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馮市長,我是小王,王迪,對,是抓了個叫馬濱的,什麼,讓我放了他?”

王迪爲難了,馮市長儘管是李萬建一派的常委,不過聽說省裏也很有能量,一直和萬永春在爭奪市長位置,只不過因爲李萬建事件而突發情況,落後了一步而已,沒想到這個時候提出了要求。

要是一般情況,王迪早就做個順手人情,可這是龍江的事情,換句話說這也是老領導高局的事,更是萬市長的事,這個態度不能遲疑,必須要表明立場。

王迪瞬間想了好多,他遲疑了幾秒鐘,立刻陪笑道:“市長大人啊,您早點打電話就好了,現在詢問筆錄都出來了,進了同步聯網的執法記錄儀器,我不能放了,對不起啦。”

電話了馮市長顯然不高興了,也不知道說了什麼話,反正說了很長時間,大約有一分鐘左右,龍江見王迪一臉凝重地放了電話。

“怎麼了,王大哥?”

“沒什麼,市裏馮市長打電話讓放人,我沒同意,他發了脾氣,沒事,老弟,一點小事,別管他。”

王迪故作輕鬆,但是龍江明顯能發覺他情緒有點低落,顯然承受了很大壓力。

“哪個馮市長?”龍江奇道。

“馮一樹,副市長兼交通局長。”

