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他們的勁力散發的波動來看,搶靈寶的竟然有一個天凡境八階強者,雙眼虎視眈眈看著那把長劍。看他的年紀早就已經超過三十,否則說不定還有可能進入青雲大陸的排行榜。

其餘來搶奪長劍的人,雖說修為不弱,但是最高的便是天凡境六階的強者,秦楓還真不放在眼裡。即便是這個八階的強者,只要自己拿到長劍,照樣可以輕而易舉的擊敗他。

而那位『大爺』看到之前一副討好樣子的秦楓竟然脫離了他的掌控,直衝那把長劍而去,頓時有些慌亂。畢竟他最需要是那柄長戩,一想到握在手中,震懾群雄的感覺,便是有些興奮。可是現在,事情的發展有些已經不再他的控制範圍。

「小子,你想幹什麼?」只見這人有些惱羞成怒,一道勁氣對著秦楓迸發而去。而秦楓正好抓住機會,一道勁氣也是散發。兩道勁氣相碰,強大的衝擊力,使得秦楓更加接近那柄長劍。

眨眼之間,秦楓便將長劍握在手中,劍身一盪,強大的勁氣經過長劍的加成,顯得更加猛烈。就連即將觸碰到劍柄的那位八階高手都不由得退後幾步,再也不敢輕舉妄動。從那道勁氣,他可以感受到,攝人心魄的威力。剛才如果有一次大意,自己面臨的便是極為嚴重的傷。

當長劍在手,秦楓頓時生出了一陣豪氣衝天的氣質,看著正在爭搶的秦文秦武,來到他們身邊,劍身一陣震蕩,一股強大的能量,沖了出去,幾乎所有人都是都是匆忙的避開這一擊。

」哎呀,對不起,力量太強大,實在不能控制。「秦楓看著周圍翻來覆去的人群,不由的露出了那招牌的人畜無害的笑容。

而此時,長戩也是落在秦武手中,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神采,看向秦楓的目光眼睛里露出了感激的深情。

而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小看了剛才那個畏畏縮縮的少年,現在他的笑容就像是魔鬼一般。

突然一這腳步聲傳來,秦楓直到現在還不能暴露,轉向了秦武:」小子,將你手中的長戩交出來。「

秦武驚了一驚,心道:」即便是以前得罪過你,也不用現在來報復我吧,這可能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柄武器了。「只見他臉上了一個哭喪的表情。

秦文也是有些奇怪,按理說,秦楓的風格不需要這把長戩啊。突然之間,一對人馬沖了出來,打頭的便是秦炎,只見他露出了疲憊的神色,雙手緊握長槍。看來在之前經過了一場大戰。

「哼哼,這次就放過你, 總裁的小甜妻 。「說著立馬轉頭離去,剛剛好進來的那波人沒有看清秦楓的面目。< 秦炎進來,看著急速遠去的身影眼睛閃過一絲亮光。

眼睛中帶著笑意,繼而有迅速變得嚴肅起來,臉上陡然浮現一片怒容。

看著如今大廳中的場面,秦炎有些明了。一看長戩落在秦武的手中,旁邊虎視眈眈的人群緊緊地盯著他。

眾人都知道剛剛進來的是何許人士,在古墓外便將八大家族的青年才俊記在腦海中。雖然他在排行榜中排名前幾位,具有很大的潛力。但潛力畢竟是潛力,沒有真正轉化成修為上的優勢。所以現在還是有人抱著搶奪的心思。

「秦武,你過來。有我秦炎在此,誰敢搶奪?「只見他雙眼掃視著周圍,道道精光掃射出去,灼熱的眼神,使得每個人都感到一陣刺痛。

「既然秦家得到了,那我們也就不參與了。今天便賣秦家一個面子。如果還有下次,我是不會放手的。「只見那位天凡境八階的高手看著秦炎說道。

雖然秦炎實力驚人,但是畢竟只是七階,還沒有到他能退讓的地步。只是如今的情況有些複雜。即便自己上前搶奪下來,自己沒有後台,之後將會面臨很多人的圍攻。要不然他才不會放棄。而他現在最恨的便是那個一開始並沒有放在眼裡的人,竟然被戲耍了,而自己卻完全沒有辦法。

