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明天朱雀挑戰賽開啟。自己這陣風勢必將慢慢吹散,到時效果便會大減。

機會,可一不可再。

「對了,林大哥,你閉關兩日可有進展?」林羽墨倏地問道。

「沒有。」林風搖了搖頭,目光微炯。「這幾天我煉製了數十件『鳳翼天翔』,但距離煉器師大賽時所煉製的,總相差一籌,那種感覺……」林風雙眸輕綻,無奈一笑。「如曇花一現,再感覺不到。」

自己也想趁熱打鐵,將此次『傳說品階』的煉製完美複製。

但,可一不可再,自己彷彿記憶喪失般,完全回想不起當時的感覺。

吞噬之火與重生之火的融合,總欠缺那麼點說不出的味道,使得整個煉製過程並不完美。直到所有煉製材料都耗盡,自己都未找到那種感覺,此次『趁熱打鐵』便是宣告失敗。

有時候,也得講點『機緣』。

「既然能煉製出一次,總會有第二次,第三次,林大哥你一定行的。」林羽墨淺淺一笑,倏地眨了眨眼睛,「有個好消息告訴你,林大哥。」

「好消息?」林風輕訝。

「嗯,羅首富此次親自登門拜訪,一則為與家族建立合作關係,二則……」林羽墨美眸閃動,「他想買下,林大哥你在煉器師大賽中所煉製的那件『傳說品階』鳳翼天翔。」

「原來如此。」林風恍然一笑,卻是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我不賣。」

林羽墨輕怔,「林大哥你可知價格?」

笑著搖了搖頭,林風隨口道,「價格多少?」

自己倒也好奇,這富可敵國的羅首富能開出什麼價。三重星寶,中等品階在1000星晶左右;上等品階在3000星晶左右,頂級品階未有定數,但起碼都過10000星晶。

林羽墨輕抿櫻唇,伸出一根芊芊玉指。


「一百萬?」林風嘩然而笑,「倒是大手筆。」

一出手,便比自己全副身家都要多好幾倍,果然不愧是羅首富。

「不,是一千萬。」林羽墨眼眸泛起閃爍光亮,輕道。

「值這麼多?」林風輕訝,這價格大出自己所料。一千萬星晶,這是何等龐大的數目,饒是林氏一族在釋羅郡中也算相當富裕,但所有流動資金相加恐怕一千萬星晶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一千萬!

整個林氏一族都不值這個數。

「這是件無價之寶。」林羽墨美眸閃動,「論功用,它或許連一百萬星晶都不值,但論紀念價值,論存在意義,這一千萬星晶貨真價實。而且這只是初步價格,相信林大哥真要出售,賣出兩千萬甚至三千萬星晶都有可能。」

「是么?」林風淡然一笑。

手中光芒一閃,那件『傳說品階』的鳳翼天翔頓時出現在手中。


精雕玉啄,散發著粼粼透明光澤,那展翅的鳳凰彷彿活了過來似的,一出現頓時使得整座大廳蓬蓽生輝,明光璨亮。林羽墨望著這件藝術品,美眸閃爍,毫無瑕疵的臉龐充斥著一分動人光澤。

這,絕對是煉器師的『魁寶』。

「喜歡?」林風望著林羽墨,輕道。

「嗯。」輕若蚊聲的回答,林羽墨望向林風,「能讓我看下么,林大哥?」

林風笑了笑,將『鳳翼天翔』遞了過去,「送給你,羽墨。」

剛是接過『鳳翼天翔』,林羽墨聞聲身體頓時一顫,面色瞬變,卻是被嚇了一跳,「林大哥你……」

「其實煉器師大賽結束時就想送給你了。」林風微笑道,「但那時我想試試能否再煉製,故而晚了兩天。」望著驚愕無比的羽墨,林風雙眸閃動,輕道:「對不起,羽墨,我欠你太多。過去的我沒法補給你,但希望將來的日子你能留在我身邊,讓我照顧你。」

自己,欠了羽墨太多太多。

因為自己,使得羽墨從小家破人亡;因為自己,使得羽墨失去了童年。

指腹為婚四個字,何其之重!

