽雨的問話,在場的武者很快的沉默了下來,東山教的事情,令的他們心裡也是頗為的沉重。

林雲上前一步,說道:「門主,東山教是南界的一個超級勢力,在南界當中勢力幾乎無所不到,就好像是皓龍門在東界一般的地位。在南界,幾乎沒有人能夠抵擋東山教的威嚴。」

「超級勢力?」

聞言,幽雨的眉頭皺的更緊了,看來這個陰謀可並非是一般的大啊,竟然牽扯到了南界的超級勢力,這樣令的救援的難度無限的提升了。

「門主,有句話屬下不知道當講不當講。」石狐仁突然開口說道。

看著他的神色,幽雨也猜到的他的話,淡淡的道:「當講不當講你都說出來吧。」

呵呵笑了一聲,石狐仁神色沉重了下來,掃了一眼有著疲態的素兒,說道:「雖然我們神瞳門實力也算不錯,然而,要想在南界救人,實在是不可能,我覺得,我們不宜出動!」

「不行!」

聽到他的話,素兒激動的叫道,她的親人就只有這麼一個弟弟,若是不出手的話,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他去送死不成?

「素兒,你也應該知道,南界是東山教的地盤。」石狐仁皺起了眉頭,沒有任何的憐香惜玉,嚴肅的盯著素兒叫道。

素兒的臉色一陣頹喪,咬著貝齒,顯得越發的楚楚可憐。不過,神色卻是帶著幾分落寞,這一點,她似乎早已經想通了。

他們神瞳門之所以能夠擊退皓龍門,不過是佔了本土的優勢,而且,有了天門的加入而已,而神瞳門的力量要比起超級門派,還是差了一些的,而南界是東山教的地盤,若是神瞳門去了南界,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地利,而且,還要對上本土的超級門派,不要說救人,就算是逃出來,只怕也不是這麼簡單的。

「幽雨弟弟,你給我一個答案吧,你是救還是不救?」

沉吟了一會兒,素兒抬頭看向了幽雨,一雙美眸第一次泛著血絲的看著幽雨,若是幽雨不去的話,她便一個人去,無論如何,她也絕對不可能任由自己唯一的弟弟死在東山教的手中。

「哎,你先不要激動,坐下來再說吧。」看著神色哀憐的素兒,幽雨柔聲道。

素兒好像溺水的小孩一般,有些無力的看向了幽雨,哭出聲音來,叫道:「幽雨弟弟,我求求你了,你救救我弟弟吧,我父親已經死了,我不能再看著我弟弟就這麼死去了。」

第一次看到風情萬種的素兒露出這般神色,在場的武者也沒有說話。

「起來吧。」

看著素兒跪下,幽雨呼出了一口氣,哼道。

熟知幽雨的性格,儼然知道幽雨心裡已經做出了決定,素兒連忙站起來,期盼的看著幽雨。而林雲等人則是有些不安的看向了幽雨,他們整個門主向來做事隨心所欲,便是他們也不得不擔心,畢竟要去南界救人,簡直便是不可能的事情。

「嘿嘿,這個小鬼!」


掃了一眼下面緊張的人,花紫玉嘿嘿的笑了一聲,這個小鬼其實還是挺憐香惜玉的,不過,可惜的是僅限那幾個人。

「救人!」

在眾人緊張的目光當中,幽雨淡淡的道。

「幽雨弟弟!」

素兒掩著櫻唇哭出聲音來,和石狐仁等人所說的一般,其實她也知道此去南界很有可能誰都回不來,她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了,不過,聽到幽雨的決定,她的心裡湧現了無限的感動,令的她身體也是輕輕的顫抖了起來。

「門主!」石狐仁等人也是急了,連忙說道:「東山教不簡單,我們此去必定沒有這麼容易回來,而且,在東山教的手中救人,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東山教的高手層出不窮,雖然天境高手不會出動,不過,到時候我們要對付的,可是整個東山教的高手……」

「挺好的,不是嗎?」

此時,花紫玉淡淡的打斷了他的話,嘿嘿的笑了起來。

「連毒后也都這麼說嗎?」眾人苦笑了起來,這種時候是任性的時候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