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凱旋啞然失笑,道:「我們去閉關修鍊,起碼讓你們身上的境界穩固一點吧。」

重生爲尊:撩男大作戰 ,身上氣息並未徹底穩定,此時若是有人提攜,絕對是幫助巨大。

聽到了這句話,王曉曉等人興高采烈的跟了上去,他們也想看一看,戎凱旋究竟在哪裡修鍊,竟然能夠在老祖境界之時,依舊是一年一階的爆髮式提升。

鄔新琢的目光一閃,突兀的笑道:「戎老弟,我們下次相見之時,你不會已經與我們同階了吧。」


戎凱旋半回頭,苦笑著道:「鄔兄說笑了,登天封神,哪裡是如此容易的。」

鄔新琢放聲大笑,他身形一閃,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苑磷天尊苦笑著搖頭,突地喝道:「爾等還看著幹什麼,快去種植元氣草,若是有人敢偷懶,本座決不輕饒。」

那些旁觀的先天和宗師們一蜂窩似的逃走了,在神道的面前,就連老祖都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格,更別說是他們了。

戎凱旋帶著三人一路疾行,一個時辰之後,他突兀的停下了腳步。

孟岩等人四處張望,但附近怎麼看似乎都不像是一個修鍊的好地方啊。

戎凱旋眨了兩下眼睛,神神秘秘的道:「各位,我要帶你們去一個好地方。不過,這地方你們去了就行,可千萬不要與人提及啊。」

戎凱易拍著胸膛,道:「凱旋,你放心,我們絕不會告訴別人的。」

大笑一聲,戎凱旋的身上一陣奇異力量釋放出來。當這股力量開始瀰漫之時,附近的空間都泛起了一陣極端詭異的神奇波動。

就如同水中漣漪一般,那波動擴散開來,整個空間似乎都抖動了一下。

當一切平靜之時,戎凱旋等四人已經是進入了雷霆世界之內。(未完待續。。) 「噼哩啪啦……」

天空中,無數巨大的閃電轟隆隆的劈落下來,就像是一條條面目猙獰的巨蟒,想要纏繞在眾人身上,並且將他們吞噬下去一般。,

這裡,是雷霆世界,一年四季都有著永不間斷的雷霆之音。

任何外人第一次進入之時,都會為這一個神奇的世界所震驚。

孟岩三人同樣是一臉震撼的看著這片世界,他們的眼眸中有著難以形容的驚駭之色。

「這,這是什麼地方?」王曉曉喃喃的問道。

戎凱旋傲然一笑,道:「這是我的小世界。」

「小世界?」王曉曉栗然而驚,她駭然轉頭,道:「凱旋,你怎麼可能擁有小世界呢?」

戎凱旋嘿然笑道:「機緣巧合罷了。」

小世界,這可是連浩天神王級彆強者都未必能夠擁有的好東西,戎凱旋一個老祖級修者,在正常情況下自然是絕無可能擁有。但若是真有著逆天之運,那也讓人無話可說了。

眾人轉頭四望,逐漸的從震撼中醒轉過來。

孟岩伸手在戎凱旋的肩頭上重重一拍,道:「好兄弟,好兄弟……」

以戎凱旋如今的修為,擁有這樣一處小世界,固然是一件大好事,但同時也是一個巨大危機。若是讓其餘神道強者知曉,只怕就連那些與他稱兄道弟的天尊們都會心生貪念,與他反目成仇的。

若是換一個人,肯定會將這個秘密牢牢守住,無論是誰都不會告知。

但戎凱旋在見到他們之後,卻是毫不猶豫的將他們帶入進來,這份信任沉甸甸的壓在他們的心頭上,讓他們的心情激動,難以自己。

戎凱旋啞然失笑,道:「不就是一個小世界么。有什麼大不了的。」他頓了頓,道:「來,我為你們介紹兩位朋友。」

他帶著眾人來到了神島之上,仰首一聲長嘯。

其實,他之所以放心將眾人帶入,也是有著自己的思量和考慮。

若是他真的僅有孤身一人,那麼做這件事情之前,當然要三思而行了。可是,如今在雷霆世界中卻還居住著一位浩天神王級的老樹妖呢。

浩天神王,那是與黑色麒麟比肩的層次。一旦老樹妖出手,戎凱旋所認識的神道強者們估計沒幾個能夠承受的起。而且,這裡是雷霆世界,對於絕大多數神道強者而言,這裡可不是什麼好居住之處。

為了搶奪一個雷霆世界而得罪一位浩天神王級強者,只怕就算是更高層次的存在,也會思考再三的。

正是因為有著這種緣故,所以他才會放心大膽的將眾人帶入。

再世星耀 ,尋寶鼠飛快的跑了過來。刺溜一聲竄到了戎凱旋的肩頭上。自從戎凱旋離開之後,它獨自一個與小狐狸待在一起,那可是提心弔膽,度日如年啊。所以。雖然僅有短時間未曾相見,但它已經是淚眼婆娑,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了。

