弒神劍進入神秘空間后,就懸浮在上空,劍身上不斷閃著微弱的紅光,彷彿一個遲暮老者,就要離開人世一般。

可楊羽略微感應一下,心神突然巨震。

那弒神劍裡面,所含有的能量,簡直就是他得到弒神劍以來,所能達到的一個最高的地步,裡面的血煞之氣簡直濃郁到了極點。


他相信,如果把裡面的血煞邪氣全部釋放出來,就連元師高階者都能迷惑,或許連一般的元師者也能迷惑一霎的時間。

楊羽突然覺得,若是講究全方面的殺敵,弒神劍或許是個很好的缺口,那濃郁的血煞之氣,大有可造前途。

他隱隱覺得,這次弒神劍若是真能進化的話,那對他的幫助簡直不言而喻,能幫他大面積的殺人,簡直是迷惑強者失去理智的最佳工具。

楊羽嘴角輕輕挑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出現在他臉上。

「不要再想美事了,趕緊做正事吧!」

就在楊羽陷入興奮得意的時候,雲衡的聲音突然想起,打斷了他美好的念想,把他拉回了現實。

「咳咳!」楊羽不好意思的乾咳兩聲,然後道:「磨刀不誤砍柴工,我現在正在提升力量,又不是在浪費時間,一個時辰都浪費了,哪差這幾分鐘?」

雲衡突然翻了白眼,心中滿是無奈,「好吧!你他娘的永遠是對的!老子說不過你,你力量也提升了,靈魂之力也提升了,趕緊去找魔主算賬吧!」

楊羽不再說話,只是暗暗感應一下自己的力量變化,果然增加了不少,全賴化天訣的神妙,煉化了一些進入楊羽身體和血液裡面的奇異能量,才導致他的力量提升了一些,不過遠遠沒有到突破境界的地步。

他永遠不會欠缺力量的存儲,完全是境界沒有達到,靈魂還欠缺一次極大的蛻變,急需要一次磨礪。

楊羽突然意識到,這血池裡面的能量不但對弒神劍是大補的養料,對他本身更是大補的天材地級秘寶,能讓他力量得以升華。

那血池好似無窮無盡,裡面入眼全是殷紅的鮮血,裡面全是怪異之處,好似一個神奇的處所。

只是片刻的功夫,他就下潛了數百米的距離,心中滿是震驚。

數百米的深度,全是殷紅的鮮血,這麼多的鮮血,要殺多少人才能聚集起來?看來魔主是急於恢復了。

「怎麼連魔主的影子都沒有看到?究竟什麼情況?」

楊羽漸生不耐,突然和雲衡溝通起來。這地方實在古怪,他從未想過,血池的下面還有如此之大的空間。這簡直匪夷所思。

「繼續下潛,那魔主在千米深的地方。那裡面十分的古怪,你一定小心!」雲衡發出靈魂之力探測后,才道:「鐵荒現在還不是真神境,但已經是半神的級別,實力堪比普通的真神強者!」

點了點頭,楊羽突然加快了下潛的速度,這裡面滿是紅色血液。幾乎沒有什麼距離概念,只能依靠自身的感覺。

就在楊羽又下潛了數百米的時候,突然感覺好似觸碰到了什麼東西,他便用靈魂之力探測一下。卻發現下方一個好似透明光罩一樣的東西。

楊羽使勁踩了踩,發現那光罩挺結實的,應該不會這麼容易破碎,他索性進入神秘空間,進入了那光罩的內部。那光罩的內部,是另外一個空間,那空間很正常,沒有漫天殷紅的鮮血,也沒有其他的東西。

