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家內,一個魁梧的中年人透過機甲掃描儀,看到了姜焱傻愣愣的站在那裏,根本沒有一絲想要躲開的意思。

“哼!”中年人怒哼一聲,操控着機甲在砸中姜焱之前閃電般出手,準確無誤的將還在發呆的姜焱握在幾家大手中。

“轟隆——”

地動山搖,龐大的機甲狼狽的摔落在地,然後有順勢打了幾個滾,這才穩穩的停了下來。


中年人鬆了一口氣,警惕的看了看遠處的天空,急聲問道,“小傢伙,你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我……我……”姜焱簡直都蒙了,話說那個巨大的變形金剛是怎麼回事?剛想解釋一些什麼,但他又忽然意識到,自己根本無法描述這一切所發生的事情。

“焱兒——”還好,老爹聽到動靜,趕緊跑了過來,衝着機甲恭敬的施了一禮才辣道,“小子,該走了,時間到了!”

老爹急忙叫回了姜焱,拉開空間門就走了進去。

“哎喲,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你這個堂堂的機甲戰神,居然會大發善心!”

就在此時,另一個聲音,忽然從遠空響起,嚇得老爹臉色大變,急忙拉着姜焱就衝進了門內。

“這兩人很有問題!”看着大門關閉後,消失在眼前,中年男子眉頭緊鎖,準備應付大敵的同時,盤算着以後的事情。

他的心裏驚訝,另外那個還在遠空趕來的傢伙,比他好到哪去。同時,姜焱與老爹的模樣,也被機甲戰神內的中年男子牢牢記住。

當兩個人回到奧斯大陸的時候,出現的地方並不是山谷的木屋內。

“老爹,您這個門在回來的時候,也是隨機的啊。”心有餘悸的看了看身處的樹林,姜焱勉強笑了笑打趣道。

“是啊,不過,每次距離垃圾站都不會太遠。”看出姜焱有些異樣,老爹並沒有着急詢問,而是仔細看了看身處的樹林道,“如果我沒判斷錯的話,這裏可能是卡瓦城外的諾亞森林。來,跟我走吧。”

“諾亞森林。”嘴裏唸叨着,姜焱爲了平復心情,開始邊走邊打量起來,

半晌後,姜焱忽然發現了什麼,停住腳步喊道,“咦,老爹等等,我感覺到了很強烈的魔法波動!”

“我知道。”老爹淡定的擡手一指前方,“我的眼神還可以。”

“呃……”剛剛有些分心,目光雖然在四下游走,但卻什麼都沒有注意到,只好尷尬的撓了撓頭。

“嗯?”目光一轉,姜焱看到了戰團的另一邊,似乎有一個人倒在地上。拉了拉老爹,“老爹,你看那邊,似乎有人受傷了。”

“哦?”老爹順着姜焱所指的方向看去,“也許,這人是被那邊的打鬥,不幸波及到了。走,過去看看,如果還有救的話,我不介意再撿一個。”

“汗,老爹這是撿人撿上癮了啊……”

心裏佩服的想着,二人謹慎的繞了過去。到了近前這才發現,倒在地上的竟是一個身穿藍色衣裙,臉上沾滿灰塵的女子。

姜焱走上前去,急忙探了探女子的鼻息說道,“還有呼吸。”

“活着就好,反正老頭撿了個你,也不差這個小女娃子了,帶走!”

老爹大手一揮,轉身就走。姜焱卻苦了臉,爲難的說道,“老爹,您看我這小身板,這也背不動啊……”

老爹眼睛一瞪,憤憤的說道,“你小子傻啊,都已經是初級魔法學徒了,不知道用法力嗎?”

說着,老爹又看了看那邊的戰團,“你可抓緊啊,別讓那些人發現咱們。看他們的魔法波動,以及那機甲等級,並不是什麼好對付的角色。”

“好……好的……”

姜焱聞言,釋然的點點頭,啪的打了一個響指後,女子身下便出現了一道氣旋。

這道氣旋漸漸擴散開來,在姜焱的控制下,緩緩的托起了女子,然後身子一矮,他就輕輕鬆鬆的將其背在了背上。

“風……風元素魔法……”老爹在心裏驚呼道,“風元素魔法可是極爲強大的魔法,這小子的運氣不錯啊。”

