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開始時差點死在天階中期妖獸手下,到現在的完全能夠戰勝天階中期妖獸,實力可以說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些變化眾人都看在眼裡。

眾人雖然無法學著步雲天那樣,但是在他的激勵下,眾人也是瘋狂的修鍊,雖然以前也算是瘋狂,但是卻還是比不得現在。(未完待續。。) 目前步雲天已經差不多有了單獨挑戰天階中期妖獸的資本,雖然僅僅只能挑戰那些比較弱的天階中期妖獸,不過這已經相當了不起了,而且就是碰到比他強的天階中期妖獸,他也不用懼怕,就是打不過,想逃也是輕而易舉。

眾人三下五除二的把暗黑魔虎解剖之後,便迅速離開了,而步雲天等人前進的方向卻是非常的湊巧,那裡也發生著一場激烈的戰鬥。

「快走,我們打不過的,這頭妖獸已經快突破天階後期了。」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大吼道。

「我的媽啊,怎麼跑的了啊,這可是半步天階後期的妖獸啊,人怎麼跑得過實力這麼強的妖獸,這回我們死定。」一名隊員哭喪道。

「逃不了也要逃,大家準備大招,把它轟回去我們就逃。」白衣青年無奈道。

「嘎嘎,渺小的人類,現在才想逃,已經太遲了,準備乖乖的當我的食物吧。」那頭恐怖的妖獸嘎嘎笑道。

天階妖獸基本上大都智慧堪比人類,更是能口吐人言,百分百的老妖怪級別,發現眾人想要逃之後,它便加緊了攻擊。

「哼,居然敢小看我們。」白衣青年一聲冷哼。

「拼了,大家跟它拼了。」另一人瘋狂的怒吼,拚命的把自己最強的攻擊大招施展開來。

果然,正如白衣青年所說的那樣,這頭妖獸確實是小看了他們,輕敵是要付出代價的,這句話放到哪裡都合適。

這個小隊一共有七個人。七人的大招先後落到妖獸身上。這妖獸雖然勇猛。但是畢竟還沒有突破天階後期,所以它的實力雖強,但是還達不到完全壓制眾人的地步。

「轟轟轟」的巨響不斷響起,恐怖之極的狂暴能量一瞬間一道接著一道的轟擊在那頭妖獸身上,那妖獸一下子便受傷了,雖然還達不到重傷的程度,但是也差不多了。

「嗷嗚,該死的小螞蟻。我要生吞了你們。」受傷的妖獸就像被搶奸一樣,頓時暴怒起來,一下子戰力居然不降反升,巨口一張,一個恐怖至極的能量光球頓時激射而出,向著逃跑的眾人激射而去。

恐怖的能量光球直徑足足有一米多,跑的最後的兩人最先受到了攻擊,身上的防禦罩幾乎瞬間被摧毀,還好兩人的保命手段都不錯。

其中一人在防禦罩破碎的瞬間速度突然暴漲數十倍,那速度居然比光球的速度還快兩三倍。眨眼間便超過了其他人,拉遠了和光球的距離。

另一人也不差。直接拋出一張符咒,一陣能量爆發開來,瞬間形成一道能量光盾,直接擋住了光球,光球瞬間撞到了光盾之上,光盾頓時泛起陣陣漣漪,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便消散了。

不過能量光球也被消弱了很多,但是依舊十分恐怖,接近天階後期的實力實在是太恐怖了,完全不是他們能夠抵擋的。

光球夾帶的那種毀天滅地的威勢,彷彿要毀滅一切,激射的速度更是的達到了幾倍的音速,要不是眾人逃命的速度幾乎已經接近音速,恐怕光球已經打在身上了。

不過眾人最終還是躲過了光球的攻擊,光球打在一座小山頭上面,不但把小山轟平了,還炸出了一個深坑。

眾人雖然暫時安全,但是別忘了他們身後還有一頭恐怖的妖獸啊,它可沒有閑著,光球一發出去便已經四蹄騰飛向著眾人追去,一時之間眾人紛紛使出五行遁法,化作一道道流光劃破天際,一個個都以恐怖的速度飛馳著。

