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毅對楚天賜不算很熟悉,對其為人性格並不十分了解,也無法確定楚天賜負者什麼命令,最重要的是楚天賜的立場畢竟是在楚高歌那邊。

「神公主責備的有道理。」

紫滄陽道「神公主也不必太介懷,這次的事情想來是個意外,副盟主最初大約只是想查探秘密虛空。」

楚天賜很不高興,她對恆毅帶著善意的親近,卻沒想到這件事情上恆毅卻對她帶著防備。

恆毅叫來小赤影,託付他負責幫助螳螂族的遷走事情,無雙神族派來協助的人還需要時間抵達。

「明白了,等族裡的人抵達我會立即趕到斯特聯合文明跟神主匯合,復仇航盜團情況很特殊,請神主不要大意。」

「辛苦你了。」

離開眾星聯合文明的路上,小赤影的提醒讓恆毅擔心聯盟方面給予的信息未必足夠全面,便請教楚天賜道「神公主對復仇航盜的情況了解多少?」

楚天賜原本有些不快的心情稍稍好轉,見恆毅願意第一個問自己,便道「不知道無雙神知道多少。」

「聯盟方面給予的信息只說是最強的三大航盜團之一,規模很大,最低估計擁有超過三個一線星系軍團的編製,曾經是神秘花園的十大傭兵團出身,首領綽號狂刀神。」恆毅如實道明所知,黑武士和冷紅雲的神情都顯得有些驚疑。

楚天賜疑惑道「怎麼無雙神知道的這麼少?」

「也不少了,我們知道的也沒多少。」黑武士平淡接話,這種欲蓋彌彰讓恆毅清楚的意識到這支航盜團分明還有情況是李狂不願意讓自己知道的。

楚天賜皺眉道「雖然是對任務沒有什麼實質性價值,但這個狂刀神是兩百年前滅亡的一線種族文明利亞的神子,當時也是族神的繼承人,利亞文明當時擁有六百多萬座星系,在宇宙中聲威赫赫,跟斯特聯合文明裡面的很多大種族文明當時都是依附利亞文明的關係。後來利亞文明遭遇暗影族入侵,壓力很沉重。兩大超級文明發現有機會就排出聯軍跨越星系突襲入侵,利亞文明雖然強大,但當時邊境星系被暗影族侵入本來就窮於應付,同時又被兩大超級聯合文明攻擊更是雪上加霜。」


宇宙中滅亡的種族本來就多,大大小小,難以計數,曾經輝煌一時又最終滅亡的種族數不勝數,聽到楚天賜說到這裡恆毅已經大概猜到後面的關係。

果然,只聽楚天賜繼續道「當時依附利亞文明的一千多大大小小的種族本該出兵幫助抵抗,但是在如今斯特聯合文明的眾多種族的前代族神合議下反而結成私下聯盟,一起出兵攻擊左支右拙的利亞文明,侵佔了不少星系壯大了自己,這樣的舉動當然也導致利亞文明加速不如滅亡。狂刀神帶著利亞種族的殘部逃到神秘花園,開始當傭兵團謀生,後來變成星盜,專門劫掠當初背叛了利亞文明的那些種族,斯特聯合文明裡很多種族的族神,軍團長都是死在復仇航盜團手上。」

復仇航盜團,這個名字也就讓人能夠直接理解了,其驚人的規模同樣變的可以解釋,一個曾經一線種族文明的殘部,如今的人口之多絕不是尋常可比。


「狂刀神本事很高,兩邊年前利亞文明滅亡的時候他是種族裡有限的六位頂尊之首,當時在宇宙中就很有威名,在神秘花園當傭兵期間的戰績不負威名,不過還不算耀眼。當了星盜后殺死的很多族神,頂尊高手把他的聲威推上巔峰,只是已經有五十多年沒有親自出手傳聞,所以在神秘花園的頂尊強者榜上名次不斷下滑,跌到三千強開外,但實際上他的戰鬥力肯定不止這種程度。」