」既然如此,那我秦炎代表秦家感謝大家的厚愛了。「只見他拱了拱手,對著所有人說道。

」秦家想帶走這件靈寶,還要看我楚浩天答應不答應「突然之間,一句話冒了出來,使得本來已經放下心來的秦武又緊張起來了,內心甚至有些慌張:」我這是招誰惹誰了,不就是想要一把武器么?***,這麼多人搶。本來以為到手了,可是現在又冒出來個楚浩天,我的命怎麼這麼苦。「

」楚浩天,你可真是陰魂不散啊,看來剛才還是沒有打夠,既然你想打,我奉陪。「在之前,兩人就因搶奪一件寶物而大大出手,最終拼了個半斤八兩。

「打又怎麼樣,當我怕你。」楚浩天本來以為秦炎敗在秦楓手上,即便再強也不會到什麼地步,可是當交手時才發現,兩人竟然平分秋色,這可惹怒了楚浩天。

「那你就沒有機會爭奪最後的那件寶物了。你也知道我們這次的目的便是那件寶物,1你想要讓別人捷足先登?」秦炎實在是不想與他糾纏,一方面害怕別人捷足先登,另一方面他知道奈何不了他,打下去也是白打。

楚浩天此時有些沉默,他知道此行的目的,便是那勁骨,那可是決定整個青雲大陸最後的霸主,現在的一切,比起那件寶物來,都可以拋棄,」好,你等著,我之後再找你算賬。」說完大踏步離開了此地。

而此時,早已逃離戰場的秦楓才仔細觀察到這件靈寶,剛才情急之下,秦楓迅速將一滴精血融入其中,便開始了戰鬥。而此時才有機會仔細看看這把長劍。

「青龍;二字刻在劍柄之上,金色的劍柄使得青龍劍更加威風凜凜,而他的雙刃也是極為鋒利。

秦楓眼中也有著一絲驚喜,隨手舞動了起來,周遭的空氣,也是被震得生生髮響。

既然如此,就叫你青龍劍吧。青龍劍具有較強的力量,剛實勇猛的風格,然而又不是那種「硬拼硬進」,而是剛柔相濟、劍法運用自如,身法輕快敏捷,舞起劍來瀟洒飄逸,走起的身形步法韻律有致,既好看,又實用。

秦楓望著劍刃之上,條條青龍,心頭也是豪氣頓生,有著這樣一柄長劍,恐怕在青年一輩中已經無敵了吧。秦楓內心竊喜道。


也不知道,目前處在古墓中什麼地帶,那勁骨不會被人捷足先登了吧。秦楓還是有著一絲擔心,畢竟這次的最終目的便是勁骨,而現在卻不知道有沒有被人拿走。

」應該沒有吧,不會這麼快。「畢竟秦楓也是全速向前趕,只是在中途收取了靈石,和這把青龍劍,都沒有費太多的功夫。

秦楓急速向著內部前進。畢竟其餘七大家族的人,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任何一人。

而此時,古墓中的煞氣已經從正殿滲透出來,逐漸侵擾周圍的區域。而此時秦楓正來到煞氣剛剛滲透進來的地方。

剛剛踏入此地,便是一陣煞氣入體,突然之間便是感覺到一陣眩暈。但是鎮定珠陡然之間便是發揮了功效,瞬間,這一陣迷糊便煙消雲散。但秦楓還是感覺到一絲不對勁,但很快便消散了,畢竟這裡的煞氣較為弱小,而且古墓中有這一點點煞氣也是正常的。畢竟人死了,也有很長時間了。

就秦楓所知,殺氣共分為七個層次,現在甚至不到第一個層次,這也是秦楓沒有放在眼裡的一個原因。

一是形煞-為有形可見、有跡可尋之煞,如:雞咀煞、反弓煞、穿心煞;屋外之十字路口、天橋、奇形怪狀之山石、樹、路等。二為味煞—-有發霉或一切難聞之氣味都為氣味煞;三是光煞—-屋內光線不足或光線過強都會產生不良影響,屋外之霓虹燈光也是光煞的一種;四為聲煞—-嘈雜聲、難聽之流水聲;第五層理煞—-理氣之煞,如飛星之二五疊臨、三七同見等;又如燈泡之單雙數、魚之條數等;第六層色煞—-家中黑色多則陰氣過盛,紅色過多則精神緊張。又門對門之顏色亦有相生相剋之關係。更重要者,必須配以宅主所需之顏色。第七層磁煞——因磁力對人之大腦影響甚大,而風水主要是根據磁場之變化而計算出對人之吉凶。

