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千雪回頭,吃了一驚“姬野舞香?你怎麼來這裏”

“哼,你能來,我就不能來了嗎”舞香很囂張“這麼早就過來,那麼,敢和我玩玩嗎?”舞香四處打量了一下,一般這個小洞是下午纔開放的,只是千雪她們下午就要走了,於是通融了一下下~

“怎麼,不敢了,這裏可是沒有一個人啊,之多在別人後面是不行的哦”舞香說“我的心,解鎖,變身Guardian of the mystery(守護之謎)”

“舞香,不要鬧了”琴音很擔心

“哼,沒有你我一樣能行,你對我來說也沒有什麼利用價值啊”舞香一針見血

“雨鞝,我們也變身!”茉雪說

“不要了”千雪很着急“不要和她們糾纏了”

茉雪看了看千雪,說“我知道你想保護我們,但是現在,盡你千雪的能力,保護我們的蠟燭吧”茉雪臉紅了“一定要保護好哦……”

“千雪,保護好它們吧,知道它們燒盡”戴雪也說

“我的心,解鎖,變身shining cicy(閃耀王城)”

“嗖”舞香飛到蠟燭洞穴上空

茉雪當然奉陪

“Mon dane sand China(月舞沙華)”舞香說完後,一個個粉色星星落下,可是,飄飄灑灑的星星好想要飛入洞裏

“fashion industry(時尚界)”茉雪當然要擋

“Jungle mist(琴絃茉莉)”不料,被琴音擋住了”

第二天上午

“不知不覺,要回去了”戴雪看着窗外。

“最後一個景點,好像是把自己心愛的人刻在蠟燭上呢”雨鞝說“等它燒盡後,就能和心在的人在一起了呢”

“話說回來,瑩燭小島像是愛情小島呢”戴雪向雨鞝笑道。

“啊,滿滿的少女情懷”雪月陶醉

蠟燭洞穴

“千雪你可不要看哦”茉雪說

“嘻嘻嘻嘻嘻嘻,茉雪,讓我看一下啊”

“撲克,你不要看啊!”

千雪笑了笑“好難爲情呢……”千雪拿着一支蠟燭,笨拙的用小刀刻着

“咦?刻得真好呢”戴雪說

“啊,胡說!”千雪連忙捂住蠟燭上的名字“戴雪,你,你不要看啦”

戴雪只是笑笑,飛走了。

洞口

“小孩子的把戲,我纔不喜歡呢,也只有菊亭千雪那樣的……”舞香一面牢騷,一面走向裏面。

“……”琴音沒有說話,眼睛又紅又脹,看起來哭了一晚上。

“菊亭千雪,你不是很想玩玩嗎?”舞香直徑走進最裏面的山洞,說道“真是冤家路窄,又見面了”

“恩?”千雪回頭,吃了一驚“姬野舞香?你怎麼來這裏”

“你能來,我就不能來了嗎”舞香很囂張。舞香四處打量了一下,一般這個小洞是下午纔開放的,只是千雪她們下午就要走了,於是特別開通。

“怎麼,不敢了,這裏可是沒有一個人啊,躲在別人後面是不行的哦”舞香低頭“我的心,解鎖,變身Guardian of the mystery(守護之謎)”

“舞香,不要鬧了”琴音很擔心

“哼,沒有你我一樣能行,你對我來說也沒有什麼利用價值啊”舞香一針見血

“雨鞝,我們也變身!”茉雪說


“不要了”千雪很着急“不要和她們糾纏了”

茉雪看了看千雪,說“我知道你想保護我們,但是現在,盡你千雪的能力,保護我們的蠟燭吧”茉雪低頭。

“千雪,保護好它們吧,直到它們燒盡”戴雪點頭。

“我的心,解鎖,變身shining cicy(閃耀王城)”