恆毅對這個結論十分認可,五十年沒有戰鬥傳聞的強者排名必定下滑嚴重,因為這期間不斷有新秀,不斷有打響聲名的人物,強者榜會根據戰績和修鍊的法術絕技,法器,推測評估這些人的戰鬥力情況,但僅僅是這三種的評定肯定有不足之處,兩個外在條件類似的頂尊戰勝的強者實力不同時,排名就會出現高低之分。強者榜也從來是比其它任何評測都更活躍,變化更多的排行評定。

以此定位狂刀神的實力絕對跟實際差距很大。

「復仇航盜團本身的規模很強大,兵力雖然少,但精銳戰鬥力很多,而且復仇航盜團跟十星盜這種獨來獨往的小團體不同,在航盜團里聲威赫赫,實際上又是幾萬支規模不等的航盜團的首領,可以說是航盜團里的盟主角色,長年來狂刀神一直收留那些在神秘花園被懸賞無路可走的人,身邊的眾星之尊以上戰鬥力數量很難準確預測,但從過去失蹤,稍微可以捕捉到線索的懸賞強者的情況估計,狂刀神手下至少擁有超過一百個眾星之尊,二十個眾星之尊二重,三至五位頂尊的頂尖戰鬥。」

恆毅為之一怔,這才是最驚人的信息!(未完待續。。) 這種規模的頂尖戰鬥連聯盟中多少聯合文明都比不上,竟然只是一個航盜團?

如此廣納強者,又領導族眾這麼多年,又以復仇為信念,恆毅恍然意識到這次需要他帶隊解決問題不是那麼簡單。

「復仇航盜還有更遠大的目的?」

楚天賜讚賞的點頭道「無雙神果然敏銳!復仇航盜團長久讓人找不到大本營,只有一個可能,宇宙有一些廢星,但都有人查找過並沒有人居住的痕迹,所以復仇航盜團肯定是以虛空宇宙為居住地,時常變換。父神安排的人費了六十多年才打入復仇航盜團內部,半年前才得到信任能夠進入大本營也證明這一點。復仇航盜團長年在宇宙虛空中生活,無雙神該能想到其中的艱難。」

恆毅簡直覺得不可思議,如果說是建造了如威斯納製造的能量星,絕對不可能,那種能量耗費長久支撐絕對養不起。

原本食物,水等一應生活必須都需要靠購買運輸,成本增加很多,能夠維持生計就很不容易。

不僅僅是那麼一點人,而是很多,復仇航盜團長久在這種環境下生活繁衍,狂刀神作為首領肯定不會願意永遠讓族眾如此艱難困苦。

「狂刀神一定希望給族眾創造生存立足之地。」

換做任何一個首領都會這麼想。

楚天賜點頭道「對!過去狂刀神曾經聘請了很多術尊和陣尊,試圖實現聚合宇宙塵埃。認為創造星球的工程,但是耗費了很長時間至今沒有成功。很多年前開始狂刀神謀划奪取真正的生存立足之地,目標還是斯特聯合文明。長年來狂刀神一直在積蓄力量,想要滅亡斯特聯合文明內部的那些曾經背叛利亞種文明的強族。所以盟主對這件事情的處理意思是——」

「就是希望無雙神竭儘可能的消滅復仇航盜團。」冷紅雲突然接話,楚天賜面露不解之態,絲毫不顧冷紅雲的眼色,冷冷然道「不好意思,父神的交待是招安復仇航盜團,只要他們願意加入聯盟。就能夠給他們生存之地,必要的時候對於復仇航盜團跟斯特聯合文明內部幾大強族的私人紛爭採取旁觀不插手的態度。」