喔?龍江眼睛深深眯起,咧着嘴巴,露着白牙,樂了。 「呵呵,當然是你的臉啦!你現在也是美女了!以後追求你的男人要排隊了!」江帆笑道。

春花伸手摸著自己的臉蛋,哦,太光滑了,如同摸上雞蛋清一樣嫩!猛地轉過身,春花一下撲入江帆的懷裡,她對著江帆臉蛋快速親了一下。

「謝謝你,大白鯊!」春花喜悅道。

「呵呵,不客氣,有你香吻,我值了!」江帆笑道。

春花羞澀笑道:「大白鯊,你可是我第一個主動吻獻吻的男生哦!」


「哦,我太幸運了,今天幾天我不洗臉了!你的香吻我留著慢慢體會!」江帆笑道。「去你的!有這麼誇張呀!」春花嬌笑道。

一旁的楊小妹看到江帆和春花打情罵俏,心裡很不舒服,立即轉身進入卧室去了。

「小妹,你怎麼了?」江帆急忙跟了進去。

「沒什麼!我心情不好,想一個人安靜一下!」楊小妹沉著臉道。

「小妹,你能帶我去小琴父母那裡嗎?」江帆知道小琴今天心情不好。

「你去小琴父母哪裡做什麼?」楊小妹驚訝道。

「小琴父親得了重病,我去幫他父親治病!」江帆道。

「你真的能治好她父親的病?」楊小妹震驚道,她發現江帆身上太多神奇了,自己的母親的肺氣腫,還有春花的痘痘,都是江帆治好的。

「嗯,我絕對可以治好她父親的病!」江帆嚴肅道。

「那太好了,我馬上帶你去小琴父母那裡。」楊小妹站了起來。

十多分鐘后楊小妹到了小琴領著江帆到了一所陳舊的房子前,「小琴的父母就住在這裡,這裡的房租很便宜。一個月才一百元。」楊小琴道。

眼前的這棟大樓比楊小妹居住的大樓還要破舊,小琴的父母就住在一間很小的房間里,江帆不禁暗自感嘆:「小琴家真夠窮的,如今父親生病,更是雪上加霜!」

楊小妹走到,門前,輕輕地敲射門,「小琴!」

門開了,小琴看到門口的江帆和楊小妹急忙擦掉臉上的淚水,「小妹、大白鯊,你們怎麼來了?」小琴驚訝道。

「大白鯊說要給你父親治病,所以我就領他來了!」楊小妹道。

小琴愣了一下,「大白鯊真的會治病?」小琴疑惑道。

「小琴,不管我行不行,你就讓我試一下吧!」江帆微笑道。

「是的,大白鯊剛才還治好了春花臉上的痘痘呢!現在春花可漂亮了!」楊小妹道。

「小琴,你讓他們進來吧,既然有人可以治你父親的病,就讓他試試吧!」小琴母親道。

「你們進來吧!」小琴立即道。

江帆和楊小妹進入屋裡,「房間很小,沒有凳子坐,你們就坐在床上吧!」小琴父親道。

「哦,沒關係,我們不用坐!」江帆微笑道。

「是的,我們站著就行了!」楊小妹微笑道。

「你是小琴的同學吧?我的病醫生說要開刀,吃藥不管用,你看我的病能治嗎?」小琴父親道。

江帆打開天眼穴透視,小琴的父親肺俞穴和肺心穴都是灰色病氣,還有胃脘部也有灰色病氣,看來他的肺部腫瘤已經轉移了。

這種病靠西醫和中草藥是無法治癒的,如果做手術也是百搭,因為胃部還有灰色病氣,就算把肺部全部切除了,仍然難逃厄運。

「你的肺部有腫瘤,腫瘤已經轉移到胃部了,你最近是不是胃部很不舒服?」江帆道。

小琴父親驚訝地點頭道:「是的,最近胃部很不舒服,吃不下飯,有時候還作嘔、噁心。」

「大白鯊,你意思我父親腫瘤已經轉移了!」小琴震驚道。

江帆點頭道:「是的,肺部腫瘤已經轉移到胃部了!」「那我父親的病還有治嗎?」小琴急切道,她是學醫的,知道腫瘤轉移意味著什麼,那就意味著病情惡化,意味著生命的晚期。

「你父親的病可以治癒!」江帆道。

「什麼,你可以治癒!」小琴吃驚地望著江帆,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神色。

就連一旁的楊小妹也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雖然江帆治好了她母親的肺氣腫,但是這個腫瘤也比肺氣腫難治療得多。

「完全可以治癒,你們這裡有水桶嗎?」江帆道。

「要水桶幹什麼?」小琴驚訝道。

「當然是治病呀!」江帆微笑道。

「我這裡沒有水桶,我馬上就去買一個水桶來!」小琴立即就要出門。

「等等,小琴,你去買一隻大的木水桶,就像農村裡挑水用的木桶。」江帆道。

「啊!這裡好像沒有這種農村用的大木桶吧?」小琴詫異道。

「小琴,房東好像有這種木水桶,我去問她借來用用!」小琴的母親立即出門借木桶去了。

片刻之後,小琴的母親提來一隻大木桶,「你看這木桶行嗎?」小琴母親道。

江帆點頭道:「行,就是要這種大木桶!」

「大白鯊,木桶有了,你還需要什麼嗎?」小琴現在根本摸不著江帆到底想幹什麼,從來沒聽聽說治病要用木桶的。

「你把木桶裝滿水,然後讓你父親抱著木桶就行了!」江帆道。

「抱著木桶!抱著木桶做什麼?」小琴吃驚道。

一旁的楊小妹也驚訝道:「大白鯊,你葫蘆里到底是買什麼葯!沒看到過治病抱著木桶的!你可不要胡來哦!」楊小妹懷疑江帆的腦袋是不是壞了。

「呵呵,你們不用管,照著做就行了!」江帆笑道。

片刻之後,大木桶里裝滿了清水,小琴的父親按照江帆的要求抱著木桶坐在床上,那樣子就像一個傻子似的。

江帆看到一切就準備好了,「請叔叔閉上眼睛!」江帆道。

小琴的父親立即閉上眼睛,江帆走到木桶面前,伸出劍指,點了下小琴父親的額頭一下,一道白光飛入他額頭之中。

接著江帆默念茅山轉移咒,劍指緩慢移動,木桶里的水立即動蕩起來,水裡咕咕冒泡。片刻之間,木桶的水裡變成黑色,如同墨汁似的。

「哇,桶里的水怎麼變黑了?」楊小妹吃驚道。

江帆見小琴父親肺部和胃部的灰色病氣都排除乾淨了,於是收手道:「小琴,你父親的病痊癒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