他漸漸的落在地面上。四下環視著這片的空間。

這空間乃是一個洞府一般的存在,只有四面的石壁,依稀還能看出用力量開鑿過的痕迹,那痕迹好像已經有了無數的年代。

他抬頭仰望著上方。

那是一個非常寬廣的光幕,好似天幕一般,不斷的閃爍著微弱的光芒,那光幕處於這空間的上方,阻隔著紅色血液進來。

那光幕十分的神奇,上面流轉閃爍著一個個細小的紋路,一個個神秘的蝌蚪文字在上面,不斷的散發著神妙。

上面的文字,楊羽一個也不認識,那或許是數萬年前已經存在的古老文字,那個時代的奇妙他還沒有資格知道。

這道光幕便是阻隔魔主本體的封印,也是魔主急於撕裂的屏障,也正是當年的諸神大陸的神人隔空施展的封印,這封印經過了萬年的消減,威力已經大不如前萬年前了,若不然憑藉魔主著一縷殘魂,也不至於能撕裂這封印。

石洞的牆壁之上,鑲嵌著一顆顆的照明魔石,把整個石洞全部照亮,使他可以一覽無餘的把這裡的情況全部看清楚。

這是一片面積極大的石洞,石洞足有方圓千米大小。

在楊羽面前,一個數十米的八星祭台,八星祭台之上,一個全身被黑色精純魔氣圍繞的中年男子,閉目安靜的坐著,他是魔族黑魔族族人,特徵不是特別明顯。

那男子身穿灰白色的長衫,衣角紋有許多神奇的淡黑色字元,他神情冷漠,臉上有些淡淡的威武之氣,身上氣息悠久綿長,玄妙難以捉摸。

這人正是一心煉化楊羽,祈求儘快恢復力量的魔主鐵荒,在魔主鐵荒的頭頂,一個黑色的甬道,好似直通天際一般,竟然生生的插進了那光幕之中,好像從某個神秘的地方,在汲取著某種奇妙的養分。

不斷有精純的魔氣從那通道裡面涌下來,繚繞在鐵荒的身子周圍,漸漸的提煉成能被鐵荒吸收的能量,一縷縷的進入他的身體裡面。

在他的身邊不遠處,五具全身雪白的骷髏站立著著,好像在拱衛著魔主鐵荒的安全,可惜那骨頭的主人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就連靈魂也被鐵荒給煉化了。

那骷髏之上,已經沒有一點的能量,不過在那雪白的骨骼上面,都有著一個個細小的古文,那古老字文黯淡無光,好像沒有一點作用一般。


在鐵荒的身邊,一具看起來很新鮮的屍體木訥的站立著,那屍體的主人好像剛死不久的樣子,上面好似還留有餘溫的樣子。

但是,任誰也不會天真的認為,這些白骨和屍體,只是普通之物,光是那種淡淡的威壓,就能讓人喘不過氣來。


盤膝閉目而坐的鐵荒身上,晃晃悠悠的鑽出一個幽魂,那幽魂如輕煙一般飄蕩著,動蕩不休,他本體依舊閉目苦修,那幽魂桀桀一笑,雙眼銳利如禿鷹,面露輕笑的道:「很好!小子,你終於來了,也不枉本王等你一個多時辰!」 楊羽望著那十數米大小的八星祭台上面,盤膝端坐,一臉平靜的鐵荒魔主,臉色突然漸漸平靜緩和下來。

原來,在他進來的時候,鐵荒就已發覺了他的存在,只是鐵荒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就是為了引誘他下來,這也算二人首次碰面,只是有些劍拔弩張。

果不其然,楊羽還是下來了,他不知道的是,楊羽來的目的不是別的,他正是抱著毀滅或者煉化鐵荒這一縷分魂而來,今天或許就是不死不休的結局了,當然了,前提是楊羽若是有那個能力。

「我很奇怪,我也早就想知道,你究竟是魔主中的哪一位?而你似乎知道我到來,那你又如何能知曉我的到來?可否告知?」楊羽擰起眉毛,愕然地問道。

「哈哈!我是鐵荒魔主,本王在萬年前被打落下界,然後又被那幫卑鄙的小人給封印在了此地,不過經過萬年的恢復,我終於快到了真神境了!」鐵荒輕輕一笑,解釋道:「我經營這裡數千年,一切細微的變化我都能感應到!」


