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然間,牧童堯似乎弄清楚了程愛瑜的心思,抬頭看向她的剎那,目光與坐在對角的喬疏狂,對了個正著。

目光碰撞的剎那,兩人似乎都明白了,只是還有一絲絲念頭,怎麼都抓不住。但他們都能感覺到,今晚,若是程愛瑜有所行動,那麼這一晚,將不會平靜。而她此刻的寧靜,就是暴風雨前的安寧,等待著他們的,將會是一場風暴—— 衣香鬢影,珠光寶氣。

在他們這個圈子裡,宴會是必不可少的社交手段,而對於參加宴會的女人而言,都會將這當做一次戰役,她們習慣性的盛裝出行,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給來賓,顯示著他們的尊貴,當然也是對參與者的一種禮儀。

當然,既然是社交,就少不了話題。而最主要的話題,除了近一段時間轟動的新聞外,還有一種,就是圈內風傳的八卦。不管你是在國內還是國外,就算是再外太空里,這個圈子裡的人,都有那麼一種特工的潛質,能將你的秘密給挖出來,然後當做茶餘飯後的談資。

「唉,聽說沒,程家的小丫頭嗷,搞出了一堆幺蛾子哦!」

「嘁,那麼大的事兒,誰還不知道?我聽說啊,程太太為了這事兒,連畫展都取消了。」

兩位穿著一身名牌的貴婦,優雅的舉著酒杯,在一旁悄聲議論著。這時,一道聲音從她們身後傳來,似乎並不贊同她們的言論:「李太太,莫太太,你們也在討論程小姐的事兒?要我說,也不是什麼大事兒,不過被拍了幾張照片,而且還都只是吃頓飯而已……」

不過,這人似乎並不是不贊同,若是有心,仔細聽一聽你會發覺,她這末尾的「而已」二字,實在是太意味深長了。原本沒人往那方面想,這被她一說,眾人的思緒就那麼直接地跑偏了。

倆貴婦扭頭,朝那名身著酒紅色深V領長禮服裙的眉眼女子看了眼,上下掃了一同,那眼睛就和遠紅外的條形碼掃描儀似的,立馬就在心裡評估出對方這一身行頭的價值,然後再根據這價值,說符合價值的話。

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倆貴婦同時轉眸,對視一眼,就立刻明白了彼此眼中的意思,轉即揚起那張努力堆疊著笑容的臉,對那名將酒紅色駕馭的恰到好處的女人。

「這位小姐是……?」

「Wendy。」女人禮貌的微笑著,朝她們舉了舉酒杯,去沒有喝,而是搖晃著香檳杯,看這裡頭的液體,冒著漂亮的氣泡。

而只是這麼一個側臉,低頭的剎那,酒紅色的波浪捲髮,隨著她的動作,微微搖曳,頓時風情無限。

兩位貴婦又對視了一眼,雖然他們並不知道這個Wendy的來頭,但卻能夠從她的舉止、衣著上判斷出,這個女人的身價不菲。她們也就攀談了起來,繼續著剛才的問題,聊了許久,但其中一人卻在這時開口,用一種輕蔑的口吻說:「什麼名媛,背地裡搞搞男人也就算了,還大張旗鼓的弄得人盡皆知,這不是擺明了要給他們老程家丟臉嗎!嘖嘖,我要是她啊,我連大門都不敢出,她倒好,聽說昨兒有狗仔隊跟著她,還拍到了她與喬疏狂同游的照片嘞!」


「哎,真替程老夫人愧疚,捧在手心裡養出的孫女,竟然是這個模樣。這要是在咱們莫家,老爺子早動家法,把那妮兒給打廢了……」

貴婦的聲音忽然啞住,會場中忽然安靜了下來,除了音樂聲, 旺門小農女

而在門口的方向,紅毯兩側擠滿了人。

她小幅度的伸著腦袋看去,這一看,驚了。

「這不是——」

發現了新大陸的貴婦,正想扭頭和Wendy說,卻發現那抹酒紅色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視野里。那她剛才說的話,應該沒有很大聲,大到足夠讓進來的人聽見吧!

