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去找些能快速恢復體內戰氣的靈藥去,我施展的戰技太耗費體內的戰氣了,得找到快速恢復才能與敵人進行持久戰呀。”接着李熾想了想,也道。

“好像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也,我得去找些增加我魔法火球威力的火炎水去,否則到了那天才雲集的元武學院我這魔法火球的威力可是不夠看的呀。”靈兒一雙水靈的大眼睛骨碌碌轉了幾圈,然後對楊凡道。

“就算嘛,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辦,那就分開行動吧,預祝大家都能找到自己喜歡的東西。”經過楊凡的提醒,個人頓時都覺得自己有事情可做了,於是楊凡微笑着對大家道。

“也祝你好運。”三人幾乎同時對楊凡說道,說完便各自離去了。

楊凡找人問清了那家材料存儲店後,便快步向星語城的北方走去。在行走了半個時辰後,楊凡終於來到了一間規模龐大的“藏寶閣”面前,走到門口一股天材地寶的清香味立即迎面撲來,讓楊凡精神爲之一振。

“果然是星語國最大的材料存儲地呀,光這冒出來的香氣起碼都彙集了上千種天材地寶的氣息,走到那裏面可不知道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景呢,在這裏希望能找的我需要東西。”聞到那股清香味後,楊凡立即有了幾分信心,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東西過於罕見,但見到這星語城內的“藏寶閣”內的天材地寶如此之多時,似乎又看到了幾絲希望。

楊凡現在需要的輔助材料主要有兩種,一種叫塑魂枝,是一種可以將人體靈魂實質化的天材,據說這種天材只有在地府之中靈魂力量最爲濃郁之處纔會生長,而人類想要進入地府最低的實力要求也是巔峯武皇了,所以可想而知這“塑魂枝”的價值所在。其次還需要一種叫千年神脈的異草,這種異草擁有着奇特的保護體內經脈的作用,有了它的保護後即使經脈受到自然毀滅力量的破壞也不會有過大的損壞的。這種寶貝相對於前者來說雖然要好獲得一些,但是整個寰武大陸上僅僅擁有着十枚這樣的草而已,所以其價值也是非常珍貴的。

在門口使勁的聞了聞屋內散發出來的清香味後,楊凡這才跨入屋內,進入屋內的瞬間,楊凡立即被屋內的一天材地寶之多看得目瞪口呆了,只見屋子之中分成三層,每層上面都陳列着成千上萬種天材地寶。楊凡從門口處一直往裏走去,邊走邊看,看了短短上百米遠竟然就花了他將近半個時辰,雖然這裏的天材地寶也十分珍貴,但是卻沒有楊凡想要的東西。再經過半個時辰的尋找時,楊凡終於有些泄氣了,因爲他仍然沒有找到只見想要的東西。就在他準備放棄希望時,突然一枚形狀非常奇異的草出現在了楊凡的眼前,這枚草被藏在了最靠近裏面的一個角落裏,其與其他的天材地寶混雜在了一起,估計這店主可能還沒意識到這枚草的實際價值吧,所以才這樣對待它。

見到那枚草時,楊凡激動得差點跳了起來,然後強行壓制住自己的情緒後楊凡才平靜的拿出了那枚草,那正是楊凡所需要的那叫做千年神脈的異草。 “小兄弟,你看中了這枚千年神脈草?”在楊凡找到那千年神脈草正高興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在楊凡的耳旁響起。聞聲望去,只見一名駝背老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楊凡的面前,此時正以一種期盼的眼光看着楊凡,然後問道。

看到那駝背老人的眼神後,楊凡似乎讀懂了什麼,於是立即回答道:“前輩說我手上這枚怪異的草叫千年神脈?可不知道這千年神脈爲何所用呀?我只是覺得其形狀奇異,應該是一種不錯的寶貝,在加上其看其來價值應該不是很高才起了收藏之心,希望以後能賣出一個好價錢罷了。”

