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著氧氣直接由皮膚滲透進血液細胞的神奇舒爽,亞裔青年雙手輕輕摩挲著『肉山』坑窪不平的滑膩表面,回想起了為了讓其成長,自己付出的種種艱辛和謀划,心中不禁湧現出許多感慨,喃喃自語道:「灰色漿糊啊灰色漿糊,飄蕩在四大洋海底獵食五十天;

由南、北兩端的入海口橫穿亞馬遜河狩獵五十天;

在非洲吞噬野生動物兩個月,終於到了今天,地球上已知的動物數以百萬,我不可能讓你全部都『吃』到,但是有綱目和亞種總算都已經湊齊了,這是我能做到的極限,所以明晚你一定要好好回報,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他話還沒有說完,突然間被不遠處一道道在海水中綻放的花朵般的烈焰所驚擾,整個身體都隨著爆炸產生的衝擊波搖擺個不停。

周身一個激靈,望著火光傳來的方向,亞裔青年楞了幾秒鐘,無意識的繼續撫摸著『肉山』,輕聲自語道:「那個查肯腦袋壞掉了嗎,竟然也向海里扔炸彈,他發瘋不要緊,可要是把『后廚』剛交易給我的那些動物毀掉那可就糟糕了。

灰色漿糊,看來我們要給那些欺軟怕硬的野蠻人一點更深刻的教訓才行啦…」

隨著他話音出口,海底巨大肉團表皮,數以十萬計的細小孔洞中的幾百個猛然擴張開來,不斷變大,從裡面劇烈掙扎著鑽出一顆顆西瓜大小的猙獰頭顱。

那些腦袋有著類似人類的五官,脖頸處卻長著魚類的鰓腺,從肉孔中冒出后就呲牙裂嘴的不斷向上攢動,不一會其水滴狀流線型的身體和猿猴般粗壯的四肢也掙脫出了『肉山』的束縛,聚成一群,急速向海岸線上衝去。

二、三十秒鐘之後,幾具黑人被撕裂的屍骸突兀落入了水中,將海水染成一片赤紅的顏色。

仰望著瑩瑩月光映照下猩紅幾近漆黑的海面,亞裔青年臉色先是微微一變,可緊接著就恢復了平靜,整個身體躺進柔軟如麵糰的海底『肉山』之上,看著不斷持續的殺戮,面孔上再無任何異樣的表情。

~~~

終於偷偷碼完了,六月是全國安全生產月,為了做籌備工作,豬豬忙死了,還要碼字寫書5555555555求讀者大大們投票支持呀~00~(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

… 海洋中不斷躍出的怪物和強壯的土著戰士們相比,其實並沒有太強的力量。

但就像是絕大部分巨鱷血盆大口的咬合力其實不過幾公斤而已,卻能憑著兩排構造獨特的鋒利獠牙,輕而易舉的把一個成人撕成兩半一樣,它們銳利的指甲和牙齒,可以像是餐刀切割牛油般輕鬆劃開部落戰士的肌肉、血管,奪去他們的生命。

而土著戰士手中的現代連發熱武器,雖然可以同樣輕易的把怪物打死,可是再勇敢無畏的人類也不可能和受著高等級生命遙控支配,沒有理智、感情,只有天生狩獵本能的怪物比拼膽量。

所以『白犀角部落』車隊武裝,很快便陷入了士氣崩潰邊緣,驚恐的逃亡者開始不可避免的一個個出現,更糟糕的是有兩三名土著戰士,乾脆被極度的恐懼完全攝去了理智,驚聲尖叫著不分敵我的射擊起來。