侍者為他們開門,門口,喬疏狂朝程愛瑜伸手,遞去臂彎。程愛瑜朝他微笑,挽住了他的胳膊。正要朝前在走時,喬疏狂忽然垂眸,看著她,並伸出右手,用指尖輕輕地將她撂倒了眼睛的發梢,給捋到她耳後,眼神瀰漫著前所謂已有的溫柔與暖意。而就借著這個功夫,他貼近她的耳際,低聲說:「要演戲,就演得像一點兒!」

程愛瑜微微有些訝異,在他抬頭時,她側臉看向他。目光直直地闖入了他那雙似笑非笑的狐狸眼裡,望著其中深藏的晦暗,程愛瑜不落痕迹的皺眉,卻在這換臉的剎那,換上了她那標準的笑容,帶上了社交面具。

他們踏著柔軟的地毯緩緩步入。

他們習慣的接受著眾人的目光。

他們自動屏蔽了他人的議論聲。

他們優雅得體的微笑著,與圍觀的人群打招呼,最後從層層包圍全中走出,走近今日宴會的主人,Henry。

「喲,我說這外頭哪來的那麼大陣仗,原來是你們啊!」身為宴會主角,卻是最後一個登場的Henry,其實早早地就看見了程愛瑜他們,只是一直在等著,等他們走過來,等他們和他打招呼。「牧童堯,你小子怎麼就一個人來的,你的舞伴呢?是不是被放了鴿子!」說話的功夫,Henry的目光就轉移到了程愛瑜和喬疏狂山上,略略凝視,打量幾秒后,他再度開口:「疏狂,看來那些緋聞還真不是什麼空穴來風,恭喜你了!」

程愛瑜對這個人的了解,並不是很深刻,至少沒有兄長知道的多。她的了解,只是表層上的。這位Henry也是個傳奇性的人物,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修鞋匠,闖蕩到如今,建立起了一個不輸帝皇的企業,實則令人拜服。

不過,Henry的企業帝國,一直與程家的帝皇集團,一爭高下。所以兩家的關係極為為妙,處在一種看似友好,其實背地裡沒少把對方往死里摁。

「Uncle—Henry,好久不見,別來無恙。」不同於牧童堯笑裡藏刀的迴音兩句,就留給他的背影走人。作為喬疏狂舞伴出席的程愛瑜,在Henry的一番恭賀后,淺笑著和他打招呼,目光卻在他身上短短停滯數秒后,陡然間轉向了他身後的人影。

酒紅色的鳳尾禮服裙,酒紅色的長發,雞血石的耳釘,配套的項鏈手鏈,還有一樣是酒紅色的高跟鞋……這一組妖冶的,沒有半點跳躍色彩的衣裝,在她身上,卻有著一種獨特的魅力,讓程愛瑜看見她的第一眼時,就忍不住想要在多看兩眼。

但她很快發現,當那名女子看向她時,眼神雖然淡漠,但眼底的情緒是如何都掩蓋不了的晦暗,冷冽。有一瞬,她甚至感覺到了,那眼底深藏著的,是無法言說的陰霾,冷的令注意她的人,不自覺的打了個哆嗦。

而這種感覺,她似乎見過!

狐疑中,程愛瑜收回視線,和Henry這隻老豺狼寒暄了一陣,被他從兄長、父母一直問候到了爺爺奶奶。估摸著,若不是她直接打斷了話題,Henry會連著她的祖宗都問候一遍了。

「這位是……?Uncle—Henry,不為我們介紹下嗎?」迅速收斂神色,程愛瑜抬頭看著已經站在了Henry身邊的女子,隨意的望了一眼,就快速的收回了目光。而一個念頭,突然闖入腦海,她覺得,這個女人似曾相識!