聽完楊凡的話,那駝背老人期望的眼神一下又落寞了下來,然後嘆息着對楊凡道:“哎,我還以爲我遇到了傳說之中的煉體師呢,因爲這種千年神脈只有到煉體師的手裏纔會起作用的,而老夫在這裏等待了快二十年了,卻從來還沒見到一名真正的煉體師,所以小兄弟纔會看到這對於煉體師來說十分珍貴的千年神脈被遺棄在一些一般的天材地寶之間,如果小兄弟喜歡老夫就送給你好了,這東西在一般人的手裏真是一文不值,而那傳說之中的煉體師卻沒有幾人真正見過。真希望老夫這一生能遇上一名,否則老夫將擁有停滯在這巔峯武侯的實力無法晉級武皇了。”

見那駝背老頭竟然將那異常珍貴的千年神脈送給了自己,楊凡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還是爽快的接受了,將那千年神脈收入納戒之中後楊凡才對那駝背老頭拱手道:“那多謝前輩了,既然前輩送給了我這麼一件珍貴的禮物,那麼小子我也回敬前輩一件禮物作爲回報吧。”

說着,楊凡飛快在一張紙上寫出了十多種材料的名稱和分量,然後將那張單子對那名駝背老頭道:“前輩能準備好這些材料嗎?如果可以的話小子將大膽爲前輩煉製一枚丹藥,希望能夠幫助前輩順利晉級武皇級別。”

聞言,那駝背老頭先是懷疑的看着楊凡,然後才接過楊凡手中的紙條看了起來,看着看着那駝背老頭的眼睛之中立即釋放出激動的神情來,其手也忍不住顫抖起來。看來一遍又重複了一遍後,那老頭才帶着顫抖的聲音向楊凡問道:“小兄弟開的可是那極爲珍貴的立皇丹?這種丹藥一般只有三品甚至是四品以上煉藥師才能煉成,即使是他們成功的機率也只有十分之一而已,除非是三品以上的煉體師纔可以將那成功機率提升到五成左右呀。”那老頭在這裏呆了幾十年了,自然對於各種配方都有所以涉及,此時看到楊凡開出的配方後,他雖然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配方,但是他憑藉着自己多年的見識也能推斷出楊凡所開出的配方正是那很少有人能煉製成功的立皇丹。

“正是,小子就試着煉一枚立皇丹送給前輩,作爲前輩贈送那千年神脈給小子的回禮吧。”見那駝背老頭竟然認出了自己開的配方,楊凡也有些意外,不過想想對方在這裏一呆就是幾十年了見識可定不會差就釋然了,於是楊凡微笑着對對方道。

“好吧,老夫就相信你一次,即使你失敗了老夫也願意,大不了損失一些材料而已。當然,要是小兄弟能煉製成功的話,那麼老夫會非常感謝的。”見楊凡雖然年紀很小,但是一股龐大的靈魂力量籠罩於其身體之上,再看其一副細心十足的樣子,那駝背老頭終於決定讓楊凡試上一試了。


說完,那駝背老頭便帶着楊凡走進了內屋,然後打開一座修煉室的門讓楊凡進去等候,自己便親自下去準備楊凡開出配方上的材料去了。

“想不到我這麼容易就得到了這千年神脈,真是讓人興奮呀,我給他煉製立皇丹時還可以乘機多煉製一枚,反正這裏有的是材料,到時候也好爲自己準備一枚。”想想這趟來這裏能狠狠地賺上一筆,楊凡心中暗暗竊喜道。

半個時辰後,那駝背老頭終於拿着三副配方進入密室之中來了,其將手中的配方放置到楊凡面前,然後小心地問道:“小兄弟,這三副配方夠了嗎?這立皇丹的材料可以說異常珍貴呀,我聚集了我們藏寶閣的所有力量好不容易纔湊齊到這三份配方的,希望小兄弟能有三分之一的成功機會吧,不過失敗了也是正常的,小兄弟盡力便是。”對於四品煉藥師都不能擁有的三分之一的成功率,那駝背老頭也不能奢望楊凡能擁有,但如果不試試他又不會死心。

