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月二人不知彌閑心裡打什麼鬼主意,更不知道來此為何。對於此,兩人都是十分疑惑。

彌閑一個閃身就已經到了彌塵的眼前,還不待彌塵有任何動作,兩隻乾枯手掌就已摸上彌塵的左右臉巴,使勁捏揉一番。

彌塵剛要反抗,卻發現身體內部靈氣全部詭異停滯了,全身各處也是如同被什麼束縛般一樣,動彈不得!彌塵心中一驚,這老頭好強大的實力!

「彌閑長老,你……」彌月剛要說什麼,卻發現彌閑眉頭一皺,問的話也是停住,且看他幹什麼鬼。

彌閑肆意擺弄幾下,才鬆手,喃喃道:「不可能啊!」

「什麼不可能?」彌月問道。

彌塵此時殺人的心思都有了,剛才老者看似輕柔的捏揉,但暗地裡的狠勁差點沒把他的臉皮給揪下來,不讓彌塵怨恨才怪。

彌閑緊緊盯著彌塵,一眨不眨,看得彌塵心裡毛骨悚然,覺得自己一切都被老者這一眼看得清清楚楚,無所遁形!

彌閑古怪道:「這是你的原貌?」

彌塵差點一口血噴出,廢話,這不是他原貌難道還是別人的,這老頭沒病吧?

彌月也是臉上黑氣籠罩,道:「彌閑長老就不用兜彎子了,有什麼話就說吧。」

彌閑不動聲sè,左右再次打量了彌塵一眼,從腳跟,再到眼睛,一處都沒落下。

最終,彌閑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說出一句令人絕倒的話來:「就你這撮樣,也能把族長一系的掌上明珠勾到手,真是瞎了眼了。」

彌塵真想立刻將這老頭大卸八塊,什麼叫你這撮樣,彌塵雖不認為自己很英俊瀟洒,但還沒淪落到丑到不敢見人的地步。

這老頭一上來就狠狠打擊了他一下,饒是以彌塵的涵養,也是很想將這可惡老頭扁成豬頭!

還有什麼勾引族長一系掌上明珠,那是……等等——彌塵似抓住什麼,族長一系掌上明珠,除了彌心然還會有誰?

想到此處,彌塵臉sè一變,終於來了!

從當初金鈴暴露之後,彌塵就知道【九冥】肯定會派人過來處理這件事,但也沒想到會這麼快,雖然在意料之中,但這一切他還沒有想好圓滿說法。說他和彌心然沒關係,怎麼可能?如果是以前,那的的確確是沒啥關係,但是,現在卻是不同了。彌心然與他私底私戀,雖然現在知道的人只有她和自己二人。

彌塵很快掩飾臉上的變sè,裝成一副平靜樣子。

但是,這一切也許彌月沒有捕捉到,是因為她實力不夠,彌塵這一變故只是一瞬間,彌月還做不到如此地步。但彌閑不同,他本身實力已經是靈神,捕捉彌塵一瞬間的變sè,不過是手到擒來的事。彌閑眼裡jing光一閃,轉瞬即逝。

這小子,不簡單!雖然實力廢得一塌糊塗!彌閑心裡評估道。

彌月這時也是緊張起來,彌心然這件事可大可小,但關鍵彌月怕自己師尊那裡不好交代。作為【九冥】首領弟子的她,其兄長卻是與敵方女子有著不明不白的關係,不論從哪方面講,彌塵都是要受到極其嚴重的懲罰!

固然彌月堅持相信自己哥哥與彌心然沒有什麼牽連,但她一人堅持根本算不得什麼。真正決定此事的還是要看【九冥】長老會的態度。

「彌閑長老,長老會對待此事是什麼態度?」彌月終究還是出口問道。

彌閑顯然一愣,隨即笑道:「長老會的決定就是此事完全交給我處理。」

「交給你?」彌月與彌塵臉sè古怪起來,這樣真的行?

不是彌塵二人不太相信,而是從彌閑進門到現在,都在透露一個十分明顯的特點,就是這傢伙不是一般的不靠譜,而是根本就是和靠譜兩字沾不上邊!