「呵呵,Uncle這是太久沒見著你,話就多了點。來,我給你們介紹,Wendy,這兩位是喬董的金孫,和帝皇程總的小妹。」攬著身邊女子纖細的腰肢,Henry一邊說著,一邊拿眼朝兩人身上掃視。見兩人面色依舊,毫無變化,他嘴角的笑容不自覺的也深了些。

有意思!他在心中默默地念著,目光劃過身邊女子面容姣好的臉龐,手指順延著她的細腰,攀升到她的脖頸,輕輕撫摸那撩人的雪白,低笑著轉眸向兩人介紹:「Wendy,我的新女朋友。」

Wendy!

程愛瑜眯起了眼眸,目光不落痕迹的變了又變,挽著喬疏狂的手臂卻略略收緊。反觀喬疏狂,他不應該去做娛樂公司的老總,到應該去當個演員,這控制力,這實力派的演技,別說金馬獎,就是殺出重圍那個奧斯卡也不在話下。

他率先與那風情萬種的女人握手,對她說:「若你不是Uncle—Henry的女朋友,我想我一定會挖你去我們公司的。」

「喬總說笑了,我這種姿色,可不敢闖娛樂圈。」女人嬌媚的笑著,眉梢微揚,別樣的風情就立馬從她身上流露出來。話音落,她的目光卻越過了喬疏狂,落在了程愛瑜的身上,而她的眼神在從兩人身上掃過時,無意間落在兩人交挽的手臂,目光微微閃爍,嘴角的笑意也挑的更高了些:「我看程小姐倒是很合適。喬總,您身邊就有個現成的美人,何苦來挖苦我?」

挖苦?

現在是誰挖苦誰,已經一目了然了吧!

程愛瑜半眯著的眼睛,緩緩睜開,她總算梳理清楚了心中的那份熟悉感,原來就是因為她那一剎那的眼神。

「呵呵,Wendy,咱們就別互相恭維了。我呢,性格不好,不適合去趟娛樂圈裡的渾水,倒是那些表面柔弱,內心剛強的甚至有些變態的人,格外適合這份工作。」

比如——你!

女子眯了眯眼睛,依舊是風情萬種。她似乎沒有聽出,程愛瑜話中的諷刺,還親手端了杯酒給她,與他們繼續寒暄了會兒,就借著招呼客人為名,離開。

離開他們,喬疏狂側過臉,看著給自己換了杯紅酒的程愛瑜,微挑眉梢:「你確定,就是她?」

「嗯。」程愛瑜小口小口的抿著杯中紅酒,目光卻落在桌上孤零零的那杯香檳上,看著那上升的氣泡,不自覺的笑了,有些諷刺。

「所以你想利用我,程愛瑜?」

------題外話------

妃妃終於撐不住,倒了。某妃發燒中,為了保證文文的質量,親們今兒咱就更新三千吧,理解下,明兒如果好點了,妃妃再給親們補上~ 衣香鬢影,珠光寶氣。

在他們這個圈子裡,宴會是必不可少的社交手段,而對於參加宴會的女人而言,都會將這當做一次戰役,她們習慣性的盛裝出行,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給來賓,顯示著他們的尊貴,當然也是對參與者的一種禮儀。

當然,既然是社交,就少不了話題。而最主要的話題,除了近一段時間轟動的新聞外,還有一種,就是圈內風傳的八卦。不管你是在國內還是國外,就算是再外太空里,這個圈子裡的人,都有那麼一種特工的潛質,能將你的秘密給挖出來,然後當做茶餘飯後的談資。

「唉,聽說沒,程家的小丫頭嗷,搞出了一堆幺蛾子哦!」

「嘁,那麼大的事兒,誰還不知道?我聽說啊,程太太為了這事兒,連畫展都取消了。」

兩位穿著一身名牌的貴婦,優雅的舉著酒杯,在一旁悄聲議論著。這時,一道聲音從她們身後傳來,似乎並不贊同她們的言論:「李太太,莫太太,你們也在討論程小姐的事兒?要我說,也不是什麼大事兒,不過被拍了幾張照片,而且還都只是吃頓飯而已……」

不過,這人似乎並不是不贊同,若是有心,仔細聽一聽你會發覺,她這末尾的「而已」二字,實在是太意味深長了。原本沒人往那方面想,這被她一說,眾人的思緒就那麼直接地跑偏了。

