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爾法師面色一沉,冷冷的問道。

梅林看了一眼貝拉和瓦德拉克,嘴角間露出了一絲笑容,平靜的說道:「和他們一樣,也是即將成為烏冬堡的成員!」

「這麼說,還沒有成為烏冬堡的成員?」

弗拉爾法師話鋒一轉,目光中露出了一絲冷意,聲音冷冰冰的說道:「一個什麼都不是的流浪法師,也敢對我灰羽聯盟的法師動手,哼,我不能殺波爾多,但還不能殺你嗎?」

說罷,弗拉爾法師身上猛的出現了劇烈的火元素波動。

「不好,梅林法師,快走!弗拉爾,你敢?他們都即將成為我烏冬堡的法師,你敢殺了他們,就算你躲到灰羽聯盟,我烏冬堡也一定讓你付出慘重代價!」

波爾多法師被束縛住,此時看到弗拉爾要對梅林動手,立刻就大吼了起來。

「哼,你們烏冬堡倒是夠霸道,會為了區區幾個還不是烏冬堡成員的施法者,與我灰羽聯盟大戰?哈哈,波爾多,我就殺了他們,你們又能如何?」

弗拉爾法師大笑了起來,他的身上瞬間被狂暴的火焰所包裹住,隨後,漫天的火焰便猶如狂風暴雨一般,呼嘯著向梅林席捲而來!(未完待續。) 漫天都是狂暴的火焰,就如同火海一般,這是弗拉爾釋放的四級法術。

梅林深吸了口氣,這個時候,他的法袍都無法抵擋,即便是剛剛構建成了二級防禦類法術大地光幕,但在沒有增幅的情況下,也根本擋不住四級法術。

因此,梅林只能主動出擊。

「魔能,極冰指!」

梅林伸出了**的手指,向著弗拉爾法師猛的一點,頓時,一股寒氣瞬間射出,所到之處,全都化為了冰晶。

「咔嚓咔嚓」。

無數的冰晶形成,有的甚至還包裹住了半空中的火焰,掉在地上摔的粉碎。連四級法術都能凍結、冰封,這已經不是法術了,不是梅林這樣一個區區連二級施法者都不是的法師能釋放的。

「魔能,這是潘多拉魔能,你居然有潘多拉魔能?」

弗拉爾法師臉上露出了一絲震驚之色,潘多拉魔能擁有著神秘莫測的力量,擁有了潘多拉魔能,完全能夠無視法師等級。

在灰羽聯盟中,弗拉爾法師就親眼見到過,一位修成了潘多拉魔能的二級施法者,輕易的打敗了一名**巔峰的施法者,甚至能抗衡四級施法者。

所以,弗拉爾法師很清楚潘多拉魔能的強大,看到梅林居然施展出了潘多拉魔能,他立刻就變的警惕了起來。

弗拉爾法師正要釋放防禦類法術時,梅林身上又猛的出現了劇烈的黑暗元素波動。

「黑暗之潮!」

梅林口中輕聲說道,頓時,周圍的光線一下就暗了下來,無窮無盡的黑暗元素,就如同潮水一般,涌了出來,將弗拉爾法師等人,都統統包圍住了。

經過了黑暗之心增幅的黑暗之潮,能輕易讓弗拉爾這樣一個精神力只堪堪達到四級的施法者陷入到幻境之中。

弗拉爾法師甚至都沒有絲毫的抵擋之力,整個人就變得獃滯了起來,完全陷入到了幻境之中。

「咔嚓」。

極冰指的寒氣,瞬間凍結住了弗拉爾法師的手臂,梅林如法炮製,如同懲治剛才的多諾一樣,都直接廢了弗拉爾法師的一隻手臂。

還是因為梅林對灰羽聯盟有些忌憚,所以也不敢貿然殺人。

「呼……」。

梅林驅散了黑暗之潮,弗拉爾法師也清醒了過來,他的臉色變得煞白,右手臂已經完全沒有了知覺,和多諾一樣,一條手臂被梅林廢了。

弗拉爾死死咬著嘴唇,臉色極為陰沉,如同一條毒蛇一般,冷冷的盯著梅林,這樣的目光讓梅林很不舒服,若是在其他地方,他早就殺了弗拉爾了,不過這是在科爾多曼斯拉群島上,梅林還是有很多顧慮的。