“好的,那我試試看吧,前輩在外面等我就好。”見到前面的三份立皇丹材料,楊凡心中暗暗高興,以他目前的實力煉製這立皇丹可以說擁有這六成的把握,也就是說他很有可能會擁有着兩枚立皇丹,沒想到自己原本好心想幫助對方煉製一枚立皇丹卻讓自己受了那麼大的好處,對於煉製好了一枚立皇丹將剩餘的兩份材料退回去的想法,楊凡可從來就沒有過。

“那老夫就不打擾小兄弟了,老夫在外面敬候小弟的佳音。”說完,駝背老頭將東西放好就退出石門之外了,其隨手將那修煉室的石門給關上。

當那駝背老頭退出修煉室後,楊凡立即從納戒之中取出了那煉天鼎,然後盤膝坐於煉天鼎對面,開始準備淬鍊材料來。

在將所有材料準備充分後,楊凡立即釋放出一道雷焰來,這次釋放出來的雷焰之中夾雜着一絲金色,那雷焰進入煉天鼎內便立即燃燒起來,隨着鼎內的溫度升高,煉天鼎外的圖形再次旋轉了起來。見到鼎中的溫度已經差不多了後,楊凡才將第一枚材料丟入煉天鼎之中。

在將那材料丟入煉天鼎內後,楊凡立即釋放出自己的靈力來,然後向煉天鼎內延伸過去,一邊用靈力感應着煉天鼎內的細微變化,一邊分出一份靈力來控制煉天鼎內的雷焰的強弱。在楊凡細微地淬鍊下,那第一枚材料終於在雷焰之中爆發出“噼裏啪啦”的輕響來,隨着聲音的響起那枚材料外殼立即化爲了一片灰燼,露出了一滴透明的液體來。見狀,楊凡立即用早已經準備好了的玉瓶將那液體接入玉瓶之中,然後蓋上蓋子放置在一旁,緊接着又開始淬鍊起下一枚材料來。

在兩個時辰後,楊凡終於將第一份材料給成功淬鍊成需要的成分了,但其並沒有停止的意思而是繼續着對下一份材料的淬鍊。在淬鍊第二份材料時,楊凡花會的時間要比第一份材料短得多,因爲第一份材料畢竟是他第一次淬鍊着立皇丹的材料的緣故,所以在淬鍊第二份材料時便熟練了許多,而所花會的時間自然也會少些。

在又花費了一個多時辰的淬鍊後,楊凡終於把第二份材料也全部淬鍊好了。在將第二份材料淬鍊好後,楊凡並沒有繼續淬鍊下去,而是將第三份材料給打包直接放進了納戒之中,然後纔開始回過頭來融合第一份材料。這立皇丹是由十八種材料組成的,它的材料淬鍊算不上難,最困難的還是其各種材料的融合,融合時不僅需要掌握住各種成分進入的循序,還得控制着雷焰達到一種讓它們能相互融合的溫度。在淬鍊材料時楊凡倒還可以放鬆一點,但在融合丹藥之時楊凡卻打起了十二分的注意力來。

在經過兩個時辰的融合後,那枚立皇丹終於開始成型了,煉天鼎內並開始散發出濃濃的丹藥香味來。聞到那濃濃的丹香味,楊凡精神立即爲之一振,於是再次提升出自己的靈力將那枚立皇丹全部包裹起來,然後在慢慢的放置在雷焰上炙烤,讓其慢慢的融合着。通過一個半時辰的高強度淬鍊,那枚立皇丹終於煉製成功了,在立皇丹煉成的一瞬間,那丹藥之中一股強勁的力量傳了出來,直撞得煉天鼎內“叮噹”直響,其還向衝出煉天鼎逃逸而去,奈何煉天鼎不是一般的煉藥鼎,它根本無法衝破煉天鼎內的陣法,最後只好老老實實的落在了煉天鼎的底部,被楊凡用靈力包裹着放置入一個玉盒之中。

