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元域享有盛名的家族,到各方勢力,然後更是多了七大勢力的盤踞!

百鍊宗、靈劍門、御獸谷、千幻門、逸雲宗以及太虛門,這六處勢力每一處都強大而鼎盛,猶如一根根擎天巨柱,各自佇立在天元域之中!

可是……這一片地域裡邊,佔據了中部位置的,還是七大勢力最遲來的一家,天罡學院!

故而,在多種因素的疊加之下,天罡學院的人馬即使想低調都不行!

在眾人的注視之中,這幾息的時間如同是過了數日之久。最終,在一道曼妙的身影率先踏入大殿之餘,這七大勢力終於是齊聚於此了!

「呵呵,天罡學院么……。」和眾人愕然與忌憚的反應不同,雷煞他倒是輕笑一聲,自言自語道。

「這個妮子不錯,腿挺長的。」一旁,血狼點了點頭,讚許說道。

「好像有值得收藏的傢伙來了啊。」將身形隱藏在衣袍之內的骨魔忽然一笑,舔了舔嘴角。

「哼!」炎鬼沒有多言,僅是冷哼一聲。

至於黑象,這一道和外號相襯的巨大身影,倒是一言不發,就這樣沉默著。

緩緩進入到大殿之中,婉琳一下子就感受到了無數的視線朝著自己蜂擁而來,並且之中的意思斑駁,有的漠然,有的厭惡,有的意外……貌似就是一千道視線,對於她們這一伙人馬就有一千種看法一般,感覺不是很好。

沒有理會太多,婉琳在腳步一邁之餘,便是率領了眾人走到了大殿的中央,而後看向周圍,想要尋找一個合適的位置。

當然,在這個過程之中,她還趁機觀察了一下早早就來到這個地方的另外六家勢力的情況如何,而對方同樣是在留意著自己這一邊。

畢竟龐然大物的對手,多半都還是龐然大物的居多啊。

百鍊宗這一邊……情況尚可,三名星玄境坐鎮,三十多名靈元之修,足有四十人。到了這一步,已經極為不易的了。

不過婉琳對於這一處勢力最為忌憚的,還是百鍊宗秘傳的種種神秘陣法。

這一種臨時的大陣,和尋常的不同,組成部分竟然是一件件寶物以及傀儡一類的存在。

在平時的打鬥之中,可能顯不出太多的優勢,可是一旦進入團戰裡邊,優劣立竿見影,很是可怕。

「靈劍門。」視線繼續移動,而婉琳的心中,依舊是默念了一句。

現在靈劍門存在的弟子,僅是三十多名,星玄境人數倒是與百鍊宗的組成相差不多,可是這三十多人,一個個都是劍氣衝天,彷彿只是靠近,都會受到傷害,十分奇怪。

除此之外,這一處宗門的氣勢同樣不可小覦,在這樣的情況下,婉琳絲毫不意外僅是一個照面,就會有鮮血濺出,不管多麼專註於防備都好。

因為靈劍門的每一人,都是一把劍!他們劍修修劍之餘,又是在修鍊自己!

靈劍門的不遠處,就是千幻門。

看見天罡學院的弟子前來,原本是沉寂了下來的千幻門,頓時又蠢蠢欲動了起來,一個二個對著婉琳身後的男男女女目光炯炯,拋媚眼,送秋波。

不少心志不堅之人,還真的不由得多看了她們幾眼。

但是在這個地方,輕重緩急之事,眾人都是知道的,故而一旦發現身旁有人被吸引了注意力,就立刻喊他一下,使得對方清醒過來。

在這等危機四伏的地方掉以輕心,可不是一件好事。

例如,張大桓在看見何衛贊時而看向側邊的時候,就無奈地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而後者,又像是打了一個激靈,猛地恢復了過來。

由此可見,千幻門的種種,從來都是不僅限於攻擊啊。

數了數千幻門的人數,這一回倒是不少,能夠與百鍊宗一拼,足有四十餘人,而且坐在最前邊的幾名男女……說是如容貌一般的年齡,婉琳就不太相信了。

媚術幻術,固然是有著種種奇效,可以無聲無息間將對方置於死地,但弊端一樣是不小,萬一遇上了瓶頸,想要突破的話,就不僅僅是領悟什麼的就可以了。

想要獲得相應的力量,就必須承受與之相差不多的風險,可是源遠流長的道理。


跟著婉琳的目光一起移動,當她看到御獸谷之人的時候,梁榆又是一同看了過去。

御獸谷,關於這個宗門……梁榆留下的不多記憶就是當初選擇以和為貴,二人分了鬼石花的張菱了。

這個男子,一如梁榆預料的一般,現在的他,已經坐在御獸谷的星玄境弟子後邊,看起來比從前行事更為穩健了。

看了一眼張菱,隨後梁榆的目光又是一動,看向了剩餘沒有細看的方位。

梁榆在看,婉琳一樣在看,但二人看的,事實上不是相同的風景。

因為前者看的,僅是自己一人,雖然說是和神魔二老搭檔,不過實際上很多時候,梁榆只要顧及好自己即可,另外的事情,不用過多憂心;而後者看的,則是身後一群人馬的性命是否會存在憂患。