輕掩櫻唇,林羽墨眼中泛起淚花,不敢置信。

望著眼前的可人兒,林風上前一步,輕輕將其擁入懷中。任何言語都是虛的,身體的反應是最直接,最真實的,感覺著那輕顫的嬌軀,林風微微俯首,親吻那幸福的眼淚,那小巧玲瓏的鼻尖,最後落在那片櫻唇上,感受著一分屬於彼此的甜蜜。

這一刻,時間彷彿停止。

幸福來的太突然,對林羽墨來說,千言萬語抵不過這定情的一吻。

唇分,嚶嚀一聲,林羽墨俏臉滾燙,埋首入林風胸膛之中,洋溢著一分甜蜜和幸福。手中的『鳳翼天翔』雖珍貴,但在眼下卻不外如是,對林羽墨來說如是,對林風而言同樣如是。

感受著伊人那溫暖的嬌軀,林風的心亦倍感溫暖。

鳳翼天翔雖貴重,但自己知道,羽墨對它非常喜歡,畢竟這是任何一個煉器師都想擁有的魁寶。

錢,只是身外之物。

倏地——

「吱呀!~」大門輕輕推開,一道典雅大方的身影徐徐出現,林風轉過頭,望著來人頗感幾分驚訝,卻是一身白色素裙的南宮夫人,風采依舊,沒想到她會登門拜訪。

望著林風和林羽墨,南宮夫人淡然一笑,「我似乎…來的不是時候?」

林羽墨頓時臉紅的像個大蘋果般,頷首不語。

「怎麼會,南宮夫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林風微笑點頭,徐徐道,「這是我未婚妻林羽墨,南宮夫人應該見過了。」

「嗯。」輕輕點頭,南宮夫人目光瞥過林羽墨手中的『鳳翼天翔』,閃過一分微訝,旋即釋然,浮現出一抹淡淡笑容,「原本我還想問下林風你是否願意割愛,將這件『傳說品階』的鳳翼天翔賣給我朱雀洲煉器師聯盟,但眼下看來…似乎難了。」

「不好意思,南宮夫人。」林風歉意道。

「沒關係。」南宮夫人舉止依然優雅,絲毫未有半分情緒變化,「雖然有點可惜,但還是祝賀兩位結成秦晉之好。」

「多謝。」林風和林羽墨微笑道。

南宮夫人傾然一笑,白色素裙帶出一分清新的氣息,眼眸閃過一分清亮光澤,望向林風,「我也不拐彎抹角,其實此次冒昧拜訪,我是代表朱雀洲煉器師聯盟前來邀請林風大師,出任副會長一職。」

「啊?」林風一怔。

自己,出任煉器師聯盟副會長?

不會!

…(未完待續。。) 「南宮夫人太抬舉在下了。」林風笑著搖搖頭。

自己有多少實力自己清楚的很,煉器師大賽時只是超常發揮,真要論煉器技術,自己尚差了很遠。


更何況與弟弟林雲不同,打理一個煉器師聯盟?

自己確實無能為力。

「林風你毋須謙虛,論資歷你雖欠缺許多,但邀請你出任副會長一職,是王石會長,歐陽副會長共同推舉。」南宮夫人美眸輕爍,望向林風,「而我,也很贊同。」

林風苦笑一聲,望了望羽墨,後者只是淺淺一笑。

皓腕輕動,那身白色素裙映忖著南宮夫人,更顯高貴典雅一分,南宮夫人輕啟朱唇:「放心,王石會長雖已離職,但聯盟事務仍由歐陽括副會長打理,並不會有太大改變。林風你的職位和王石會長一樣,屬於『虛銜』,並無實際掌管聯盟的權力,僅僅只是掛一個名。」

「挂名?」林風輕訝。

「對。」南宮夫人輕雅一笑,「當然,除聯盟權力掌管之外,其餘副會長的特權和地位,林風你都是享有。」

「誒?」林風不禁啞然失笑。

竟還有這麼好的事,自己只需掛個虛名?