倆貴婦扭頭,朝那名身著酒紅色深V領長禮服裙的眉眼女子看了眼,上下掃了一同,那眼睛就和遠紅外的條形碼掃描儀似的,立馬就在心裡評估出對方這一身行頭的價值,然後再根據這價值,說符合價值的話。

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倆貴婦同時轉眸,對視一眼,就立刻明白了彼此眼中的意思,轉即揚起那張努力堆疊著笑容的臉,對那名將酒紅色駕馭的恰到好處的女人。

「這位小姐是……?」

「Wendy。」女人禮貌的微笑著,朝她們舉了舉酒杯,去沒有喝,而是搖晃著香檳杯,看這裡頭的液體,冒著漂亮的氣泡。

而只是這麼一個側臉,低頭的剎那,酒紅色的波浪捲髮,隨著她的動作,微微搖曳,頓時風情無限。

隱婚甜寵:大財閥的小嬌妻 ,雖然他們並不知道這個Wendy的來頭,但卻能夠從她的舉止、衣著上判斷出,這個女人的身價不菲。她們也就攀談了起來,繼續著剛才的問題,聊了許久,但其中一人卻在這時開口,用一種輕蔑的口吻說:「什麼名媛,背地裡搞搞男人也就算了,還大張旗鼓的弄得人盡皆知,這不是擺明了要給他們老程家丟臉嗎!嘖嘖,我要是她啊,我連大門都不敢出,她倒好,聽說昨兒有狗仔隊跟著她,還拍到了她與喬疏狂同游的照片嘞!」

「哎,真替程老夫人愧疚,捧在手心裡養出的孫女,竟然是這個模樣。這要是在咱們莫家,老爺子早動家法,把那妮兒給打廢了……」

貴婦的聲音忽然啞住,會場中忽然安靜了下來,除了音樂聲,靜的就只剩下了眾人的呼吸聲。

而在門口的方向,紅毯兩側擠滿了人。

她小幅度的伸著腦袋看去,這一看,驚了。

「這不是——」

發現了新大陸的貴婦,正想扭頭和Wendy說,卻發現那抹酒紅色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視野里。那她剛才說的話,應該沒有很大聲,大到足夠讓進來的人聽見吧!

侍者為他們開門,門口,喬疏狂朝程愛瑜伸手,遞去臂彎。程愛瑜朝他微笑,挽住了他的胳膊。正要朝前在走時,喬疏狂忽然垂眸,看著她,並伸出右手,用指尖輕輕地將她撂倒了眼睛的發梢,給捋到她耳後,眼神瀰漫著前所謂已有的溫柔與暖意。而就借著這個功夫,他貼近她的耳際,低聲說:「要演戲,就演得像一點兒!」

程愛瑜微微有些訝異,在他抬頭時,她側臉看向他。目光直直地闖入了他那雙似笑非笑的狐狸眼裡,望著其中深藏的晦暗,程愛瑜不落痕迹的皺眉,卻在這換臉的剎那,換上了她那標準的笑容,帶上了社交面具。

他們踏著柔軟的地毯緩緩步入。

他們習慣的接受著眾人的目光。

他們自動屏蔽了他人的議論聲。

他們優雅得體的微笑著,與圍觀的人群打招呼,最後從層層包圍全中走出,走近今日宴會的主人,Henry。

「喲,我說這外頭哪來的那麼大陣仗,原來是你們啊!」身為宴會主角,卻是最後一個登場的Henry,其實早早地就看見了程愛瑜他們,只是一直在等著,等他們走過來,等他們和他打招呼。「牧童堯,你小子怎麼就一個人來的,你的舞伴呢?是不是被放了鴿子!」說話的功夫,Henry的目光就轉移到了程愛瑜和喬疏狂山上,略略凝視,打量幾秒后,他再度開口:「疏狂,看來那些緋聞還真不是什麼空穴來風,恭喜你了!」


程愛瑜對這個人的了解,並不是很深刻,至少沒有兄長知道的多。她的了解,只是表層上的。這位Henry也是個傳奇性的人物,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修鞋匠,闖蕩到如今,建立起了一個不輸帝皇的企業,實則令人拜服。