婉琳從墨舞手中接過了領導的位子,而且又在一路前行之中效果不差,即使有傷,但至少沒有師兄弟隕落了,只是眼下她們面對的,不光是來自環境的惡獸,反倒是和自己一般的修靈者。

要知道在很多時候,妖獸的實力雖強,但說到危險……還是同為人類的修靈者更勝一籌啊。

因而,小心為上而又不得不小心。 百鍊宗、靈劍門、千幻門、御獸谷……而在這三個宗門之後,婉琳又看向了與天罡學院同為三大巨頭的逸雲宗與太虛門。

逸雲宗在先,所以先看逸雲宗。


這一處宗門……主張的就是速度為先!

天下功法,唯快不破!

故而,只要在對方出手之前就斬殺了對方,那麼自然是一切無礙。

因此,逸雲宗的種種手段,均是圍繞速度二字而展開。

不過凡是均有兩面性,既然致力於速度上邊了,那麼剩下的部分,又是無可避免地被削弱。所以逸雲宗之人通常在剛剛開始的時候,戰得尤為迅猛,尋常的敵人,根本不可能抵擋得住。但是萬一撐過了這一段時間,逸雲宗一方就會越戰越弱,明顯的後勁不足,而後形勢即使是會顛倒過來,都是兩說之事啊。

然而,對於這一處宗門,梁榆並沒有多加留意,僅是掃了一眼便是將注意力移開。

沒有太多的理由,只是梁榆一開始的時候,就已經觀察過逸雲宗,而且是細看的那一種,上上下下都是瀏覽了一遍,可惜沒有發現想要尋找的身影。

「看來這一次,她依然沒有被選入隊伍之中呢。」沉吟了一下,梁榆喃喃自語道。

記得他的妹妹,許久之前就拜入了逸雲宗的梁丹,據說修為不差,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凡是梁榆看過的逸雲宗重要場合,都是沒有看見過她的身影。

「難道是後來泯然眾人了?」梁榆不禁這樣想道。


因為伊始之時天才,而後來逐漸淪為平凡的傢伙,可是不在少數啊。

從梁雪到馮武等人,梁榆身邊的已然不少了。

雖然出於血緣關係,梁榆自然是不想梁丹有著這樣的下場,但無可否認,這個是修靈之路上時常出現的狀況之一。

當然,一樣是有如梁榆一般,初時平凡,而後來一飛衝天的,只是終歸屬於少數,不能一概而論。

只是既然梁丹不在,那麼對於逸雲宗,梁榆一旦遇上,直接放開手腳大幹一場即可,無須顧慮太多啊,談不上是好還是壞。

另一方面,正當梁榆這樣想著的時候,婉琳的視線已經從逸雲宗這一方上邊不著痕迹地掃過,轉而落在太虛門的身上。

「太虛門么?」一看到這個宗門,婉琳的神色徒然就凝重了不少。

眾所周知,天元域之中,乃是被七大勢力主宰著,而在這裡邊,牢牢地佔據了前三之位的,正是天罡學院、太虛門以及逸雲宗。

在這裡邊,逸雲宗對於位子之事,貌似在爭奪多年無果之後,態度微微轉變,沒有如從前一樣專註於順序的事情,保持了中立的態度,只要仍舊在前三即可。

反而是天罡學院與太虛門,在眼看逸雲宗退出之後,這些年來對於位置的爭奪,不由得更加激烈了。但是有著逸雲宗這麼一個緩衝的存在,終歸是沒有大打出手而已。

可是這一回,在天元古藏當中遇上,雙方會發生何種程度的摩擦,婉琳都是不清楚啊。

將需要重點注意的勢力全部看完之後,婉琳的視線又微微一動,落在了一處看似散修和一處家族聚集的勢力上面,含笑說道:「不知道能否賣個面子,將位置讓出?」

然而,到了這一步,無論是有沒有底蘊的勢力,在自知若是無法取得造化,活著走出的可能性都是不大之人,為了可以在大殿這裡搶佔先機,必定是不願把位置讓出的了。

不過天罡學院找上門來,又已經不可能不聞不問……如此之下,便是只有動手這樣的一個結果了。

「哼!」

這些身影之中,不知道是誰率先冷哼一聲,而後數道身影就是從盤膝狀態裡邊脫離開來,化作一道道流光,攻向為首的婉琳。

因為這個少女看起來,就是天罡學院的領導之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是星玄境之修擔當,但只要將她殺了,這一支巨頭隊伍絕對是會慌亂起來。