有些感嘆的想着,老爹走在前面的腳步,似乎都變得輕盈了許多。 雖然這些日子與姜焱的相處時間並不長,但是老爹對他的感覺卻是極好的。他是發自真心的,把姜焱當成了自己的親孫子。

所以纔在看到姜焱能掌握風系魔法時,心裏顯得別提的開心。

要知道,在這大陸之上,除了金木水火土的五個主流魔法以外,就是風雷、聖光與黑暗魔法了。

當然,其中還會有一些變異魔法,有的很強大,有的則一無是處。

有驚無險的離開了諾亞森林,輾轉回到小山谷,姜焱把女孩放在牀上以後,輕車熟路的開始準備起來。

老爺子那邊也是拿出了那個破了口的大海碗,然後取出了一些材料,開始調製起了姜焱曾經喝過的東西。

而就在他們發現女孩的地方,不久後出現了三個人。

其中帶隊的女子掃視了一眼四周後,看向身旁的男子問道,“你確定小姐之前這裏嗎?”

男子篤定的點點頭道,“我確定,這裏的確還留有小姐的氣息。只是,似乎這種氣息有些微弱。”

女子微微一愣,皺眉問道,“有些微弱,你是說,小姐受傷了?”

男子點點頭,又搖搖頭道,“有可能,但也不排除小姐的氣息,被人故意驅散的可能。”

“故意驅散!”女子微微一驚,但很快就又說道,“這個想法最好還是不要有,否則回去以後,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咱們三個就都完了……”

說完,女子就看向另一人問道,“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男子看着手裏的某個小物件,頗爲疑惑的說道,“不知道爲什麼,這次根本無法確定小姐的去向了。”

“難道……”女子臉色一白,寒聲說道,“不管如何,先回去把這條消息彙報上去再說。”

“是。”

兩名男子應了一聲,轉身追着女子的離去了。

第二天,當清晨柔和的陽光,透過木屋的天窗,照射到女孩那俏臉之上的時候,昏迷的女孩終於醒了過來。

“這……這是哪裏……”女孩揉了揉眼睛,迷茫的坐起來,有些警惕的看了看趴伏在牀邊熟睡的姜焱。

但是下一刻,在女孩的眼中看到,陽光灑落在姜焱的身上,讓他渾身上下都洋溢着溫暖的氣息。

再加上,姜焱那微皺的眉頭,以及輕挑的嘴角,讓女孩想到,他分明就是在擔憂自己,但是又知道自己並無大礙後的表情。瞬間,她的心融化了……

當然,這只是在女孩眼中所看到的情形,自己心裏想的。

實際上,夢中的姜焱,正在和七元素精靈,玩着捉迷藏等地球上帶過來的小遊戲。

姜焱本身就是一個童心未泯的傢伙,有七個小夥伴相陪,自然也就放鬆了許多。

女孩舔了舔有些發乾的嘴脣,擡起白玉般纖纖細指,點了點姜焱的鼻子。

“喂,喂喂,醒醒。”女孩的聲音有些乾澀,但還是把姜焱從夢中成功的拽了出來。

“啊!你,你醒了。”睜開有些迷糊的雙眼,姜焱就與女孩那美麗的大眼睛對上了。但愣了三秒後,看到女孩再次舔了舔有些發乾的嘴脣,他這才恍然說道,“哦,你等等,我去給你倒水喝。”

女孩柔柔的點點頭,微微一笑道,“謝謝你。”

但下一刻,女孩就被眼前所發生的一幕,驚的目瞪口呆了。

只見姜焱站起身來,先去桌子上拿起了一隻杯子,然後右手隨意一招,一條水線就從水缸裏飛了出來,準確的落在了杯子中。

待杯子盛滿,他又一擺手,水線就自動的縮了回去。在此期間,竟沒有一滴水飛落出來。

“好強大的控水能力,難道他是個水系魔法師?”女孩忽閃着大眼睛,吃驚的看着姜焱的動作,心裏不由得想到。

姜焱緩步來到牀邊,輕輕的將杯子遞了過去,“來,快喝點水吧。”

女孩愣愣的點點頭,擡手接過了杯子,乖巧的喝了起來。

甘甜的清水入吼,讓她感到了一陣的清爽,一仰脖居然一口氣全喝掉了。

有些意猶未盡,女孩羞澀的看了姜焱一眼,吐了吐舌頭說道,“還,還要。”