在完成了第一枚立皇丹的煉製後,楊凡擦了擦頭上的汗珠,然後再次將那第二份立皇丹的材料搬了出來,開始融合其第二份立皇丹的材料來。

門外,那駝背老人一直在門外來回踱步着,他明明聞到了丹藥的清香之味,但楊凡卻一直停留在修煉室內沒有任何動靜,他忍不住猜測道:“難道第一次的淬鍊失敗了?哎,就是再厲害的煉藥師煉製這立皇丹都有很大的失敗率,我怎麼能期望這小兄弟一次性成功呢?還是等等看吧。”

在一個時辰又過去後,石門內再次傳出了陣陣丹香味,在丹香味傳來片刻後,那石門終於打開了,楊凡帶着蒼白的臉色從石門內走了出來,見到那駝背老人後,楊凡擠出了一絲笑容對其說道:“小子不負所望,終於煉製成了一枚立皇丹。”說着,楊凡將一個玉盒遞了過去。 聞言,那駝背老人先是呆滯地望着楊凡,然後迅速地奪過楊凡手中的那玉盒用一種十分專業的眼光觀察起了,只見玉盒中那粒立皇丹散發出淡淡的金色,仔細觀察下還會發現其體表擁有着一道細細的丹紋。見狀,那駝背老人身體都不停地顫動了起了,其帶着激動的聲音對楊凡道:“不錯,這果然是一枚極品的立皇丹,想不到兄弟小小年紀在煉藥術上面竟然有如此造詣,真是令老夫佩服不已呀。擁有了這枚立皇丹後老夫晉級武皇強者的把握可以提升到六成之多了,老夫在這裏做保證,以後小兄弟只要有事情來便可到此地來尋老夫,老夫必定會全力幫助解決的,老夫名叫影藥,本身也是一名三品煉藥師,但老夫的煉藥術和小兄弟比起來那真是還不入流呀。”

“哦,怪不得前輩對這樣材料及丹藥那麼熟悉,原來前輩也是一名三品煉藥師呀,小子名叫楊凡,我這就要動身去元武學院了,如果再回來可能得三年之後去了,回來我一定會再來拜訪前輩的。”聞言,楊凡微笑着對影藥道。

“怪不得如此了得,原來楊凡小兄弟是元武學院的學生呀,以你的資質以後一定會成爲寰武大陸上不管是修煉上還是煉藥術上都算得上絕對高手的,老夫一定在次等楊凡小兄弟有所成歸來。”知道楊凡是元武學院的學生後,那影藥知道楊凡前途一片光明,於是提前巴結了起來。

“前輩謬讚了,那多謝前輩送給我的千年神脈了。”說完,楊凡對影藥揮了揮手,然後邁開步伐向門外走去。

在楊凡出門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想到靈兒和藍熬可能此時正爲自己擔心,楊凡便不在路上過多停留,提升着自己的速度快速向所居住之地奔去。

“楊凡哥哥怎麼還不來呀,這天色都要黑了?”大廳之中,靈兒正發着牢騷對一旁的藍熬和李熾道。

“放心吧,他可能是見到那許多的花花草草一時忘記了時間吧,以他的實力肯定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聞言,藍熬對靈兒笑了笑,然後回答道。


“這不,他已經來了。”最爲淡定的李熾此時已經用靈力感應到了五里外楊凡的氣息存在,開口對兩人道。

話剛說完,楊凡的身形已經出現在大廳之內了:“還是靈兒最關心我,你們兩個冷血的傢伙。了”剛進門,楊凡就笑罵着道,因爲楊凡人還在十里之外時就已經用靈力感應着大廳之中的一切了,所以三人的言行舉動一一都落入了他的眼裏。