「鐵荒!竟然是鐵荒!」

在聽到魔主的言語后,那神秘空間中的雲衡突然大喊大叫起來,語氣之中滿是驚訝恐懼之意,簡直讓楊羽感覺自己的腦海都在嗡嗡叫著。

「雲衡,神馬情況?」楊羽突然皺眉問道。

一直以來,雲衡的眼界都很高,從未有過這樣驚悚過,然而這次簡直就像誰踩到了他的尾巴,突然讓他跳起來一樣。

卻是十分的驚悚恐懼,言語中有些恐懼的顫抖,好似一個孩童見到了赤牙咧嘴的大灰狼,即將被吃掉的那種可怖。全身驚悚,連汗毛都豎了起來。

難道這所謂的魔主鐵荒真的有那麼可怕?

一股攜帶著靈魂記憶的波動,突然被雲衡傳遞到楊羽的腦海裡面。是雲衡傳輸給他的內容,關於鐵荒魔主的資料。

那是萬年前的一段往事。

萬年之前。一場浩劫湧起,諸神大陸的各大種族強者幾乎全員參與,那場大戰足足持續了數十年的時間。

那場戰爭不知因何而起,也不知因誰而起,但此戰殘酷至極,但凡參與者隕滅十之七八,倖存者大多受了重傷。不得蟄伏起來,恢復傷勢。

魔族、妖族、靈族、人族、龍族、冥族、地鬼族、火族等諸神大陸各大種族全部參與,但這場戰爭過後,諸如靈族、地鬼族、火族等大種族。幾乎被滅族,留下的也只是境界低微的族人。

此戰過後,靈族等種族徹底淪為二流小種族,只有人族、魔族、龍族、冥族、妖族五大種族還傲然屹立在諸神大陸,五大種族稱霸諸神大陸的局面。也是那場大戰之後才形成的。

但三千多年前,龍族被莫名其妙的封印,諸神大陸實際上只剩下四個強大的種族而已,龍族高端強者被封印,基本上是名存實亡。地位也是急劇下降!

那個時代,魔族也是一等一的大種族,其族長沃甲更是一位神王境的巨魔梟雄,其滅世凶名威震諸神大陸,無人敢惹。

魔族也有諸多的分支,其中不死魔主、黑魔族、魔角族、陰魔族最為強大,沃甲為不死魔主,黑魔族統領鐵荒,陰魔族首領刺河,魔角族首領科摩,都是神王境的大能強者,然而在三人之中,以鐵荒魔主最為出名。

那時,鐵荒所領導的黑魔族乃是魔族強大的分支之一,而鐵荒的實力更是在數位大魔主之首,地位僅次於沃甲,數千年來,鐵荒滅過不少的種族,就是因為那些種族有人得罪了他。

鐵荒之凶名,在整個諸神大陸也是極為出名的,鐵荒的兇殘暴戾,諸神大陸除了沃甲之外,幾乎無人能敵。

但那場戰鬥之後,沃甲不知所蹤,鐵荒和刺河兩位魔主分別隕滅消散,身體碎片散落於各個小空間,而魔族至此被倖存的科摩把持,科摩就是當年諸神大陸魔族實至名歸的首領。

所以萬年來,諸神大陸一直流傳這樣的傳說,說沃甲不知所蹤,鐵荒、刺河兩位魔主全部隕滅,古魔族首領科摩在魔族一家獨大。

但沒想到的是,鐵荒魔主的一縷分魂竟然被封印在人界,直到過了萬年的時間才漸漸的恢復過來,而且悄悄凝練的肉身。

楊羽品味著雲衡傳來的訊息,心中突然感概良多。

如鐵荒魔主這樣的巨梟強者,在那場戰爭中竟然也幾乎隕落,可見那場戰爭的殘酷,參與者死亡十之,倖存者也是大多受創蟄伏起來。

在萬年前,鐵荒便是名震諸神大陸的人物了,若是等他破封后,那人界豈不是要如同當年一般,人類都要被滅族不成?