而此時步雲天等人卻是和他們迎面而行,大約一刻鐘后,一追一逃的妖獸和那七人便出現在步雲天的神識感知當中。

「停,前面有一小隊人正在被一頭恐怖的妖獸追殺,非常湊巧,那個小隊就是我們出來之前碰到的那個,好像和我們有仇的是吧。」步雲天喝住眾人輕輕道。

「嘎嘎,太好了,最好讓妖獸吃了那幫王八蛋,他們是在是太可惡了,老是占著人多欺負我們。」盧燦恨恨道,就是雷雨荷等人也不例外。

也不能怪他怨氣太多,那幫人確實是太過可惡,早在步雲天到來之前,他們便經常對盧燦等人冷嘲熱諷,還曾經打劫過她們,她們不生氣才怪呢。

「那就是說你們不想救他們了,也好,那我們可以在一旁看著,到時說不定還可以撿便宜,陰他們一把呢。」步雲天一臉壞笑的道。

「陰他們一把可以,雖然他們有點壞,但是本性卻不是很差,能夠進來這裡的人基本上都經過學院的多方面觀察,或許有人隱藏的很深,但是他們之中還是有好人的,如果可以的話,我們還是出手救下他們的小命吧,畢竟這些都是學院的力量。」雷雨荷最終還是搖搖頭道,雖然她也有撿便宜的想法,但是最終還是被內心的善良佔據了上風。

「我也覺得還是救人比較好點,至少不能讓他們死亡,當然也不能太過便宜他們,我們可以讓他們把身上的寶貝通通交出來,為了小命,相信他們一定會願意的。」柳雪媛小聲道。

「好吧,我同意。」盧燦看到步雲天轉頭看向他,連忙點頭道,他可不敢反駁隊伍中兩位美女的決定,那種事情的後果他可是嘗試過的,至今想起仍是恐懼萬分啊。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想想怎麼救人吧,不過必須讓他們享受一下欲仙欲死的過程。」步雲天一臉陰笑著道。

「必須謹慎,不然等我們救了他們之後,他們卻翻臉不認人,那我們豈不是很慘,要知道那個小隊的實力可不比我們弱多少,他們既然被追著跑,相信那頭妖獸的實力肯定很變態吧,就是沒有天階後期的修為,估計也是差不多的那種,我們就是打贏了,也沒多少力氣了。」柳雪媛皺著眉頭道。

柳雪媛之所以這樣說也不是沒道理的,他們既然還能在那頭妖獸手下逃命,那麼那頭妖獸就應該還沒有到天階後期,否則他們就不是逃命了,而是直接被轟成渣了,天階後期的恐怖還不是他們可以抗衡的。


這裡的特級學生雖然都有天階中期的戰力,但是和天階後期比起來,境界上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二者根本就沒有可比性,要想具備抗衡天階後期的戰力,他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呢。

「小天你有什麼辦法,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就不救吧,我可不想救了他們之後,不但得不到他們的報酬,反而連那頭妖獸的屍體最後也要被他們搶奪。」盧燦抬起頭對步雲天道。

「放心,我有絕對安全的辦法,你們就看著就行了,跟我來吧,他們用不了多久就能到達這裡了。」步雲天微微一笑,滿臉自通道。

步雲天帶著他們很快便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地形,不用說,他自信的來源自然是那陣法,此時步雲天的陣法之道已經小成,比起那位所謂的陣法大師都絲毫不差。

自從有了定海神珠的時間加速功能,步雲天那些旁門左道的修鍊進步可以說是飛快的,充足的時間之下,陣法、釀酒、煉丹、煉器、煉符等等都有了很大的進步。

只見一個古樸的羅盤突然出現在步雲天的手裡,一股股玄奧的陣法氣息從上面散發出來,真正是步雲天閑暇之時煉製出來的陣法羅盤,這個陣法羅盤可不簡單,品階不但達到了中階,而且上面布置的還不止一個中階陣法,而是同時布置了好幾個中階陣法,組合起來的威力不下於高階陣法。

這些陣法有困陣、殺陣、也有防禦陣,困陣一個,防禦陣也是一個,殺陣卻是三個,全部催動的話威力非常恐怖,就是天階後期高手都能夠困住至少一刻鐘。

千萬不要小看這一刻鐘,對於天階後期的高手來說,能夠困住他們一刻鐘已經非常不簡單了,用來對付天階中期高手更是一點問題都沒有。(未完待續。。) 第二天一早,早早的姜天威便出門往王建國上班的公司趕去。因為去過王氏集團總部,所以,姜天威也沒有提前打電話給王建國,而是直接找到了他的辦公室。

當看到姜天威的時候,王建國也並沒有什麼太過驚訝的表情,似乎也知道姜天威來找他的原因。

不過,現在的王建國看起來也是憔悴了許多,完全沒有了當初姜天威看到的那個意氣風發的樣子。所以,看到姜天威進來,王建國苦笑了一下說道:「你是聽媛媛說了什麼吧?」

姜天威點了點頭說道:「媛媛和我說了一下,不過,她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來問問王叔,看看有什麼能幫上忙的!」

