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陰司鬼巫道長的攻勢就消散了,而蕭梓鑰身外的光盾也隨時消失了。

陰司鬼巫道長看著這一幕,也是驚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陰司鬼巫道長驚呼道:「怎麼可能啊!」

蕭梓鑰臉上露出了淡淡的自信:「什麼不可能啊,是你自己太弱了,知道了嗎?」

陰司鬼巫道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旁邊的沙魔真君,慕容白羽,剎獵影還有靈玉瓏都是長大了眼睛,蕭梓鑰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只是隨手反擊,就可以抵擋住陰司鬼巫道長全力一擊,簡直讓三人都是不敢相信。

「哼,陰司鬼巫道長實力太弱了,你以為你可以羞辱一下陰司鬼巫道長,就想讓我放棄神器嗎?」銀魂惡魔吸血蝙蝠在一旁並不敢信。

蕭梓鑰轉身看著銀魂惡魔吸血蝙蝠,隨即表情怪異的說道:「太丑了吧,一個比一個丑,簡直讓我很是不敢相信啊。」

銀魂惡魔吸血蝙蝠冷哼一聲:「丑是醜陋了一點,但至少比陰司鬼巫道長有實力。」

「不不不,你錯了,你的實力比起陰司鬼巫道長算是半斤八兩,都是大羅仙尊中期境界,孰強孰弱,其實這個並不明顯,只是呢,如果你們兩人真的打起來了,就要看誰沉得住氣了。」蕭梓鑰說道。

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並不罷休的說道:「你是真的要逆天了嗎?」

蕭梓鑰淡淡的笑道:「如果你認為我要逆天了,那麼我就是真的要逆天了。」

銀魂惡魔吸血蝙蝠冷笑的說道:「你不展現出一點非凡的本事來的話,我想我是不會放棄的。」

「但是到時候我要殺死你了,你可不要後悔了,我說了,我不想和你們這一群醜八怪廢話,你們以為你們是姬大東啊,長得那麼多的英俊瀟洒,秀色可餐啊?」蕭梓鑰說到這裡,再一次看著姬大東。

而站在姬大東旁邊的章梵考則是樂壞了:「看到了沒有,那麼美麗的女孩子都喜歡你,你小子修為又高,別人女孩子修為也很是無與倫比,可以和陰司鬼巫道長,慕容白羽他們抗衡,再加上你們兩人郎才女貌,正好湊一對,你看如何啊?」

姬大東沒有說話,只是無奈的搖搖頭,或許其中的事情只有姬大東一個人清楚吧。

銀魂惡魔吸血蝙蝠說道:「哼,你打敗我容易,但你要殺死我,恐怕還不容易吧。」

「殺死你,不容易,好吧,我現在警告你,丑東西,如果你繼續堅持下去,我保證讓你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不見了,你信不信啊?」蕭梓鑰威脅的說道。

「哈哈哈,你去嚇唬嚇唬那些小孩子,或許還有一點的作用,但是對於我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來說,我根本就不會相信的,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和陰司鬼巫道長之間的伎倆嗎?其實在你身外,你早都是布置好了防禦結界了。」

「所以呢,你在面對陰司鬼巫道長的時候看上去根本就不在意,但是呢,你其實找都準備好了,還裝作高手一樣滿不在乎,你騙誰啊,你騙一騙陰司鬼巫道長那樣的弱智也就可以了,你要欺騙我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你簡直就是痴心妄想。」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不服氣的說道。

「你確定你要動手嗎?」蕭梓鑰陰狠的瞪著銀魂惡魔吸血蝙蝠。

「你說呢?」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一臉無恥的看著蕭梓鑰,似乎在幻想著非分之想。

蕭梓鑰看出了銀魂惡魔吸血蝙蝠邪惡的內心,對於銀魂惡魔吸血蝙蝠的眼神似乎都習慣了,畢竟有些東西蕭梓鑰也無法改變的,很簡單,你長的漂亮,還不讓看啊,如果每個人看著你都是露出了非分之想,你豈不是要將整個天下的人都殺完。