戎凱旋輕哼一聲,道:「你這小傢伙。看你以後修鍊之時還偷懶么?」

尋寶鼠「吱吱」的亂叫,似乎是在喊著,絕對不敢了。

戎凱旋揪著它的脖頸。道:「你和我們一起修鍊,我們都跨越幾個境界了,你到現在連宗師境界都未曾達到。哼,真不知道你修鍊的時候都在幹什麼?」

尋寶鼠努力的翻著白眼,它心中暗道。

我只是一頭小小的,普通的靈鼠而已,怎麼能夠與你們這些變態相比啊。

戎凱旋輕輕的拍著它的小腦袋,道:「讓你別學小玉偷懶,你就是不聽,如果再不給我晉陞宗師,我就把你永遠扔在這兒。」

尋寶鼠的身體哆嗦了一下,一旦想到未來那凄苦的日子,它連死了的心都有了。

或許是出於女性的自覺,王曉曉訝然問道:「凱旋,小玉是哪位啊?」

戎凱旋啊了一聲,道:「小玉是一頭靈狐,修為不高,生性懶惰,修鍊起來比這小傢伙還要不如。哎,它好歹都晉陞到先天巔峰,隨時都有突破至宗師的可能,但小玉修鍊了同樣時間,連一階都未曾提升呢。」

尋寶鼠的目光頓時變得古怪了起來,如果此刻它會說話的話,怕是也滿心無語了吧。

而戎凱旋不知道的是,隱藏在某顆大樹之上的小狐狸聽了他的這番評價之後,氣得七竅生煙,那對小爪子拚命的撓啊撓的,將老樹妖精心培育的一顆靈樹幾乎給活活的撓死了。

戎凱旋抬頭,他張望著四周,愣是看不到小狐狸的蹤跡,訝然問道:「小傢伙,小玉哪裡去了。」

尋寶鼠的身體打了個寒噤,心道我怎麼知道那煞星去了哪裡。不過,你帶著外人來此,又說它的壞話,它不肯見你,也是應該的吧。


戎凱旋自然不知道小傢伙的心思,既然沒有找到,他苦笑一聲,道:「曉曉,小玉十分可愛,你見了肯定會喜歡的。但現在它不在島上,可能被樹妖前輩接去洞天葯園了。」

王曉曉微微的點著頭,她美目流轉,道:「凱旋,你這裡……也是一個葯園啊。」

她雖然並非藥劑師,但身為當代聖女,在天鳳大人的親自熏陶之下,對於珍稀靈藥多少也有著一些了解。此刻初略一看,就知道島上所種植的靈藥靈草非同小可。單是她認出的那些靈藥價值,就遠遠的超過了獸王宗的珍藏,而那些並不認得,但一看就知道並非尋常的靈物

物,就愈發的讓她吃驚了。

戎凱旋緩緩點頭,道:「這裡的靈藥都是老樹妖前輩打理的。」他頓了頓,道:「我們不要碰觸,若是惹得那位前輩不高興,就不好了。」

這裡的靈藥他確實是一株未取,但是,如果他想要什麼靈藥的話,只要一個眼神,小狐狸就會為他取來,與他親自動手幾乎沒有太大的區別。

不過,當小狐狸不在的時候,戎凱旋確實是比較克制的。

孟岩三人也不會胡亂動手,任誰突然來到雷霆世界,並且見到那麼多幾乎稱得上是漫山遍野的靈藥之時,都會震驚的不知所措。 妙手神醫小布天

帶著眾人來到神道中心,那顆枝葉茂密的大樹和雪白如玉的通天靈木頓時出現在眾人眼前。

看著那猶如液體一般的濃郁靈氣,別說是孟岩和戎凱易了,就連一直待在天鳳大人身邊修鍊的王曉曉都是目瞪口呆了。

他們都是強大的老祖級修者,自然能夠感應到在這些液態靈力中究竟蘊含了多麼龐大的能量。若是能夠在這個地方修鍊……他們的目光一起看向戎凱旋,終於有些明白這傢伙為何能夠在短短時間內接連晉陞了。

「通天靈木,這應該就是通天靈木了吧。」王曉曉嘆息道。

戎凱旋輕輕的點著頭,道:「曉曉,還是你見多識廣啊。」

王曉曉苦笑一聲,道:「其實,在獸王宗內也有著一截通天靈木。不過……」她的臉色極為古怪:「那一截通天靈木僅有它的十分之一長短,而且,通天靈木所凝聚的天地靈力被天鳳大人運用無上神通分佈於整個獸王宗之內,讓宗門內成千上萬的修者同時受益。」