說實話,對於姜天威,王建國也並不是太看好。對於姜天威,他也算有過比較深的了解,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他和田行健那種人交好,但是,自己現在事情,不是一般人能夠解決的。

而且,自己也隱隱覺得,是上面有人在故意刁難他,他並不覺得姜天威有那個能力能解決。

所以,王建國笑了笑說道:「不過就是公司出了點小問題,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陪著媛媛,讓她不要擔心。」

看到王建國不想說,姜天威卻是不為所動的笑了笑說道:「王叔,還是說說吧,也許我能幫上點什麼!」

這件事很可能就是因為媛媛的原因,如果真是鄭少東出的手,自己說不得要陪他好好玩玩了。

看到姜天威堅持,王建國嘆了口氣說道:「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也就告訴你吧。」

原來,王建國的王氏集團準備進軍酒店業,所以,在江邊城拍下了一大塊地皮,準備自己修建酒店。光是地皮就花了好幾個億,所以這次投資王建國也是十分上心。

只是,去年拍下地皮后,就已經開工建設。想不到,卻是在一個星期前被政府給叫停了,一直到現在都沒讓再開工。

酒店的事情,耗資巨大,算是王氏集團今年整個一年最大的投資項目了,突然無故被卡住,現在自然是焦頭爛額。

王氏不過是個純粹的商人,在政界雖然有些影響力,可那也不過是利益關係而已。如今有人想整他們,利益關係自然是一觸即斷。

不過,好在以前的功夫也不是白做,也打聽到好像上面有個大人物在為難他們。所以,現在也正努力去尋找關係打開局面。

聽了王建國的話,姜天威哪還不明白這根本就是鄭少東搞得鬼,在SH要想搞王氏這樣的大集團,沒點能量根本就不敢動手。

而且,鄭少東也不是要和王氏死磕,不過是為難一下讓王建國見識到他的能量而已。到時候他有什麼要求,王建國還不得巴巴的答應?

似乎是看穿了鄭少東的謀划,姜天威心裡也是鬆了一口氣,這個鄭少東不過也就是嚇唬一下王建國而已。到時候他再出來說句話,將王建國的事情擺平,王建國對他還不得又敬又怕?這樣一來,從王建國這裡入手,就不怕王愛媛不就範了!

姜天威既然想到了,自然是不會這麼容易讓他得逞。

笑了笑對王建國說道:「王叔,這件事就交給我吧!說起來,和我也脫不了干係。」

看到王建國差異的表情,姜天威並沒有多說什麼,隨後打了個招呼后,姜天威便離開了。

看著姜天威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樣子,王建國也是一臉茫然,不過,對於姜天威的話,他也並沒有太過放在心上。繼續開始了自己一天的工作。


從王建國辦公室出來,姜天威便熟門熟路的出了王氏大廈。既然已經知道了事情的根源,事情也就明了了。

只是鄭少東現在僅僅也只是卡住了酒店的動工這一塊,說白了,並沒有太過認真的對付王建國。

自己和林秋願打個招呼的話,想來事情應該很容易便得到解決。只是這樣一來,說不定鄭少東還會動什麼其他的手腳。

畢竟,王建國在SH安家落戶,在人家的地盤,還不是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所以,還是得和那個鄭少東好好玩玩,玩到他玩不起了為止。

只是,想到要和一個市高官的兒子去掰腕子,姜天威心裡也是有些感嘆。不過卻也並沒有太過放在心上,一個官二代而已,如果是他老子,姜天威可能還沒轍。

想到要和鄭少東去掰腕子,姜天威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去了解他,對於鄭少東,姜天威也只是知道他是現在市高官的兒子,至於他這個人到底怎麼樣?現在又是在幹什麼?都是兩眼一抹黑。

不過,想到調查人,姜天威第一個就想到了宮季雲。這傢伙就是搞情報的,上次的事情,楊麗萍走了,可是他卻是沒有一點事。

而且姜天威上次可是等於救了他一命,所以找他調查肯定沒問題。

想也沒想姜天威便撥響了宮季雲的電話,接到姜天威的電話,宮季雲也很是高興。別說姜天威救過他,只說姜天威在華山之巔拿到天下第一的名號的事情,他也在第一時間得知了。

所以,對於姜天威的想讓他調查一個官二代的時候,二話沒說便答應了,而且再三保證說一定連他內褲什麼顏色都一定查清楚。

對於鄭少東市高官公子的身份,對於宮季雲來說,並不算什麼。宮家作為華夏大族,一個市高官可能還正眼瞧一下,可是一個公子哥,只要不是幹掉他,還不是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掛了電話,姜天威心裡也鬆了口氣,有宮季雲出手,想來能把這個鄭少東給查清楚了。如果他是個人渣,那自己也不必客氣了。

