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管,人家就是怕嘛,這該不會是咒怨什麼的吧?”

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道玻璃球滑過屋頂的聲音傳來,真的是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我堂堂凌魂觀觀主,捉鬼無數,竟然被櫻之國的鬼魂屢次挑釁,可怒也。

“你們留在這裏,我上屋頂看看,到底是何方妖孽,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夫君別走,我怕怕。”

“別怕,我給你們佈一個絕靈陣,再給你們留一堆驅鬼靈符,妥妥的。記住,無論如何,都不能出這個陣,哪怕是我滿身鮮血地趴在陣外。因爲鬼魂都會幻術,若是闖不進此陣,必定會引誘你們出陣,謹記。”

“嗯,我知道啦,夫君你早去早回。”

“保證完成任務。”

當我來到房間夾層的時候,在我的魂視之下,看到了一個遍體鱗傷的小男孩,男孩手裏拿着一顆玻璃球,楚楚可憐地望着我。

“大哥哥,你能陪我玩一會兒嗎?”

“可以啊,你想怎麼玩?”

“可惜我只有一顆玻璃球,要是有兩顆的話,就可以跟你一起玩了,不如我們玩捉迷藏嗎?”

“可以啊,我數10下,你要趕緊躲起來噢。”

“嗯。”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會和這個小鬼玩捉迷藏,可能是因爲他真的需要一個人陪他好好玩耍吧,我又怎麼忍心拒絕這個可憐的小孩呢。

當我在白濁村裏找到這個小鬼的時候,他對我說了一聲“謝謝”,然後逐漸變透明,沉到了土地裏。我想,我應該是在無意中把他超度了吧,現在的他,應該在地魂池報道了。

就在我打算回去和幾位娘子繼續玩耍的時候,一聲悽慘的叫聲傳來,讓我不得不想到,莫非又有陰魂?這個村子到底怎麼回事?白天還好好的啊。

在好奇心和正義感的驅使下,我找到了聲音的源頭,然後我的鼻血就流下來了。

這所A001號房內此刻燭光瀰漫,一身凌亂和服的次子小姐正側躺在毛毯之上,一手在上一手在下,在做一些兒童不宜的自我安慰之事。


就在我咬緊牙關,準備轉身離去的時候,我被次子小姐發現了。面對我炙熱的目光,她居然一點都不害羞,還邀請我進屋促膝長談。那一刻,我知道,我們今晚有故事。

如果你以爲我是因爲色迷心竅而走進這間房子的,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我爲的是,捉鬼。

我雖然整天說自己帥,身邊的人也一直說我帥,但其實我知道我自己並沒有很帥,只是一般的帥。

像次子小姐這樣貌美如花、家財萬貫的成熟女子,想要什麼男人要不到?次子小姐會對我感興趣,確實是因爲我的身體,但不是因爲我身材好,而是因爲我的體魄魂。

我斷定,這間房子,必定有鬼,還是那種修爲不淺的惡鬼。

果然,當我踏進房子的一瞬間,次子小姐便消失了,取代而之的是一個比次子小姐更加惹火的女人,不對,是女鬼。

看着眼前陌生的環境,以及這個魂力滔天的女鬼,沒等女鬼開口,我便搶先說道:

“行啦行啦,你的對白無非就是那些什麼男人都不是好東西,男人都是色鬼,好色壞男人必須死之類的,這些就免了吧。

我來這裏不是爲了跟次子小姐嘿嘿嘿的,我就是來抓你的,觀你身上的業力,已經有作惡多時了吧。六道輪迴以後,如果還是要做鬼的話,記得把眼睛擦亮點,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惹的。”

說罷,我把懸掛在胸前的崆峒印取了下來,把身上8成的魂力灌了進去,崆峒印頓時發出了耀眼的綠光。

“崆峒印,驅鬼,噬魂。”

惡鬼被崆峒印吸走,幻境破滅,被惡鬼操控的次子小姐倒在榻榻米之上,昏迷不醒。我給她餵了一顆清心丹,幫她把被子蓋上,悄然離去。可能是因爲這裏的魂力波動過於劇烈,也可能是因爲崆峒印過於威武,當我離開房間的時候,整個白濁村的鬼魂都跑光了。


就在我回到自己的房間,推開房門的時候,一道閃電忽然打在我的腳尖前。

“第一個問題,你的初戀女友是誰?”

“媚兒娘子。”

“第二個問題,你的初吻給了誰?”

“彩兒娘子。”

“第三個問題,我們5個誰最漂亮?”

“這個問題我拒絕回答,你們居然想套路我?沒門,哈哈。”

“夫君,你終於回來啦,你知不知道,剛纔有好多個假的你出現,想騙我們出陣呢,還好我們機智,想到了這個辦法。”

“嘿嘿,終於把你們騙出陣了,你們幾個小丫頭的靈魂,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咔咔咔。”

“啊!什…什麼?你…”

“哈哈,騙你們的啦,你們剛纔的表情,太逗了。”

“哎呀,居然敢戲弄我們?姐妹們,一起上,今晚好好收拾這個壞傢伙。”

“哈哈哈…” 這個世界的第一款真正意義上的網絡遊戲可追溯到1969年,當時瑞克布羅米爲PLATO系統編寫了一款名爲《太空大戰》的遊戲,遊戲以八年前誕生於麻省理工學院的第一款電腦遊戲《太空大戰》爲藍本,不同之處在於,它可支持兩人遠程連線。

第一款RPG(角色扮演遊戲,英文全稱,Role playing game)是1974年菲歐TSR公司出售的《城堡與龍》,玩家扮演虛擬世界中的一個或者幾個特定角色在特定場景下進行遊戲,角色根據不同的遊戲情節和統計數據具有不同的能力,而這些屬性會根據遊戲規則在遊戲情節中改變。