越來越前行,秦楓終於看到了一位奇怪的的修士。只見他嘴裡喊著『殺『字,心頭之上殺氣凌然,看到秦楓二話沒說,便是一刀劈了歸來。

秦楓有些詫異,怎麼會有這樣的人,臉色慘白,甚至連一點氣息都沒有。眼神空洞,即便是與他初步交手,便感覺到他的身體僵硬,怎樣打他也沒有感覺。< 秦楓此時終於感覺到古墓中發生了一些事情,否則不會出現這樣一個完全沒有知覺的人。

本以為可以很快便解決它,但是戰鬥了半天,他仍舊生龍活虎,沒有任何疲勞。倒是秦楓,感到有點厭倦。

「這什麼東西?竟然殺不死?搞什麼玩意兒」秦楓此時有些憤怒,雖然他實力不強,但卻無論如何卻也殺不死?

看到,即使再戰鬥下去,也不會有什麼改變。秦楓沒有絲毫猶豫轉身就走,內心輕嘆一聲:「打不死,我還不能跑么?」

而此時,古墓各處都出現了被煞氣侵入體內的修士,他們彷彿都已經死了好長時間,甚至有些修士的意念有些薄弱,被煞氣侵入體內,成為新的傀儡。

而秦楓還在往古墓深處躍進,而本來緊緊跟隨的煞體,早已被甩到十萬八千里之外。此時古墓中被層層煞氣籠罩著,隨著煞氣密度的越來越高,越來越多的修士好像都已經承受不住,不斷有修士被煞氣入體,繼而發出一陣陣怒吼,便是轉向了身旁的隊友。無休止的進行攻擊,而且還是無差別攻擊。

秦炎此時也是有些慌張,周圍被一圈圈的煞體圍繞,而身旁的秦武也是盤坐在地,不斷抵擋著周圍的煞氣。

所有修士現在的情況都有些相似。沿途見過的大多數人已經開始了後退模式,忙不迭的想要離開古墓。可是令他們全都想不到的是,所有之前,來到古墓后死去的修士,全都被煞氣侵入體內,一個個彷彿復活一樣,成為了他們後退步伐的障礙,於是這就導致,所有人都不敢後退。


既然不能後退,那便只能向前沖。於是所有人不顧一切的向前進發,就連沿途的石室都沒有一個人去管。因為他們曾經看見一位修士打開了一座大門,裡面琳琅滿目,既有無比珍貴的丹藥,還有堆放在地的金券,更有一堆靈石。簡直就像一個雜貨間。那位兩眼放光,不顧一切沖了上去,只是剛剛摸到那堆靈石,便被後來趕到的煞體被撕成兩半,就連成為煞體的希望都消失不見。這一次教訓,給了所有人當頭一擊,不顧命的向著最深處進發。

不斷地拚命,效果很明顯,不久,所有人都是來到了一座黃燦燦的大門前,這一座大門很是宏偉,一個站在此地,彷彿面對著一座山一般直挺挺的站立著。

「快,趕緊轟開這座大門,否則,我們今天都要葬身於此了。」人群中突然大喊一聲,他望著遠處急速而來的煞體內心一陣發憷,就連聲音都是顫顫粟粟。

眾人這才從這座大門的宏偉中驚醒了過來,一道道的攻擊轟向了大門。

而遠處正在逐漸趕來的煞體更加瘋狂,彷彿他們觸犯了他們心中聖地。一個個瘋狂的向前沖著。

「轟隆!」

隨著一聲響動,這座大門終於轟然倒塌,沒有絲毫猶豫沖了進去。而那群煞體,彷彿見了鬼似的,停在門前,一個個露出虔誠的目光,仰著頭。

眾人進入到其中,不由得鬆了一口氣。但緊接著便被其中的景象給驚住了。只見八根金色的柱子分佈在其中的四面八方,上面一條條金龍絞纏在其中,蒂奧特的惟妙惟肖,宛如神作。而在正前方一個台階,也完全呈現金黃之色,有的人不禁摸了摸,全是黃金。