“冤枉,我們是在心裏關心你,靈兒是在嘴上關心你,我們選擇關心的方式不同已而。”聞言,藍熬立即裝出一臉無辜像,然後苦着個臉向楊凡爭辯道。見其模樣,一旁的靈兒忍不住笑了起來。

“怎麼樣?有什麼收穫沒有。”見楊凡一臉抑制不住的興奮樣,李熾忍不住問道。

“運氣還不錯,找到了一枚還算珍貴的材料,而且還算免費的,最後實在過意不去只好賣了點苦力給對方了。”聞言,楊凡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納戒,然後對衆人道。

“算珍貴?以你老兄的眼光怕是得到了極爲罕見的東西纔會說出算珍貴的話來吧嘿嘿。”瞭解楊凡脾性後,藍熬似笑非笑地對其道。

“別扯了,明天我們就要前往元武學院了,你們都做好準備了沒?”聞言,楊凡立即轉移話題道,他可不想將自己的寶貝外露。

“準備好了,不過聽說元武學院新生進入元武學院時,都必須徒步經過一座五十里左右的洪荒森林,這座森林已經屬於元武學院的領域了,所以這裏並沒有高級魔獸的存在,在這裏等待我們的將是老生的捕獵隊伍。據那些老生介紹說,每年都會有老生報名參加這種新生捕獵行動,好像這次對付我們的有兩支十人的隊伍,也就是說有老生將用二十人來對付我們星語國五十人的新生,好像在到達元武學院前李露老師會給每人發一張卡,那卡上擁有着三百點數值的基數,進入元武學院後吃住修煉都得靠這卡上的數值了,好像每月學院之給每位學生髮送三百點的數值而已,其他的就靠學生自己賺取了,而這次參加捕獵行動的老生只要是能將新生給捕獲那麼他們將可以從每位新生手中刷走兩百個點的數值,而被搶走數值的新生進入學院後只能靠給老生洗衣打工賺取來補貼正常開支了。所以我們必須得想辦法對付這些捕獵者才行。”聽到楊凡問起,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李熾皺着眉頭說道。

“我說李熾,你還不瞭解楊凡兄弟嗎?你說我們由他帶隊我們會吃虧嗎?”見李熾一直愁眉苦臉的樣,藍熬直接將這事情拋給了楊凡,然後一臉狡黠地對李熾說道。

“藍兄,你這樣可一點都不厚道喲,竟然將這事情往我身上一扔就不管了呀,我們還得一起合計合計才行。”見藍熬那狡黠的笑後,楊凡立即道破其心思道。

旋即楊凡又回過頭來問李熾道:“你打聽清楚他們每支隊伍有多少人,實力怎麼樣了沒?”

“好像我們到時候會分成兩支隊伍,也就是說每支隊伍我們擁有二十五人,但你也知道我們這些新生論起實戰經驗和個人實力哪能和那些訓練有素的老生相比呀,就算是三對一我們也不是他們的對手的。”李熾對楊凡也只是有一個大致的瞭解而已,他並不如藍熬和靈兒一般見識過楊凡在戰場上的手段,所以他的這些擔心在藍熬和靈兒心裏都覺得是多餘了。

“我們以二十五對十?要是論實力和實戰經驗一般的新生肯定會被他們給拿下的,但是如果我們以五十對付十,那麼將會成爲一場圍毆戰的,你們說呢?”聽了李熾的話後,熟知兵法的楊凡神祕地向幾人問道。

