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思同樣很簡單,你們來幫我,是因為得到了我左丘氏許下的好處,所以,在幫助我時,還請聽我吩咐,免得群龍無首,亂了陣腳。

「這是自然。」姜滄海洒然一笑,雲淡風輕,絲毫不以為意。

「理應如此。」聞人梟也點了點頭。

「哼,我只幫你獵殺目標,可不會聽你任意調遣。」唯獨敖無名冷哼一聲,表達出了一絲不滿,不過話雖如此說,他也是默認了左丘寅的話。

見他們三個都答應,其他人自然沒有什麼意見。

左丘寅神色稍緩,拱手道:「那在下就先謝過諸位了。」

接下來,他將姜滄海、聞人梟、敖無名叫到一旁,還是秘密商議一些事情,無非是該採取什麼行動來對付陳汐。

而其他子弟,則會聚在一起,也是低聲交談起來。

氣氛很平靜,並無任何戒備之色,其實也根本談不上戒備,此時他們左丘氏、姜氏、聞人氏、龍界的子弟會聚在一起,可謂是高手雲集,放眼現如今的十方血地中,只怕都沒人敢在這時候找他們麻煩。

……

……

「想不到,這左丘氏竟請來了這麼多外援,付出的代價只怕不會小了……」

在極遠處的地方,陳汐悄無聲息地將神諦之眼收斂,眉頭微微皺起,臉上泛起一抹沉思之色。

姜氏、聞人氏、龍界子弟的加入,令陳汐也不得不慎重對待,甚至感受到一股沉甸甸的壓力。

那可是將近二百名強者,其中不乏姜滄海、左丘寅、敖無名、聞人梟這等頂尖級別的強者存在。

可以說,單憑這一股力量,都足以在十方血地中橫著走了,除非其他頂尖大勢力的子弟也聯合起來,否則,也是沒人敢招惹這樣一股勢力了。

陳汐很清楚,他們的合作能持續多久,完全看自己能夠在接下來的時間中安然存活下來了。

「罷了,暫時放過那些左丘氏子弟,趕往中央區域,那裡只怕已匯聚了不少頂尖勢力的子弟,到了那裡,他們這樣的聯盟,必然會遭到其他頂尖勢力的忌憚,說不定會發生什麼風波。」

「總之,只要能把水攪渾了,或許就能找到一些機會。」

陳汐腦海中飛快思索,最終決定,暫時離開這裡,前往十方血地的中央區域。

嗖!

漆黑夜色下,一道黑影倏然化作一抹流虹,在山巒之間飛馳,幾個呼吸之間,已是消失無蹤。

盞茶功夫后。

陳汐眸光一凝,倏然頓足,悄無聲息地藏匿在一側的山谷中,收斂全身氣息。

就在他剛做完這一切,遠處空中驀地閃現出數道身影。

「小心一些,這次想要獵殺陳汐的,可不止咱們一撥人,聽說那些頂尖大勢力的子弟,也都已從四面八方趕來,若是遇上他們,咱們別說獵殺陳汐,就是自保都困難。」

「華師兄,既然如此,咱們幹嗎要摻合到這一場渾水中來?」

「嘿嘿,正因為摻合的勢力眾多,所以才容易渾水摸魚啊,若是能獵殺幾個頂尖勢力的子弟,回報可也是驚人之極。」

「原來如此,華師兄並非是專門為那陳汐而來。」

「這不是廢話,那陳汐的星值排名在第一之位,就像一頭人人垂涎的鹿,群雄逐之,可你們也清楚,這十方血地中,除了自己人,其他全部都是敵人,大家都想殺這頭鹿時,自然難免會發生摩擦,到時候,局勢必然混亂無比,咱們不求能吃到鹿肉,起碼也要從中分一杯羹吧?」

「不錯不錯,大不了遇到危險時,咱們立刻激發紫綬星章,離開這十方血地就是了。」

一陣議論聲響起,被陳汐一絲不落地聽進耳中。

當那一群人消失不見,他這才從藏匿之地現身,只不過神色已是變得凝重許多,他這才發現,原來自己的處境已是變得如此岌岌可危。

「原來,星值多也是一種錯啊……」

陳汐自嘲一笑,他知道,若自己是來自某個頂尖大勢力的子弟,決不會出現這種「八方皆敵」的局面。

換而言之,他之所以引起眾多對手的垂涎,一方面是因為他所擁有的星值太過豐厚,但最重要的是,他只是孤身一人,無門無派,無所傍依!

如果換做是佛子真律、姬玄冰、趙夢璃他們,又有誰敢覬覦他們身上的星值?

這就是現實。

有時候身份和背?景的不同,所產生的待遇和影響力也是有著天壤之別。

搖了搖頭,陳汐正打算繼續上路,突然一抹鋒利的氣息,猶如從黑暗地獄中憑空而現,以一種刁鑽的弧度,不可思議的速度,朝陳汐咽喉飆射而來!

嗤!

一縷極其細微的破空之音響起,那一縷鋒利氣息,似乎已將所有光線斂去,和整個黑夜相融,令人根本就看不清其虛實,也根本鎖定不住其軌跡!