短時間內的慘重傷亡,讓查肯意識到再不退離海岸線,自己帶來的部族武裝唯一能迎來的結局便是死傷殆盡。

咬緊牙關冷靜了下頭腦,他『噠噠噠…』連射著清空了手中自動步槍的彈夾,把三隻海怪打成了篩子,面目扭曲的吼叫道:「撤退,快撤退,回車上去。」,帶領著殘存的部下,向廢港外退去。

看到敵人開始撤走,怪物們並沒有展開追擊,而是低俯下身子,目光不帶任何憎惡、 通天至尊

一兩分鐘后,海港外便突兀響起了汽車引擎的轟鳴聲,漸行漸遠,等到聲音完全消失,趴在破爛水泥地上的怪物開始一個個重新直起身體,湧向不遠處,臨海面積最大的一座兩層矮樓中,吃力的合力拖動著許多鐵籠、草籠,魚貫走向大海。

待到它們將所有的籠子都拖進了大洋之中,廢棄的港口終於恢復了寧靜,只余海濤涌動的沙沙聲響,在空中飄飄蕩蕩永不停歇。

時光轉瞬即逝,不知不覺間二十四個小時過去了,太陽東升西落一個輪迴之後,在距離『扎比迪』國道末端廢港,一百一十海裡外的大洋深處。

一艘中古的破爛漁船駕駛室里,一個頭髮烏黑的亞裔青年,核對著衛星手機屏幕上顯示的gps(全球定位系統)坐標,關閉了漁船螺旋槳的馬達。


之後他望了望窗外烏雲密布的天色,抓起船舵旁儀錶台上放著的一個外觀製作極為精良的高倍紅外線望遠鏡,走出了駕駛室。

海風凜冽,濕氣沉重,平靜的水面雖然只蕩漾著起伏輕微的波浪,但陰鬱低沉的彷彿就在頭頂不到十米上空,隱約有雷光閃動的雲層,卻給人一種驚濤駭浪即將來臨的壓抑感覺。

站在甲板上用望遠鏡環顧四周遼闊的海面許久時間,亞裔青年的臉色漸漸變得煩躁起來。

等待耐心耗盡,他掏出衣兜里的衛星電話,連接網路,點開瀏覽器重新搜索到那則,『西銀河星火大馬戲團即將結束環球巡演,最後一站將乘『鸚鵡螺號』由米州紐約港前往非洲開普特…』的新聞,不知第幾次的細細讀了一遍。

然後又調出專業版的海洋航線記錄軟體,找到了『鸚鵡螺號』出海前的預設航線,和自己目前所在的位置坐標進行比對,表情這才漸漸輕鬆了一些。

深呼吸了幾口濕鹹的空氣,亞裔青年正打算重新舉起望遠鏡,瞭望,突然發現遠處一個肉眼模糊可見的小光點,緩緩朝著漁船駛來。

瞳孔一縮,激動的握緊了拳頭,他快步跑到船欄杆處,眼睛一眨不眨的用望遠鏡遠眺著海面上那飄動的光點,隨著其不斷接近,最後終於看清了那光源輪廓的全貌正是自己期待的海運貨輪的模樣。

又心焦萬分的等待了一會,油漆在船身一側的巨大字母nautilus(鸚鵡螺號)便赫然闖進了的眼帘。

「逮到它了,我們逮到它了…」確認了目標,亞裔青年臉上露出狂喜而又緊張的神色,放下望遠鏡,低頭凝視著大海低聲說道。

他話音剛落,彷彿是為了回應其激動心情一樣,本來微波蕩漾的水面,突然像是坐在火爐上的沸騰的滾水般翻滾起來。

幾秒鐘后,一隻只下腹長著銀色鱗片,背脊上布滿黑色羽毛,體態介於魚、鳥之間的怪物從涌動的波濤里突然衝出,直上天空,盤旋於雨雲之下。

於此同時,無數長著人頭、獸首的怪物,如雨後萌發的植物嫩芽似得在海洋中攢動出來,露出奇形怪狀的半截身軀,在水中隨著波濤載浮載沉,凝望著遠處的貨輪,眼神中透露出清澈的神色。