“哦……哦……”這個表情太過可愛,姜焱竟不由得看呆了。但手卻還是下意識的伸了過去,想要接過杯子。卻不料,由於沒有集中精神看杯子,他這一把竟直接抓在了女孩的玉手之上。


“啊——”女孩羞囧的一縮手,水杯就脫了手。

姜焱也嚇了一跳,老臉一紅,手忙腳亂的去接杯子。

眼看杯子就要落地時,姜焱‘啪’的打了一個響指,頓時便有一個小小的氣團,將杯子穩穩地拖住,並且還拖着杯子在半空打着轉。

“呼——”順利的接住杯子,姜焱衝女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轉身去打水了。

轉身間,他卻沒有注意到,女孩剛剛的羞澀,此時已經變成了震驚。

因爲在她的心裏,此時正激動的想着,“天吶,他居然是風、水雙屬性魔法師!而且,而且還是那種掌控度相當高的魔法師!只是,看他如此年輕的樣子,估計應該也只是個初級魔法學徒,或者低級魔法士纔對。但這掌控度,未免也太高了吧……”

想到此,姜焱也已經回過身來,再次把水遞了過來。

“對了,我叫凌洛菲。”接過水杯,凌洛菲心思電轉之後,主動說道,“是你救了我嗎?真是太謝謝你了!”


姜焱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臉頰道,“其實,我只是出力的人。真正救你的,是老爹。算來,我只能算是救了你一半的命。”

“好單純的傢伙!”凌洛菲沒有想到,眼前的大男孩居然沒有因爲自己的美色,將功勞攬在自己身上,心裏對他的好感也就又多了一分。

“哦,對了。”姜焱忽然想到,自己似乎還沒有自我介紹,趕緊補充道,“我叫姜焱,今年十九歲,是一個初級魔法學徒。”

凌洛菲聞言微微一笑,喝掉杯子裏的水後,伸出一根手指道,“我比你大一歲,要叫姐姐哦。” 姜焱也沒跟她客氣,自來熟的喊道,“菲菲姐,那個,你餓了沒,我去給你弄些吃的。”

“咕嚕……”

經他這麼一說,凌洛菲的嘴上還沒說話,肚子卻搶先回答了。

俏臉一紅,凌洛菲低下頭去輕聲道,“那……那就謝謝焱弟弟了。”姜焱本着從地球帶過來的雷鋒精神,轉身就去弄了一頓溫暖餐。

這一頓飯,凌洛菲吃的格外香甜,心裏更是暖暖的。

因爲在吃飯的時候,姜焱又做了一件讓她非常感動的事情。

“菲菲姐,你身上的衣服都髒了,之前我只是幫你擦了擦臉。等下你吃過飯,將身上的衣服全都脫下來,我幫你洗洗。另外,木屋屏風後,我已經幫你準備好了洗澡水,以及一套我的衣服,你先湊合穿吧。”

吃過飯,凌洛菲紅着臉來到了木屋的屏風後。

看了看那套男士衣服,輕輕咬了咬嘴脣,決定聽從姜焱的安排,好好的洗個澡。

不過,洗衣服的事情,她覺得還是自己來比較好。畢竟,貼身的內衣,可不能隨便就讓男人洗……

其實,她這次離家出走的有些匆忙。什麼都沒有準備,就這樣熱血上頭的跑了出來。

這一路上不僅體驗了什麼叫風餐露宿,還感到了讓人恐懼的孤單與無助。更別說,這一路走來,她就沒洗過一次澡。

爲了避嫌,姜焱跑到山谷裏去找地方修煉魔法。一直到凌洛菲穿着他的衣服,俏臉微紅的走出來,他才迎了上來。

“菲菲姐,你怎麼……”

“轟……轟隆……”

姜焱剛想說些什麼,可話剛說了一半,就被一陣突如其來的巨響所打斷了。

兩人全都嚇了一跳,循聲望去時發現,就在山谷遠處的山頭上,正有一個巨大的機甲,對陣一個凌空飛翔的魔法師。

由於距離有些遠,姜焱他們也只能看到,那個魔法師的身周,被赤紅色的火焰所包裹,發出的道道攻擊,也都是以烈焰爲主。

由此就可以判斷出,此人是一個火系魔法師。在加上其可以凌空飛行的特徵,他至少是一個火系的大魔法師。

至於另一邊,姜焱就不太瞭解了。但凌洛菲卻很清楚,那是一臺王者級的機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