不知怎麼的,龍江頭腦裏突然跳出這樣一句話,好像小時候,爸爸邊喝酒邊聽書,說書的就愛講這句話。

馮大市長,我龍江還沒來得及找你,你自己就蹦出來了。

太好了。

“王大哥,馮市長你別擔心,在我眼裏,他就是一捧灰,根本不是問題。”龍江笑眯眯跳下土炕,扔給王迪一條中華煙,有點迫不及待了。

“龍江老弟,我王迪儘管不是多大幹部,可也不是誰想捏一下,就能捏一下的,這點小事,你別管,我一會兒就向高局彙報。”王迪抽了口煙兒,扶了扶警帽,神態滿不在乎,但是看出來還是有點壓抑。

“不用。”龍江不屑一顧搖搖頭:“王大哥,你聽我的,誰也不用這找,明天早起上班,陽光明媚,天藍水綠,有你老第在,啥問題也沒有。我不會讓你難做的。”

王迪點了點頭,把馬大哥拿過來的筆錄和視頻簡單看了看,眼睛亮了起來,陰霾一掃而空,握着這些證據,錘了龍江一下,開心道:

“老弟,你真是我的福星,我剛報道,就把最近幾年積壓的案件看了一遍,如果這都是真的。你可幫我大忙了!”

龍江笑了笑,沒說什麼,掏出電話,給咪咪發了個短信:“把老七的發過來。”

老七就是第七個目標,這是哥兩共同的祕密稱呼。

“王大哥,你給我安排輛車,我連夜要回柳原市,另外這爺倆我要拉走,沒問題吧。”

王迪招手叫來一個警察,安排了自己的座騎給了龍江,握着龍江的手,不捨道:

“老弟,你忙你的吧,每次遇到你,都是大哥的福氣,今天也不例外,我聽你的,先不和高局彙報,把情況摸清再說。”

龍江推過那箱子白酒和剩下的煙,給了王迪,帶好了個人東西,上了王迪的車,開窗招呼馬大哥父女上車,揮手向王迪告別:


“王大哥,記住我說的話,明天一切都會好的。”

王迪站在夜色中,周圍警察環繞,向龍江揮揮手告別,汽車亮着尾燈,慢慢消失在夜色裏。

“大兄弟,你要俺們跟着你去哪啊?”王迪的車是輛吉普車,顛簸在田間地頭,馬大哥緊張地拉着汽車旁邊的把手,抱着小雪,疑惑問龍江。

龍江拍了拍緊張的馬大哥,夜色中露着雪白的牙齒,微笑道:

“馬大哥,你還想過那種吃不飽穿不暖,孩子跟着擔心受怕的日子?”

“俺倒是不想,可不種地哪能活命?”馬大哥無奈垂下了頭,懷中的小雪經歷了連續的顛簸早已經睡熟了。



龍江手加大了力量,直視着:“你要是相信我的話,我給你一種全新的生活,能吃飽飯,穿暖衣服,小雪能有尊嚴的生活,可以上學,上班,將來成立一個正常的家庭!”

黑夜的車廂裏,龍江眼睛熠熠生輝,鼓勵地看着馬大哥。

“真的?”馬大哥眼睛瞬間亮了,不過馬上又恢復了黯淡,低聲道:“大兄弟,俺知道你爲俺好,可是俺除了種地,啥也不會,你說的生活,是城裏人的日子,俺這輩子不敢想了。”

龍江拍了拍馬大哥的肩膀,沒有說話。馬大哥人好,心眼好,孝順老人,愛護幼小,世界上少有的大善人,他暗下決心,就是養也要把他養起來。

馬家屯是回不去了,有了今晚的衝突,王迪肯定會下重手,把那些流氓一網打盡。

可他們大部分都有案子在身,殺的殺,判的判之後,馬大哥難免會承受鄉親們的責難,尤其是那些流氓親屬們的騷擾,所以,帶走馬大哥,是龍江必須要做的。

手機響起短信提示聲,咪咪來的:ok收文件。

龍江打開了一個文件包,果然,是咪咪自行研究的跟蹤文件包,裏面記錄了馮一樹市長今天的全部行蹤,龍江重點看的是現在位置。

馮在濱州市一處高檔的住宅小區裏。

這麼晚了,馮市長怎麼到了濱州?龍江來不及思考,汽車已經進了柳原地界,在路邊停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