但看南宮夫人言辭鑿鑿,落地有聲,顯然並非無的放矢。

「唔……」微微躊躇,林風沉吟不決。目光望向身旁羽墨,那美麗的臉上閃動著一分淡淡微笑,似乎在告訴自己,無論自己有什麼決定,她都會支持自己。回之一笑,林風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很快便有了決定。

此事。對自己有百利而無一弊。

當日自己決定參加煉器師大賽,不正因為此么?

如今,不止已獲得『名譽長老』之位,更是得隴望蜀,竟能攀上『副會長』之職,儼然是意外之喜。雖不知到底是什麼原因。但這無疑是件好事,如此好的條件,何樂而不為?

「南宮夫人如此盛意拳拳,我若再推辭便太說不過去。」林風笑道,伸出手,「以後請多關照。」

「歡迎你加入,林副會長。」南宮夫人微笑的伸出手。

雙手一握,兩人相視而笑。

「副會長?!」

「媽呀,真的假的!」


「難以置信。」

南宮夫人前腳邁出。林臻眾人後腳便是連忙跨入,追問不已。

畢竟,如今南宮夫人的地位已然今非昔比,朱雀洲煉器師聯盟的『會長』,單這一重身份便非比尋常,就是相比掌管一郡之地的『聖者』,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掌握的,是絕對實權!

「是真的。我答應了。」林風微笑道。

望著林臻、林戰、林衍三人,林風並未隱瞞。

自己在林氏一族。除羽墨外,最信得過便是三人。

林臻三人面面相覷,沉浸數秒后瞬時綻放出興奮神情,林戰更是吹起口哨,狼嚎聲響徹大廳,儼然是興奮過了頭。卻是讓林風啞然失笑。自己成為副會長,他們似乎比自己還要開心的多。

「這對家族來說,是個正名。」林羽墨望向林風,輕道。

「毋須再擔心龐氏一族耍什麼手段,只要林大哥你在一天。林氏一族便是當之無愧的釋羅郡第一煉器世家。」林羽墨聲音清脆悅耳,一針見血,林風眼眸閃動,瞬時恍然。

想想,確實如此。

自己的身份擺在那裡,朱雀洲煉器師聯盟副會長,絕非尋常。

哪怕是龐氏一族的族長龐焰見了自己,恐怕都得恭敬的問聲好,享譽整個人類世界的煉器師聯盟……

那是真正的大後台!

「不止如此。」林臻眼中閃過一分崢芒,雄心萬丈,「有林風這個後台,我林氏一族的未來發展將一帆風順,一直來朱雀洲煉器師聯盟的會長和副會長,都是由朱雀洲三大煉器世家輪番坐莊,但這一次…卻破了例。」

「假以時日,說不定朱雀洲三大煉器世家,慢慢會變成……」

「四大煉器世家!」林臻目光深邃,緊握右拳。

林戰亦是意氣風發,大喝:「說的好,爹!」

林衍不住的微笑,輕撫長須,感嘆不已,「不久前,我還以為此次林氏一族要沉淪數十年難以翻身,哪想得此次家族內亂竟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當真令人意想不到。」

林風微然而笑,「冥冥中自有註定。」

心中輕忖,林風旋即手腕一翻,數十道光芒浮現半空。那是一座座透明綻亮的鳳凰玉雕,美輪美奐,看起來好似藝術品般,然這些鳳凰玉雕卻透射出強大的氣息,而在玉雕下方,更是烙印著一頭鳳凰的模樣,深刻入目!

「絲!~」「噝!!~」三人目瞪口呆。

「這是……」林臻大驚失色,望向林風,此時唯有林羽墨神色平靜,卻是早已知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