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地方,一眼看去明明都已經沒有路了,腳下就是虛空,一片朦朦朧朧,但是雙腳踩在上面,卻分明就是實地。

在法陣之中,很多時候,眼睛所看到的不一定真實,神魂所感知到的,也不一定是真實。

法陣可以將鬼神莫測的天道進行扭曲,甚至,重新演繹!

闖過這小週天星辰迷陣之後,對於法陣之道,他有了更加深刻的認知。

也有了新的體悟。


修煉一途,有沒有終點宋子陽不知道,但是就眼下的他來講,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學習的機會。

他如飢似渴的從任何一個地方掠奪修煉資源,融入自身,快速成長。

這上古大能所佈置的法陣,本身就是最好的資源,在外界幾乎沒有機會遇到。

小週天星辰迷陣之後,是大周天五行殺陣、萬象陣、乾坤陰陽和合陣……

他一路前行,將這些大陣一一破去。

當然,他所謂的破去,並非是將大陣破壞、毀滅,而是拿走了其中的陣眼。

這些大陣彼此相連、相互影響,失去了陣眼之後,依舊能夠運轉。

因爲這所有的宮殿羣,乃是一整個巨大的法陣,宋子陽所闖過的這些大陣,不過是巨陣之中的子陣之一。

這就相當於是,一個巨大的王朝下面分封着數十個諸侯而已。

這些大陣的陣眼,都是好東西,或是天材地寶所煉製的靈丹,或是上好的法器,或是完整的陣旗。

宋子陽一路前行,收穫頗豐。

當然,這其中也遍佈着無數的危險,有好幾次,他也是狼狽逃竄,差點隕落。

最終憑藉着陰陽鏡對於危險的超強直覺,才能夠提前察覺到異常,逃出生天。

穿過了數十座宮殿、十幾個大陣之後。

他終於是來到了這宮殿羣的核心地帶。

眼前又出現了一個廣場。

廣場上面鋪滿了白玉。

晶瑩潔白的光芒,氤氳在周圍,將灰濛濛的天空,映照的如同白晝。

白玉廣場的中心,豎立着一座巨大的雕像。

這是一個奇怪的人。

這人的長相十分普通,並且一臉的平淡,屬於丟在人羣裏便根本找不到的那種。

氣質上面,倒是與普通人不太相同。

他一身的書卷氣息,就像是一個飽讀詩書的書生。

看起來似乎極其的迂腐、古板。

這一點在很多修士的身上是看不到的,倒是可以說與衆不同了。

但他奇怪的地方,不在這裏。

而是他的左手有六根手指,右手則只有三根!

這就無比詭異了。

人類傳承億萬年,要說某些人會有一些與衆不同的地方,那自然是有可能的。

並且,還真的曾出現過有的人,手指或者腳趾比別人多一個的情形。

這在《東土世界奇聞雜說》之中,是有記載的,宋子陽也見過。

但是至今還從未聽說,同一個人的手指一個多一根,一個少兩根的。

最重要的是,看着雕像被雕刻的模樣,並非是被人強行增加或者斬斷的,而是生來如此。

他眉頭微皺,緊緊地盯着這雕像,龐大的神魂之力涌出來,落在它的身上。

他想要辨別一下,這個雕刻的人類,是否是血魄!

之前那十二生肖的雕像,便是在這無盡的大陣之中所生成的血魄。

他很快便發現,這純粹由白玉所雕刻的雕像,並非是血魄。

至少,他沒有看出來任何的異常。

隨後他開始打量周圍,也並沒有發現任何與衆不同的地方。


他甚至都沒有發現,這上好的白玉所鋪就的廣場,有任何的法陣之力的波動,分明就是一個普通的地方。

但事出反常必有妖,尤其是在這核心地帶。

本身就在法陣的籠罩之下,怎麼可能連法陣的波動都沒有?