到時候,即便是趁機屠戮了天罡學院的人馬,從而一戰成名,都是大有可能的。

另外,更為重要的,還是這些天才之輩的身上,寶物應該不少吧。

換言之,只要這一戰勝了,他們還是有可能成為這一趟天元古藏之行的贏家!而且儘管對方有四十餘人,但他們的人數都是不少,三十九名修靈者,兩名星玄境中期散修,這一戰有希望可以贏下!

「唰!」

只是事情的發展,怎麼可能如想象之中一般美好,就在這幾道身影剛剛掠出,還沒有來得及靠近婉琳的時候,墨舞已經先一步衝出,手上靈光一動,就連同幾個來人的元神都一起毀去!

「現在將位置讓出,都是遲了!」辰濤的身邊氣浪滾滾,化作諸多水狀妖獸,對著這一道道迎來的身影咆哮而去,吞噬殆盡!

至於天罡學院派來的三名玄境之修裡面,修為遜色一籌的古麟,卻是腳步一動,周身爆發出一股股堅硬而恐怖的波動,將來人轟成一堆堆的血肉,一時間現場血肉紛飛起來!

看見對方如此不敬,天罡學院的一眾弟子自然是沒有閑著,在幾名精英弟子的帶頭之下,紛紛闖入對方的陣營,僅僅是不到半刻鐘的時間,剛剛還在叫囂想著滅掉天罡學院來立下己威的人們,卻是灰飛煙滅。

「天罡學院之威……不可冒犯!」一直靜立不動,觀察著周圍情況的婉琳,卻是淡淡地說道。

此言一出,不少在場之人當即就是眉頭一皺,只是心念一轉,這個女子的話語雖然不好聽,但放眼大殿之內,能夠與之麾下勢力一戰的存在,可謂是真的不多啊,因而就算心中不服,但無奈對方的說法是真的!

但……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是,下一霎那,卻是有著一道極為張狂的聲音不買天罡學院的賬:「哈哈哈哈……真的是這樣么?」

聞聲,眾人趕忙一看,發現剛剛說話的,正是幾名先天罡學院之人一步到來的天元通緝榜要犯裡面的血狼。

「血狼……。」望著這一個神色輕狂的男子,婉琳目中的忌憚反而更盛。

可以被七大勢力為首的存在聯手通緝,就已經說明了這個男子的強大,哪怕現在的行為看起來有些可笑,但卻否認不了他是一個可怕人物的事實。

更何況,這樣的傢伙,可不止一人啊。

「怎麼,小妞,還想過來陪陪大爺不成?」看見婉琳望來,血狼不驚反笑道。似乎並不在意會得罪天罡學院一樣,而他旁邊的幾人,沒有贊成,又沒有反對,僅是一言不發而已。

畢竟換個角度來看,天罡學院……又或者是七大勢力,根本就是他們得罪到極點的存在,說是現在低聲下氣或是放低姿態,想來都是徒勞無功的吧。而最為重要的是,他們不覺得對方會因為血狼這個傢伙而衝動出手。

要知道星玄境之修,他們這一邊足有五人,而天罡學院……人數為三!即便另外的靈元之修眾多,但幾名精英弟子一死,想必自然會有人將剩下的身影葬入黃泉吧。

所以……他們不敢動手。


這是雷煞幾人的判斷。

不僅如此,在掃了天罡學院的人馬幾眼之後,雷煞忽然發現數年之前與他交手過一次,而且在嘗試新手段的情況下沒有殺死的張大桓以後,當即咧嘴一笑,動:「我說你憑著與我的一戰突破到靈元大圓滿都有些日子了吧,怎麼還突破不到玄境?這樣……是不是有點廢物了?」

可以在七大勢力的聯手追殺之下依然瀟洒地活著,無疑就是說明了雷煞幾人根本就不是什麼易與之輩,張大桓當日的心思,沒有瞞過他的眼神。只是自己恰好又要試驗新的手段,於是乎玩上一玩罷了。所以情況如何,一猜便知。