接受了雲衡的這一段記憶,楊羽也更加堅定了除去鐵荒魔主這一縷分魂的決心,若是任憑他恢復的話,依鐵荒滅族凶名,別說人界了,就算是將來諸神大陸,或許也會掀起一場浩大的種族之戰。

等到楊羽消化了那些記憶訊息,雲衡才悄悄的傳音道:「看到那一具看似新鮮的屍體了嗎?那叫屍傀,乃是用活人煉製而成,屍傀沒有感覺,不知疼痛,但卻能使用生前的武技和力量,極難對付!」

楊羽臉色凝重,暗中問道:「屍傀究竟是什麼東西?」


「屍傀便是用活人煉製而成的傀儡,和雪兒的本質有些相同,都是專門為戰鬥而生,戰鬥力極其強悍,身體也堅硬如鐵!」雲衡道:「那屍傀就相當於他的分身,可以用一縷靈魂控制,很逆天很霸道!」

雲衡緩緩解釋道:「我剛查觀察了一下那屍傀,那屍傀身前應該是已經渡過天劫的強悍人物,那可真是半神之境的存在,只不過他靈魂已經被鐵荒抹除了,但他的實力決不能小覷,特別是在鐵荒分魂的分魂的驅動下,或許有接近真神的實力。你要小心了!」

楊羽淡淡的點了點頭,心中突然冒出來一個想法。

既然這屍傀如此厲害,還是鐵荒煉製出來的。那實力一定不容小覷了,若是能收走自己再淬鍊一遍。那豈不是成為自己的一記底牌了么?

感覺到了楊羽的想法,雲衡道:「完全可以,不過要在鐵荒掌控最弱的時候,而且你的手還必須緊貼著屍傀,我才能勉強一試,鐵荒的手段肯定不會那麼容易讓我們破除的,至於成不成。就看我們的運氣了!」

鐵荒那縷幽魂出現后,緊緊地盯著楊羽,兩眼中冒著精光,久久不語。

半響后。幽魂突然開口道:「小子,我很好奇,你究竟是如何進來的,據我所知,血池裡面有結界的存在。那結界就算是逍遙也進不來,你為何能進來?」

楊羽淡淡一笑,道:「呵呵!這天下難道還有能讓大名鼎鼎的鐵荒魔主,好奇和疑惑的事情么?這麼說來我真的很榮幸了!」

誠如楊羽所言,能讓鐵荒這種境界的強者疑惑。還真是他的殊榮。

鐵荒那股幽魂眼光突然一寒,神色中有著一絲的慌張,旋即恢復了正常,他冷聲道:「你是如何知道我是鐵荒的?難道你是諸神大陸下來的人么?」

「我是怎麼知道的,你就不用知道了,你只要知道我知道你是鐵荒的分魂就行了!」楊羽淡淡的點頭,說道:「嘿嘿!或許等你進了地獄就知道我為何知道這麼多了!」

鐵荒冷哼一聲,不滿的道:「伶牙俐齒的小子,等我煉化你的靈魂,自然能知道你所知道的一切,只不過要花費一點時間罷了!不過萬年的時間我都等了,再多花的時間也無所謂了!」

頓了頓,鐵荒又道:「你這趟敢下來,就註定要要成為我恢復巔峰的一塊墊腳石,註定要被我所擊殺煉化,你所有的一切都將成就我,最多數百年的時間,我鐵荒定當恢復我往日的巔峰,到時候整個諸神大陸都是我的了!」