冷紅雲和黑武士雙雙對視一眼,都暗暗氣惱楚天賜的話多。更不明白楚天賜為什麼會把這些透露給恆毅。

李狂需要的是恆毅扮演黑臉,給予復仇聯盟沉痛的創傷打擊,他們四個人則暗地裡通過恆毅不知道的其它內應聯絡狂刀神,丟出橄欖枝招募加入。

所以這些信息本來不能讓恆毅知道。只需要讓他以為是竭盡全力的消滅復仇航盜團就足夠。

恆毅這時已經明白過來。復仇航盜團的頂尖戰鬥力讓人震驚,查探到具體實情的神魂四族因此決定寧可犧牲斯特聯合文明內的幾個大種族,也必須招安復仇航盜團,神魂四族的幫助能夠換取狂刀神的感激親近,將來如果設法扶植,狂刀神很可能成為斯特聯合文明的族神長,至少也是副族神長,那時候神魂四族對斯特聯合文明的控制力無疑增強。


對恆毅隱瞞的這些信息。一是需要一個能夠給予復仇航盜團極大壓力的、唱黑臉的人,毫無疑問一人即軍。超頂尊威名在身的他非常合適;二是避免恆毅跟狂刀神接觸,最後四族反而給恆毅做了嫁衣;三是擔心他不可控制從中作梗。

黑武士見楚天賜不該說的都已經說了,如此以來讓關係緊張,不由道「這些事情沒有告訴無雙神因為跟副盟主的任務無關,盟主希望副盟主接近可能的給予復仇航盜團打擊創傷就足夠了,狂刀神自信滿滿,單純的招安很難打動他,如果沒有足夠的威脅讓他感到拒絕就會滅亡的禍害就無法確保他能答應。再者也是因為擔心無雙神知道實情會畏懼不前。」

「畏懼不前?」恆毅當然知道黑武士不過是在補救,卻仍然對他激將法背後的理由感興趣。

「無雙神如果知道狂刀神很可能是武神七月的朋友,打擊復仇航盜團極可能會引來武神七月相助,恐怕不敢接受這個任務。」黑武士故意輕視的態度讓恆毅微微一怔。

這反應完全在眾人意料之中,那是宇宙中最強大的名字之一,聞著沒有不動容。

冷紅雲意識到黑武士的策略,忙配合的冷笑道「副盟主是否怕了?這也難怪,從內線打探的消息稱,可以肯定武神七月跟狂刀神有交情。」


短暫的驚愕之後,恆毅面掛微笑,卻沒有言語。

這消息是真是假他眼下無從確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現在無法拒絕這個任務,而且……其實他一直都如宇宙中許許多多的人一樣,因為千年之戀而希望有機會見到武神七月。

不同的是,他比別人有更強烈的渴望。

因為,他需要死而復生的辦法,宇宙中如果可能知道這種辦法的人,大約只有武神七月。

在無雙神族冰雪星系神殿里的寒冰中靜靜沉睡的冰璃需要這種辦法,他從沒有放棄希望。

恆毅不言語的微笑,在冷紅雲一行人眼裡顯得高深莫測,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也不知道激將法是否奏效。

但他們很肯定,恆毅知道了實情這件事情不會那麼容易,因為無雙神本就是個無法操控的人,根本無法肯定他會對這件事情採取什麼態度。

冷紅雲狠狠剮了楚天賜一眼,後者不甘示弱的反瞪回去。

斯特聯合文明是在神獸文明內亂期間收穫最多的聯合文明之一。

曾經聯盟大會上斯特聯合文明的族神托請恆毅說情,讓頂尊實力的女兒順利的敗了冰璃月為師,學習黑暗法則。

恆毅一行到來的時候,斯特聯合文明的族神親自接待,宴席過後,談事情時一個穿著漆黑長裙,體型修長,大眼睛容貌可愛的女子興沖沖的求見。

斯特族神長很高興的讓她進來,那女子進門后眼睛就落在恆毅臉上,分外熱情的道「斯特羅塔拜見師丈!」

恆毅發現這個斯特羅塔雖然也穿對暗能量有特殊作用的法袍,如果不看臉,身形倒似黑月那般顯得修長勻稱,又不失飽滿,但臉上沒有冷峻之色,熱情可愛的很,顛覆了恆毅對暗能量體質者性格都較冷漠內向的固有認知。