該怎麼玩就怎麼玩,到時候把這些東西給爆出來,就算他有個好老子也吃不消。

從王氏大廈出來后,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十一點多了。姜天威便在食堂吃了點東西便回了自己宿舍。王愛媛和劉佳佳還要上課,沒地方可去的姜天威只能回宿舍自己練功! 回到宿舍后,姜天威不禁檢查起自己這些日子來的收穫。他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便走出那一步,那是自己怎麼也沒有想到的。

走出了那一步,姜天威也知道,自己進入宗師境界的鴻溝已經沒有了。

只是,以後卻是不能再在宿舍練功了,宿舍的地板,根本就承受不起姜天威練功時的威力。

所以,姜天威卻是又要為自己找個好的練功地點而發愁了。他能感覺到,現在自己的全力一擊,就是練功房的那些器具都根本承受不起,一拳下去,什麼都破了。

而且,現在自己也正進入一個飛速進步的時期,卻是又離不開有個安靜的地方好好練功。

想了半響,也沒有個頭緒,姜天威乾脆也不再想了。在自己宿舍隨意練了一會,便出了門。看了看時間,不過下午兩點多。想到自己很少去的武術社,便轉身往武術社走去。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在武術社練功房門外,劉佳佳和周慧敏兩人又在那溜達。

看到姜天威過來,劉佳佳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鬆開和周慧敏挽著的手。來到姜天威身邊笑著說道:「我就知道能夠碰到你。」

姜天威苦笑著說道:「想找我打個電話就好了嘛,還專門跑這裡來碰運氣。我今天要是不過來,你不是白跑一趟了?」

劉佳佳嘻嘻一笑,對著周慧敏揮了揮手說道:「小敏,你就先回去吧,晚上你就不用等我吃飯了!」

周慧敏無奈的笑了笑,看著兩人親密的樣子,也知道劉佳佳是不想自己這個電燈泡在這礙眼了。雖然劉佳佳這樣做顯得有些「重色輕友」,不過,看著劉佳佳高興的樣子,周慧敏也是為劉佳佳高興。

她可是知道,在姜天威失蹤的那幾天,劉佳佳也是茶飯不思,差點就出了意外。現在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她也只會為她高興。

待的周慧敏走後,劉佳佳一把挽住姜天威的手笑道:「走吧!」說著,便拉著姜天威往武術社的訓練室走去。

今天並不是周末,又剛好是下午上課時間。所以,裡面人並不多。

不過,剛好陳世明卻是在,他今天下午剛好沒課,便來了訓練室。對他來說,待在訓練室的時間,不比待在宿舍的時間少。

看到姜天威過來,陳世明顯得很是高興。他知道姜天威去參加了華山之巔的天下第一的爭奪,只是他還不知道最終結果。

所以,看到姜天威,他連忙驚喜的走了過來笑著說道:「威哥,你來啦,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華山論劍到底誰是天下第一?」

照理說昨天他們才堪堪結束,也是今天的飛機回來,難道威哥一回來就來了這裡?陳世明心裡不由得想著。

姜天威還沒說話,一旁的劉佳佳就笑著說道:「我們昨天晚上就回來了,第一當然是我們家天威哥啦,這還用想么?」說著還一副你很沒有眼色的看了一眼陳世明。


聽到劉佳佳的話,陳世明也是被驚到了。他雖然沒有去參加,可是作為一個小有名氣的武學世家弟子,對於這天下第一的含金量可是還是了解的。他沒有去參加,是因為他知道,他連參加的資格都沒有。

姜天威雖然在他眼裡很是厲害,可是這可是全國幾乎所有的高手一起登台競技的一個平台。所以,聽到是姜天威拿到天下第一的稱號的時候,他才會那麼驚訝了!

看到陳世明一臉驚訝的樣子,劉佳佳有些不爽的撇了撇嘴說道:「怎麼?你還不信啊,我可是在現場的。天威哥不僅是獲得了天下第一的稱號,而且,在華山之巔,可是贏了那個最厲害的外國佬。」

陳世明這才反應過來,還是一臉震驚的說道:「威哥,這是真的么?真是恭喜了!」

姜天威淡淡一笑說道:「不說這個了,最近功夫練的怎麼樣?」

聽到姜天威開始和陳世明開始聊功夫的事情,劉佳佳知趣的站到了一旁,看著姜天威開始指點陳世明和在訓練室的一些同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