之後隨著漁船上的亞裔青年口中輕輕吐出,「開始吧…』這三個細微到不可察覺的字眼,那些鳧游在海中的怪物便和翱翔於天際的巨鳥突然齊齊行動,徑直朝著極目遠處的『鸚鵡螺號』衝鋒過去。

非洲海岸沿途各國絕大多數經濟蕭條,社會動蕩,沒有任何大規模的通商價值,又遠離地球海運樞紐,通航的船舶數量相對稀少,絲毫都沒有海盜產生的『土壤』,所以偶爾通行其中的輪船無論是遊艇還是貨輪,都從沒有過武裝通航的先例。


加之『鸚鵡螺號』這次運送的貨物全都是星際馴養動物,雖然價值很高,但在地球上售賣變現之困難,卻還遠遠在其價值之上。

因此完全可以當作普通海運進行,整艘船上除了幾把『驅鳥槍』和消防斧外,根本沒有其他能被稱之為武器之物,可以說任何人都沒有預感到沿途會出現危險。

因此當抱著雙臂,坐在駕駛室的船舵前打著瞌睡值守的貨輪三副,被雷達發出的,刺耳『嘀嘀…』警報聲吵醒后,並沒有馬上做出激烈反應。

而是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的再三確認著雷達屏幕上,一小團急速向『鸚鵡螺號』衝來的漂浮物,嘴巴里嘟囔著,「我在做夢嗎,這是什麼鬼東西。


非洲海域又沒有冰山,活見鬼,一定又是魚群誤報…」

大中型遠洋貨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幾乎有三百天的時間巡遊在大洋深處,遇到游魚是時時刻刻都會發生的事情,因此其雷達系統可以智能剔除絕大部分海魚,不會發出預警,不過氣壓過低的陰雨天氣,大規模魚群浮出海面呼吸時,還是不免會誤發警報。

但這次現實卻很快便打碎了三副的美好的猜測,他話音剛落,就突然覺得整艘貨輪劇烈的顫動起來,航速緩緩減慢。

瞬間意識到是真的遇到了緊急情況,三副穩住跌跌撞撞的身軀,大驚失措的拉響了警報。

剎那間,『嗚嗚嗚…』的汽笛鳴叫聲回蕩在深海夜空之上,一兩分鐘之後,腰帶都沒系好,制服上衣的紐扣也錯扣了好幾顆的船長,便踩著拖鞋衝進了駕駛室,沖驚惶失措的三副吼道:「發生什麼事了約瑟夫,輪船怎麼會突然失速?」

「有,雷達上剛才有一團漂浮物向我們衝過來,外面正要下雨,我以為是浮出海面的魚群誤報,所以,所以沒有在意,結果沒想到船,船突然就抖動著減速了。」還從未實際經歷過海上事故的約瑟夫,有些結巴的答道。

「別慌,你在航海學校難道沒學過遇險后的緊接處置規程嗎,告訴我船的引擎怎麼樣了?」船長衝到駕駛台前,盯著各種儀錶再次問道。

「引擎運轉正常。」約瑟夫鎮靜的一下情緒說道。

「那螺旋槳呢?」船長緊接著又問道。

「螺,螺旋槳我還沒來得及看。」約瑟夫一愣,喃喃說道,聽了這話,船長怒氣沖沖的吼叫道:「貨輪失速竟然沒有首先檢查螺旋槳,你難道是白痴嗎…」,手指在『控制屏』上不斷划動著,調出了船隻螺旋槳的運行情況頁面。

當看到左右兩側四個螺旋槳竟同時都在轉速變慢,他心裡一個激靈,意識到貨輪失速絕非自身故障,急忙掏出口袋裡的對講機正要講話,突然就聽對講機『沙沙…』響了幾聲之後,傳出一個急促的聲音嘶吼著,「大家小心,不要到甲板上來,上帝啊,那是什麼怪東西!

