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靖罵罵咧咧的向著義莊走來。

「我靠,我記得這不是殭屍世界嗎,怎麼我找遍了方圓幾十里連個妖魔鬼怪的影子都看不到。」

「這樣我要怎麼升級,不能殺鬼怪我哪裏來的功德升級加點,煩啊。」

他鬱悶走了進來,卻看見九叔和秋生文才都是滿臉喜意。

「師傅,師兄,你們幹什麼呢,這麼高興?」

張靖疑惑問道。

秋生文才跳上來挽住他的肩膀,神秘道:「師弟,我跟你說啊,葉哥是武聖。」

「什麼葉哥武聖的?」

說着說着,腦海中閃過一道晴天霹靂。

葉哥?武聖?

之前他可沒少聽說這倆憨貨說起葉哥,再聯想到聽到的一些靈幻界的事。

他瞬間想通了,一臉獃滯喃喃:

「老哥,你騙得我好慘啊。」

武聖的實力,你告訴我你是剛身穿來的?

民國某個深山老林。

葉紀縮在某個山洞中,在將從佛門收刮來的所有東西全部記憶下來,賣給聊天群得了三十萬的積分后。

便開始研究這些佛門法、術。

至於山洞旁邊的劍冢,以及身邊牆壁上雕刻的像什麼「縱橫江湖三十餘載」「天下更無抗手」。

還有什麼「以雕為友,嗚呼,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之類的一些話。

他則從未去注意。 「弗朗西斯夏爾,帕斯城上東城區著名商人,慈善家,嗯,他還正在競選今年上東城區的區議員?真是一個愛崗敬業的好人,深更半夜都不忘出來搜尋帕斯城失蹤的各位美女,並且願意付出一點點金錢把她們帶回家。」

「這一位,阿蘭菲利普斯,帕斯城環境保護監察委員會……」

和那二十位美女的待遇不同,張昊介紹起這些男性來,最多不超過三十秒,如同在趕時間一般,和他之前說的大人物待遇截然相反。

觀眾們茫然。

眼前這些昏迷的男人聽著頭銜都不低,可真說有名也算不上。

十多人下來,絕大部分觀眾根本就不認識,但張昊話語中若有似無的暗示讓他們繼續看了下去。

而在不久前,奧美的某個情報系統中,有人正在向上級反映這場直播。

「長官,我這裡有發現,我覺得您最好來看看。」一個職員對不遠處的上司招手。

他的主管上司不緊不慢地過來,他這裡收到的情報多了,什麼稀奇古怪匪夷所思的情報都有,他早就學會了淡定。

反正他只是負責收集情報,行動是其他部門的事,冷靜細緻才是情報部門最需要的東西。

「什麼事?」主管直接問道。

職員把面前的屏幕轉向他:「這個直播有問題。現在裡面至少出現了兩個知名人物,一個是安德莉亞西里斯,康德拉西里斯的親孫女。另一個,呵呵,是我的女神艾瑪文森特。」

主管一邊看著屏幕上的直播錄像,一邊隨口道:「那有什麼?上次那個橘子泄密門事件幾百個女明星和名媛的私密照片不是漫天飛么?」

職員搖頭:「這可是直播,還有個不大不小的名人,奧林斯的未來女子體操冠軍百麗兒。這三個人出現在同一個直播間里,而且她們還不是主角。」

主管呵呵:「這什麼直播?哪個公司請她們來炒作平台么?」

職員:「全球多個網路平台直播,現在觀看直播的人數已經超過一億。」

主管愣了愣:「一億?」

職員:「而且,包括剛才那三個女人在內的二十個年輕女性都是以受害者和證人的身份出現的。現在這幾位,才是作為罪犯出場的人。」他進行了分屏,一邊播放錄像,一邊是直播畫面。

他還飛快地介紹了一遍這些「罪犯」的身份,然後說道:「他們的樣貌和身份都能找到,這些人沒有化妝的痕迹,這直播也不是偽造的視頻,所以我覺得你有必要關注一下這個直播,弄不好這就是個天大的新聞。」