不過,Henry的企業帝國,一直與程家的帝皇集團,一爭高下。所以兩家的關係極為為妙,處在一種看似友好,其實背地裡沒少把對方往死里摁。

「Uncle—Henry,好久不見,別來無恙。」不同於牧童堯笑裡藏刀的迴音兩句,就留給他的背影走人。作為喬疏狂舞伴出席的程愛瑜,在Henry的一番恭賀后,淺笑著和他打招呼,目光卻在他身上短短停滯數秒后,陡然間轉向了他身後的人影。

酒紅色的鳳尾禮服裙,酒紅色的長發,雞血石的耳釘,配套的項鏈手鏈,還有一樣是酒紅色的高跟鞋……這一組妖冶的,沒有半點跳躍色彩的衣裝,在她身上,卻有著一種獨特的魅力,讓程愛瑜看見她的第一眼時,就忍不住想要在多看兩眼。

但她很快發現,當那名女子看向她時,眼神雖然淡漠,但眼底的情緒是如何都掩蓋不了的晦暗,冷冽。有一瞬,她甚至感覺到了,那眼底深藏著的,是無法言說的陰霾,冷的令注意她的人,不自覺的打了個哆嗦。

而這種感覺,她似乎見過!

狐疑中,程愛瑜收回視線,和Henry這隻老豺狼寒暄了一陣,被他從兄長、父母一直問候到了爺爺奶奶。估摸著,若不是她直接打斷了話題,Henry會連著她的祖宗都問候一遍了。

「這位是……?Uncle—Henry,不為我們介紹下嗎?」迅速收斂神色,程愛瑜抬頭看著已經站在了Henry身邊的女子,隨意的望了一眼,就快速的收回了目光。而一個念頭,突然闖入腦海,她覺得,這個女人似曾相識!

「呵呵,Uncle這是太久沒見著你,話就多了點。來,我給你們介紹,Wendy,這兩位是喬董的金孫,和帝皇程總的小妹。」攬著身邊女子纖細的腰肢,Henry一邊說著,一邊拿眼朝兩人身上掃視。見兩人面色依舊,毫無變化,他嘴角的笑容不自覺的也深了些。

有意思!他在心中默默地念著,目光劃過身邊女子面容姣好的臉龐,手指順延著她的細腰,攀升到她的脖頸,輕輕撫摸那撩人的雪白,低笑著轉眸向兩人介紹:「Wendy,我的新女朋友。」

Wendy!

程愛瑜眯起了眼眸,目光不落痕迹的變了又變,挽著喬疏狂的手臂卻略略收緊。反觀喬疏狂,他不應該去做娛樂公司的老總,到應該去當個演員,這控制力,這實力派的演技,別說金馬獎,就是殺出重圍那個奧斯卡也不在話下。

他率先與那風情萬種的女人握手,對她說:「若你不是Uncle—Henry的女朋友,我想我一定會挖你去我們公司的。」

「喬總說笑了,我這種姿色,可不敢闖娛樂圈。」女人嬌媚的笑著,眉梢微揚, 冷魅傅少:勿惹狂梟帥妻 。話音落,她的目光卻越過了喬疏狂,落在了程愛瑜的身上,而她的眼神在從兩人身上掃過時,無意間落在兩人交挽的手臂,目光微微閃爍,嘴角的笑意也挑的更高了些:「我看程小姐倒是很合適。喬總,您身邊就有個現成的美人,何苦來挖苦我?」

挖苦?

現在是誰挖苦誰,已經一目了然了吧!

程愛瑜半眯著的眼睛,緩緩睜開,她總算梳理清楚了心中的那份熟悉感,原來就是因為她那一剎那的眼神。

「呵呵,Wendy,咱們就別互相恭維了。我呢,性格不好,不適合去趟娛樂圈裡的渾水,倒是那些表面柔弱,內心剛強的甚至有些變態的人,格外適合這份工作。」

比如——你!