救命,快,快離開我,見鬼,見鬼…」,然後突兀的戛然而止。

被這凄厲的聲音嚇得寒毛都豎了起來,年邁的船長臉上再也不復剛才的強硬、彪悍,謹慎的快步走到駕駛室門前,朝外望去,就只見無數隻身長大約一百四、五十公分的怪鳥,正從陰暗的天空中俯衝下來。

借著船體自身的燈光可以看到,它們體態像是海魚又像是鳥類,前半身長著密密麻麻的銀鱗,背後則生有烏黑的羽翼,像人一樣直立著行走,拍打著翅膀,不斷張合著密布尖銳牙齒的長喙,恐嚇、驅趕著因為船體巨震跑出室外的船員,不一會便佔領了整個甲板。

… 遠離『鸚鵡螺號』千米之外的亞裔青年,站在漁船甲板上,頂著漸漸狂暴的烈風,閉著雙眼,感受著『灰色漿糊』製造的怪物對貨輪發動的襲擊,嘴角不自覺的浮現出滿意的笑容。

就像是再大型的飛機也害怕在空中與小小的鳥雀相撞一樣,航行在海中的巨輪看似龐大無匹,但其實一些關鍵部位其實也很怕會與海洋生物發生撞擊,比如運行時的螺旋槳就是如此,因此會用不密封的防護罩加以隔離。

所以先驅使著鳧游在海底的怪物用身軀做武器,採用自殺式襲擊的方式高速衝撞防護罩,不斷主動把殘骸卷進高速運轉的螺旋槳,讓機器自身產生的強大離心力毀滅自己,使『鸚鵡螺號』失速、拋錨,變成海中待宰的獵物。

然後遙控著巨鳥衝上貨輪,恐嚇震懾住船員,再從容的將『星火馬戲團』運送的動物搶走,是他早就謀划好的最佳搶劫方式,此刻果然沒有發生任何傷亡便順利達到了第一步的目的,心裡自然難免有些得意。

不過知道現在絕非可以分神慶祝的時候,幾秒鐘后,亞裔青年便鎮靜了一下情緒,控制著巨鳥將甲板上的纜繩拋進海中,開始驅使著海中殘存的怪物,沿著繩索一隻只爬上了貨輪。

躲在船艙中的水手們本來有些特別有勇氣者,已經慢慢克服了遇險時的最初的驚慌情緒,打算嘗試著用『驅鳥槍』驅趕一下甲板上的不速之客,但不斷湧上船的猙獰海怪卻一下打消了他們的衝動想法。

至此早已將『鸚鵡螺號』這艘產自英倫『伯克敏船舶公司』ht03型貨輪的船體結構了解的清清楚楚,又自覺已經完全控制了輪船局勢的亞裔青年,開始用心念遙控著怪物們打開了甲板通往貨倉的大門,打算進行搶劫的最後步驟。

眼看著將放置在倉庫里的星際動物運出便大功告成,意外卻突然發生,只見緊貼著貨倉鐵門的艙室中,一個動作迅捷到常人無法想象,在燈光下竟能看到一連串殘像的身影,猛然間竄了出來,從那些正要邁步走下台階的怪物身旁一劃而過。

瞬間,遠在數千步之外漁船上的亞裔青年,就覺的腦海中的圖像有一角突兀崩裂,原因竟是所有被那敏捷人影劃過的海怪、巨鳥,竟都像是被遇到火星的油脂一樣劇烈燃燒起來,在短短三、兩秒鐘之內便化為了隨風飄逝的灰燼。

感知到這一幕,亞裔青年不由身體一僵,驚駭的幾乎大腦停轉,心中不斷迴旋著一個念頭,「超級速度外加控制火焰!