「頂尊客氣了。」

斯特羅塔滿臉笑容的在恆毅身邊坐下,自告奮勇的介紹說「打擊復仇航盜團的事情父神交給我負責,我會全力配合師丈,一定遵從命令指揮!」

面對這樣的熱情親近,恆毅微笑關問道「頂尊的黑暗法則聽說修行的不錯。」

「師丈知道?師父在師丈面前誇獎過我嗎?」斯特羅塔那副欣喜的模樣簡直如同很多年前剛開始修鍊的神門中人,那時候都對師父言聽計從,尤其在意師父的認可,可見其對璃月的敬重程度。

「神獸文明見面的時候曾經聽璃月族神說起,稱讚頂尊的資質天賦過人,修鍊刻苦,說頂尊是非常熱愛黑暗法則法術絕技的人。」這些是本有的事情,恆毅的話讓斯特羅塔非常受用,高興的道「比過去釋放的能量球數量增加一倍了,最近進展很慢,但師父說過這需要長期堅持不懈,初期進展飛快,後面還有很多難關需要克服。師父說師丈跟黑月師祖是非常熟悉的朋友,黑月師祖真是了不起,竟然能夠把黑暗法則運用到那種高深莫測的境界。每次想起來我都對暗影族咬牙切齒!將來只要遇到有暗影族的戰場,我一定會特別奮勇殺敵,為黑月師祖討血債!」

恩怨如此分明,顯然是個很情緒化的人,這樣的人恆毅沒少見過,但這樣的頂尊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估摸能夠保持這種個性,大概跟斯特族神長的寵愛有關。

「師父說師丈和黑月師祖的本事都是紅頂尊指點傳授的,紅頂尊也是死在暗影族手上!」斯特羅塔義憤填膺,嘴裡根本停不下來,一旁的斯特文明族神長清咳兩聲道「羅塔,這些師門私話回頭找時間說,現在副盟主和神魂四族的頂尊是為復仇航盜團而來。」

斯特羅塔十分抱歉的沖眾人道歉。「真對不起,我說太多了。」轉而低聲對恆毅道「一會請師丈喝酒。」

「好。」所謂盛情難卻大約就是如此,恆毅對斯特羅塔這種個性並不反感,相反很有些新鮮感,這麼多年來身邊都是強者,在宇宙中經歷時間沉澱和磨練的強者個個都富有心計,個性稜角早磨平,很少會為什麼事情情緒激烈波動,哪裡見過如斯特羅塔這樣的頂尊。

斯特羅塔安靜下來,其父斯特族神長繼續道「斯特聯合文明遭遇的情況大致如副盟主及四位神魂頂尊知道的那樣,目前並沒有有價值的線索,狂刀神為首的航盜團非常謹慎,用的外線的人都不知道他們的行蹤,只是在需要的時候被要求在制定的地方接應,而接頭的人從來很小心,即使被埋伏也都會自殺,不讓自己落入我們手裡,所以到現在為止我們對復仇航盜團始終沒有辦法。」(未完待續。。) 這些本不出意料,只需選擇忠誠度足夠高的接頭人,而復仇航盜團本身性質又不僅是利益聚合之徒,都知道一旦消息泄漏的結果是族人有滅頂之災,肯定會選擇自殺毀滅自己的靈魂保障大本營的安全。