女子眯了眯眼睛,依舊是風情萬種。她似乎沒有聽出,程愛瑜話中的諷刺,還親手端了杯酒給她,與他們繼續寒暄了會兒,就借著招呼客人為名,離開。

離開他們,喬疏狂側過臉,看著給自己換了杯紅酒的程愛瑜,微挑眉梢:「你確定,就是她?」

「嗯。」程愛瑜小口小口的抿著杯中紅酒,目光卻落在桌上孤零零的那杯香檳上,看著那上升的氣泡,不自覺的笑了,有些諷刺。

「所以你想利用我,程愛瑜?」

------題外話------

妃妃終於撐不住,倒了。某妃發燒中,為了保證文文的質量,親們今兒咱就更新三千吧,理解下,明兒如果好點了,妃妃再給親們補上~ 聞聲,程愛瑜抬頭,仰著下巴,眼神平靜的甚至有些淡漠的看著喬疏狂,流轉瀲灧波光的眸子,沒有半點漣漪。

優雅的抬著下巴,就像一隻天鵝那樣,連帶的讓人的目光落在她線條優美的脖頸上。眼神微微停滯,眸光隨著她的線條劃過,不論是從正面,還是側面,似乎這樣的線條都是絕美的。

「彼此彼此。」


很久,程愛瑜輕輕地說出這四個字,就有垂下了頭,留給他一個發頂。她轉身,從餐桌上取了塊點心,白皙的脖頸再低頭的剎那,在喬疏狂的目光中,留下一個好看的弧度。那一時間,喬疏狂想到的是張愛玲的《傾城之戀》。他似乎明白了范柳原,為什麼喜歡「懂得低頭」的女人。

程愛瑜不是在迴避問題,而是再低頭。

一個不爭,卻比千言萬語的爭執,更有利。

「我倒不介意和你傳緋聞,反正我早就澄清過,你是我女朋友。但是景煊……」話說一半,喬疏狂似笑非笑的朝她投去意味深長的眼神,就不說話了。

程愛瑜靠著餐桌站著,用銀色的餐叉輕壓,慢條斯理的吃著。緩緩的說:「這就是你們的不同。要知道,承諾,並不是說他除了我別無選擇,而是,即使他可以擁有整座森林,卻依舊還選擇了我。」

「你也可以擁有整座森林,何必再一棵樹上弔死?」喬疏狂眯著眼睛,打量她。

程愛瑜想了想,回答:「大概,應了繁華那張烏鴉嘴,我這輩子都打算死在他身上了。」

她的坦誠,應該是最讓人驚訝的。

此刻,喬疏狂卻在笑。不是因為她一次又一次的拒絕,而是因為她的此次拒絕,挑起的一種信念。他想起了前不久,有個朋友問他,什麼時候居然想要定性了,到底是誰,有這本事吸引他的注意。那時候,他仔細的想了想說——

「她大概是一個,對自己,對最愛的男人,都有著那麼一股子『狠勁』的,讓人無法轉移視線的女人。每時每刻看到她,都會有一番別樣的驚喜,似乎她永遠可以在他的面前,保持吸引力……」

程愛瑜就是這樣一個女人,在思想上深藏不露,讓男人浮想聯翩;在性格上捉摸不透,令男人心癢難當;在行為上飄忽不定,叫男人牽腸掛肚,但事實上,她認定了一件事、一個人,就有著那麼一股子狠勁,恨得讓他都有點兒發怵,甚至有時候她狠得連男人都做不到。而就是這樣的她,才足夠吸引,引起他的征服感。

怎麼說呢?

她既是妖艷嫵媚的紅玫瑰,又是純潔乾淨的白玫瑰,卻不是張愛玲筆下的蚊子血和飯黏粒。她不會因為男人而失去了自己的空間,不會因為感情而亂了生活,她有自己獨立的思想,獨立的自主能力,不會太粘人,卻又讓人貪戀她偶爾的粘黏。她飄忽不定,若即若離,本以為快要抓住,卻轉眼跑掉。

這不,轉眼的功夫,她就離開了他的視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