「好吧,我給你時間想一想,你修鍊到了大羅仙尊境界真的很不容易,我不希望你做出了錯誤的選擇,明白了嗎?」蕭梓鑰說道。

銀魂惡魔吸血蝙蝠冷笑的說道:「今天我就要擒下你,然後讓你陪我好好地玩一玩,你嫌棄我很醜,那麼我就要用我如此醜陋的身軀來玷污你聖潔的身體,我相信哪個過程一定很好玩很刺激的。」

蕭梓鑰實在是受不了了:「你給我閉嘴。」

「怎麼了,害怕了啊,被我戳到痛楚了?」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依舊是一副不害怕死的樣子。

聽到蕭梓鑰和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之間的對話,姬大東只是搖搖頭。

章梵考看著姬大東:「怎麼了,你是不是在為銀魂惡魔吸血蝙蝠惋惜啊?」

姬大東扭頭看著章梵考:「銀魂惡魔吸血蝙蝠實在是太稚嫩了,完全不是蕭梓鑰的對手,一旦開戰了,銀魂惡魔吸血蝙蝠肯定會被蕭梓鑰殺死的,而且我敢保證,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

「不會吧,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修為都進入大羅仙尊境界了,大羅仙尊境界的高手在蕭梓鑰面前毫無反抗之力,蕭梓鑰可以輕鬆殺死銀魂惡魔吸血蝙蝠,聽起來,簡直就是一個無法相信的事情。」章梵考驚訝的看著姬大東。

姬大東輕輕一嘆:「沒有想到在這裡可以遇到如此厲害的高手,其實當初我的師父也是很厲害,但是或許我的師父都不如眼前的這個女子。」

「你的師父,你以前從來沒有告訴我這些,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師父是誰了吧?」章梵考看著姬大東。

「其實他的本尊叫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和他也只是有過一面之緣,他傳授我上虞神雷訣之後就離開了,他的名字叫光頭大野禪師。」姬大東見章梵考都詢問道這個程度上了,也是不想繼續的隱藏了。

章梵考看著姬大東:「你和你師父就只有一面之緣?他傳授你功法之後就離開了,其餘的呢?」

「我自己領悟唄。」姬大東看著章梵考。

「哇喔,我的世界觀徹底崩塌了,你讓我冷靜十分鐘,我好好地想一想,我怎麼會遇到你這麼修鍊變態的人啊。」章梵考驚呼的說道。

姬大東忍不住笑道:「好啦,你不要糾結了,你的修鍊速度太讓我驚訝的,元嬰後期實力,在一瞬間,就得到了一個什麼三才清心玉蓮花,修為在一瞬間攀升到了現在的歸仙初期境界了,你說我是什麼感受啊。」

章梵考笑了笑:「嘿嘿,我才是一個傳說啊,小子,你不要得意哈,你現在暫時領先我,但是呢,等我得到了三才清心玉蓮花尺的時候,哪個時候,就是我章梵考名揚天下的時候到了。」

而在另外一邊,蕭梓鑰也對銀魂惡魔吸血蝙蝠徹底無語了,所以蕭梓鑰也打算主動出手幹掉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了。

蕭梓鑰冷聲的說道:「是你逼我的。」

「哈哈哈哈,我的小美人,你打算主動投懷送抱嗎?」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並沒有意識到危險已經來臨,其實在蕭梓鑰眼裡,現在的銀魂惡魔吸血蝙蝠就是一個死人罷了。

蕭梓鑰根本不想理會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了,隨即轉身看著眾多打算搶奪七彩天虹琉璃陽雪劍的人:「你們都打算和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一樣,繼續的搶奪下去嗎?」

慕容白羽看著蕭梓鑰的神情,隨即一下來攔到了靈玉瓏旁邊,狡詐的說道:「你還是先解決掉你好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之間的恩怨吧。」

蕭梓鑰自然明白慕容白羽是什麼意思,其實就是打算坐山觀虎鬥,萬一蕭梓鑰打敗了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了,那麼慕容白羽等人就可以掂量掂量幾個人圍聚在一起能否幹掉蕭梓鑰,如果不行,那麼就選擇離開吧,神器雖然很珍貴,但是呢,只有保住性命才有機會去搶奪神器,生命都沒有了,就算是得到了神器了,那麼也無福消受啊。