“楊凡哥哥是說我們兩支新生隊伍聯合起來將那兩支老生隊伍逐一殲滅?”聽了楊凡的話後,靈兒第一個反應過來道。

“還是靈兒反應快,不過我們的計劃還得分兩步進行,我們來個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我們先聯繫好所有的新生,說明我們新生只有全力合作才能對付那些老生,要不就只能淪爲老生的奴隸了,我想他們明白這點後再怎麼清高都會放下架子來和我們合作的,在他們願意合作後我們一隊人在明處行進,另一隊人立即化整爲零隱藏在那一隊在明處行走人員的周圍,等那隊人員將老生引來後隱藏在暗處的隊伍立即全部出動,來個裏應外合一舉將這羣老生拿下,然後我們將把這羣老生的數字給刷到只剩一百點再還給他們,我們就來個反捕獵行動。”聽了靈兒的話後,楊凡將自己的計劃全盤托出道。

“楊凡老弟還是那麼狠呀,不過我藍熬喜歡,到時候將那些老生全給搶了不知道那些老生是什麼表情呵呵。”想到能反搶老生數值,藍熬心裏就爽翻了天,然後忍不住得意道。

“還有一個問題,萬一那老生的兩支隊伍也聯合起來,那我們不是一樣會被他們給拿下嗎?”聽了楊凡的計劃後,一直比較冷靜的李熾又提出一個問題道。

“這個問題李熾兄弟你就放心吧,那參加捕獵行動的老生一個個都是心高氣傲的,他們怎麼會選擇聯合來對付我們這些新丁呀?”聽李熾提到這個問題,楊凡信心滿滿地對其說道。

“對,這點李兄可以放心,我深知這些有點本事人的心性,他們仗着自己有點本事就心高氣傲怎麼會放得下面子聯手來對付我們這些新生呢?”聞言,藍熬也信心滿滿地對李熾說道。

“希望你們說的是對的吧,那樣的話我們就可以免於被老生奴役的命了。”聽了兩人的話後,李熾心裏也有點底了,於是對兩人悻悻地道。

“那好吧,我們今天就到此爲止,早點休息,準備明日的反捕獵行動吧。”聞言,楊凡總結性地對幾人道,經過連續兩次的煉製那立皇丹後,楊凡此時也覺得有些累了,說完後與大家告別就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豎日清晨,在昨日的選拔廣場上已經積聚了五十來人,每人臉上都是一副激動的表情。 花邊女王

片刻後,李露終於帶着趙龍等人來到了廣場上。此時趙龍幾人手裏已經牽着了幾頭飛行獸,看來他們已經將準備工作都做好了。

來到衆人面前,李露先是掃視了衆人一眼,然後才微笑着對大家道:“我們馬上就要飛往元武學院了,在這裏我先給大家透露一個消息,希望大家先有個心理準備,那就是你們到達元武學院時將會有一片森林,你們將要徒步走過那片森林纔可以到達學院,在這徒步的過程之中你們這五十人將可以分成兩組行動。不過你們應該也知道,在這徒步過程之中將會有老生對你們下手的,希望你們能挺得住喲。”

聽到這裏,李露身後的老生們立即露出了一副猙獰的笑容來,感覺眼前的這五十人都成了他們的囊中之物一般。

見到新生們滿臉無奈地表情後,李露又笑了笑道:“好吧,你們十人一頭飛行獸,我們開始出發吧,希望你們一路上擁有一個愉快地心情嘿嘿。” 在李露的話說完後,衆人都散開去了,分別向着幾頭給他們準備好了的飛行獸走去。爲了在路上有充足的時間來說服同伴,楊凡幾人分別乘坐着不同的飛行獸,他們的任務就是負責在飛往元武學院這段時間裏將同坐一頭飛行獸上的新生說服,然後將所有的計劃與他們溝通好,這樣等他們到達元武學院外的那片森林時就可以很順利的進行計劃了。

對於煽動和說服這類事情,只要將厲害關係闡述清楚,是個明白點的人都知道將怎麼做的,這裏的五十名新生都是星語國最爲優秀的年青一輩,都是聰明人,所有楊凡他們沒花多少脣舌就將這事情給搞定了,所以幾人在完成了任務後便開始靜坐下來進入了修煉狀態。