再看看他的裝飾,金磚鋪底,碧玉為牆,個這三部便安放著溢出翡翠琉璃,舞步邊防這一個光芒四射,極為璀璨的寶珠,其奢華程度令人瞠目結舌。

而在正中央,一個寬約丈餘地龍椅正擺在中央,租金打造,光芒萬丈。龍椅上雕刻著無數神態各異,活靈活現的金龍,吞雲吐霧,體型俊偉,龍椅之後,便是,驛站精刻雕琢

的翡翠屏風,中間想牽著無數地進駐,雍容華貴,龍椅而下,便是三步金梯,兩側則是群臣叩首之處,點中央安置著九十九顆鵝蛋大小的夜明珠,萬丈光華。

而在大殿九十九顆夜明珠之前,一個極為寬闊金悺擺在那裡,上面滿是珍珠,無數地瑪瑙雕刻成一條條金龍。但是最奇怪的是,上面的棺蓋,已經打開一半,裡面一縷縷煞氣冒了出來。

眾人頓時心驚,原來這才是源頭。同時,心裡也有一點鋅粉,因為他們知道,勁骨也在其中。這次的目的,終於找到。

而且在大臣跪拜的地方也有,有著雕刻的栩栩如生的玄獸,跪在此地,抬頭望著金悺,儘是虔誠之色。

看著氣派,前世不愧為一代強者,可是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不管是多麼強大的修士,與歷史比起來,也不過如長河裡一粒塵沙,終究要被浪濤吞沒。他終究是看不開啊,才會有如此奢華的墓地。即便是死了以後,要想要享盡人世間的富貴。

此時,眾人也有些無奈。正在全都沉寂在地下皇宮的氣派之中,可是誰也沒想到,只見楚浩天偷偷摸摸的來到金悺前方,猛然間便是徹底打開了金悺。望著金悺中一副殭屍,即便是死去好多年仍然保持著熔岩,只是身上的血跡確卻是怎麼也掩蓋不了他經歷戰爭的慘烈。

楚浩天很是驚訝,只見這個屍體的心臟部分有著一絲金光閃爍「勁骨!」楚浩天大喜。只見他的手上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把匕首,對著心臟部位刨了下去。

「哦吼!」

匕首剛剛落下,一陣嘶吼聲,便是驚住了所有人。只見下方跪著的所有玄獸,眼中綠光閃爍,好像全都復活了一樣。

其實距離從楚浩天來到金悺旁,僅僅一剎那的時間。連他的動作彷彿都是僵在了原地。

「怎麼回事?為什麼這些玄獸都復活了,肯定是有人觸發了某些逆鱗。」

「快看!」眾人眼睛都是望向了金悺上,開始動作的楚浩天。

「這混蛋,可是害死我們了.」秦炎也是有些憤怒,在這裡,明顯有著禁制,怎能隨便亂動,至少也應該先是找到出口再說。< 只見所有的玄獸,沖著,向著周圍人群沖了上來,完全的無差別攻擊。

秦楓也是被煞獸追的滿大廳跑。殺又殺不死,不對不是殺不死,而是沒有找到殺死他們的方法。

「tm的,我就不信了。」青龍劍在此來到手上,一劍便是揮舞過去,一個頭顱掉在地上,咕嚕咕嚕的滾落而去。

而令他們感到驚喜的是,煞獸彷彿失去了支撐,陡然之間便是倒了下去。

「看,只要割下他們的頭顱,便不能復活了。我們有機會了活著出去了。「人群中傳來驚呼聲,秦楓的攻擊讓他們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一個個拿出了武器,看向了煞獸的頭部。可是他們沒有看到的是,被割下頭部的玄獸,每一隻上面都是冒出一股煞氣,漸漸凝聚,全都匯聚在金悺之上。

雖然煞獸數量不少,可是來此的修士更是眾多。而且畢竟這些玄獸都是毫無思想,不斷被人類戲耍,轉眼之間便是盡皆被消滅。

大片的人群人群轟然後退,那不少的散修士還有小勢力之中的人也是跟隨著暴退,此時就在那金悺,所以有彷佛看到什麼極其可怖的東西一樣,發出一聲震天的大喊。

就在那金悺,此時有一股股血腥色的東西不停漫出來,彷佛觸手一樣沿著漩渦往外爬,很快便充斥在了空間內。

一個大膽的高階修為者手中一刀劈下,刀芒帶著強悍勁氣,一刀下去,卻如入無物,那血紅之物根本就斬不斷,而隨即,這血紅之物順著這武將的攻擊刀芒。直接閃電間爬滿到了這武將的周身。