「你們打算觀望了,我現在就要你們給出答案。」蕭梓鑰立馬展現出了前所未有的氣勢,如此的力量,直接將四周的人震飛出去了。

姬大東和章梵考雖然隔了很遠在觀戰,但結果也禍及秧池,直接給彈飛出去了,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蕭梓鑰的強大。 風暴平息之後,姬大東也是驚愕的看著章梵考,雖然一開始對於蕭梓鑰的實力有所概念了,但是等到了蕭梓鑰真正展現出來的時候,著實讓兩人深深震撼住了。

其實不僅僅是姬大東和章梵考被深深的震撼住了,銀魂惡魔吸血蝙蝠,陰司鬼巫道長,慕容白羽,剎獵影,靈玉瓏還有沙魔真君都是目瞪口呆,似乎不敢相信蕭梓鑰的實力。

「我今天就幹掉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你們還有誰打算來搶奪七彩天虹琉璃陽雪劍的嗎?」蕭梓鑰冷傲的看著眾人,如同女王一般。

慕容白羽看著蕭梓鑰,心理面也是滿心不甘,但是一想到蕭梓鑰的實力,慕容白羽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還是不要去搶奪了,或許這一把七彩天虹琉璃陽雪劍,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慕容白羽說道:「算了吧,我對這一件神器是沒有任何的想法了。」


「其餘的人呢?」蕭梓鑰質問道。

但是其餘的人似乎心存僥倖,似乎還有想法。

「好吧,既然你們不說話,那麼我就默認你們是要搶奪了,那麼接下來就接招吧。」蕭梓鑰話落,便打算出手了,但靈玉瓏一馬改變了注意了:「我靈玉瓏退出搶奪。」

沙魔真君雖然狂妄無比,但是也甚至蕭梓鑰的厲害,隨即搖搖手:「我沙魔真君也退出。」

陰司鬼巫道長沉沉一嘆,也宣布退出。

剎獵影看著蕭梓鑰,隨即自嘲的笑了笑:「他們都選擇退出了,我剎獵影一個人成不了大器的,還不退出,怎麼辦啊?」

「還算你們明智。」蕭梓鑰扭頭看著銀魂惡魔吸血蝙蝠:「我讓你先出手,不要說臨死之前,我蕭梓鑰都沒有給你機會出手,我這樣告訴你吧,如果我要殺死你,你大羅仙尊中期的實力,根本連我的一己之力都無法阻攔住的,我一巴掌就可以讓你命喪於此。」

「你不要以為你的修為進入到了大羅仙尊境界了,你就擁有著永生不滅之體,雖然我不太清楚這個世界上是不是存在永生不滅之體,但是至少我現在要毀滅你大羅仙尊境界實力高手的元神,完全不在話下。」

銀魂惡魔吸血蝙蝠其實心理面十分害怕了,剛剛蕭梓鑰施展出來的實力,完全震撼住了銀魂惡魔吸血蝙蝠,本來在知曉了蕭梓鑰實力之後,銀魂惡魔吸血蝙蝠就打算逃走的,但是結果蕭梓鑰的氣息牢牢地鎖定住了自己。

一旦自己逃走,會在第一時間遭受到蕭梓鑰攻擊,那樣被動的方式,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不想,即便是要反抗,那麼也是正面的反抗,至少那樣一來,自己還有一點主動性。

蕭梓鑰冷笑道:「我問你一問你,你現在什麼心情啊?」

銀魂惡魔吸血蝙蝠面色冷清,身上的真元波動很大,看的出來,現在的銀魂惡魔吸血蝙蝠十分謹慎而且恐懼,所以身上的真元波動很大。

「要殺要剮就趁現在。」銀魂惡魔吸血蝙蝠反駁道。

「你對我無語,我還對你這樣的醜八怪無語呢,快點吧,我給你一次出手機會,不然的話,等我出手,你可能就下地獄了。」蕭梓鑰說道。

「你讓我出手,我就出手,我豈不是很沒有面子了啊?」銀魂惡魔吸血蝙蝠其實現在是不敢出手了,一旦出手,就可能完蛋了,而且讓銀魂惡魔吸血蝙蝠詫異的便是,慕容白羽,靈玉瓏,剎獵影,沙魔真君還有陰司鬼巫道長紛紛都選擇放棄。

現在的銀魂惡魔吸血蝙蝠算是孤軍奮戰了,所以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也開始打退堂鼓了。

「哼,你是不敢出手了吧。」蕭梓鑰諷刺的說道。

「你真的以為我銀魂惡魔吸血蝙蝠害怕你嗎?」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不服氣的說道。