「弗拉爾,你怎麼了?是不是烏冬堡的人動手了?」

一陣粗獷的聲音響起,隨後從後面猛的大踏步走來了幾名施法者,為首的一名施法者臉上有三道淺淺的疤痕,看起來顯得有些猙獰。

這名疤臉施法者看到弗拉爾那低垂的手臂后,目光在梅林、波爾多法師等人的身上一一掃過。

「嘿嘿,隊長,你要是再不來,恐怕我就要死了!」

弗拉爾舔了舔嘴唇,看到這名疤臉施法者后,神色間露出了一絲喜意。

「是他們乾的?」

疤臉施法者聲音一沉,冷冷的問道。

「隊長,烏冬堡的人你又不是不清楚,我和多諾的傷,都是被這個叫做梅林的人給廢了。」

弗拉爾惡狠狠的盯著梅林,向著疤臉施法者講述著事情的起因。

「很好,是你傷了弗拉爾?不管你是不是烏冬堡的人,傷了弗拉爾,就要付出代價,你廢了他一隻手臂,那我就廢了你兩隻手臂!」

疤臉施法者身上猛然間,散發出了其龐大的氣息,那是只屬於五級施法者的氣息,疤臉施法者,居然是一名五級施法者。

「丑鬼,你在我烏冬堡的法師面前耍威風?嘿嘿,來來來,讓老頭子來看看你,這些年來長進多少了?」

一聲尖銳的聲音從人群中傳來,緊接著,一名身穿灰袍,頭上戴著一頂破帽的乾瘦法師,從人群中漸漸走了出來,在他的身後,也跟著一些灰袍法師。

梅林眼睛微微一眯,這些人身上的法袍,他也認識,是烏冬堡的施法者所穿的法袍,而且還是灰袍,說明他們都是四級以上的施法者。

尤其是說話的這個乾瘦老頭,非常瘦小,好像一陣風都能吹走似的,但他身上的氣息,卻比疤臉男子的氣息還要恐怖。

疤臉男子看到乾瘦老頭后,臉色微微一變,顯得很難看,低聲道:「沃勒,你們烏冬堡難道真要包庇這些人?」

「包庇?嘿嘿,他們都是即將成為我烏冬堡的成員,你也知道,烏冬堡的每一個成員,都是我們的同伴,你說我們包庇同伴,那就包庇吧,怎麼,你有意見?」

沃勒法師漫不經心,毫不在意的說道。

疤臉男子的神色愈加的陰沉了,這就是烏冬堡,絲毫沒有什麼畏懼,不論是對灰羽聯盟還是法師之塔,哪怕是為了區區一個一級施法者,但只要是烏冬堡的成員,烏冬堡都會不惜一切代價。

這就是烏冬堡,完全不像是施法者,更像是一群理想主義者的瘋子聚集在一起,不過一個理想主義者,可能根本就無法在施法者的世界生存下去,但若是一群強大的理想主義者聚集在一起,那麼他們的力量也將會非常強大,令任何勢力都會感到頭疼。

「走!」

疤臉男子知道,有了沃勒到了,他們今天占不到便宜,烏冬堡的人都是一群瘋子,若是他們敢動手,恐怕立刻就會面臨烏冬堡更加強大的施法者的攻擊。

或許灰羽聯盟也會反擊,但那個時候,他們幾個也許早就死了。

疤臉男子帶著灰羽聯盟的人,灰溜溜的離開了,而梅林也才算是真正見識到烏冬堡的強勢和霸道,難怪烏冬堡敢號稱科爾多曼斯拉群島第一大勢力,的確要比灰羽聯盟強勢得多。

這不是實力真的比灰羽聯盟強勢多少,而是烏冬堡的特姓,根本就不怕惹禍,更加不怕因為搭救烏冬堡的法師而與另一個強大的勢力開戰,只要是為了搭救烏冬堡的法師,哪怕是鬧出再大的動靜,烏冬堡上下都會全力的支持。

所以,烏冬堡對外或許有些蠻橫、霸道,但烏冬堡內的成員,卻覺得無比的溫馨和安全。

乾瘦老者,沃勒法師向梅林和貝拉、瓦德拉克走了過來,目光上下打量著梅林等人,隨後笑著說道:「你們都是準備加入烏冬堡?其實你們不用怕,有烏冬堡作為你們的後盾,在科爾多曼斯拉群島上,你們不用怕任何人!剛才那個丑鬼,雖然樣子兇狠,但他卻不敢真的殺了你們,嘿嘿,他是吃過我烏冬堡的一些苦頭的。」

梅林點了點頭,貝拉和瓦德拉克的臉上也都露出了感激之色。

「好了,你們跟我回烏冬堡吧。」

沃勒法師手微微一揮,眾多烏冬堡的施法者便漸漸朝著烏冬堡趕回。

沒過一會兒,眾人就趕回了烏冬堡,沃勒法師對梅林笑著說道:「梅林法師,你居然只是一級施法者,簡直太不可思議了!那弗拉爾雖然差勁,但終究也是四級施法者,恐怕你都可以嘗試去打敗那個四級煉金怪物,有成為灰袍法師的希望。」