對此,張大桓僅是呵呵一笑,沒有與對方多言。

「天元通緝榜的惡徒么……似乎幾年之前,不是有一人被我們天罡學院擒獲,然後還關困到如今么?」突然,天罡學院的一道道身影之中,冷不防地傳出一道清冷的聲音。


順著方向一看,眾人赫然發現了說話之人,竟是整個隊伍最弱的鄭素。

「被你們擒獲?哦……是說田元那個廢物?呵呵,他的實力早就不足以待在我們之中了。這樣的傢伙,被你們抓了又有什麼好說的。反倒是你們,不早早處死這樣的毒物而是留著來養,會顯得腦子有問題的。」血狼在愣了一愣之後,又哈哈大笑道。

「還有,我說小妹妹啊,你的姿色非常不錯呢,不如考慮一下,加入我們吧。跟著血狼大爺,然後將身子奉上,保證你在天元古藏當中安然無恙,通行無阻!」頓了一頓,血狼又拍了拍胸口道。

血狼的話語剛剛落下,骨魔在抬眼看了看鄭素之後,眸子之內精光一閃,淡淡說道:「這個女子……好像不錯,你日後將她殺死了,屍骨記得留給我收藏,不要隨意丟棄了。」 聞言,血狼先是有些意外地看了骨魔一眼,而後咧嘴笑道:「哈哈,這個是自然的啊,骨魔兄弟。」

說實話,剛剛調笑鄭素……不過是隨口說說而已,竟然沒料到骨魔會這般說法,如此看來,這個少女應該有些不凡才對啊。

「你們……。」

眼見此景,天罡學院的弟子不禁勃然大怒起來,只是他們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就已經被另外一道冷聲打斷:「你們……不要欺人太甚!」

見狀,眾人在微微一怔之後,趕忙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卻是看見婉琳臉色陰沉地上前一步,淡淡說道:「天元通緝榜上的幾位,雖然按照常理來說,我們是不會隨意與你們動手的。可是如果太過分了,我同樣不介意與諸位比劃比劃,看看天罡學院之名與天元通緝榜的名頭,孰輕孰重。」

「嗯?」

此言一出,不止是雷煞幾人,即使是抱著圍觀態度的眾多身影,都是忍不住呆了一呆。

要知道雷煞一夥除了人數不多以外,每一個的修為放眼現場都是有數的強者,聯合起來,能夠與之匹敵的勢力縱然不多。

現在天罡學院這樣直攖其鋒……難道真的要與雷煞等人動手么?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這一座沒有消停一刻鐘的大殿,又要風起雲湧了啊。

「現在的小輩……氣勢都不錯啊。」忽然,坐在梁榆前邊的殺神,在憋了一眼幾乎要將靈劍拔出的婉琳以後,微笑說道,使得他都感到一絲意外。

然而,這樣的一幕,落在另外的六大勢力之人眼中,又是不一樣的景象。

在這六家勢力看來,天罡學院這樣的做法,雖說是在逼迫雷煞等人,但暗地裡,又是在逼迫他們!

天罡學院,是競爭對手,這一點不假。

可是如果真的與雷煞幾人動手了……幫或者是不幫,都還是一個必須考慮的問題。

首先到了眼下這一步,無論天罡學院還是雷煞幾人,都不可能無緣無故地吞下這一口氣的了。

既然必須會開戰,就必定會有勝負產生。

若然是天罡學院勝的話,絕對是慘勝,這麼一群身影,至少都要死傷大半,另外六家就是趁機將他們吞併或者如何,都是不錯的一個選擇。

不過萬一一個不好,是雷煞等人勝出,事情就顯得有些麻煩了。

邪道壓了正道一頭,這樣的一個想法,自然是不必多說的了,很容易聯想得到。

另外,七大勢力雖說內里爭奪諸多,但表面上還是同氣連枝,只是看著天罡學院的人馬在眼前被屠戮一空而袖手旁觀……那麼想來自己這等小蝦米進行依附旁人都看不上的,還有可能當作炮灰處理。

如此一來,僅僅是為了一個利字而行動的雷煞幾人,就稱得上是一個可以考慮的對象了。

沒錯,雷煞、血狼等等都是心狠手辣之人不假,但五人之中的黑象,倒是有著收取手下為己用的可能性。

故而投靠了黑象,無疑就是順利地接受了雷煞等人的庇護,最起碼不用熱臉貼了七大勢力的冷屁股之後,又被對方高高在上地無情拋棄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