其實,天鳳大人所施展的神通雖然籠罩了整個獸王宗,但是越靠近聖山的地方,那天地靈力就愈發的濃郁。而且,在聖山中心處,也有著一些液態靈氣存在。

可是,那些液態靈氣的數量極其有限,哪裡能夠與這一片幾乎匯聚成海的液態靈氣相提並論。

戎凱旋得意的一笑,道:「天鳳大人雖然強大,但畢竟不擅長種植之術。嘿嘿,我們這裡的通天靈木和梧桐木都是經過了一位種植大師之手,所能夠凝聚的靈力自然不同凡響了。」他輕輕的拍了拍王曉曉的手背,柔聲道:「不要想那麼多了,你們剛剛進階,境界尚未徹底穩固,就在這裡修鍊幾日吧。」

王曉曉等興奮的點著頭,雖然區區幾日時間太短,肯定不能看到什麼實質的效果。但是,能夠在這樣的福地修鍊,怎麼都算得上是一種幸運了。

剛剛開始運轉真氣靈力,那身周的液態靈氣就如同潮水般的狂涌而入。

幸好此時三人已經有老祖修為,立即是收斂心神,全力以赴,才將這一陣陣洶湧澎湃的靈力當場消化。不過,到了這一步,他們也已經是有些欲罷不能了。隨著真氣靈力的全力運行,他們徹底的沉溺於修鍊的世界之中。

戎凱旋微微一笑,手腕一抖,水母圓球頓時高高飛去,就這樣盤旋在他們的上空,一股極為神秘的力量釋放了下來,將他們籠罩其中。

在這股力量的加持之下,他們三人的精神意念,甚至於連靈魂力量都在不斷的溫養滋潤之中。

他們那因為剛剛晉陞而依舊有些浮動的境界,竟然在以一種飛快的速度變得穩固了起來。

這就是水母圓球最大的妙用,讓修者的精神力量和靈魂力量得到快速的提升。

孟岩三人在水母之光的籠罩下,摒除了一切雜念,全力修行。整整五日之後,當戎凱旋收起了水母圓球,他們才逐漸退出這種極為難得的修鍊環境,慢慢的睜開了雙目。

在他們的眼眸中,都有著一種難以形容的神奇色彩,而與五日前相比,他們更是有著一種彷彿是脫胎換骨般的變化。

ps:周六晚,歪,歪見,不見不散啊^_^(未完待續。。) 無盡之雷雲在天空中盡情的施虐著,爆裂的電光不斷劃破天際,那一層層密密麻麻的閃電落在了大海之上,似乎是要將這個世界完全毀滅。但是,這個大海也不知道承受了多少年的雷電打擊,雖然海面上不斷被炸出一個個坑洞,但卻並沒有受到任何實質上的傷害。

神島上空,一道若有若無的力量存在,將所有妄圖靠近神島的電光全部驅散,無論那雷電的力量如何的駭人聽聞,但卻始終無法給神島帶來絲毫的傷損。

正在閉目修鍊的戎凱旋慢慢的睜開了雙眼,他仰頭望天,在心中估算了一下時間,再看看那液態靈氣中忘我修鍊的孟岩三人,不由地輕嘆一聲。

在短短的五日之中,他們三人的修鍊效果極佳,身上原本有些躁動的氣息已經漸趨穩固,如果再給他們一個月的時間,那麼進階之後的震蕩期就將順利度過。但可惜的是,他們暫時已經沒有時間了。

微微的搖了搖頭,戎凱旋伸手一招,那徘徊在眾人頭頂處的水母圓球滴溜溜的打了一個轉,隨後慢慢的降落了下來。它繞著戎凱旋轉了兩圈,似乎是在親昵的與他溝通,最後才豁然閃爍一下,就這樣原地消失了。

那瀰漫在眾人之間的奇異力量也隨著水母圓球的離去而迅快的消散了。

戎凱旋輕咳一聲,那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在孟岩三人的耳中,卻是如此的響亮。

他們三人的眉頭略皺,慢慢的收斂心神,睜開了雙目。那眼眸中神光閃爍,令人不敢直視。

彼此互望一眼,戎凱易大嘴巴道:「凱旋師弟,怎麼不讓我們修鍊了?」在面對戎凱旋之時,他並沒有任何心計,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孟岩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笑道:「凱易,應該是時間到了吧。」

「時間到了?」戎凱易張大了嘴巴,訝然道:「我們不是有幾天的時間么?」

王曉曉委婉一笑,道:「凱易師兄,修鍊無歲月啊。」

戎凱易眨了兩下眼睛,長長的一嘆,他重重的搖著頭,一臉的遺憾。適才的修鍊過程讓他印象深刻,如此濃郁的液態靈氣雖然比不得戎凱旋給他們的通天靈液,但其效果卻也是非同小可。