主管一邊看,一邊隨口道:「再大能比前幾年我們自己的案子大么?呵呵,最多就是……呃,這特么神經病吧!」

他快進了一些片段,迅速跳過了那群年輕女孩的內容,從後面安德莉亞那裡才正常播放,談話間他已經看到了前兩個「罪犯」的臉和身份介紹。

綜合下屬剛才的彙報,他只能用神經病來形容開這個直播的人。

因為,這事要是真的,那其中的利益無法估量。

他要是得到這個情報送上去,肯定會升職加薪,走上人生新巔峰。或者辭職不幹也能發一大筆財,一輩子花天酒地都沒問題。

這種天大的把柄,卻不加任何利用,乾淨利落地拋給了全世界人民,這不是神經病才怪。

張昊要是知道,絕對嗤之以鼻。

他不把這些東西握在手中交換利益,那是他壓根兒看不上這些所謂的利益。

錢,權勢對時空穿梭者來說,沒有意義。

特別是水藍星的錢張昊想有多少就有多少,三號空間的無數物資,文化藝術,技術資料都還在空間塔里吃灰,用得著和這些人渣交易么!

張昊用了不到五分鐘,把十五個「罪犯」的資料展示完畢,開口道:「最後插播一次廣告,請觀眾們點下你們的錄製按鈕,新世界的大門即將對你們展開,現在倒計時五四三二一。」

觀眾們:……MMP!你到底要插播多少次廣告?

隨著倒計時的技術,直播屏幕上出現了一份資料,以一秒鐘一頁的速度在翻動著,讓所有觀眾都來不及看清,就翻了過去。

這樣一直翻了超過二十頁,才在最後一頁停下。

張昊笑道:「翻過去的大家暫時不用急,反正錄下視頻的觀眾們有足夠的時間去分析研究,我們只來說這最後一頁的內容,請看這裡。」

他的手在一部手機上操作著,很快就圈出了幾個紅圈:「這裡,看見沒有,一等品十七件,特等品三件。聰明的觀眾們,你們聯想到了什麼沒?對,再請看這後面的說明,特等品三號百麗兒克莉斯多,特等品二號安德莉亞西里斯,特等品一號,噹噹噹噹,我們的大明星依然是最出色的,艾瑪文森特小姐,你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觀眾們:……

眾女:……

奧美情報機構職員和主管:……

MMP!

所有人心中都罵出了聲,這特么都是啥玩意兒?

聯繫剛才那個十七件一等品的字眼,以及一等品后的一長串名字,眼睛好點的已經驚呼出聲。

「F**K!這些可愛的妹紙都是……貨物?」

「Holys**t!這份清單是那個狗**養的弄出來的?我要去砍死他。」

「人渣,應該把這些人渣統統弔死在電線杆上!」

張昊笑道:「現在沒錄像的人還有最後的機會,保留這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頁證據,你們正在見證歷史。順便說一句,前面兩年的交易記錄都被刪除了具體的人名,所以我們無從得知之前的十五個特等品,和二百六十個一等品到底是那些可憐的姑娘。你們有女性朋友在帕斯城失蹤了嗎?找找這份記錄,說不定她就是其中之一的貨品。」

頓了頓,他繼續道:「但我很遺憾地告訴大家,即便你們能確定你們的親人朋友被人當作貨品賣掉,那她們很可能也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對此我只能說抱歉,我們無法拯救所有人,只能制止正在發生的罪惡。願一切如同那句話一樣,正義或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觀眾們沉默了,在場的眾女也都沉默了。

這是一個沉重的話題,特別是在她們還能重見天日,而那近三百名女性卻連名字都在這個世界永遠消失。 一群年輕小夥子走後,又遇一群美女向牛亮和張艷圍攏過打招呼!

「哇!這不是艷總嗎?艷總好……我們最喜歡聽你講課嘍!別人講課,我們一聽就睡著,只有艷姐講課我們會興奮得一點也不想睡覺……」。

「對啊!對啊!艷姐艷總好厲害!年級輕輕就成了我們的偶像……艷姐!你今天駕車來了嗎?回去的時候可以……呵呵!我說錯了!……我們這麼多人,你的寶車怎麼可以帶我們呢?」一個美女向張艷投來羨慕的眼神。