嗡!

陳汐心中一凜,眉心豎目霍然睜開,猛地飆射一縷烏光,這烏光蘊含著一股禁忌之力,神秘而冰冷,幽邃而晦澀,充斥著一股仿似能禁滅萬法的可怖氣息。

甫一出現,陳汐四周的虛空,就像突然被禁錮一般,一切都陷入到一種詭異的絕對靜止狀態!

這一剎那,甚至連時間和空間都被禁錮凍結!

神諦之眼——禁法之光!一光禁萬法!

噗!

那一抹鋒利的氣息,猶如一條在水中暢遊的魚兒突然鑽入了冰層中,出現了一絲的滯澀。

也正是這一絲滯澀,讓陳汐終於看清楚,那是一柄漆黑無比的仙劍,掌控在一名身穿黑衣,氣質幽冷,面容極為普通的青年手中。

這青年,就像行走在黑暗中的幽靈,渾身的氣質和永夜相融,氣機凝而不散,若非親眼看見,令人根本就察覺不到他的存在!

砰!

見自己必殺一擊居然被攔住,哪怕僅僅只是出現一絲滯澀,也令得那黑衣青年眼眸一凝,手中發力,黑色仙劍如利電穿空,輕易將禁法之光捅破,繼續朝陳汐抹殺而去。

不過此時陳汐已是反應過來,又哪可能讓他得逞了,掌心一翻,劍籙橫空,以一招「細雨如夢」劈斬而去。

於此同時,陳汐心中暗自一嘆,本尊的煉體實力還是太弱,無法將禁法之光的威力徹底發揮出來,若是換做第二分身,單憑這一擊,都能將對方攻勢破滅掉!

可惜的是,這裡是十方血地,必然有道皇學院中的大人物監控,他也是不敢讓第二分身從星辰洞府中出來,以免泄露了自身的機密。

砰!

劍鋒相交,爆綻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以他們兩人為中心的方圓百里之內,一座座山嶽被齏粉、一片片森林被剷平、大地都龜裂出無數猶如蛛網般的裂縫。

煙塵騰空,仙霞爆綻,聲勢駭人!

蹬蹬蹬……

陳汐和那黑衣青年,各自退後了數步,不過仔細看去,那黑衣青年卻是略遜一絲,比陳汐多退出了一小步。

「永夜衍神訣,你是林千悔?」

陳汐深吸一口氣,劍籙遙指對方,神色漠然。

在參與考核之前,鐵秋雨曾交給他和梁仁、古月銘等人各自一份資料,上邊介紹著此次參與考核的一些厲害人物的詳細信息。

像這林千悔,便是來自道玄仙洲林氏宗族的一名頂尖人物,在第一輪考核中排名在第十四名,其修鍊的《永夜衍神訣》更是一部無上仙法,參悟永夜之妙,能夠斂去身上所有氣機,與黑暗相融。

這等功法用於刺殺時,那簡直是無往不利。

事實也正是如此,那道玄仙洲的林氏宗族,就是能夠和七大上古世家比肩的頂尖勢力,其祖上曾出過一位永夜仙王,刺殺之術通天徹地,震古爍今,被譽為仙界中的「刺殺之皇」,令人聞風喪膽。

而林氏宗族也被稱作「刺客家族」。論及影響力或許不如七大上古世家,可其凶名,卻令仙界億萬眾生恐懼不已。

因為這可是行走於黑暗中的刺客家族,只要被他們盯上,那後果簡直是不堪設想。

那黑衣青年不答,反而說道:「神諦之眼這部神通,你是從哪裡得來的?」

陳汐平靜道:「你覺得我會告訴你?」

嗤!

一縷極其細微的聲音響徹,那黑衣青年再次悍然動手,黑劍如永夜侵襲,詭異中帶著一絲令人捉摸不透的韻味。

似永夜降臨,處處都是黑暗,令人躲無可躲。

可惜,在陳汐神諦之眼的鎖定下,他的身法、劍痕、速度都被鎖定,清楚映現出腦海中,這等於是撕開了對方所有的偽裝! “沒錯,你師父是這個吧!”說完手一揮,刑天師父的樣子出現在刑天的面前,雖然看起來很年輕,但是那眼神,輪廓都一樣。所以刑天也趕緊對着眼前的老人行了一禮,恭敬的喊了一聲“師叔!”

“嗯,不錯,是個好苗子,不知道那個老傢伙是怎麼找到你的!”

“師叔,你怎麼會在這裏,而且爲什麼不去找師傅,他就在這個城市的就職大廳!”刑天避而不答,難道他還會說這是他自己找上門去的?

“哼!說起他我就生氣!”

“想當初我們共同拜師冶煉子門下,只爲學到各種技術,而他被選作武技傳承人,我則是技術傳承人!當時我們還很高興!但是誰知道沒過多久就應爲某些觀念的不同而吵起來,最開始還能壓住,但是後來師傅也就是你師祖仙逝之後就壓不下來了,我們各找各的。”

“過了這麼多年,我也想清楚了,什麼的都是浮雲,兄弟情纔是最重要的!我找了他很多年,但是沒想到他就在我的身邊,造化啊造化!”