接頭的地點只要選擇在宇宙虛空中臨時設立的傳送陣就不可能會連自殺機會都沒有就被抓住。

如果這些常規手段對復仇航盜團有用,也不可能存在至今了。

「復仇航盜團一直都在對斯特聯合文明長期劫掠騷擾,大約副盟主也知道聯合文明內部幾大強族跟狂刀神出身的利亞文明過去的糾葛,其實那是上一代族神之間的恩怨了,可惜狂刀神始終緊咬不放。曾經一度幾大強族都向狂刀神發出過和談的善意邀請,多次強調上一代族神造就的恩怨希望能夠結束,我們幾大強族也願意拿出一些領地贈送給狂刀神,作為他們的生存之地。可惜狂刀神無法放下仇恨,揚言不滅盡我們永不罷休。」斯特族神長長嘆道「這麼多年的努力始終沒有結果,過去聯合文明成立前我們幾大強族一直沒有真正打擊,都是採取避免和防備的策略,因為覺得上一代族神的確有愧利亞文明。但聯合文明成立后我們不可能罔顧聯盟整體的利益,所以對他們的反擊力度增大,這些年復仇航盜團的攻擊更兇猛,而且還糾集了超過一萬支航盜團一起在斯特聯合文明範圍內肆意劫掠,坦白說。損失很慘重,已經到了讓人忍無可忍的地步。」

恆毅瀏覽檢查陣里斯特族神長提供的那些損失情況,也被那些觸目驚心的巨量金錢物資的損失所驚。斯特聯合文明在神獸文明所得的十分之一都被劫走,這樣的損失足夠讓整個斯特聯合文明暴怒。

「族神長見諒,我本不該質疑族神長提供的信息,但族神長提到和談的事情,這件事情關係很大。我希望確定族神長過去的態度。」恆毅思索著這些信息,最有價值的就是關於曾經和談提議的部分。

「無雙神可以放心,這件事情上我不敢美化自己。何談的想法很誠懇,至今為止我們幾大強族仍然有這種想法,可是狂刀神這個人雖然能力出眾。武勇卓絕,但對仇恨太放不下。坦白說上一代族神的主張本來就跟我們幾大強族的主張相左,利亞文明滅亡的時候我才剛結業幾十年,還是種族裡小軍團的軍團長。對利亞文明的戰鬥時期我在領軍跟暗影族戰鬥。那時候根本沒有左右種族大事的影響力。仇恨從何談起?種族和種族之間的戰鬥決定權在族神和當代副族神及影響力強大的軍神王手上,如今這些族裡的先輩都已經不在,狂刀神把仇恨遷怒幾大強族的全體及後代身上本來不是一件合理的事情。我們幾大強族的族神沒可能把曾經從利亞文明得到的領地全部歸還,那樣我們如今種族的居住地也會不夠,何況這種事情就算做,必然舉族反對,能夠頂著壓力一起劃撥部分已經是力所能及範圍內的最大誠意。」

斯特羅塔憤憤然道「就是啊!那個狂刀神簡直不講道理,難道他父親被劍殺死他就要毀滅宇宙中所有的法劍復仇嗎?上代族早就戰死了。族眾跟隨族神領導作戰,虧欠他的是上代族神呀。」

這類問題恆毅並不想評說。本來就沒有統一的衡量準則,很多族神都能把仇恨對象明確,但也有很多人無法明確仇恨,愛屋及烏,恨屋及烏,都是存在的人之常情,不巧的是狂刀神是後者。


「確定了族神長的誠意,也就能確定狂刀神這個人對仇恨的態度。族神長在最近有沒有再提出過合議?」

「當然試過,一個月前,半年前,一年前,一年半前分別提出過一次,可惜反而被狂殺神認為是斯特聯合文明畏懼他的懦弱。現在的情況變的更惡劣,就在三天前發生了聯合文明內一個擁有五百座星系的小種族被狂刀神為首的航道入侵主星系殺戮劫掠的慘事,參與的航盜團超過一萬支,聯盟的救援趕到后廝殺了一場,各有損傷,支援的戰鬥力臨時匆忙,損失還更大。」斯特族神長稍微停頓,不等恆毅詢問就又繼續道「這個小種族曾經也是依附利亞文明的種族之一,一百年前的上代族神因為領導不力,導致一萬座星系失去的只剩下五百座,最近一百年內部鬥爭劇烈,平均二十年更替一位族神,狂刀神選擇他們下手,復仇的意圖很明確。」