對於已經晉陞老祖,掌握了精神力量的他來說,就愈發的能夠體會到在此地修鍊的難得可貴之處了。

此刻驟然結束,自然是有些戀戀不捨。

孟岩雙目一瞪,道:「凱易,這裡是凱旋的地盤,我們以後能夠進來修鍊的次數難道還會少么?你怎麼又捨不得了。」

戎凱易擾了一下頭皮,笑道:「是啊,不過說實話,在這裡修鍊真是一種享受,若是習慣了,以後換一個地方,可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這一次,就連王曉曉都是微微點頭了。

她可是這一代的天鳳聖女,在修鍊之時,得到了天鳳大人的親自指點,修鍊環境自然也是獸王宗最好的地方。但哪怕是那處獸王宗內人人覬覦的修鍊聖地,也是遠不如此地的。

戎凱旋看著他們微微的笑著,道:「孟大哥,凱易師兄,曉曉,你們感覺如何?」

孟岩重重一點頭,他握緊了拳頭,「呼」的一聲揮出,雙目神采奕奕,朗聲道:「很好,我的感覺從來就沒有這樣好過。」

王曉曉的美目中同樣閃動著一絲異彩,她柔聲道:「凱旋,你這裡似乎有著一種能夠平靜人心的力量,我覺得目前的境界已經比最初要穩固的多了。」

在他們三人之中,孟岩和戎凱易雖然也是在猿天尊的指導,甚至於是催發潛能的情況下晉陞老祖,但他們底子深厚,又是各有奇遇。雖說進階之後,根基底蘊不太穩固,但暫時還看不出什麼害處。

但王曉曉就有些不同了,天鳳大人在見到猿天尊一下子培育出兩位老祖,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竟然就以秘法加身,將王曉曉的修為硬生生的拔高到了同樣的境界。雖然有著天鳳大人的神力加持,王曉曉不太可能有什麼危險,但根基不穩卻是難免。

特別是她的精神力量,因為過分拔高的緣故,甚至於有著一絲小小的癖暇,這對她日後的修鍊極為不利。

但是,這一次在液態靈氣中修鍊之後,她卻有著一種神清氣爽,無所不能的錯覺。就像是一個人突然卸掉了背上沉重的包袱,這種輕鬆的感覺特別的明顯。

戎凱旋啞然失笑,沒有人比他更加清楚水母圓球的特殊能力。

這傢伙的戰鬥力如何就不說了,但是在溫養精神意念和靈魂力量方面,卻是毫無疑問的天下第一。特別是在這種液態靈氣的環境之下,它的作用就愈發的明顯了。

王曉曉等人修鍊的時間雖然很短,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可是,他們的收穫卻是極大,特別是在精神意念和靈魂力量方面,更是得到了讓他們想象不到的巨大好處。

至於原本震蕩的不穩境界,也是變得穩固起來。

這一刻,戎凱旋有著極大的感慨,那就是水母圓球在幫助人穩固境界的方面,確實是有著常人無法想象的能耐。

心念一轉,戎凱旋道:「孟大哥,你們不妨試一試各自的拿手能力,順便讓我看看吧。」

孟岩和戎凱易兩人的臉色頓時變得凝重了起來,他們身為戎凱旋的追隨者。但是,在近幾年中,他們的修為卻被戎凱旋拉下了不少,根本就沒有辦法完成追隨者的使命,心中自然是極為鬱悒。

此刻聽到戎凱旋提及修為之事,他們自然是不敢再有絲毫的輕忽大意了。

輕輕的一點頭,孟岩道:「凱旋,這幾年我主要修鍊的方向乃是獸神訣,你看好了。」

話音未落,一股濃黑如墨的力量已經從他的身上釋放了出來,這股力量之濃郁強悍,縱然是戎凱旋都感到了一絲隱隱的心悸。

「轟……」

一道輕響之後,孟岩已經消失了,而在那團濃霧中卻多出了一隻斑斕大虎。這隻巨虎身形一晃,以無以倫比的速度消失,下一刻就出現在戎凱旋的身後。那如同實質一般的目光掃過來,就連戎凱旋的身上都泛起了一片雞皮疙瘩。

他的臉色微變,手掌閃電般的向後拍了過去。

「啪……」

一道巨響之後,戎凱旋的身體站立不穩,竟然是趔趄的向前跌去。而那隻巨虎卻是紋絲不動。

雖然孟岩所化極淵地虎施展的手段有點兒偷襲的感覺,但這一巴掌的力量卻是實實在在。

前沖了幾步,戎凱旋重新站定,他訝然回首,道:「孟大哥,好強的力量啊。」

雖然他並沒有施展手段加強自身力量,但他此刻的修為卻是實打實的老祖巔峰,比起剛剛進階老祖的孟岩要高出了三個小境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