說完,鐵荒狂態畢露,旋即仰天大笑起來。

等到鐵荒停下笑容,楊羽才道:「莫非你在做夢不成?這兩年來,有多少人看我不順眼,想要殺死我,但他們都被我殺了,你確定你能行?」

鐵荒指了指那五具雪白骷髏,問道:「你可知他們生前是什麼境界?」

楊羽搖頭。

「他們都是千百年以來,進入此地的強者,生前都是半神境界,來到鎮魔洞跳進血池想要勒破此地的奇妙,進來后都被我擊殺,成了我的一具白骨傀儡!」鐵荒笑了笑,道:「他們每個人修為都比現在逍遙要強,他們都隕滅在我的手下,你認為你能行?」

他旋即又指了指那具完好的屍傀,哼哼著又道:「這人被我擊殺時,已經渡過了天劫,只差力量的蛻變了,而他也死在我的手裡,那時候我的實力還不如現在,而他現在的戰鬥力堪比真神強者,你確定你能行?」

楊羽眼睛眯著。

確實如鐵荒所言,不知道多少年間,五位半神的強者,都相繼隕滅在他的手裡,還有一位可以說就是真神境的強者,也死在他的手裡,最終成了他的屍傀。

而這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那個時候鐵荒肯定不如現在強悍,那個時候鐵荒就能轟殺將近真神境的存在,那他現在豈不是可以轟殺真神境的存在?

「尊敬的鐵荒閣下,我們之間何必打打殺殺的,多晦氣啊!」楊羽輕輕笑著,「你所需要的不就是破開封印,離開此地,然後恢復鼎盛時期的修為嗎?這個簡單啊!我完全可以幫你的,我們可以合作呀!」

「哦?」鐵荒突然來了興趣,興趣濃濃的問道:「你如何能助我破開此地封印?你有什麼依仗?難道不怕我破開封印后反悔擊殺你嗎?」

「不不,你搞錯了!」楊羽搖了搖頭,道:「我相信萬年前的鐵荒魔主不會這麼卑鄙,不過你要想出去的話,就必須跟我去一個地方才行,那是我的一件秘寶,能助你離開此地,你敢還是不敢?」

「嘿嘿!」鐵荒嘿嘿一笑,「我雖然不知道你那裡來這麼大的信心,但我跟肯定你身上有許多的秘密,從你知道我的名號來看,在你的身上應該有一個強者靈魂,那靈魂應該不能離開你所說的那件秘寶,所以你要騙我進去,然後讓那強者制服我,我說的對與不對?」 「我若猜得不錯,你身上肯定懷有一件可以隱匿身份的秘寶,那秘寶最起碼也要是靈級秘寶或者之上,在那杜宇即將被你殺害之時,是我隔空把杜宇挪移來了,那時候我被來想把你也擄來,但你突然消失了!」

那鐵荒淡淡的道:「據我的目光來看,當時我還沒有往玄級秘寶之上想,我認為這區區的人界不會有玄級秘寶存在,但從你多次從我的眼皮底下逃竄,以我的靈魂境界竟然沒有發現,這就讓我好奇了!」

鐵荒淡漠,「再加上那次的靈魂探測,我隱隱得知了一些什麼,那應該是一個強者的靈魂,加上重重奇妙的事情,再聯想到你身上種種神奇,我便得知,你那秘寶之中還一個強者靈魂,那強者境界最低也是玄神境,但絕對在神王之下!」

楊羽心中駭然,但他的臉上竟沒有露出一點吃驚的模樣,依舊是那副平靜從容的樣子。

鐵荒不愧為鐵荒,僅憑著點點蛛絲馬跡竟然能聯想推測出這麼多的東西,就直說這份心細和聰明的頭腦,簡直把事情推測的很接近真實,是在讓他嘆為觀止。

鐵荒眯著眼睛,眼神中流轉著奇異的精光,「我知道你有越級挑戰的能力,就算現在的逍遙也未必是你的對手,但在這裡你也沒有擊敗我的把握,所以你想要我進入你那秘寶之內,讓那強者對付了,然後把我煉化了,我說的可正確?」

楊羽突然笑了,「鐵荒果然為鐵荒,只是這份頭腦和眼光,比起大多數人可強太多了!不錯,我身上是有一件玄級秘寶。裡面也有一個強者的靈魂,我也有煉化你的念頭和想法,既然被你識破了,看來我們沒得談了?」