綜合這些信息,恆毅更清楚的意識到神魂四族對狂刀神準備的手段確實正中要害。

狂刀神的精銳戰鬥力確實很強大,作為航盜搶掠危害極大。但人數畢竟是限制,想佔領星系,滅亡強大種族現在根本做不到,最多能造成兩敗俱傷的沉重創傷,但如此一來複仇航盜團自身的損失也會慘重的短期內無法彌補,指望擁有自己的星系純屬夢話。

而狂刀神又是個仇恨心極強的人,如果在這時候遭遇存亡威脅,神魂四族又承諾扶植他未來當聯合文明的族神長、副族神長,從中穿針引線,必要的時候還默許他殺死某些強族的族神泄憤的話,為族眾未來考慮,為現實考慮,接受神魂四族招安的可能性就極高。

但恆毅沒打算讓神魂四族如意,因為這個計劃本身就不公道。

是以出賣斯特聯合文明內幾大強族為基礎條件。

神獸文明的時候恆毅就感覺斯特聯合文明的族神長是個講情義的人,如果敘述真實,那麼幾大強族如今的族神都是接近的人,這一點目前恆毅傾向於相信,因為斯特聯合文明內部的主導層一直屬於比較團結的那類,也只有幾大強族的族神都是性情相投的人才能夠做到。

恆毅思索片刻,微笑點頭道「耽誤族神長不少時間,多謝族神長提供的信息。」

「副盟主客氣了,聯盟能派副盟主來幫助斯特聯合文明該是我們感謝盟主和副盟主,不過復仇航盜團的問題一時半刻大概很難解決,我們為副盟主和四位神魂頂尊安排了住處,就讓小女羅塔帶諸位休息,有任何需要只管交待,斯特聯合文明一定儘力滿足。」

都是事務繁忙的人,本也不需要多的客套話,能提供的信息說完,不需要解釋恆毅也知道作為族神長這麼片刻時間就一定積壓了事情需要處理,便道謝著隨斯特羅塔前往斯特聯合神殿的後殿。

路上恆毅注意到神殿的建造很常規化,不至於顯得落後簡陋,也不至於奢華,屬於聯盟內部的常規水平。

於是對斯特族神長的話又增了些信任,而從來開始,他就觀察了族神長和斯特羅塔的衣飾,相較之下羅塔的好些,但也比較常規,並沒有穿戴擁有星源力量的裝飾和衣服。

一路上經過的看見的神殿來往的各色人等,也都不奢華。

由此可見,斯特聯合文明在大方向上節制有度,至少整體上不提倡過度追求奢華。

神魂四族的頂尊分別時,楚天賜特別提醒說「無雙神千萬不要再一個人不聲不響的走了。」

恆毅知道她的善意,忙保證道「至少會告訴神公主一聲。」

楚天賜聽見這話十分滿意,不由微笑道「我記住無雙神的許諾了。」

看著楚天賜含笑飛去,斯特羅塔充滿探究的好奇道「師丈的女人緣真好,神公主對師丈的好感很超常哦。」

「頂尊說笑了,之前沒有推誠置腹有愧於神公主而已。」

斯特羅塔說了要請喝酒,她那興沖沖的個性自然是求早不求晚,當即叫人送來酒菜在恆毅臨時居住的寢殿里喝開。

大多是恆毅聽,斯特羅塔說,她最關心的是紅的事情,黑月的事情,充滿了探究的好奇。

恆毅見她喝酒豪爽,開始還擔心會喝醉,不料兩人喝完幾十壇酒,斯特羅塔連一點醉意都沒有。

「好酒量。」

「嘻嘻,聽說師丈有喝倒一山的威名,不過呢,我也恰好從來沒醉過。」

「那就不好意思了,神殿的儲備酒今天會消耗不少。」

「師丈對黑月師祖的本事了解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