沃勒法師並不了解梅林的情況,並不知道梅林已經打敗了四級煉金怪物,現在正在等待著烏冬堡中那位五級施法者把藥劑配製完了,好接受梅林的挑戰。

梅林沒有回答,只是笑了笑,隨後沃勒法師將梅林等人送到了院子中,還是有些意味深長的說道:「在科爾多曼斯拉群島,若沒有加入勢力,是很難的,即便是那些實力強大的流浪法師,也是一樣。你們還是早點去接受考核,加入烏冬堡,到時候你們便是烏冬堡的正式成員,在科爾多曼斯拉群島上,沒有人敢對付我烏冬堡的成員!」

沃勒法師的語氣中也透露出了絕對的自信和底氣,更何況烏冬堡的強勢,今天梅林和瓦德拉克等人也都親眼看到了。

「好了,你們在這裡休息,我先離開了。」


沃勒法師很熱心,將梅林等人送回來后,便直接轉身離開。

「嗖」。

就在這時,院子外卻迎面走來了一名灰袍法師。

「咦?沃勒法師,你也在?你不去巡查,來這裡幹什麼?」

這名灰袍法師明顯也認識沃勒法師,剛剛問了一句,還不等沃勒法師回答,看到梅林在院子中后,便快步的走向了梅林,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道:「梅林法師,快跟我走,薩克維拉法師已經將藥劑配製完了,現在正等著你過去考核!」

梅林點了點頭,他已經等了兩天了,算算時間,薩克維拉法師也的確是配製完藥劑,接受他的挑戰了。

別人不知道薩克維拉法師,但沃勒法師卻很清楚,聽到梅林居然要去接受薩克維拉法師的考核,他立刻就猜到了原因,眼睛瞪的很大,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你說什麼?梅林法師是去挑戰薩克維拉法師的?」

「沃勒法師,你若有興趣,也可以跟著去看看,嘿嘿,梅林法師如果成功了,那可算得上是轟動整個烏冬堡了!」

灰袍法師的臉上也洋溢著一絲興奮之色。(未完待續。) 金碧輝煌的大廳內,已經有許多灰袍法師在等待著了,為首的是一位中等灰袍法師,目光顯得很平和,即便是稍稍多等了一點時間,也沒有不滿之色。


梅林也很快就來到了大廳內,在他的身後還跟著沃勒法師,以及瓦德拉克和貝拉等人,他們也想來見識一下。

「尊敬的薩克維拉法師,讓你久等了!」

梅林向薩克維拉法師法師微微欠身行禮,作為一名五級施法者,薩克維拉法師也當得起梅林的大禮。

不過薩克維拉法師卻很隨和,微微笑著說道:「無妨,是我之前配製藥劑耽擱了點時間,梅林法師,開始吧,我也想看看,你身為一級施法者,是有什麼信心來挑戰我的?」

梅林點了點頭,隨後兩人便進入到了布滿了符文的透明房間中,在這裡,七級以下施法者的攻擊,都無法對房間造成任何的損害。

梅林和薩克維拉法師對視了一眼,薩克維拉法師再次提醒道:「梅林法師,聽說你有潘多拉魔能?不過就算有潘多拉魔能,你也應該只能**到小成,基本上就只能媲美四級法術的巔峰。而且,我也有潘多拉魔能,不過這次是你考核,是否擁有五級施法者的實力,所以你放心,我不會施展潘多拉魔能。」

薩克維拉法師的意思已經很清楚了,梅林的潘多拉魔能,對於他五級防禦類法術來說,根本就起不到什麼作用,所以,若是梅林想靠著潘多拉魔能來戰勝他,根本就不可能。

而且,薩克維拉法師也有潘多拉魔能,因此,梅林不要尋求將他打敗,而只是在薩克維拉法師面前,展示出梅林最強的實力便行了。

陰陽之仙道 ,隨後點了點頭,五級施法者,他也是第一次嘗試挑戰,而且對於他自己的情況,梅林是最清楚的。

無論是崩滅之火還是極冰指,雖然的確很強大,但也僅僅只能媲美四級法術罷了,強大一些的潘多拉魔能,能媲美四級法術的巔峰,像梅林的崩滅之火和極冰指,都屬於比較強大的潘多拉魔能了。

當然,這是指純攻擊的潘多拉魔能,而輔助姓質的,比如梅林的黑暗之心和融土魔能,就不在此例,她們融入到了法術中,若是法術威力強大,而其增幅也很大,那麼其法術威力,完全可以達到一個相當恐怖的地步。

