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卿看到月洋洋不敢置信的目光時不由得有些忍俊不禁。

「你不會認為我昨天在應聘就是人力資源部的人吧?」

「的確是有這種想法。」

月洋洋很誠實地點了點頭。

聽到這話,慕卿頓時輕笑出聲。

「我們來說說你的工作吧,在未來的一個月時間裡,你和Amy都會是我的助理人選,但是具體誰會留下來當我的助手就是需要你們自己的努力了。

「如果真的想留在封氏,那麼就給我拿出真才實料讓我看看。」

慕卿說完之後,示意人事主任帶著月洋洋出去。

月洋洋出了辦公室之後,回到座位上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不過很快便有人將文件交給她和艾米,讓她們兩個今天熟悉下文件。

看著桌面上的文件,月洋洋雙眼忍不住開始打架,最終還是忍不住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而慕卿出來的時候便看到月洋洋趴在桌子上睡覺。

艾米則是在認真的看文件,不由得微微皺了皺眉。

「月洋洋,醒醒。」

慕卿伸手輕拍了下月洋洋。

聽到有人叫她的聲音,月洋洋迷茫地睜開了雙眼看向慕卿。

頓時反應過來慕卿為什麼叫她,尷尬的不知所措。

「是不是看文件有些無聊?」

慕卿倒是沒有過於苛責的對待月洋洋,因為最初的資料的確是枯燥無聊的。

月洋洋輕微點了點頭,然後迅速搖了搖頭。

「的確是有些無聊,不過我會給您交檢討的,我不該第一天就睡覺。」

慕卿笑著拍了拍月洋洋的肩膀,然後朝著會議室走去。

「不需要檢討,既然看文件無聊,下午我就給你們幾份文件做。」



「順便看看你們兩個能不能適應這裡的工作。」

看著慕卿的背影,月洋洋眼中閃爍著嚮往的神色。

如果她也能擁有慕卿的能力,那該有多好啊?

「我還以為是個小角色,沒想到這麼會撿著高枝飛啊。」

艾米看到月洋洋被慕卿那樣對待,心中萬分嫉妒。

聽到艾米嫉妒的語氣,月洋洋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坐在座位上不說話。

而慕卿開完會後便拿著兩份初始文件找到艾米和月洋洋。

「這是兩份簡單的文件,你們兩個雖然不是很了解公司內部。」、

「但是按照你們的能力做這兩份文件肯定是綽綽有餘,所以不要和我說你們做不到。」

艾米接過慕卿手裡的文件,臉上滿是自信。

「放心吧慕經理。」

聞言,慕卿滿意地點了點頭, 死人筆記

「那你們兩個慢慢工作吧,明天下班之前交給我。」

「好的。」

月洋洋接過文件點了點頭。

安排好月洋洋和艾米兩人,慕卿便放心地離開了公司。

隔天清晨封氏集團,慕卿剛剛來到辦公室就有人敲響了她的辦公室門。

「慕經理,這是您昨天給我做的文件,我已經做好了。」

艾米拿著文件來到慕卿的辦公室。

聽到這話,慕卿有些詫異的看著艾米。

「不是說晚上下班之前給我就可以么?不過你的速度還是不錯,拿來我看看。」

「領導交代的事情當然要儘快完成。」

艾米嘴角微微上揚著,眼中閃爍著自信。

慕卿滿意地點了點頭,伸手接過文件看了一眼,隨即抬頭睨了艾米一眼。

「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

「當然是我自己做的,還是說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么?」

艾米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這份文件是怎麼回事她最清楚不過。

不過慕卿倒是沒有多說什麼,若有所思地低下頭繼續看文件。

「這份文件做的不錯,你去白總監的辦公室領取新文件吧。」

「那我就先出去了。」

艾米心中略微送了口氣,隨即離開了辦公室。

慕卿在艾米離開之後便將文件摔在桌子上,眼底閃過一抹複雜。

文件是她送去給兩個人的,不過卻不是完全相同的,只能說有相似的地方。

如果她的記憶力沒有錯的話,這份文件應該是月洋洋的。

現在她倒是很期待月洋洋的表現了,慕卿眼底閃過一抹興味。

隱約聽到外面似乎有吵鬧聲,慕卿秀眉緊皺,走出辦公室。

「我惡人先告狀?」艾米簡直要被氣笑了。

「你若不是靠著這幅可憐兮兮的樣子怎麼會讓慕經理給你這份重要的文件?」

「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就是你在背後說了我的壞話!」

月洋洋惱怒地看著艾米,真的是好想打人。

「我有什麼需要說你壞話的?經理又不是傻子,她可以判斷出是怎麼回事。

「你以為你的小伎倆可以騙到經理么?」

聽到月洋洋的話后,艾米微微眯了眯雙眸,忽然上前狠狠地打了月洋洋一個響亮的耳光。

啪。

艾米的這個動作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當慕卿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月洋洋被剛剛來公司的肖志恆帶走了,隨即緊緊蹙眉看著艾米。

而艾米這個時候也反應過來剛剛她做了什麼事情,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

「慕、慕經理,我、我剛剛……」

「你想說你不是故意的么?那是小學生才用的解釋方式,你就不需要和我說了。」

「想想怎麼解釋,然後來我辦公室。」慕卿說完轉身離開。

月洋洋被帶到肖志恆的辦公室后,腦子還有些發矇。

面前忽然遞來一條濕毛巾,月洋洋接過毛巾沒有說話。

肖志恆看著月洋洋的樣子不由得有些好笑,剛剛從來封氏就看到這個小姑娘被打了耳光。

因為怕出事情便將這個小姑娘帶來了休息室。

不過這個小姑娘一直也不說話,肖志恆倒也沒有逼她,倒了水放在小姑娘面前。

「你應該是新來的吧?叫什麼名字?」

「月洋洋。」

月洋洋的聲音特別小,不過肖志恆還是聽清楚了。

肖志恆點了點頭:

「沒想到你竟然會到這裡來工作,被欺負的少女。」

「誰是少女?我都是可以工作的人了。」


月洋洋也看清了肖志恆的樣子,眼底閃過一抹詫異和及不可見的欣喜。

肖志恆看到月洋洋紅腫的眼睛時,不由得微微皺眉。

「其實你的性格不適合封氏,不過你如果真的打算在這裡留著的話,等下你需要學會聰明的反擊。」

「怎麼反擊才算是聰明?」

月洋洋疑惑地看著肖志恆,她對這種害人的事情完全不明白。

見到月洋洋單純的樣子,肖志恆有些糾結,不知道要不要說出來。

他不想將單純的月洋洋變得心機,但是在封氏沒有心機是無法生存的。

「首先你要學會無視別人所有的挑釁,其次選擇在工作中狠狠地超越挑釁者。」

「然後剩下的你自己想想吧,我不能帶著你走完人生。」肖志恆沒有繼續說下去。


聞言,月洋洋看了肖志恆片刻,輕輕地點了點頭。

「我知道我應該怎麼做了,謝謝你。」

「去吧,以後有事情的話可以來找我,但是我開始那句話,你的性格不適合在封氏工作。」肖志恆嘆了口氣。

月洋洋卻堅定地看著肖志恆。

「不止是你說我不適合在封氏工作,但是我卻要證明給你們看我可以。」 另一邊,艾米也來到了慕卿的辦公室。

「說說吧。」

慕卿指了下椅子,然後做出洗耳恭聽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