看來把鐵荒騙進那神秘空間之中,然後運用神秘空間的禁錮功能,只要鐵荒實力還在神王境界之下,就能禁錮鐵荒,然後煉化他。

這樣一來,不但免去一場有生命危險的苦戰,還能煉化鐵荒這一縷的分魂和他身上凝練這麼久的力量。就連那一具屍傀和五具骷髏傀儡能收為己用,這簡直是理想的狀態。

但這鐵荒成為叱吒一方的強者,現在力量和境界雖然不在了,但他那一份的銳利目光和聰明的頭腦卻是還在,一眼就看出來自己的想法念頭。這樣聰明的頭腦,恐怕楊羽也拍馬難追。

鐵荒突然疑惑的皺起了眉頭。沉默半響才問道:「我很好奇。究竟是什麼東西給了你膽子,竟然敢留下來送死,我這五具白骨傀儡可不是吃素的,他們起碼能抗衡數位元師巔峰之強者,究竟是什麼給了你勇氣?」

楊羽眼神突然冷冷。

「既然你不想說,那就讓我來猜猜吧!」鐵荒幽魂嘿嘿一笑。「你想讓你身上那強大的靈魂出手,不過他若是出手的話,靈殿的神棍們肯定會感應到,到時候若是要降下神罰的話。你們都會粉身碎骨!」

鐵荒輕輕的「嗯」了一聲,旋即又道:「那麼我猜你要使用那件玄級秘寶了,不過以你現在的修為,若是強行催動那件秘寶的話,瞬間就會被吸成人干,所以我就奇怪了,你究竟靠什麼?或者你的底氣在哪裡?」

鐵荒的話,猶如一根根的尖刺刺在他心底最柔軟的地方,讓他隱隱感覺有些不妙,看來著鐵荒乃是胸有成竹的樣子,難道這鐵荒連禁錮天級秘寶的力量都有么?

若現在的鐵荒還能禁錮天級秘寶的話,那他還真不敢留在這裡,否則一旦不能擊敗鐵荒,那麼他的血肉靈魂將成為鐵荒恢復的養料,他的軀體骨骸將成為鐵荒手裡一頭白骨傀儡。

無論什麼場面,都是他不願意看到的。

「老雲,現在的鐵荒,或者說這個地方,能不能禁錮我的神秘空間?」楊羽感覺心有不安,急切的勾連詢問了雲衡。

「你害怕什麼?」雲衡淡淡道:「這鐵荒在巔峰時刻,憑藉強橫修為還不能禁錮天級秘寶,但現在他的修為萬不存一,僅有巔峰時期萬分之一而已,就憑他著一縷幽魂,怎麼可能禁錮你神秘空間?那至少是天級的存在!」

楊羽默默點了點頭,心中稍定。

「你那神秘空間為天級秘寶的存在,我現在的實力,若是想要擊殺鐵荒這綠分魂,簡直是動動手的功夫就解決了,若是不是害怕驚動諸神大陸的靈殿的神棍們,我隨手就把他料理了,我也不能勒破這神秘空間的奇妙,就鐵荒這一縷殘魂能行?」

神秘空間里的雲衡不屑的撇撇嘴,語氣輕蔑的道:「你儘管放心一戰便是,就算你被重創了,不能動用靈魂之力,一切不還有我的么?有我在鐵荒不能把你如何,你大膽的和鐵荒戰便是,現在趁他進階的功夫,若是能毀了他,肯定是好事!」

楊羽突然堅定了信心。

雲衡語氣沉重,「這次若不能煉化鐵荒,等他進階真神的話,或許你也很難擊敗他,現在當務之急便是解決那四具屍傀,等屍傀解決了,你就可以輕鬆的擊殺正在修鍊中的鐵荒!待會戰鬥的時候,我會沉寂收取他的屍傀,你不用擔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