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宮管理(專屬)爲主人服務,打理主人的生活。

。。。

主公。李易

忠誠度。100

主公。李易


忠誠度。100

看着兩人的屬性,李易很是吃驚,沒想到兩人就這麼認他爲主了。

“看來這是世界對我的獎勵,不過,不錯,我喜歡。”李易對兩人很是滿意。

尤其是張讓,沒想到張讓的技能竟然是管理方面的人才,不過史阿也是不錯,可以訓練刺客,這可是打探情報和擊殺目標的最好人選。

“不過,他們要什麼時候才醒啊。”李易呆呆的說着,不知如何是好。

同一時間,洛陽城內。


那是人仰馬翻,凡是阻擋在董卓面前的一切,統統滅之。

“岳父大人,加快速度,那何進大將軍應該是進入皇宮,開始了行動,要是咱們去晚了,就白來了。”李易坐在後面,催促道。

“好,女婿,坐穩了。”聽到李儒的話,董卓準備使用技能了。

“西涼衝鋒。”一陣金色的光芒在董卓的身上飄出。

只見金光在天上飛了一會,就散落到西涼鐵騎的身上。


剎那間西涼鐵騎的速速增加了一倍,而且體力的消耗會減少許多。

不過董卓則是冷汗直流,他如今剛剛成爲西涼的老大,實力雖然提升不少,但是一次性給這麼多士卒增加狀態,對他的身體體力消耗的很大。

不過幸虧成功了,沒把他 抽乾。

“女婿。。。女婿。。。這次夠了吧。”董卓擦去額頭的汗水,喘着粗氣說道。

“差不多,看我的。”李儒感覺到速度還是有些不夠,就使用了謀士的技能。

“士氣大增。”

“全軍衝鋒。”

“勢如破竹。”

。。。

連續使用了十多個增加速度的技能,全軍的速速至少增加五倍,雖然這裏離皇宮至少五百里,但是僅僅半個時辰就到了。

看着眼前輝煌的皇宮,董卓興奮的大喊起來。

“哈哈,我董卓來了,哈哈。”

而皇宮門口,袁紹等人的士卒,感受到大地在顫抖,回頭望去,發現一隻龐大的騎兵正迅速的趕來。

他們還在疑惑,詢問長官是否避讓。

可惜時間來不及了。

“一羣傻子,給我衝過去,凡是阻擋的一律是無赦。”董卓見到前方至少有幾百萬的士卒擋路,一時間噁心生起,怕這些人是跟他搶功勞的,就命令手下不用減速直接衝過去。

“吼。”得到命令的西涼軍興奮了,只見一個魁梧的大將,手拿開山大斧,得到董卓的命令後,一馬當前衝了過去。

“擋我者死,哈哈。”手中的大斧飛速的揮砍,沿途的士卒不是被劈成兩半就是被砸的四分五裂,十分悽慘。

而後面的西涼大軍則是將地上的屍體碾壓城肉末,沒有慘叫聲,沒有哭泣聲。

只有西涼軍的大笑,和馬匹踩踏地面的聲音。

因爲皇宮門前的士卒,已經被全滅,整體實力也就是40級的新兵,如何是西涼鐵騎的對手。

僅僅一個衝鋒,全軍覆滅,沒有活口。

而衝在最前面的那名戰將,在見到皇宮城門關閉的情況下,義無反顧的衝了上去,手中的大斧狠狠的劈在百米高的城門上。

只聽“轟隆。”一聲巨像。

那城門竟然從中間被劈開了,原來是門後面的門栓被他用巨力診斷,大門自動打開了。

“哈哈,小的們,給我衝。”說完,就衝了進去,沿途任何阻擋的人,一律砍上一斧頭,死了算你倒黴,活下來算你命大。

“不愧是我帳下大將華雄,記你首功,給我衝,剿滅十常侍。衝。”董卓見到華雄破開大門,很是興奮,知道離功勞又是近了一步。

“呵呵,岳父大人,華雄將軍不錯,武力不凡,而且對岳父大人忠心耿耿,不像其他幾人。”

“女婿,我也是知道,可是如今根基剛剛平穩,不可貿然提升,以後再說,以後再說。”聽到李儒的話,董卓也想給華雄升官,但是如今剛剛坐穩涼州,不能貿然打破以前的體系。

不過他對華雄很是看重,當然了,對自己的女婿更加的看重。

回想着這幾年的事情。“呵呵,我的女兒嫁給李儒是我最明智的事情,要不是李儒,我不過西涼一小小的世家,如何做到如今的地步。”

“岳父,你看,那裏着火了,是不是他們都在那裏,”李儒四處打量,發現東面火光沖天,就提醒道。

“好,我看到了,傳我的命令,包圍那裏。駕。”董卓就順着火光的方向而去。

“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一陣密集的聲音響起,遠遠的聽去彷彿打雷,但是仔細一聽又不是那麼回事。

“怎麼回事?打雷了?”袁術聽着聲音很是疑惑,就問道。

“不是打雷,是騎兵,是大量的騎兵,而且是精銳中的精銳。”曹操這時感到大事不好,就說道。

“什麼?”聽到曹操的話,其他幾人都驚呆了。

要知道洛陽的騎兵很少,而且都是新兵,不可能有那麼大的量,也不會是精銳,可那是誰呢?