網路上描述的那些生物等級超過『三星』的人類,可以像魔幻故事裡的戰士、法師一樣,擁有正常人十幾倍甚至幾十倍、幾百倍的體能,還可以擁有操控『元素力量』的描述竟然是真的…」

顯然出生、長大在西銀河聯盟中最為窮鄉僻壤星球的他,雖然自身也掌握著一些超自然力量,但對於高等文明星球民眾早就習以為常的『高生物等級』人類的強大,還是一直在潛意識中無法相信,因此才會在第一次親眼目睹時,如此震撼。

而就在亞裔青年神智恍惚的時間裡,『鸚鵡螺號』甲板上的那急速移動的虛幻身影,又接連燒死了數十隻的海怪、巨鳥。

但可惜對於潛藏在有機物豐沛至極的海洋、大河中,已經整整累積了五個多月食物的『灰色漿糊』來說,製造幾十隻怪物只是吞噬一條幼年鯨魚就能補回來的消耗而已。

那虛影殺死一隻海怪、巨鳥,短短十幾秒鐘之內就會有新的怪物從空中、海里俯衝、攀爬著重新出現在貨輪之上,其接連七、八分鐘的激烈殺戮,換來的卻是一場徒勞。

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能量消耗巨大的虛影速度開始緩緩變慢,身形慢慢變得明顯,顯現出一個乾瘦中年人的輪廓。

察覺到對手已經開始虛弱,早已回過神來的亞裔青年精神一震,開始遙控著怪物更加瘋狂的朝虛影發起了攻擊,雖然仍是捕捉不到他的腳步,不過明顯可以感覺到在猛烈圍攻的壓力下,其無論攻擊還是閃避,動作都加速遲緩起來。

又過了幾分鐘,那虛影的身形已經慢到憑著肉眼完全可見,覺得敵人即將被自己活生生『耗死』的亞裔青年臉上,終於再次浮現出了一絲輕鬆的笑容。

可就在此時,『鸚鵡螺號』的甲板上突然響起一個飽含著幸災樂禍惡趣味的聲音,「查理夫,真沒想到你這頭『火羽雀』也有今天。

平時你不是總說速度和火焰是最好的一對搭檔嗎,怎麼現在連一群生物等級處在一星低端的『生化造物』都對付不了了。」

「霍倫爾,你這白痴,沒長眼睛嗎,我已經殺了接近九百隻該死的怪物了,可它們還是不斷的湧上船上來。

『孢子蟻』多了都能咬死『掘岩狼』,何況是無窮無盡的一星『生化造物』…」聽到這話,不斷屠殺著怪物的虛影氣惱的咆哮道。

面對同伴的怒罵,幸災樂禍聲音並未發火,而是笑嘻嘻的說道:「哦,查理夫,對於智慧生物來說,沒長眼睛固然是個巨大的缺陷,但總比沒有腦子要強的多。

遇到『孢子蟻』群和它們硬碰硬的戰鬥可不是個聰明的注意,直接搗毀它們的巢穴,殺死它們的蟻后才是明智的選擇,不是嗎?」

「該死,該死,該死,霍倫爾,我可沒有你那種能夠和動物溝通的『心靈力量』,快告訴我到底是誰在搗鬼!」聽到這話,查理夫再次咆哮道。

「你是在求我嗎?」幸災樂禍聲音不緊不慢的問道,他話音剛落,突然就見縱橫甲板不停屠戮的查理夫因為移動稍慢,終於第一次被幾隻合圍的巨鳥以生命為代價用長喙擦傷了手臂,馬上不再戲謔的提示道:「前方西南六十度方向,有人以心靈力量操控著這些『生物造物』。」

聽到這話查理夫一個加速,躍上了『鸚鵡螺號』的船舷,動作飛快不知從何處摸出一粒藥丸,吞進了肚子。

瞬間,一股淡淡的蒸汽從其周身百萬個毛細孔中蒸發出來,之後他吼叫著,「前方西南六十度方向嗎,竟然讓我傷在這小小的一星『造物』手中,真是恥辱!