“嗖”舞香飛到蠟燭洞穴上空

茉雪當然奉陪

“Mon dane sand China(月舞沙華)”舞香說完後,一個個粉色星星落下,可是,飄飄灑灑的星星好想要飛入洞裏

“fashion industry(時尚界)”茉雪擋住

“Jungle mist(琴絃茉莉)”不料,被琴音擋住了

“琴音,這樣做真的好嗎”玉琴很不解

“現在要保護舞香”

“爲什麼,不值得啊”玉琴睜大眼睛。

“……算是我欠她的”

洞裏

“怎麼這麼冷?”千雪想“好冷啊”

“一定是舞香”忽然,她明白了“怎麼辦?難道我要一直呆在這裏嗎,冰雨,求你幫幫我,我需要你,求快回來! ”

漸漸,千雪整個人都浸沒在粉色雪中了……

“好冷,好冷……咦?”突然,千雪睜大了眼睛,一個橙色的光罩包圍了千雪和茉雪的蠟燭“冰雨,是你嗎?”

“當然不是啦”又是那個甜美的聲音響起“冰雨哪有那麼好的脾氣”

“我的,新的,守護甜心嗎? ”

“Of course!”

冷嗎?沒等千雪反應過來,自己已經披上了一件衣服。

“逍遙?”千雪愕然擡頭“你怎麼在這裏?”

“快走吧,不要凍壞了”逍遙淡淡把手遞給千雪

“不行!”

“恩?爲什麼?”伯爵的手停住了。

“蠟燭……”

“什麼,蠟燭”

“等蠟燭燒完了,再走”千雪臉紅了 “你可不能看啊”

“……”伯爵緩緩低頭,看見兩個小小的蠟燭。

“星野哥哥,這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玫瑰花種,你一定要好好收藏起來哦!”“我一個人一定種不出來,但是要是哥哥你的話,一定可以哦!”

忽然,他臉上露出了少有的溫柔的笑。他慢慢低下頭,溫聲“小孩子的把戲,我纔不會看。”

洞外

“meter sunshine (一米陽光!)”飛羽和陽光的變身果然是活力四射,不久,琴音和舞香就招架不住了

“快走吧,我們不是他的對手”琴音催促着


“嘖”舞香低頭看見了洞裏的逍遙,暗道不好。

“我還沒玩夠呢,怎麼就走了呢?”飛羽剛要追,突然停住了“茉雪”飛羽笑了笑“下一次,可不能自己出來了。”

“……哦”茉雪一臉面癱。

“千雪!”茉雪跑進洞去

“茉雪,蠟燭還在哦”千雪指了指“燒完了哦”

“……”茉雪看了看,終於沒有再皺眉。輕輕笑了

“嘻嘻嘻嘻嘻嘻”

這次旅行,千雪和茉雪也學到了—不要一個人出來玩了,會遇見壞人哦!當然,她們也再次認識到,除了守護者,可能還會有更好的人默默守護着她們……

啊,對了,那兩支燒盡的蠟燭上,曾經刻着和孔明燈一樣的名字

星野 逍遙 月銀 飛羽…… 隕石呼嘯墜落,似一抹火焰墜入無垠黑暗星空。

陳汐的身影匍匐隕石表面,被熾盛的光裹挾,再加上他以禁道秘紋遮掩全身氣機,令人根本都難以察覺他的存在。

也正因如此,他方才逃過了那葉琰的意念查探。

汩汩~~

陳汐唇角溢出一絲血漬,臉色微微有些蒼白,之前躲藏在那一片時空亂流中,被葉琰以漆黑銅環攻擊時,令他也遭受波及,受到了不的傷害。

「這該死的女人,有朝一日一定要讓其嘗嘗這種滋味不可!」陳汐咬牙,從修行至今,他還是頭一遭被人如此窮追不捨地追殺,幾乎如同在刀尖上舞蹈,隨時隨刻都有性命危險。

轟!

沒多久,這顆隕石狠狠砸在了一顆荒蕪星球上,砸出一個足足十萬里範圍的大坑。

那種可怕的撞擊力,令這顆荒蕪星球都劇烈震動了一陣,脫離了原本的運轉軌跡。

唰!