而一旁的何皇后聽到這裏,也是不哭泣了,等着其他人的到來。

不一會,董卓就騎着赤紅色的寶馬出現了,後面坐着他的女婿李儒。而他的西涼鐵騎則包圍了寢宮,因爲人數太多也管理不過來。

一些品性不好的,開始燒殺搶掠起來,不過董卓也是沒有去管,並且還稍加放縱了一下。

要知道這些可是他的班底,是他所有的家底了,這一路的急行軍消耗的可是很多,花銷太大,不弄點錢財他可是要賠本的。

“哈哈,哈哈。。。”大笑着騎了過去,董卓正要問話,卻是本袁紹搶了先。

“你是何人?爲何擅闖皇宮,你可知罪,要知道這位可是當朝皇后。”袁紹見到董卓的大軍太多,而且實力太強,但是有不想失了面子,就大喝道。

一方面讓曹操等人知道他的勇敢,一方面轉移董卓的視線,看看他是來幹什麼的。

“哦,下臣知罪。”聽到袁紹的話,董卓直接下馬,跪倒。

“平身,不知這位大臣是?”何皇后聽到袁紹的話,很是憤怒,但是想到他大哥如生死未卜,不能惱了他,就問道。

“臣,西涼太守,董卓董仲穎,參見皇后娘娘。”董卓一見何皇后面容,就驚爲天人,說完這一句就驚呆了。

而他後面的李儒見到這裏,大聲的說道。“臣,西涼太守軍師兼長史,李儒李文優,參見皇后娘娘。”

何皇后聽到董卓兩人的話,很是開心,要知道他大哥何進曾經說過,會有人前來相助,一個是幷州丁原,另一個就是涼州董卓。

如今董卓來了,那大事也就成了一半,而且董卓的大軍實力很強,人數衆多,這樣就沒有人可以阻止他的兒子登基了。


“董卿家爲何來此?還是大軍攻入皇宮,不知?”雖然知道董卓的來意,但是在問一遍。

“呵呵,回娘娘的話,我和岳父奉大將軍之令,前來剿滅十常侍,不知我等可否錯過什麼?”李儒聽到何皇后的話,就知道她在想什麼。就回答道。

“對,我女婿說的對,不知如今戰事如何,我等可否來晚?”董卓雖然被何皇后的美貌震驚,但是有李儒的提醒,也是回過神來。

何皇后聽到這裏,很是開心,但是哭泣的說道。“嗚嗚嗚,你們來晚了,那十常侍已亡,而且如今陛下也是被他們害死了。”

“什麼,陛下駕崩了?這。這。。。”聽到何皇后的話,董卓當時就蒙了。

沒想到緊趕慢趕,還是沒來的急,而且漢靈帝死了,這還怎麼搶功勞,白來一趟。

而李儒聽到何皇后的話,再看看四周的諸位的表情,在看看寢宮還在燃燒的大火,就猜的八九不離十了。

心裏暗道。“機會來了,可千萬不能錯過。”

就來到董卓的耳邊,小聲的說道。

“這樣。。。這樣。。。然後這樣。。。。”說完就下去了,回去整頓西涼軍,留下董卓一人開始發威了。

董卓站了起來,對着何皇后說道。“皇后娘娘,不知大將軍何在,我要上交軍令。”

“這個,大將軍和十常侍等人應該在那寢宮內,陛下應該也在,如今。。。”何皇后想到這裏,才發現哥哥沒了,但是哥哥的目的也是達到了。

“哦,那他們幾個呢?”董卓指着袁紹等人問道。


“他們,是西園八校尉中的幾個,是前來協助大將軍的,可惜大將軍就這麼去了,嗚嗚嗚。”何皇后哭的那叫一個驚天動地。

這把董卓給心疼的,對袁紹等人很是厭惡,揮了揮手大喝道。“你們幾個,還不快滾,惹皇后娘娘生氣了吧,滾。”

“你。。。。”心高氣傲的袁術哪了能受的了,剛要反擊,被袁紹制止了。

不解的看向袁紹,發現袁紹指了指外面,而外面則是董卓的大軍。

想到這,袁術閉嘴了。

“趕緊滾,等我動手?”董卓見到幾人一動不動,再次喝到。

“你。”袁術剛要說什麼,可是一想到董卓的大軍,也就閉嘴了。

“好了,我們走,袁術走吧。”曹操見到這裏,知道再不走一但董卓發飆,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要知道董卓可不認識你們幾個,就算把你們殺了,也就殺了,他可不想被牽連。

見到曹操帶頭走了,袁紹和袁術也是跟着走了,而剩下的校尉除了蹇碩其他人都走了。

不過他們對董卓則是很不待見,認爲他太囂張,太霸道,都準備對他下絆子。

“你怎麼還不走?”董卓冷着眼看着蹇碩,十分不爽的說道。

“我是守衛皇宮的上軍校尉蹇碩,守衛皇宮是我的職責,你沒有權利趕我走。”蹇碩一臉高傲的說道。

“你。好,你就待着吧。”董卓很生氣,要不是何皇后子在附近,他肯定殺了蹇碩。 墨昊靳不知道他們要執行什麼,但是一定會不簡單吧。

那些人也是自己不熟悉的人,或者是勢力。他也明白了為什麼帝皇市這段時間有這麼多的勢力變動,應該都是為了她來的吧。

自己現在的能力連保護自己都難了,也許要讓他們回來了,還有他母親的事情,如果真的和她有關係,應該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吧。

他什麼都不可以問,什麼也不可以說,他只能靠自己打這些事情理清楚,如果真的是那樣,自己又要怎麼面對他們呢,還是洛夢櫻的事情,現在已經不受控制了,她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她的一切真的只是冰山一角吧。

她現在都不瞞著自己了,但是她要做什麼呢,不瞞著是因為她做的事情應該會影響到自己吧。

如果可以洛夢櫻也不希望這樣的,她已經沒有退了,如果她還不動手自己身邊還有多少人可以不受到牽連呢。

「靳,我們回去吧,都處理好了,這段時間還是要注意一下。」洛夢櫻說這些話的時候,她的心情沒有任何的波瀾,就像那些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