「你害怕不害怕我,那是你的事情,我實話告訴你吧,我的實力超級無敵的厲害。」蕭梓鑰說道。

銀魂惡魔吸血蝙蝠雖然面子上很受傷,但在死亡面前,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也不敢輕舉妄動。


「好吧,你和我僵持了這麼久,你是不打算出手了嗎?如果你不出手,我打算出手了。」蕭梓鑰霸氣的說道。

在聽到蕭梓鑰這一句話,銀魂惡魔吸血蝙蝠心都碎了,本來以為自己裝傻或者是退後一步,就可以化解兩人的賭注了,一開始的惡蝙蝠也是意氣用事,不然的話,是不會發生這麼多的事情的。

蕭梓鑰右手一招,一開始還懸浮在半空之中的七彩天虹琉璃陽雪劍一下子便是出現在了蕭梓鑰手中了:「都告訴你了,是我的東西還來搶,找死。」說完,蕭梓鑰氣勢在七彩天虹琉璃陽雪劍的幫助下,迅速的攀升,實力一下子攀升到了恐怖的地步。

銀魂惡魔吸血蝙蝠從未見識過如此強大的實力,也是嚇得不知錯所。


「你還打算在那裡愣住嗎?你以為我會手下留情嗎?人必須為自己犯下的錯誤買單。」蕭梓鑰說完,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發動了進攻,而銀魂惡魔吸血蝙蝠想要反擊,根本沒有機會,蕭梓鑰的力量一下子狠狠的擊中了銀魂惡魔吸血蝙蝠。

「啊啊啊、。」慘叫在這一刻傳遍了四荒八野了。

光芒過後,銀魂惡魔吸血蝙蝠的身體徹底的消散在了天地間了。

而旁邊的一群人也是暗自慶幸沒有和銀魂惡魔吸血蝙蝠站在一條戰線上。

蕭梓鑰在殺死了銀魂惡魔吸血蝙蝠之後,轉身看著慕容白羽等人:「算你們幸運,如果下一次你們還打算來挑戰我的權威,到時候我一個個的宰了你們。」

慕容白羽五人聞言,根本不敢說話,慕容白羽很理智,第一個選擇了離去,此地不宜久留,這一點慕容白羽很清楚,如果繼續留在這裡,很可能連小命都會丟了。

慕容白羽離去之後,靈玉瓏有些不服氣的看著蕭梓鑰,多半是嫉妒蕭梓鑰的美麗,而不是嫉妒蕭梓鑰的實力,其實女人就是喜歡爭艷鬥勝,隨即靈玉瓏也是離去,沙魔真君握緊了拳頭,狠狠一擊空拳,不甘心的離去,陰司鬼巫道長什麼話都沒說,轉身離去,最後只剩下剎獵影了,看著蕭梓鑰,剎獵影淡淡的說道:「你真的很美麗。」

蕭梓鑰不屑的說道:「滾吧,再廢話,我連你一起殺了。」

剎獵影點了點頭立馬轉身離去。

而四周圍聚的其餘觀戰之人在看著這一幕之後,也都悄無聲息的離去,沒有人趕來招惹蕭梓鑰,蕭梓鑰的勝利,完全可以用變態來形容,但是眾人現在才相信了蕭梓鑰的話,那就是九大羅仙尊界上的那些神仙,在蕭梓鑰面前,果然都是不成氣候的傢伙。