等我殺了他,再回來找你算賬。」,腳踏虛空落入海中,步伐快速到身體在水面竟不下沉的向前衝去。

這兩人的對話用的都是『西銀河聯盟』通用語,所以亞裔青年完全不知道其中的意思,不過那種腦海被人窺視的微妙感覺,以及踏浪向漁船衝來的查理夫毫不掩飾的凜冽惡意,卻讓他馬上覺察到事情不妙。

出現一個超能力者還可以說是偶然,但兩個卻預示著某種必然。

只通過地球網路對『星際馬戲團』進行過簡易了解的亞裔青年,並不真正了解馴養各種『高生物等級』野獸,需要冒著怎樣的風險,所以完全無法理解『鸚鵡螺號』號上為什麼竟會出現兩個掌握著超自然力量的強者。

這樣突然陷入致命險境的遭遇,讓毫無預備心理的他,思維瞬間亂到了極點,千百個念頭從心間一閃而過。

立刻逃進海里,可憑著自己那毫不驚人的運動神經,亞裔青年知道進入水中只會死的更快,畢竟作為人類目標實在過於顯眼,而『灰色漿糊』製造的怪物又明顯無法擋住干廋超能力者的進攻;

向敵人投降,但從乾瘦中年人剛才的嘶吼聲和殘暴殺機來看,只怕還沒有和他交流,便會被他化為一堆灰燼;

馬上開船逃走,但漁船緩慢的速度卻註定了這場追逃戰,亞裔青年沒有一絲逃脫的機會,甚至可能連發動引擎都來不及,便被敵人活活燒死…思來想去,他終於認定,此刻唯一的辦法便是死中求活,憑著自己的力量從絕地中突圍而出。

而在這時,查理夫已經踩著波浪來到了距離漁船不過兩、三百米外的海面之上,目光已把敵人的身影鎖定。

盤算著再有一、兩秒鐘的時間,就可以將炙熱的火焰灌輸進敵人的身體,他臉孔上露出殘酷而滿足的表情,正要再將速度提升,突然憑著對元素流轉的天生反應,敏銳的預感到一種可以輕而易舉將自己粉碎的莫測危險,正在頭頂悄然匯聚。

勃然色變的下意識抬頭向天空望去,就只見密布天空的烏雲,雷光隱現的急速流轉,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詭異的形成了一個類似消瘦、蒼老人類臉孔的雲團。

與此同時,霍倫爾的聲音在查理夫的心中猛然響起,「逃,快逃查理夫,有至少生物等級五星以上的強大『異能者』正在操縱雷電力量準備向你發動攻擊,還有『幻想種』出現的跡象。

這種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天氣正是他的『主場』,發揮出的實力甚至可能達到六星,我們沒有任何的反抗機會,逃,快逃…」

… 得到同伴的預警后,出身『高等文明星球』特役部隊士官, 凰謀錦繡 ,絲毫都沒有因為憤怒,表現出猶豫戀戰之意,踏著海浪劃了一個微小的弧度掠過漁船后,激發出全部潛能,速度劇增十倍以上,五官滲出鮮血的朝著遠方逃走。

卻沒有看到,自己的敵人正在隨著時間的推移急速變得衰老,每秒鐘都彷彿要流逝掉兩三年的生命。

而在同一時間,以透支生命力為代價,施展出神祗神通,意圖擺脫險境的亞裔青年,雖然看到強敵遁走,並在短短几秒鐘內便逃出了自己的視野,卻也已經無力逆反激發『雷霆之力』的過程。

待到天空下壓的雲層中,那乾瘦老人的面目成形,已經由皮膚緊實,頭髮烏黑潤澤的輕年人變成鶴髮雞皮老者的他早已是神志模糊。

潛意識裡唯一的念頭就是一定要征服『鸚鵡螺號』,因此恍惚間便將攻擊目標由逃走的查理夫,改成了千米之外的貨輪。

於是,隨著亞裔青年心念轉動,蒼穹之上那面積不知道寬廣達多少平方千米的巨大人頭雲團,猛地長開了無數『電蛇』交錯躥動的大口,朝著『鸚鵡螺號』居高臨下的做出了一個怒斥的表情。

頃刻間,一股肉眼可見內里赤白色的耀眼電漿流動的雷電,破空而降,直接擊打在了貨輪正中央高聳的艙室之上。