…….

刑天知道這其中肯定有不爲人知的事,但是沒想到會這麼的….狗血!

嘴角不自覺的裂開一個口子。

“你笑什麼?”


“沒有,我笑了嗎?沒有,師叔啊!我先走了,還有事一吼再來拜訪您!”說完滴溜溜的便跑了出去。

留下那老頭在哪裏搖頭苦笑!

……

出來後,刑天找個地方便下了線,就在剛剛看見遊戲時間僅僅剩下2分鐘了,都是因爲死亡浪費了一個小時!所以刑天趕緊跑了出來下線。不然在長輩的面前一下子消失怎麼解釋!

刑天可不想找麻煩!

下線之後,刑天摘下頭盔走出房間,午飯早就做好了!坐下來就開吃!

一頓午飯過後,刑天又和其他人吹起了牛,什麼天南地北誰家的妹子又怎麼了,那個明星又怎樣了,不管是知不知道的,刑天總有他的一套說法!

胡吹海吹過後,刑天終於拉到了正事上!

“不瞞你們說,現在我準備着手組建戰隊了!目前雖然沒有什麼發展基金,但是我去副本的時候還弄到幾件好東西,買個幾千萬不是問題,但是前提是你們不要的話!”

“哇,什麼東西,竟然能賣幾千萬???”賽潘安一下子跳了起來驚訝的對着刑天問道。

刑天嘴一撇,說了兩個字:“寵物!”

“什麼寵物!”藍海吐出了兩個字。

“不知道等級,但是最少是暗金級別的,具有鳳凰血脈的青鸞寵物蛋!還有黃金級別的蜘蛛女皇!”

…….

刑天說完之後,頓時大廳之內安安靜靜的,沒有一個人發出了任何聲音,一個個的目瞪口呆的看着刑天。

形體一摸腦袋,咧嘴一笑:“雖然我很帥,但是你們也不用這麼看着我吧,我會不好意思的!”

“靠!你去shi!哥不搞基!”藍海和賽潘安同時對着刑天比出了一箇中指,然後趕緊挪開位子,離刑天遠一點!

刑天也不在意,雙手抱着頭,背往後靠去。看着衆人的表情!

…….


“那個,天哥,天哥給我們說說你是怎麼拿到的唄!讓我們這些沒見過大世面的孩紙享受一下,過把癮!”

“恩,看你表現還不錯,今天就給你們講講好了,等下全都給我跑步運動去!”

“我給你們說啊,今天不是去挑戰副本‘雷峯塔’去了嗎,一不小心達到了第三層,第三層全部隊員分開,要自己完成自己的任務, 學霸的經濟世界 ,害我被追殺了好久,最後到處去找了一些幼崽,湊齊8個,但是還少兩個,一不小心就發現了一顆梧桐樹,原本我是想要爬上去看下那裏還有的,但是誰知道我被幸運女神附身,一下子用出了降龍十八掌,加上九陰白骨爪三下五除二爬到上面,突然發現有個巢,過去一看,裏面竟然有兩個蛋!”


“後面就不用說了,直接收進揹包啊!然後他麼的竟然出現兩隻青鸞,尼瑪追着我到處跑,差掉就被殺了,最後我王霸之氣一發,直接把兩隻青鸞給擋住,然後一下子就傳送到了四層,戰略轉移到了第四層!”

“結果就這麼容易得到了???”

“當然,不然你還要想怎樣!”刑天眉頭一挑,反問道。

“靠,坑爹啊! 休掉億萬總裁 ,你還要不要我們混啊!”。藍海直叫坑爹!大喊老天不公!

刑天眉頭一皺,問道:“怎麼,一門意見黃金裝備都沒有見到?不是給你們殺BOSS的攻略了嗎?”

“是給了,但是那不好用啊,只有我們這幾人可以用!其他人根本達不到那個要求,所以每天就兩次的機會,今天就出了幾件白銀裝備,還是最普通的那種!”劉彥嘆着氣對着刑天說道。

“算了,這很正常,如果真的是給我們每次都掉了黃金裝備那遊戲平衡不被破壞了?所以這些都是小問題!只要能掉就行!”

“怎麼樣,現在集齊了多少裝備了!有沒有一套白銀裝備啊!”刑天略帶調戲的問道。

“哪有這麼快,不過一人身上還是有5、6件白銀的,就連那些下面一點的,有貢獻的都有一兩件白銀裝備了!,所以現在下面的那批人現在正在抓緊賺貢獻呢!”

“哦!那就好,管理公會之餘,千萬不要把自己的實力落下了!你呢,潘安先生!”說完刑天把目光轉到了還沒有說幾句話的賽潘安的身上!

…….

【第二更了,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幾章是過度章節收藏一直掉。。。。,那都是很重要得啊。。。。後面的情節啊,一個大坑啊。這幾天在思考準備爆建幫令了,是建幫呢還是不建呢?羣號:36230745,裏面告訴我啊!】 感謝兄弟「舞動」「狂」「yunbou」的大力打賞支持!拜謝了!

——

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