姬大東和章梵考站在原地不動,深深的被蕭梓鑰的實力震撼住了,看著兩人驚愕的表情,蕭梓鑰忍俊不禁,隨即意念一動,手中的七彩天虹琉璃陽雪劍便消失了。

一個閃身,蕭梓鑰來到了兩人的身旁。

「怎麼了,不用如此的目光看著我吧,我又不是什麼怪物。」蕭梓鑰好笑的說道。

「你的確不是怪物,但是你比怪物更加恐怖。」章梵考說道。

「你小子,說話就不能夠好聽一點嗎?」蕭梓鑰笑道。

姬大東看著蕭梓鑰:「你真的太厲害了。」

「呵呵,你不用羨慕我的,你只是修鍊時間短了一點,再給你一段時間,或許你比我還要厲害。」蕭梓鑰笑看著姬大東。

「一萬年?」姬大東看著蕭梓鑰。

「你小子,還真幽默。」蕭梓鑰笑道。

章梵考感慨的說道:「姐姐,你這麼厲害,送我一點寶貝吧,我們如此的有機緣,你現在送我一點寶貝。」

「額額,你小子,敲詐我啊,我可跟你不熟啊,我只跟姬大東很熟。」

「你和他很熟就夠了,你想一想,我和姬大東算是鐵哥們的,所以你和他關係很好,相當於關係也和我很好。」章梵考無恥的說道。

姬大東也對章梵考的無恥行為習慣了,蕭梓鑰無奈的說道:「好吧,禮物以後給你吧,現在給你,你也根本用不上。」

「好喔,姐姐,我可是記住了。」章梵考在一旁開心極了,章梵考很清楚,蕭梓鑰何等實力的人,恐怕俠義道的掌教親自出門,一分鐘不到,就會被蕭梓鑰打得落花流水的,所以呢,章梵考可以肯定,蕭梓鑰送給自己的禮物,絕對不會差到那裡去。

蕭梓鑰看著姬大東:「你不想和我單獨說一些話?」

姬大東自然明白蕭梓鑰什麼意思,看著蕭梓鑰的眼神,姬大東有些不好意思,習慣性的扭頭,不敢直視蕭梓鑰的眼睛。

章梵考淡淡的笑道:「我現在尿急,我打算去上個廁所啊,你們在這裡聊,失陪了哈。」

章梵考在你去之前,還給姬大東遞了一個壞壞的眼神才離去。

蕭梓鑰笑道:「章梵考還挺懂事的。」

姬大東苦笑道:「你要對我說什麼?」

「你小子,我真的好想抽你啊,不是你想對我說什麼嗎?」蕭梓鑰真的服了姬大東了。

「你很漂亮!」

「然後呢?」蕭梓鑰看著姬大東。 「如果我說我很喜歡你,你相信嗎?」姬大東這一刻沒有逃避蕭梓鑰的眼神,而是直直的看著蕭梓鑰。

「就你現在的眼神就對了,喜歡我的人很多很多,但你算是最特別的一個。」蕭梓鑰笑了笑。

「是的,恐怕是修為最低的一個。」姬大東也自嘲的笑了笑。

「修為低一點,未必不好,有些人仗著修為不凡,就自命不凡了,你比起他們來說,你已經很強大了,不過我很好奇你的師父是誰了,為何在你的身上有兩股截然不同的氣息,光明屬性和黑暗屬性兩股力量並存,的確是讓我有些吃驚啊。」蕭梓鑰看著姬大東。

姬大東驚訝萬分,自己走出這個世界,第一個看出自己身上藏著黑暗屬性法決的人是自己的師父光頭大野禪師,第二個人便是蕭梓鑰了。

姬大東並沒有掩飾自己的驚訝,只是點了點頭:「我有兩個師父,第一個師父已經徹底離去了,至於第二個師父,我也不清楚他在那裡。」

「你的第一個師父恐怕是崑崙掌教雲修吧,我本來以為萬年前的神魔大戰他已經隕落了,沒有想到,他居然還有徒弟。」蕭梓鑰搖搖頭,有些不敢相信。

「我第二個師父名字叫光頭大野禪師,至於他的真名,我就無從得知了。」姬大東說道。

「光頭大野禪師,好古怪的名字啊,但是看樣子,恐怕也算是一個超級高手了,不然的話,怎麼會遠古神訣上虞神雷訣呢?」蕭梓鑰說道。

「你呢,我很想知道你的實力為何如此的強大?」姬大東看著蕭梓鑰。

「你先告訴我,我要讓你娶我,你願意嗎?」蕭梓鑰看著姬大東。

姬大東也很驚訝,似乎沒有想到,在這種情況下,蕭梓鑰說出這樣的話,但是姬大東很清楚,其實蕭梓鑰如此的美麗,美得不食人間煙火,不知道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想要娶到蕭梓鑰,但是都沒有機會,但是這一刻的蕭梓鑰居然主動地問起了。

姬大東一把抱住了蕭梓鑰,什麼話都沒有說。

蕭梓鑰第一次被男孩子抱住,顯得很是木了,完全丟失了一個高手的風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