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些,彭老不想把事情搞得自己都掌控不住,所幸見好就收。至於楊寧和申敏這兩人,他心中早有計劃,等他們出了血衣門就是他們的死期。區區兩個小盜賊他還不放在眼中。

很快,楊寧和申敏來到了血雲山半山腰。

忽然,馬殘從後面追上來,攔下楊寧,說道:「楊寧兄弟,你誤會大當家的意思了。」

楊寧笑了笑,說道:「大當家重情義,這我知道。我們這麼做只不過是不想讓他為難。」

馬殘一向冷漠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來很真誠的笑容,拍拍楊寧的肩膀,說道:「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楊寧微微怔了怔,點頭。

馬殘帶楊寧去的地方乃是血衣門山腳下一家酒肆。


馬殘拍開一壇酒,給楊寧倒滿一碗酒,說:「楊寧兄弟,我馬殘這一生除了大當家,佩服的人就是你了。來,我敬你一杯。」

兩人碰了一下酒碗,幹了。

「楊寧兄弟,大當家是個極重情意的人,要是換做五年之前,他沒有認識夫人時,今天第一件事就是斬了那老狗和那小雜種。」馬殘邊倒酒邊說。

楊寧眉頭輕輕一挑,說道:「這麼說大當家是為了夫人?」

「不錯。」馬殘點點頭,隨即也過多明說尤暴和溫青璇之間的事,轉移了話題。

畢竟,在背後討論人的確是不怎麼禮貌的事情。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馬殘和楊寧喝了幾碗酒後,便是開始探討起一些修鍊方面的心得來,其中楊寧對修鍊的看法和見解聽得馬殘微微發證,腦海中生出來一股極為不真實的夢幻感覺,他竟然隱隱有種感覺,這年輕的三當家好像能和公認的才女溫青璇有相媲美的實力。

不過,這感覺僅僅只是在他腦海中停留了一會兒的時間,多年養成的習慣性思維使得他立即否認了這個想法。

男人的情意多半的實在酒桌上建立的,這句話雖然不盡正確,但是,現在楊寧和馬殘之間的情意的確要比沒喝酒之前深厚了許多。

「怎麼樣,楊寧兄弟,你還走嗎?」馬殘邊倒酒邊問。

楊寧沒有說話。

「你放心,那小崽子和那老東西不敢再找你麻煩了,他們要是再得寸進尺,我們會叫他們知道,血衣門絕對不是他們能惹得起的。」馬殘眼睛中又射出毒蛇一般的森冷目光,寒聲道。

楊寧笑了笑,說:「我不是怕他們。」 霸道萌寶:總裁爹地,你惡魔! ,即便是當初在北都城,被冷夜帝國的軍隊圍攻,面對必死的局面時,他心中都很平靜,沒有絲毫的波瀾。

「那好,我們現在就上山。」馬殘笑了笑,搭在楊寧肩上。

楊寧點點頭,沖著申敏說:「我們上山吧。」

申敏對於楊寧的決定一向很贊同,沒有什麼意見,跟在楊寧身後了往血雲山而去了。

……

溫青璇的房間中。

彭老和溫青璇對立盤膝而坐,尤暴面帶緊張之色,靜靜站在溫青璇身邊。

「溫小姐,開始了。」彭老說了一聲,十指便是飛快的變動起來,靈力一陣飛舞下,一道金色的符文便是從他手心中凝聚出來。

金色符文上無數的白色絲線縱橫交錯,勾勒出來一個複雜的圖騰,散發著一絲絲古老而神秘的力量。

「命運之眼!」

彭老一聲低喝,屈指一彈之下,古老的符文便是飛起,停留在半空。

「嘩啦!」

半空中的時空微微扭曲,一道白光好像是從遙遠的地方穿透出來的,射在溫青璇身上。溫青璇頭頂頓時投射出來一個圓形的光環。

光環中時間和空間兩種力量交纏在一起,緩緩浮現出來一幅幅畫面。

尤暴眼睛微微一凝,死死盯在半空的畫面,那些畫面正是溫青璇從小到大的遭遇和遇見他世的情景。

一時間他心裡七上八下,有些忐忑,彭老能看到溫青璇的命嗎?能否將她不好的命改變?