陳汐身影一閃,早已趁這種撞擊發生之前,遠遠閃避而去。

「也不知這究竟是碧岩宙宇中的哪一片區域……」

他佇足虛空中,目光掃視八方,卻發現,附近成千上百個星球上,一片冰冷,毫無生命氣$≥長$≥風$≥文$≥學,w¢ww.cf↙wx.≧t息波動,換而言之,那些星球皆都是如同荒蕪般的存在,還未有生靈棲居其中。

再加上手中並無星圖,這讓陳汐愈發不好判斷自身位置了。

嘩啦~

便在此時,一股恐怖的意念波動猶如漣漪般從星空深處擴散而來,被禁道秘紋敏銳捕捉到。

葉琰!

陳汐眼瞳驟然一縮,身影如一抹虛無的光影似的,悄無聲息落在一側一荒蕪顆星球上,身體蠕動了幾下,就消失在了地層之下。

唰!

就在陳汐剛剛躲避好,一抹艷麗紅影從星空中破空飛馳而過,並未停留,顯然,因為有禁道秘紋的幫助,令得她也是未能發現陳汐的氣息。

呼~

直至許久,躲藏在地層深處的陳汐才暗鬆一口氣,臉色卻是有些陰晴不定,之前葉琰撂下的那句狠話,他也是聽得一清二楚,如今在看對方那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架勢,心中已是明白,這歹毒無情的臭娘們已是打算跟自己徹底耗下去了。

這種情況可是極其要命!

雖陳汐自信憑藉禁道秘紋,足可以不被對方發現,可時間久了,對方一旦發瘋,將附近的所有星球一顆顆毀掉,那他註定再無法隱匿下去了。

「當務之急,還是抓緊時間修復傷勢,一旦被對方發現,還可以再拼一拼……」

感受著自身的傷勢,陳汐心中又不禁一陣嘆息,自打進入雪墨域之後,他整個人都沒徹底完好過,時時刻刻都陷入一種被動追殺的處境中,這感覺令他心中也是憋屈窩火之極。

咕嚕~~

他拿出一顆神丹,張口吞服,一股清涼醇厚的熱流瞬息瀰漫全身,滋養修復者周身傷勢。

此丹名為「五炁玲瓏神丹」,購買自碧落宮中,總計十顆,價值三千顆神晶,足足抵得上七八件普通后神寶了。

不過此丹雖昂貴,但藥效卻是頗為驚人,能夠起死人生白骨,孕養道基,充盈道元,對修復傷勢更是有著不可思議的妙用。

很快,陳汐就感受到,自身所受傷勢正在快速修復,這種感覺令他心中也是輕鬆不少,按照這種回復速度,用不了兩,便足可以將傷勢徹底修復了。

在這個過程中,陳汐一直以禁道秘紋遮蔽全身氣息,唯恐泄露出一絲,便被葉琰給察覺了。

不過這樣做,卻又一個弊端,那就是他無法再去修鍊,因為修鍊必然會引起周身氣機的運轉,溝通地,如此一來,禁道秘紋再強大,也難以將自身氣機與地大道的聯繫斬斷了。

「無法修鍊,便參悟道法。」陳汐可不會容忍自己浪費半點時間,在他身上,還攜帶著諸多取自神衍山中的典籍,皆都是各位師兄師姐所留,像儒道劍旨,鯤鵬神術,像各種修道感悟和心得。

自從被葉琰追殺的那一起,陳汐就徹底意識到,自己那點修為或許可以在三界中稱王稱霸,但在著上古神域之中,卻頓時淪為了最底層的一尊神明。


哪怕他在別人眼中已經極其優秀,可以跨境而戰殺死九伯、魔禮丑這等洞光靈神,可陳汐的目光,又怎可能一直滯留在過往成績中。

尤其是被葉琰這位洞宇祖神追殺的經歷,讓他愈發渴望力量,愈發渴望變得強大!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