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就在眾人即將放棄的時候,一隻白嫩的小手,拉住了鎖鏈的末端。

奇迹便是在此時出現了。

原本止不住的拉扯之力,頓時停了下來。

非但如此,眾人還感到手上的負擔減輕了許多!

重新看到希望的眾人再次齊心協力,最後終於將遇難的兩人給完全拉了上來。

曲山清鬆開鎖鏈的瞬間,不經意地看到了在鎖鏈的末端,正用一隻小手拽著鎖鏈的東方修哲。

「難道是他……」

那一刻的曲山清,好像被一道閃電劈中,大腦混亂成一團。

剛剛危機的情況就像是回放一般,再次浮現在她的腦中。

難道是這個小男孩救了我們大家?

曲山清不敢想象,這個小男孩只是用一隻手就扭轉了乾坤?

他……他到底有多大的力量才可以做到如此?

經過一番搶救,那兩個差點被泥石流沖走的人,終於從昏迷中蘇醒了過來。


「剛剛實在太感謝了,如果不是你們的出手相助,恐怕我們的兩個隊友就要……」

那個瘦高男子一臉感激地走了過來。

經過一番交談,大家都彼此認識了。

原來這些人是一個新組建沒多久的傭兵團——千行傭兵團,這個傭兵團的規模相當小,一共只有九個人。

千行傭兵團,此次的目的也是要到魔獸山脈去,他們的任務是捕獲一隻「二星魔獸」。

通過交談了解到,這九人原本正在一個山洞裡避雨,沒有想到泥石流突然由外面灌了進來,當時他們拼盡全力,最後還是有兩個隊友沒有順利脫險,好在最後有曲山清等人的幫忙。

「我們現在應該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大家有沒有好的建議?」曲山清問。

千行傭兵團的一個隊員突然舉手說道:「我知道離這裡二十里的地方有一個荒廢的宅院,我們可以到哪裡去休息……」

大家最後一商議,決定就按這個人的建議到那處荒廢的宅院去。 這確實是一處破舊的庭院,也不知荒廢了多少年?

倒塌的院牆,破爛不堪的木門,塌陷的屋頂,被歲月沖刷得毫無顏色的牆壁……


「這裡是我很早以前發現的,雖然破舊了點,不過可以供大家歇腳休息。」

帶路的年輕男子伸手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如果不是沒有其他的地方可去,他是不會建議來這裡的!

眾人沒有什麼怨言,對於他們這些在外宿營慣了的傭兵來說,能夠找到一處遮風避雨的地方就已經不錯了。

況且這個地方也說不上太壞,山頂之上的庭院,以前這裡的主人一定是個很有雅緻的人。

眾人來到院子中,四下望了望,這處廢棄的庭院說不上太大,三間正房,兩間偏房,剩下的還有一間碎石搭建的硼子。

挑了一間比較寬敞而且不露雨的房間,眾人決定就在那裡面暫且休息。

「咳咳~~」

在拽開房門的瞬間,一股撲鼻的霉味嗆得眾人一陣咳嗽。

「這裡有多久沒有人來過了?」

「不清楚,我上次發現這裡的時候只是路過,並沒有進來駐留。」

「我猜少說應該有個兩三年了!」

一邊閑談,眾人一邊走了進去。

拿出幾顆火光石,屋內的情況頓時呈現在眾人的視野里。

滿屋子的灰塵,掛滿各個角落的蜘蛛網,逃竄的蟑螂……

哎,這樣的一處房間,還真像個古董!

「這個地方已經算是不錯了,不過我建議我們最好打掃一下。」紅玉菲兒捏著鼻子說道。

「這個交給我們好了,我們隊里有風系和水系兩位魔法師。」

那個瘦高個男子說完,對著身後的一男一女招了招手。

魔法師,雖然自身素質比較弱,甚至在與人組隊的時候還需要同伴的照顧,不過在有些時候,卻能給整個團隊帶來很大的方便。

諸如遠程攻擊協助,還有就是像現在這種情況!

對於斗師來說,要把這間屋子打掃一下可能會是一件很費事的事,不過對於魔法師來說,不過是發動一兩個魔法而已,分分鐘的事!

「想不到你們『千行傭兵團』里還有魔法師。」東方瑾萱笑了笑,表示很意外。

正常來講,只有那些人數比較眾多的大傭兵團里才會有魔法師,像這種才九人的傭兵小隊就有兩位魔法師,實在少見。

一般來講,如果與人發生拚鬥,魔法師是敵人首要的下手目標,如果隊員太少的話,根本無法保護魔法師的安全。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一般的魔法師在選擇加入傭兵團時,都會選擇加入那種規模比較大的傭兵團,不但待遇好,生命更是有保障。

「其實我們都是在校剛畢業沒多久的學生,大家平日里就比較不錯,為了增長一些經驗,便組建了這個傭兵團。」

瘦高個男子笑著解釋道。

此人名叫高輝,別看他瘦高的個子好像弱不經風,然而卻是這個「千行傭兵團」的團長。

很多時候,傭兵團的團長並不一定是最厲害的,但一定是最值得大家信賴的!