不過,交給一人處理,比交給整個長老會處理,那明顯是壓力大減。由此,二人鬆了一口氣。

「那彌閑長老準備如何處理?」彌月問道。

彌閑嘿嘿笑了起來,樣子頗為猥瑣,道:「我的意思嘛,那就是弄點葯,把族長一系那丫頭擄過來,然後和你哥哥嗯嗯幾下,生米煮成熟飯,氣死族長一系的人!」

「噗!」彌塵咳喘個不停,一口水全部噴洒出來,哭笑不得望著一臉正經的彌閑,這個決定實在大出他意料之外,無語的同時,也有些對這不靠譜的老頭說出一個「服」字。

彌月同樣臉上錯愕,顯然彌閑這個決定在她想象之外。

不多久,彌月苦笑道:「彌閑長老,這是不是太草率了點,【九冥】和族長一系是死敵,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彌閑卻是得意笑道:「這你就不懂了,月丫頭,只要能把這事弄成了,族長一系不但內部會自主瓦解,名聲更是一落千丈。少族長未婚妻跟敵人跑了,嘖嘖,想想就讓老頭子我幹勁十足啊!」

說著,臉上又露出幾分古怪的笑容來,有些猥瑣。

彌塵兄妹同時無語,不是針對他的計劃,而是他這個人,彌心然貴為彌族大長老親孫女,如果是那麼容易就能劫持的,想想都是不可能的事。

天真可怕,但沒腦子就是白痴了,很顯然彌閑在此刻二人的眼裡,是無限接近於後者的人!

「既然你們不反對,那我就去準備準備了。」彌閑笑眯眯道。

剛要起身,卻聽到彌塵彌月兩人不約而同的聲音:「不行!」

「呃?」彌閑愕然,問道:「怎麼不行了?」

彌月臉上一紅,不知道是什麼作祟,只要聽到自己哥哥有別的喜歡的女孩子,她就會感到渾身不舒服,甚至產生嫉妒的心理。

彌月紅著臉,不想讓人看出異樣,道:「彌閑長老,此事關係甚大,還需要仔細考慮才是。」

彌閑沒回答,直接問向彌塵,道:「那你為什麼說不行?」

彌塵愣住,憋了半天,硬著頭皮道:「沒什麼,就是單方面覺得不行。」的確不行,彌心然與他已經私戀不說,如果這老傢伙再去插上一杠,只怕事情的糟糕xing要連升幾級。這老頭的不靠譜,他可是深有理會的。

彌閑不知道彌塵心中所想,卻是問道:「彌心然長得漂亮嗎?」

彌塵一愕,不知對方何意,但還是如實點頭道:「當然。」

彌閑又問道:「彌心然天資出眾嗎?」

彌塵不假思索點頭道:「不錯,」

彌閑又來一句:「是不是每個正常男人都想把她一遍又一遍?」

彌塵硬著頭皮點頭,雖然這老頭用的話實在是太下流了,但這還真是一個正常男人都想做的事。

彌閑笑道:「這不就結了,是男人都想把她弄上床,你說不行,除非你認為你不是正常的男人。」

彌塵絕望跌倒……

院落,石台旁。

彌塵偷偷看了四周一眼,對著彌月道:「月兒,那老頭走了嗎?」

彌月聽到此言,腦袋都大了,道:「沒有,還賴著呢。」

「這都三天了,還沒走?」彌塵苦笑問道。


此刻離彌閑來此已經三天過去了,這三天,彌閑像是上了癮般,賴在這裡直接不離開了。本來還想讓侍衛強行拉走,但這老頭也不知是什麼級別的高手,幾十名侍衛一起出手他竟然還是紋絲不動,真是邪門了!

如果僅僅是入住那還好,關鍵是這彌閑每天閑話不斷,廢話連篇,說的最多一句就是把族長一系那丫頭弄過來,來個生米煮成熟飯。不用說,這個提議直接被彌塵兄妹二人否決掉了。於是,這老頭竟是玩起了賴皮招術,賴在此地不走,什麼時候答應什麼時候走。

對於此,彌塵兄妹二人能做什麼,打是打不過,罵更是自討苦吃,他那張嘴裡的廢話,直接能淹死人!

「這彌閑長老是出了名的難纏,恐怕不答應他是不會走了,真是請佛容易送佛難。」彌月此刻也是後悔萬分,如果早知是這副場景,當初說什麼也不會讓他進來,現在好了,直接在這耗上了。

彌塵嘴角抽搐,叫他答應彌閑的那餿主意,簡直是扯談,萬一捅出什麼簍子,先倒霉的肯定是他。

「這彌閑長老到底是什麼人?」彌塵問道。

彌月臉上古怪,說道:「說起彌閑長老,還真是一個彌族中的異類,為人xing子怪癖不說,廢話更是如雨,聽說曾經把一個靈尊境的強者說得瘋掉。」

彌塵抽動嘴角,把一個靈尊說瘋掉,這還是嘴嗎?神兵利器也不過如此吧!