那不知幾千、幾萬度的高壓電流,竟沒有被鋼鐵做成的船身導走,而是恐怖的直接將輪船燒溶成了兩截。

炙熱鐵水流淌進大海,冒著滾滾濃煙重新凝固,和斷裂的船體一起緩緩下沉,與此同時,千米之外漁船上的亞裔青年再也無力支撐自己衰老的身軀,僵直的摔倒,被船舷一別,同樣落入了海中。

被冰冷的海水猛一刺激,他嘴巴里嗆出一竄帶血的氣泡,渾身一個激靈,激發出了最後一點生命潛力,頭腦竟清醒了過來。

急忙強忍著窒息的感覺,努力摒住呼吸,遙控著幾隻海怪游到身旁,拖動身體不斷下潛,將自己的身體放在了隱藏在海底那肉山一樣的『灰色漿糊』上。

雙手無力的下垂,接觸到『灰色漿糊』布滿空洞的表面,透過皮膚毛孔感覺到氧氣和養分滲透進身體,亞裔青年頓時覺得周身舒服了許多,但可惜失去的壽命卻無法通過這種方式補回,他的生命之火仍在漸漸熄滅。

不過再次深陷絕境之中的亞裔青年卻仍然沒有絲毫放棄掙扎的意思,剛一解決掉自己在海水中差點淹斃的災厄,緊接著便遙控著海怪向沉沒『鸚鵡螺號』衝去,顯然仍然想要奪到自己需要的珍貴動物,用以延長生命。

這可以稱得上是一場用生命為賭注,和死神賽跑的遊戲。

沉船附近的那些『灰色漿糊』創造的怪物都已經被雷霆不分敵我的化成了焦炭,新製造的海怪短時間內游到千米之外,在已經完全變形的船艙里搜尋到運載的『星際動物』,再快速運回供母體吞噬的幾率其實微乎其微。

但亞裔青年這次『不甘』最終卻有了豐厚的回報,當他遙控著數百隻海怪急速蜂擁趕到『鸚鵡螺號』仍在不斷下沉的殘骸時,赫然發現,十幾隻邊緣閃著紅光,體積大概是五米乘五米,像是透明玻璃造成,裡面可以清晰看到裝有奇異動物的立方體,正隨著沉船一起落向海底。

這些巨大的『玻璃盒子』顯然就是『星火馬戲團』用地球人未知的高科技手段,運送星際動物的囚籠,此刻遭遇海難便開始自體發光,方便未來搜索。

生命垂危,大腦卻因為召喚強力神靈的後遺症,運轉的前所未有快速的亞裔青年一下便猜出了『立方體』的用途,心中狂喜的開始驅使怪物搜索沉船。

在漆黑一片的海水中尋找發光物實在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短短三、兩分鐘,數百海怪便從『鸚鵡螺號』殘骸里三三兩兩合力的搜出了接近一百隻『大玻璃盒』。

這些盒子里囚禁的動物絕大多數都因為未知的原因始終陷入沉睡中,只有一個看上去空空如野的『玻璃盒』里,借著邊緣閃爍的光芒可以看到一個有些虛幻的影子在不斷急躁的竄動。

幻想世界新篇 、或爬行、或跳躍、或攀登時,體態竟隱約間不斷變化,飛行時背後便生出肉翼,攀爬時足心便長出吸盤,實在是神奇無比。

腦海中浮現出這奇異動物形象的一瞬間,距離沉船千米之外的亞裔青年心頭巨震,目光中再次流露出狂喜的神色,匆匆驅使著海怪緩緩推動著上百『立方體』朝『灰色漿糊』游來。

而途中意外再次發生,有三兩隻不知是因為雷電攻擊,還是沉船衝撞,表面龜裂了些細細紋路的『盒子』,隨著下潛時壓力的加強,裂紋開始漸漸延伸,突然間,本來透明的六個壁面同時浮現出了血紅色的古怪符號。

那符號出現后便開始不斷變化,如果是一般地球人也許根本就不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但亞裔青年因為特別痴迷一部外星高等文明拍攝的星航影劇,所有清楚『立方體』上出現的符號看似玄奧,其實不過就相當於地球上的阿拉伯數字而已,而不斷改變的符號則意味著倒數計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