但是,除了走入這白玉廣場之外,似乎也沒有其他的選擇。

下一個通道,似乎就在白玉廣場的另一邊,需要穿過去。

他略一猶豫,最終還是決定進去。

都已經走到這裏了,自然是沒有原路返回的道理。

再說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本來就是想要進去破陣的,若是有法陣自然更好,若是有危險,那就聽天由命了。


事實上,走到了這裏,也基本身不由己了。

因爲即便按照原路返回,也根本是無法離開這神祕的世界。

並且,按照原路返回就安全了嗎?

未必!

之前的很多危險,只不過是僥倖逃脫而已,隨時都可能死亡!

唯有向前,再向前,找到離開這世界的通道,或者完全破解了這座玄奧的大陣,獲得這上古大能的傳承,傳送出去,纔有機會真正的脫離危險。

一念及此,他也不再猶豫。

邁步踏入其中。

就在整個身體站在白玉廣場上面的剎那,周圍的世界,一下子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自己又站在了一座宮殿之中。

這宮殿不論是地板還是牆壁,甚至是穹頂,均是白玉鑄造。

彷彿是一塊如同小山一般的玉石,被挖空了裏面,才建造成了這一座宮殿。

這手筆,堪稱奢華!

這一座宮殿內,沒有放置任何東西。

一片空曠。

那座普通而又詭異的雕像,不知道去了哪裏。

但是在周圍那潔白無瑕的牆壁上面,卻鐫刻着無數的文字,閃爍着幽幽的光芒。

這些文字,如同活物,扭曲變幻着形體,宋子陽仔細辨別,卻無奈的發現,自己一個都不認識。

不但如此,看的久了,視野裏還一片模糊、混沌,看不真切。

應該是上古文字。

甚至有可能不是人族的文字。

是妖族、或者天魔的文明。

要知道,在亙古之前,可是由妖族與魔族統治世界的,人類不過是他們圈養的僕役、血食罷了。

就如同現在人類所豢養的豬狗。

即便是現在,在無盡山脈的最深處,還有着強大的萬妖之國。

那時候,妖族、魔族可是各有各的傳承,出現文字,也是正常。

當然,這都是宋子陽的猜測而已。

既然看不清楚,無法分辨,他也就不再去看,而是將目光落在了宮殿的最深處。

那裏有三扇青銅大門。

門都敞開着,不知道通往何處。 宋子陽看了看這雕像,又望了望三扇敞開着的青銅大門,猶豫着不知道該往哪兒走。

他覺得這裏應該已經是宮殿羣的核心區域了。

而自己當下的每一個選擇,都可能決定了自己的命運。

這一個通道走進去,或許便再也沒有回頭的機會。

後果倒是很好分析,最好的結果自然就是獲得那上古大能的傳承,繼承一切。而最壞的結果,便是死亡了。

不過,事實上此刻宋子陽對於那上古大能的傳承,已經沒有多少奢望了。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他就是這個心態。

此時此刻,他最想要的乃是找到楚一刀和李少白,帶着他們平安離開這裏,返回青州。

楚一刀未來的道路,已經找到,她不再需要任何傳承,堅定的走自己的路,便足夠了。

並且,這位上古大能,乃是六大奇門中陰陽門的先賢,其傳承對於楚一刀這個兵門武者,也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

只有李少白和自己,才能夠繼承。

但是,他覺得以李少白的背景與實力,即便是得到了傳承,也未必見得就一定是幸事。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沒有實力保護這得到的傳承,只會爲家族帶來滅門之禍。


如今青州幕後,暗流涌動,有一雙無形的大手,在黑暗中推動着一切。

有數股強大的力量,似是如同最兇猛的妖獸,隱匿在黑暗裏,隨時給予青州的這些豪門世家、宗門小派以致命的一擊。

所以基於此,宋子陽也對於這上古大能的傳承,並沒有太強的覬覦之心。

眼下自己的修煉之路,雖然還未完全找到,但只是尋龍探穴六字祕法,天、地、人、神、鬼、遁,便足以讓自己在這尋龍探穴一脈裏,摸索無數年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