這也是為什麼,即便是在莫爾塔帝國時代,施法者最為輝煌的時期,能夠融入法術當中的魔能才是最珍貴的魔能的原因。

梅林也沒有打算用極冰指和崩滅之火去挑戰薩克維拉法師,他現在最強大的並不是崩滅之火和極冰指,而是剛剛構建不久的二級黑暗系法術黑暗之潮。

黑暗之潮有了黑暗之心的增幅,可以輕易使四級施法者都陷入到幻境當中,而且直到現在,梅林也沒有釋放過黑暗之潮的加強版。

如果黑暗之潮的加強版,在黑暗之心的增幅下,能夠讓使五級施法者都陷入到幻境中,或者說,對五級施法者有一些影響,那梅林也就算是挑戰成功了,可以勉強媲美五級施法者。

「薩克維拉法師,我要開始了!」

梅林沉聲說道。

「來吧,施展出你最強的手段,否則,你沒機會了!」

薩克維拉語氣平靜的說道。

而此時大廳內,眾多的施法者也都緊緊的盯著梅林和薩克維拉,目光中充滿了期待之色。

「黑暗之潮!」

梅林終於動了,他揮手一指,頓時,整個透明的房間似乎都變成了漆黑一片,從外面根本就無法看到房間內的情況。

只是能夠感受到,無窮無盡的黑暗元素,都在瘋狂的朝著房間內聚集著。

「二級法術?儘管黑暗之潮的確厲害,能夠讓**施法者都陷入到幻境中,但只靠著這區區黑暗之潮,能對付薩克維拉法師?」

許多施法者都迷惑不解,哪怕是那些四級灰袍施法者,也是滿臉的疑惑,只有同樣是中等灰袍法師的沃勒法師,一臉的凝重之色。

在大廳里的施法者,幾乎都不知道,梅林一連釋放了三次黑暗之潮,隨後,更是直接釋放了黑暗之潮的加強版。

這是梅林現在最強的力量了,黑暗之潮的加強版,再加上黑暗之心的增幅,連梅林都不知道究竟會有多麼強大。

因此,他釋放出了黑暗之潮后,便緊緊注視著薩克維拉法師的一舉一動。

薩克維拉法師的表情依舊很平靜,但梅林在釋放出黑暗之潮加強版時,他猛的睜開了眼睛,龐大的精神力衝天而起。

「不錯,梅林法師,如果我猜的不錯,你應該還有輔助的潘多拉魔能,融合進了法術當中吧?而能夠使黑暗系法術增幅達到這麼大的,除了黑暗之心,不會有其他的魔能了……黑暗之心啊,那可是傳說中,即便是在施法者最為輝煌的時代,都是比較強大的魔能啊,擁有了黑暗之心,就幾乎是黑暗的寵兒……」

到現在,薩克維拉法師都能夠條理清楚的說話,這已經說明梅林失敗了,他的黑暗之潮的加強版,即便有了黑暗之心的增幅,但卻依舊無法使五級施法者陷入到幻境之中。

頓了頓,薩克維拉法師卻將目光看向了梅林,嘴角間還露出了一絲笑容道:「可惜啊,你若是能夠成為四級施法者,那麼黑暗之心的真正作用才會體現出來……這麼多年了,我還沒有見過誰,能夠修成黑暗之心,你是第一個,而且,你還很有希望成為四級施法者,將黑暗之心的威力發揮出來!」

梅林點了點頭,不過他還是感到有些遺憾,黑暗之心現在並沒有融入到法術當中,還不是黑暗之心最強的形態。

「呼……」。

梅林立刻驅散了黑暗之潮,房間又漸漸的恢復了,外面的施法者也都可以看到裡面的情況。

隨後,梅林深吸了口氣,語氣平靜的說道:「我輸了!」


房間大門打開,梅林向薩克維拉法師微微一欠身,隨後便從房間中走了出來。

在大廳內的眾多施法者,都還是一副面面相覷的樣子,臉上充滿了疑惑,由於房間中充滿了黑暗元素,他們甚至都沒有看到梅林和薩克維拉法師動手,結果梅林就宣布認輸了,讓他們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梅林法師!」

薩克維拉法師也走了出來,他看了一眼周圍的灰袍施法者,隨後沉聲說道:「剛才我已經知道了梅林法師的實力,雖然他挑戰失敗了,但卻無限的接近五級施法者,這樣的實力,即便是在初等灰袍法師中,也可以得到一件灰色金邊法袍了!」

「灰色金邊法袍?薩克維拉法師,梅林法師真的有這麼強?」

其他一些灰袍法師,有些不敢相信,他們的身上雖然也是灰袍,但卻並沒有金邊,凡是在烏冬堡的人,都很清楚,能夠擁有一件金邊法袍,意味著什麼。

「我的意思就是這樣,我會向七級法師說明情況!」

薩克維拉法師又對著梅林說道:「梅林法師,你就先等待一段時間,相信你獲得一件金邊法袍,應該沒什麼問題。」

說罷,薩克維拉法師便直接轉身離開了大廳,只留下了許多灰袍施法者,這些灰袍施法者,無一例外,看向梅林的目光中,都露出了羨慕之色。

「金邊法袍?好像剛才薩克維拉法師就穿著金邊法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