「嗡!」

忽然,光環中的畫面在一瞬間消失,幾行大字扭曲著就要形成。

見此,彭老大喜,念了一聲「命運之言,現吧。」隨即十指指尖均是有一道符文打出,印在半空中大字就要顯現的地方。

「嗚嗚!」

隨著這十道符篆的打入,半空中的波動更為厲害,已經激起了一層層的空間漣漪。在漣漪中,那幾行大字好像就要凝聚出來。

尤暴大氣都不敢出一下,死死盯在半空。果然,不一會兒,一個大字先行被凝聚出來。

那是一個「命」字。

尤暴眼瞳縮得只有針孔大小,看樣子,彭老好像真能看出溫青璇的命運,既然能看出,那就有改變的方法。

接著第二個字是「中」。

兩個字連起來就是「命中」。

這一刻,饒是以溫青璇的淡定和早已經不抱希望的性子也不禁激動得嬌軀微微發顫。能否改變命運,就看接下來的關鍵時刻了。

第三個字是「既」。

看到這裡,尤暴身子也跟著微微發顫了。

然而,就在這時,異變忽然發生。血衣門山門上空,忽然憑空響起一聲驚雷,隨即滾滾的烏雲遮蔽過來,那正要緩緩凝聚出來的下一個大字就在此刻消散開,化為一道道白煙。

「砰砰!」

緊接著,溫青璇和彭老頭頂都傳來一道道悶響,所有的畫面和大字都憑空消失。

彭老一口鮮血激射而出,氣息頓時萎靡下來。

「彭老,你?」見此,尤暴反應過來,忽然走到他身邊,問道。

彭老神情驚懼,好像見到了什麼極為不可思議的東西,掙扎著從地上站起,然後不要命的衝出房屋,直奔血雲山山下而去了。

尤暴茫然不知所以,隨即想到這次好像又失敗了,當即心頭嘆息一聲,然後轉頭看向溫青璇,正想安慰她,她卻率先開口了。

「命中既無,何須再求。」

她果然是天縱奇才,才看到前面的三字再加上適才的天地異象,就想到自己的命。

原本溫青璇認為自己有機會改變命運,可是命運卻再次當頭給了她一悶棒。

她神情萎靡,喃喃說道:「人有十種命,我這是最壞的一種命。自古以來,從來沒有人能改變這種命運。」

尤暴還是有些不死心,問:「夫人,別人也不能幫到你嗎?」

「沒用的。最壞的命就是最壞的命,誰也幫不了我。」溫青璇聲音低沉,整個人的精力好像全部被抽空了。

尤暴不說話了,只是靜靜握著溫青璇的手。

…… 楊寧的房間中。

楊寧將百家劍法中清風閣的風靈劍演練給申敏看了之後,他便是將心神沉浸到了體內,打通經脈去了。


申敏凝視著楊寧好一會兒,隨即臉上微微一紅之後,才開始學習楊寧施展交給她的風靈劍劍招。

楊寧的意識自從經過黑暗宮殿第一層的傳承后,已是渾厚了許多,兼之他這些天一直不斷在打通經脈,這時「嗡」的一聲中,其中一條經脈便是被他打通了。

隨著這條經脈被打通,立即有一絲絲靈力湧入其中。

楊寧欣喜之餘並沒有在繼續打通經脈,餘下意識去眉心處凝聚靈海了。

原本已經凝聚出來、就快鞏固的靈海經過接連和二當家、大當家、王雲的戰鬥后,如今已是再次消散開了。

「看來以後得悠著一點了,在眉心處的靈海沒有完全鞏固時,不能這麼毫無忌憚的使用靈力了。」楊寧心頭苦笑了一聲。

在接下來一個時辰中,他花費了無數的心神終於再次將眉心處的靈海凝聚出來了。

隨即他走出房屋,到練武堂,再次舉起大鼎錘鍊靈海了。

楊寧這次舉起的大鼎是九口,在四萬五千斤的恐怖重量下,楊寧眉心處的靈海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凝實起來。