「啊……」

一瞬間,這武將凄慘的哀嚎一聲,瞬間就在半空之中化作了一片血水傾灑而下。

「嗚嗚!」

這一瞬間,一大片鬼哭神嚎之聲響徹空間,轉眼間,血紅之物匯聚,頓時化作了一隻只血鬼一般的猙獰之物,密麻麻的足足是有著上千隻。

「煞氣化物,大家快跑。」不少散修發出一聲驚呼,四散奔逃。

空間在晃蕩,巨大金悺內,還有著血色煞氣疾速瀰漫出來,引起一片烏雲壓空而來,低低壓在天際,加上那鬼哭神嚎之聲,讓人心中瀰漫出寒意。

可是往哪跑呢?人人心中都是極大的懼意。秦楓如今的臉上終於浮現一絲慌亂。只是在之前煞氣入體,還有煞獸都不曾有過的。煞獸和被煞氣入體的修士,畢竟是看的著,摸得到的東西。而現在煞氣化形,雖然能夠看到,但是卻不能摸。只要一觸碰到它,便是被其纏繞。受盡無盡的折磨。

這不,又是一頭纏住了秦楓,不斷的騷擾。

秦楓,怒了。一道勁氣,蘊含著雷電之力,怒放而出。

隨著一陣霹靂的聲音,這頭煞氣形成怪物瞬間便是消散無蹤。

」咦!「

秦楓心中不有一陣驚喜,想不到自己的勁氣,竟然對煞氣有著克製作用,難道是雷電之力?只是現在身上的雷電之力的量畢竟很少,想要滅盡所有的煞氣簡直是痴心妄想。何況,秦楓也沒有義務為這些競爭對手消除威脅。

可是這一幕恰恰被林家林浪天看到,他也沒想到在與怪物交戰時,輕輕一撇,竟然會看到這樣的一幕。然而現在兩方陣營畢竟是對立方,秦楓也不會主動為自己乙方消除威脅。心頭不由生出一計。那就是讓秦楓站在所有人的對立面。

林浪天逐漸向著秦楓的方位轉移,來到秦楓的正前方。只見怪物猛然間向著他撲了上來,林浪天,隨身一閃,輕而易舉躲過了這次襲擊。但是,這樣就導致,將身後的秦楓,暴露給怪物。


秦楓毫無防備,誰能想到,好端端的出現了一人,轉眼間,這人便移動出去,只留下煞氣沖著自己而來。下意識,一道勁氣,迎擊而上,瞬間這道煞氣便是消失的無影無蹤。這次看到的人,就多了起來,一個個發出了驚呼的聲音。

個個充滿著驚訝的聲音,同時臉上露出了欣喜的樣子。不知道秦楓身份的人,將他當成了一株救命稻草,可是真正知道他是秦家少主的人,臉上也有一次苦笑。這是個完全,無孔不入的人,只要有一點能佔便宜的機會便不會放過,而偌大的古墓中,所有人的安危都在看身上,看他如今如何抉擇了。