「哦?你們是從哪所魔武學院畢業的?」東方瑾萱好奇地問道。

「說來慚愧,我們是從『羅修魔武學院』畢業的。」瘦高個男子笑著說道。

「羅修魔武學院?難道就是那個曾經培育出很多利害強者的那個學院嘛?天啊!」紅玉菲兒發出一聲驚呼。

紅玉菲兒並不是鐵秦帝國的人,然而他曾經聽到過這樣一個傳言,在鐵秦帝國里有著一個傳奇而神秘的學院,從那裡面走出了很多就算是在整個斗戰大陸都很有名氣的強者,這個學院便是「羅修魔武學院」!

「羅修魔武學院這麼有名么,怎麼我都沒有聽說過!」東方修哲眨著眼睛插了一嘴。

卻不知他這話才剛說完,腦袋便是被輕輕挨了一下。

「你還好意思說,整天待在家裡不聞窗外事,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東方瑾萱逮到這個機會,趕忙教育道。

「其實……那是很久以前的歷史了。」高輝嘆了一口氣,然後接著說道,「如今的『羅修魔武學院』已經沒落的快要解體了。」

「怎麼回事?『羅修魔武學院』不是應該很有名么?」紅玉菲兒眨著大眼睛問道。

「其實那段歷史我也不太清楚,數十年前我們學院發生了一場很大的事件,具體是什麼事件我不清楚,只是聽說自那以後,『羅修魔法學院』便開始沒落了,到現在為止,甚至連二流的學院都排不上名次!」

「怎麼會這樣?」紅玉菲兒還是無法接受。

那麼有名的一個魔法學院,只是幾十年的光陰,但沒落到如此地步?

到底經歷了怎樣的事件,使得一個魔武學院如此大起大落?

像是知道紅玉菲兒心中所想一般,高輝淡淡地說道:「對於幾十年前發生的那個事件,其實我也試圖打聽過,但是一點消息都沒有打聽到,一直是我們學院里的未解之秘。」

其實「羅修魔武學院」如今的情況,要比高輝描述的還要差,每一年的招收人數排在整個帝國倒數,所招生學員的素質一年不如一年。

在近幾年的「奪旗對抗賽」上,幾乎早早的便被淘汰下來,使得學院的名氣變得越來越臭,更加沒有資質好的學員願意來此。

甚至,學院里比較好一點的授課老師,都被其他魔武學院挖走了!

如今的「羅修魔武學院」,經濟拮据得快要運營不下去了……

在兩位魔法師的共同協助下,這個房間很快便被打掃了一遍。


雖然四周依舊一副蕭條的景象,不過已經沒有了刺鼻的氣味。

眾人利用一些破傢具,升起了一堆火。

屋外依舊風雨交加。

不過房間內卻是因為有了這個火堆,頓時暖和了起來,大家圍在一起烘烤著濕透的衣服。

「二姐,你不去烤火么?」

東方修哲剛剛換上乾淨的衣服,見自己的二姐衣服還濕著,不禁問道。

「小五,姐讓你看一件好玩的事!」

聽到東方修哲的問話,東方瑾萱卻是神秘一笑。

一層淡紅色鬥氣驟然間籠罩住東方瑾萱的全身,帶著與火焰相當的溫度,不斷蒸發著她衣服上的雨水。

一團團白氣,就像是剛掀鍋的饅頭,迅速在房間里彌散開來。

好熟練的鬥氣運用!

只是片刻的工夫,白氣消失了,而東方瑾萱身上的衣服,竟然變得乾爽無比。

「怎麼樣,是不是很神奇,姐告訴你,這可是火屬性鬥氣的專利喲!」

東方瑾萱笑著說道,希望能從自己弟弟的口中聽到驚訝的讚揚。

「確實很神奇!」


淡淡地丟下這句,東方修哲便是跑過去烤火了,獨自留下東方瑾萱在那裡暗自鬱悶。

眾人的精神漸漸都得到了恢復,高輝突然站起身,對著曲山清幾人道:「為了答謝幾位的出手相救,如果不介意的話,就和我們一起用晚飯吧!」

說著,他就像是變戲法般,拿出了一口大鍋來……

「你們還帶著這種東西?」

東方瑾萱走了過來,可以看出,她很期待這種吃大鍋飯的感覺。

半個小時之後,房間里多了一種特有的飯香味。

喝著大鍋里的素食湯,眾人感覺疲憊的身心得到了緩解。

飯後,眾人圍坐在一起閑聊,各種話題,想到什麼便說什麼,無所顧忌。

外面的雨還在不停的下,看樣子,沒有停的意思。

眾人正談論得十分開心的時候,外面突然響起了腳步聲。

談論就此終止,眾人全部豎著耳朵聆聽,伴隨著腳步聲,還有一些咒罵聲。

「它奶奶的,這是什麼鬼天氣,上午還好好的,到了下去就變成了這樣!」

「哎,多虧了隊長的金線雕,不然我們可就要難逃一劫了,更不會找到這麼一個落腳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