血衣門眾人均是不明白楊寧的做法,不過看到他手中舉起的九口大鼎眼角肌肉就微微跳了跳。

楊寧這大鼎一舉就是四個時辰。

楊寧長吸一口氣,將手中的大鼎放下后,全身都已經被汗水打濕了。

這時,有一個女子來到楊寧身邊,看了一眼楊寧,她頭便是垂了下去。

女子長相清秀,膚色白皙,盤起的頭髮垂到脖子,襯托出凝脂一般的肌膚。

「這位姑娘有事?」楊寧問。

女子抬起頭,看了一眼楊寧,芳心頓時噗噗直跳,她咬了咬嘴唇,說:「你是在錘鍊肉身嗎?」

楊寧點點頭,自然不會和女子說他在錘鍊靈海。

「大夫人精通許多修鍊許多修鍊知識,你……或許可以去找她請教一下,她肯定會給你許多幫助的。你這樣舉著大鼎的修鍊可不科學哦。」女子嫣然一笑,笑容極為清純動人。

楊寧摸了摸鼻子,笑道:「謝謝。」


女子點點頭,瞧了一眼楊寧后,頓時紅著臉一溜煙的跑開了。

楊寧淡淡一笑,隨即回到了房屋。

然而,正當他打開房門時,一道凌厲的勁氣忽然奔著他面門而來,勁氣中一柄鋥亮的長劍宛似晴空里的一道閃電忽然滑落下來。

楊寧眉頭微微一皺,一步向後退開。

「呲!」

長劍又轉變方向,劍尖上分出三點寒光后,一分為三道劍影,再次籠罩向楊寧。

見此,楊寧腳尖輕輕一點,身子便是凌空躍起,從這些劍影上躍過去了。

「啊喲。」

緊跟著房間中就傳來一聲叫聲。只見楊寧手輕輕按在了申敏的頭上。

「不錯,這麼短時間中就能將百家劍法學到這境界。」楊寧手從申敏頭上拿回來,笑道。

剛剛正是申敏和楊寧切磋了。

「楊寧,你說我現在的百家劍法能打敗那個霜兒嗎?」申敏收回長劍,問道。


楊寧想了想,說:「你現在才學會三十六門劍法,現在還不是時候。將百家劍法完全學會後,你應該可以勝過他。」

申敏呵呵一笑,臉上頓時英氣勃發,「到時候我們的楊大人可就是血衣門的三當家了,哈,真是沒有想到,我們竟然會到這山上做起頭領來。」

楊寧摩挲著下巴,笑了笑,說道:「要不這三當家到時候讓你做?」

申敏眼睛微微一亮,拍手笑道:「好啊,我做這三當家,到時候就罩著你。楊寧啊,那時候你就是姐姐的軍師了。」

楊寧心頭有些無語,皺眉看了一眼申敏后便是坐到營帳中修鍊去了。

申敏哈哈一笑,又開始練起劍來。

楊寧現在的心神沉浸在黑神之戒中。當初黑暗殿主告訴他,黑神之戒中留有他一部不錯的功法,大靈法身。

他現下正是奔著這黑靈法身而來的。

黑靈法身雖然只是黑暗殿主早年修鍊的功法,但是黑暗殿主對其卻是稱讚不已,已經見識到了黑暗殿主的厲害,能被其稱讚的功法肯定不會是什麼凡品。

然而,令得楊寧有些無語的是,這黑神之戒城池一般大的空間卻空空如也,哪裡有什麼功法。

「你奶奶的,老傢伙沒有騙我吧。」楊寧心中罵了一聲,隨即意識緩緩釋放出來。

幾息之後,楊寧將意識收了回來,朝著黑神之戒空間中央地區走了過去。在那裡他隱隱察覺到一絲極為隱晦的波動。

不一會兒后,他來到了那微弱氣息波動之下的空間中了。如此看,老傢伙倒是沒有欺騙楊寧。

「結界,原來這黑靈法身竟然被藏在了結界中。」楊寧眼睛微微眯起,認出半空的那團隱晦的波動。

當初他得到黑神之戒就探查過,卻發現裡面沒有什麼,直到他最近獲得了宮殿認可和傳承了大道三千才能察覺到這道隱晦的波動。

結界乃是強者利用特殊的方式在空間中結出的一個奇異空間,想要將其破解開,必須懂得相應的辦法。要是強行去破解,不但無法破開結界,還有可能將結界中的物品毀壞。

楊寧的大道三千中正好知道結界的破解之法。

他心念一動,渾厚的靈力頓時從眉心處的靈海中涌動出來,在他手心緩緩凝聚成一道圓形的符文。

符文中無數絲線勾勒交錯,散發出來異常神秘詭異的氣息。

「去。」

他手輕輕一揚,符文頓時脫離了手,呼嘯著飛向了半空那微弱的波動氣團中。

「呲呲!」

氣團所在的空間中立即傳出來一陣氣體爆炸的聲音,隨即看到有拇指一般大小密密麻麻的光點浮現出來,光點不斷圍繞著氣團旋轉,宛似天上的星辰變動一般。

見此,楊寧單腳輕輕在地上一點后,身子已高高飛起,他手伸起,便要伸到氣團中。

「嗚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