」小子,趕快把追趕我的這個怪物滅掉。否則大爺第一個不饒你。「這時,一個長相兇悍,一身匪氣的人移動到秦楓身邊,帶著威脅的語句說道。

秦楓瞥了他一眼,手掌一推。

「砰!「

一生匪氣的他轉眼之間便是撞在金悺上,僅僅一剎那,便被煞氣抓住了機會,整個人頓時萎靡了下來。

不明真相的人,一眼震驚的望著眼前的少年,僅僅一招便是將一個高階的強者,給打翻過去。眾人看他的身形越發忌憚了起來,漸漸的向著中間匯聚。


「怎麼?想聯合起來對付我?我可不是被嚇大的。」他們的這一行為,反而將秦楓的脾氣給惹了起來。

「還敢逼我?越是如此,我便越是要讓你們感覺到煞氣的可怕。」

林浪天有些懊惱,本來打算,所有人給與秦楓壓力,迫使他不得不為之消滅煞氣。可是現在卻把他的脾氣給比了起來。而且他們又不能分心,稍不留意,就要被煞氣侵擾。

在一段時間后,所有人都是了解到,剛才的那位少年,便是最近聞名青雲大陸秦家的少主,秦楓。所以現在,就算是聯合起來,依勢壓人就是妄想。

「秦少主,希望少主能夠幫幫我,以後有所差遣,在所不辭。」終於有人堅持不住,向著秦楓求助。

而此時,秦楓是最輕鬆的,煞氣也不敢上前,他只是一個人在那裡左看看右看看,不由得一些人更加憤怒,但是又不敢罵在嘴上,萬一他突然之間給自己一下子,剛才那人就是下場,只是在內心怒罵道「***,我們都在這貌似抵擋著這些怪物,可是你卻在那看風景。還特別有興緻。」< 在這時,林浪天實在不能忍受被這些怪物,追著瞎跑。況且他本來便是那種好吃懶做之人,雖然在夜晚無人時刻,會強加刻苦修鍊,但是修鍊的時間畢竟是很短,更為重要的,他從一出生便是生長在林家的庇佑之下,對於這些戰鬥,他認為只要有著無與倫比的才華,以及智商。這些打架的事情就交給別人吧,而且最近修為突然的增長,是靠著林家不要命的給與資源才成為如今天凡境的修為。

「秦楓,大哥,看在曾經兄弟一場的面子上,希望你能救救我。」林浪天思索了良久,現在放眼整個宇宙蒼穹,能夠救他,僅僅秦楓一人。

秦楓呆了一呆,突然爆發出一陣嚎啕大笑,甚至震得整個古墓都有些搖晃。這只是他的錯覺,其實真正的原因是因為笑聲太高有點缺氧。

林浪天聽到秦楓的一陣笑聲,不由得一陣鬱悶,畢竟秦林兩家已經成為對立面,甚至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現在他又佔據了上風,,這樣的情形自己也在情理之中,但是在這個古墓中,僅僅就他有對付煞氣的能力。其實在剛剛秦楓,一擊消滅煞氣之後,眾人都嘗試了一遍,怎奈都沒有這個能力。

聽到這樣的笑聲,林浪天只是嘆了一口氣,轉過了身對付身邊的煞獸。只是身旁的林滅天,有些暴躁,這不是公然與林家作對么?趁著,秦楓在那晃蕩之際,猥瑣的偷襲而去。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秦楓反應極快,天生的靈敏度,便是一記重拳迎了上去。這下可苦了林滅天,偷雞不成反蝕把米,反而要面對煞氣與秦楓的攻擊。本來一道煞氣形成的怪物很是輕鬆的應對,可是現在秦楓又加入了進來,而且緊追不捨,瘋狂的對他發動了襲擊。而且他必須將自身八成精力放在對付煞怪的身上,畢竟秦楓修為還低,即使造成傷害也不會太高,可是一旦被煞怪侵入,那可真是萬劫不復之地。

可是,他還是低估了秦楓的實力。秦楓的重拳,力量強,攻擊力度大。林滅天不得不把更多的精力,用在對付秦楓上來,即使這樣,還是被抓住了機會,一條手臂被擊中,戰鬥力大大削減。

而之後,秦楓也就停止了攻擊,不要以為他有這麼好心,沒有了他的攻擊,煞怪還在不停的圍著他展開襲擊,但是他只能拖著一隻殘臂勉強應付,極其吃力。

也不知怎麼的,眾人都被秦楓這一招給震懾住了,誰也不敢在上前擼他鬍鬚,萬一他給自己來上這一招,自己可是沒有林滅天這樣強大的實力。

到此,場面之上,陷入了奇怪的景象,秦楓竟然躺在那裡睡大覺,其他人都在竭盡全力抵擋著煞怪。

秦家的人也有一絲氣憤,他們都在怨到:」你不幫他們就算了,我們畢竟是一個家族的,而且你是秦家少主,至少也應該幫一下我們吧。「但是現在他們也不敢開口,對於這個少主的脾氣都是不怎麼了解,萬一惹怒了他,他給你來個六親不認,那自己找誰說理去,反正遲早會有人堅持不下來,只要不是自己就行。

時間大約持續了半刻鐘,修為低的已經有些筋疲力盡了,而修為較高的仍然在堅持。場中,每個人身後都有都有著一隻煞怪,也許這對每一人都是一個考驗,當緊跟著的煞怪死後,便不會產生另一隻,畢竟煞氣還是有限的。

」砰!「

雖然林滅天緊緊靠著殘臂作戰,但是這不,煞怪又在他的攻擊下變得四分五裂。可是,並沒有人露出欣喜,轉眼之間,煞氣重新凝結,便是又展開了攻擊。

就在這時,終於有人堅持不住,向著秦楓的方向大聲呼喊道:」秦少主,希望你能救救我,你想要什麼?只要我有的,都給你。我實在忍受不住了。「

」王炎,你真是沒骨氣,有什麼可求饒的。「這人望向剛才那人嚴重露出了鄙視的目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