這種遊戲面世後,在菲歐中掀起了軒然大波,甚至在70年代後期的時候像社會問題一樣廣泛流傳了起來。RPG類遊戲剛出現,便深受廣大青少年的喜愛,但在絕大多數的成年人眼中,這是一種電子毒品。

隨着時代的變化、電子遊戲的優化、人們觀念的轉化,網絡遊戲已經成了人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了,因爲它成了絕大多數人們的精神世界。

以前,網絡就是互聯網,是信息時代的產物。現在,網絡被稱爲網絡世界,是一個嶄新的世界。

在這個嶄新的世界裏,你可以和任何人相識、相愛、相殺,可以做任何事,說任何話。你可以追求強大的戰力,也可以選擇平淡的生活,沒有人會要求你變成一個怎麼樣的人,你可以做一個最真實的自己。

在現實世界中,很多時候,我們都無法做到爲自己而活,因爲我們都有着種種的顧慮。身邊的家人、戀人、友人,遠方的事業、理想、夢想,讓我們生活多了數不清的羈絆,這是生活的意義,卻不是生命的意義。

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我不知道,但一定不是單純的爲了生活。

這個世界有224個國家,約113億人口,在武道會結束後的短短3天內,完成戰魂網遊註冊的玩家已經將近78億。這個數據告訴了我們一件事,一個全新的時代——全民網遊時代,即將來臨。

如今,在戰魂擂臺上PK幾乎成爲了所有年輕人的夜生活,戰魂還沒開服尚且如此,開服之後那還得了?

這對所有的娛樂行業,還有一些娛樂附屬行業造成了強烈的衝擊,破產、轉型、被收購等事件,每日都在發生。

就在這個世界各地各行各業大洗牌的時候,我正和幾位娘子在櫻之國遊山玩水,四處捉鬼,玩得不亦樂乎。

自從那晚在白濁村捉弄完她們之後,她們就鐵了心讓我帶她們捉鬼了,我倒是無所謂,櫻之國的鬼魂們就遭殃了。

“夫君,快快快,那裏有個鬼,快把它抓起來。”


“這種沒有自我意識的地縛靈,沒有害過人,不該捉的。”

“那邊也有一個鬼,可以捉嗎?”

“那個鬼魂業力不重,不捉。”

“那個…算了,小孩子,不捉。”

“這樣吧,我教你們如何超度鬼魂,等你們接觸鬼魂時間長了,對鬼魂的恐懼自然而然就消除了。”

“那好吧,但要是碰到惡鬼,一定要帶上我們。”

“好好好。”

在我們異於常人的體魄魂的作用下,我們白天遊玩,晚上捉鬼,生活充實得嚇人,收穫也很嚇人。

除了幾位娘子已經可以獨自抓捕一些修爲尚淺的鬼魂之外,我的崆峒印在吞噬惡靈無數之後,居然飽和了。

“我的崆峒印已經吃不下惡靈了,咋們接下來得靠自己的力量去捉鬼了,這些靈符給你們,防身用。”

“不用了,捉鬼只是一時興起而已,咋們又不是什麼正義的化身,沒必要把整個櫻之國的惡靈都趕盡殺絕的。”

“那照幾位娘子的意思…”

“玩也玩夠了,鬼也捉夠了,回華夏吧,戰魂快開服了。”

“行,聽娘子的。”

“咋們也是坐私人飛機回去嗎?”

“不不不,私人飛機太慢了。”

“還有比私人飛機更快的交通工具嗎?難道你想御劍飛行帶我們回家?”

“嘿嘿,來,把手放到崆峒印上面來。”

“你該不會是想用這玉佩載我們回家吧?”

“等會兒你們就知道了。”

確認幾位娘子的手都搭到崆峒印之上後,我開始用魂力溝通崆峒印,腦海裏想着鳳凰村的別墅。崆峒印散發出來的綠光越來越耀眼,逐漸包圍了我們,嗖的一聲,我們集體消失在原地。

“這…這是咋們家?”

“對的。”

“這難道是…瞬間移動?”

“從科學的角度出發,這叫空間跳躍,從玄幻的角度出發,這叫集體穿越。”

“哇,好酷啊,這玉佩是法寶、法器、靈寶什麼的嗎?”

“我也不知道這玉佩應該怎麼稱呼,奶奶說魂之境是仙人之境,這玉佩要到仙人之境才能完全掌控,應該算是仙器吧。”

“管它叫啥呢,反正有了它,以後去旅遊就容易多了。”

“可惜,以我現在的魂力,只能穿越到一些去過的地方。但沒關係,我會努力修煉的,總有一天,天上天下無不可往返之地。”

入夜,我一臉猥瑣的來到靈兒的身邊,嘿嘿一笑。

“靈兒娘子,這個鑽石級遊戲倉好大啊,你躺到我懷裏試試,看看能不能兩個人一起進入遊戲?”

“那…怎麼行,這裏論輩分,我最小,姐姐們…”

“她們早就在鉑金遊戲倉裏玩瘋了,別管她們,快上來,嘿嘿嘿。”

“那好吧。”

“感覺如何?”

“怎麼我進入遊戲後站都站不穩了,這種感覺,好像是…”

“雙修的感覺,對不對?”

“對對對,爲什麼會這樣子?”

“因爲在現實中,我正在和你雙修啊哈哈,這兩個世界的感覺是相通的。我在想,如果在遊戲與現實同時進行雙修的話,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你…這樣…我走路都走不了,啊,怎麼玩遊戲?”

“這就要看你的適應能力了,這麼多位娘子裏,就你修爲最低,不抓緊時間修煉的話,怎麼跟上我們的腳步呢?”

“夫君…”

“來,走兩步試試。”

“嗯…好…難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