「據說,這位彌閑長老還有一些不好傳聞。」彌月嘴角突然不自然起來。

「什麼傳聞?」彌塵奇道。

彌月道:「他三歲時看過寡婦洗澡,六歲時逛過青樓,七歲時勵志要娶一百個女人!」

彌塵臉上冷汗如雨:「………………」 「也就是說,這老頭是不會走了?」彌塵問道。

彌月也是無力呻吟一聲,道:「現在不是走不走的問題,而是根本不會離開,我看八成是賴上了。」

「沒有其它辦法?」彌塵不死心問,這老頭一天不走,彌塵心裡就莫名有一種寒毛豎起的感覺。萬一這老頭哪天真是神經大發,真把彌心然弄過來,和他一遍又一遍,那樂子可就大了。

彌月搖了搖頭,頗為無力道:「放棄吧,哥哥,彌閑長老可是出了名的臉皮厚。想想,一個頂級強者,再加上他的厚臉皮,想改變他的思維,比登天還難。」

彌塵道:「可是……」

「可是什麼?」沒有一絲預料,彌閑直接出現在彌塵的身後,嘿嘿問道。

彌塵彌月眼皮一跳,皆是苦著臉,這老傢伙實在是太神出鬼沒了,而且還是一點預兆都沒有。實力強就是好啊,想在哪出現就在哪出現,別人還發現不了。

彌塵連忙改口道:「彌閑長老,我和月兒正在討論您老人家的光輝事迹呢,小子真是萬分崇拜啊!」

說罷,彌塵心道:應該算是「光輝」事迹吧,雖然是特指某方面。

彌閑打著昏眼,半眯著眼睛,有意無意問道:「是嗎?那剛才誰說老人家我三歲時看過寡婦洗澡,六歲時逛過青樓,七歲時勵志要娶一百個女人的?」

彌塵二人連連擦下臉上冷汗,彌塵擺手道:「怎麼可能,彌閑長老您老人家一定是聽錯了,小子可是最崇拜您了,怎麼會詆毀您老人家?」

彌閑沒有說話,在一旁坐下,毫無形象抓起石桌上的瓜果直往嘴裡塞,口水飛濺,果汁狂流,看得兄妹二人皆是怪異望著他。

難道這老傢伙一百年沒吃過飯?這是彌塵兄妹二人心裡唯一想法。


彌閑吃完之後,打了個飽嗝,哼哼道:「我說你們兩個小傢伙,別以為老頭我不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不就是嫌棄老頭我嘛,有什麼難以啟齒的?說出來不就行了?」

彌塵彌月皆是對他翻了翻白眼,知道嫌棄,還不快滾,臉真厚!

彌閑又道:「不過你們剛才有兩點說錯了。」


「什麼?」彌塵問道。

「第一個就是,老頭我六歲那年不但逛過青樓,還偷過女人的褻衣。」彌閑胸膛一挺,露出「我很驕傲」的神sè。

彌塵二人對視一眼,一種惺惺相惜從心中生起,這老傢伙到底干過多少「人神共憤」的事啊!

彌閑扳起第二根手指,嘿嘿笑道:「這第二嘛,就是老頭子我不但臉皮厚,而且還是個大大的無賴。不管你們兩個小傢伙說什麼,只要不答應老頭子的提議,老頭我就賴在這不走了。」

看著老者那得意非凡的樣子,兄妹倆真想衝上去踹幾腳,好好解氣一番。

這老傢伙太無恥了,彌塵第一次聽說過有人說自己是個無賴,還臉不紅氣不喘,甚至還有點……自以為榮的意味?!真是眼瞎了!

「彌閑長老,不是小子不答應您的提議,而是那提議實在是……」彌塵苦笑道。

「提議怎麼了?劫人又不是你去做,你只要好好獃著就行了,到時候你只需狠狠幾遍,還怕征服不了一個小丫頭。」彌閑頗為意猶未盡的味道。

彌月紅著臉,她可是個正宗的未出閣少女,聽到彌閑這般略帶下流的話語,臉皮也是一時紅潤起來。嬌艷的玉臉,更是誘人非常。

彌塵咳道:「彌閑長老,談話到此為止吧,小子還要去修鍊,就不奉陪了。」

說著,就要起身離開,誰料彌閑說道:「修鍊?就你這樣練下去,一百年也突破不了靈帝境界。」

彌塵問道:「為何?」

彌閑嘿嘿笑道:「看你血氣充足,腹有龍息,隱隱有風雷之力,你是練了大荒風雷訣吧?」

彌塵點了點頭,對於彌閑能一眼看穿他所修功法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大荒風雷訣是彌族始祖創造的功法,在彌族中想來也是大名鼎鼎,如果彌閑不知道,那才叫怪了呢!

彌月也是側耳傾聽。

彌閑笑道:「如果僅僅是一般煉體功法,按照一般煉體功法的修鍊路子便可。但對於大荒風雷訣,這種煉體方法根本是無稽之談,你和月丫頭打鬥的時候,是不是用了靈氣,不是用純力量對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