張艷一聽群美女的話,臉色劇變,不停的向誇獎他她的的美女們示意臉色。

群美女中有一個很機智,發現張艷臉色劇變厚,又見張艷面前矗立著一個帥氣逼人與眾不同的帥哥后,立即拉著同伴們撤退。

群美女一邊撤退,一邊回頭張望牛亮,一次兩次……

張艷見牛亮目光始終注視著美女們的身體看,氣得用自己的身體拐了一下牛亮道「看……看什麼看,沒有見過美女嗎?」。

牛亮聽了目光還是沒有迴轉,心裡想,要想打入黑廠公司,完成任務,不能把自己的形象搞得太完美,要把自己的形象扭曲一點。

如果讓自己選擇,偶爾做一點出格的事,那自己也不會選擇做什麼卑鄙無恥的事,自己選擇扭曲自己形象的唯一辦法,就是應該好色一點,這樣自己的形象就不完美。

一個完美無缺的形象,會遭到張艷懷疑的。

牛亮想到這故意假裝色眯眯的眼睛看著群美女的大腿身材,像是沒有聽到張艷話似的。

張艷這一下可生氣了,彎下腰,抓了一把沙子順手灑往牛亮臉上去,牛亮不防張艷會來這一招,牛亮見細沙向自己撲來,身體一晃動,人立即後仰倒沙灘上。

牛亮倒下沙灘后乾脆不起來了,看你們想對自己使壞,使得了嗎?

牛亮雙手捂住自己眼睛,「哎呦」翻滾在沙灘上。

張艷見牛亮如此大驚失色,人愣住了。

倩倩一見,心想牛亮眼睛里肯定被張艷灑進沙子了,匍匐到牛亮身上道「小亮哥哥!……小亮哥哥……你怎麼啦?你沒有事吧!不要嚇我!」。

張琴一見牛亮這樣立即驚叫道「艷姐!你幹嘛呀!下手這麼毒辣……牛哥……牛哥……你沒有事吧!」。

牛亮發現張琴也向自己撲來,翻身抱著倩倩過開去,自己不能讓張琴在佔便宜了啊!

張艷一愣神后,迅速沖攔住牛亮和倩倩翻滾的方向道「不會吧!……」。

張艷實在不相信,自己灑向牛亮的沙子會灑進牛亮眼睛里。

牛亮被張艷攔住后,鬆開摟抱倩倩身體的手,睜開眼睛突然站起來道「你們想幹嘛呢?我是想試一下在沙灘上兩個人抱著翻滾的滋味如何啊!」。

張艷見牛亮沒有事,站起來后還說出如此之話氣得脫口而出道「渣男……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都是騙人的東西!」。

牛亮瞟了一眼張艷,見張艷真的生氣了,心裡暗想,自己本來就想惹張艷生氣,人一生氣就會流露出本性,就不能偽裝自己的善良。

張琴見牛亮沒有事呵呵笑道「牛哥!原來你沒有事啊!剛才嚇死我們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張艷聽了瞪了張琴一眼道「你傻啊,不知道這傢伙是騙人高手嗎?把我們騙得都相信他有事,而他呢?只是想假裝一下,好占倩倩的便宜!」。

倩倩見牛亮沒有事,只要牛亮沒有事,倩倩就會高興,無論牛亮對自己做過什麼?

在倩倩心裡,別說牛亮只是佔了自己一點點便宜,只要倩倩自己的小亮哥哥沒有事,要自己去幹什麼都行。

當阿鳳姐姐得到小亮哥哥的手機號碼后,倩倩自己也就知道牛亮的手機號碼,只是她善良,一直覺得自己騙自己的小亮哥哥來此,來這干這種不知道是好是壞的事。

倩倩心裡一直矛盾著,又想要小亮哥哥來找自己,另一面又不希望小亮哥哥來,當小亮哥哥來真來了,自己又迫不及待的去火車站接他。

倩倩呵呵笑道「小亮哥哥!原來你沒事呀!沒事真好!來我看看你的眼睛!」。

張艷聽了怒斥道「看什麼看……你們看吧!倩倩……張琴,這個人就交給你們了,我沒有時間陪你們,我得趕去接我們想接的人,見我想見的人去,我才沒有這個大騙子浪費時間呢?你們晚上自己回去吧!」。

張艷說完,一個轉身,揚長而去,頭也不回。

張琴見張艷姐姐真的生氣了,追了幾步道「艷姐姐……你不要這樣好不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