飛行獸在空中飛行了近半個月後,便開始下降了,只見幾頭飛行獸低空飛行到一個峽谷之中後便停了下來。飛行獸停下來後,楊露立即招呼大家從飛行獸中走出來。楊凡從飛行獸之中走出來後,發現置身於一個深谷之中,峽谷兩旁都是遮天古樹,峽谷之中也是大霧迷茫,一眼望去很難看清楚五十米之外的物體,一時有種如入仙境一般的感覺,一下也難分清楚自己的所在,怪不得衆人都說元武學院的所在都甚爲神祕,如此看來確實如此。

“李老師,我們已經到元武學院境內了嗎?”見到周圍全是白霧和森林,楊凡也有些難以確定地問李露道。

“是的,走進這峽谷後就是那片洪荒森林了,而那裏將是需要你們徒步行走的路程了,只要你們能順利通過了那片洪荒森林,那麼你們就可以到達元武學院的大門口了。我馬上就會宣佈你們進入那片洪荒森林之中該注意的事項。”聽楊凡問起,李露臉上立即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來,然後回答楊凡道。

“呵呵,李老師你儘管宣佈吧,我已經做好準備了,我相信所有的新生都和我一樣都做好了準備了,我們現在就想和那羣老生隊伍較量較量了。”聽到李露提起進入那洪荒森林之中的事情,楊凡他們都知道李露所提及的正是那老生的捕獵行動,於是楊凡信息足足地對李露道。

“不錯,勇氣可嘉,不過光靠勇氣是不行的喲,雖然你小子實力有些變態,但是這可是團體之戰,你實力在厲害也無法同時對上實力和訓練都非常有素的十來名老生,所有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喲,到時候別靠給老生洗衣服來賺取平日的正常開支那就不好了呵呵。”李露知道楊凡實力很強,但是楊凡已經答應了李露從進入元武學院後如果沒有什麼威脅到生命的時候是決不動用金星異雷的能量的,他將要靠本身的實力在這元武學院混上一混,所以李露見楊凡那副信心滿滿的樣子忍不住提醒道,同時其心中倒是很期待楊凡能打破新生被老生一來就給下馬威的局勢,但是元武學院從開院到現在爲止,還從來沒有人能打破過這樣的慣例,她知道楊凡雖然實力很不錯但也很難打破這慣例的。

“我想我們可能會讓你失望了喲,李老師。”聞言,楊凡身後的衆人臉上皆是詭異的一笑,然後對李露道。

“好了,希望你們好好表現吧。現在我就將相關的規則講給你們聽,你們將被分成兩組進入者片洪荒森林,然後你們儘量想辦法順利通過這片森林,途中將會擁有着由老生阻止成的隊伍對你們進行捕獵行動的,他們的目標就是我手中這卡中的數值,相信你們也聽到一些老生說到我手中的卡了吧,這卡就是元武學院內的通用卡,它裏面的基數將爲三百點,這三百點只能夠你們一個月日常生活及修煉開支,只有每個月初我們纔會頒發下一個月的數值,所以這些數值對元武學院的學生是非常有誘惑的,因爲擁有着富足的數值你就可以在元武學院內任意挑選修煉室,任意叫人爲自己服務。相反,如果你沒有數值了你將會通過出賣勞力或靠去決鬥場上拼命來賺取。而這次老生的捕獵行動將以奪取你們手中的數值爲目標,不過你們放心,他們會給你們留下一百的基數的,也就是說你們還可以在元武學院內享受十天正常的生活,接下來得事情我想你們也清楚了。話就說這麼多了,希望你們好運吧。”李露向衆新生宣佈完相關的事項後,便再次回到飛行獸上,然後帶着趙龍幾名老生直接向元武學院內飛去了,留下了一羣神情緊張的元武學院新生。

按照分組楊凡和靈兒分在了一組,藍熬和李熾分到了二組,按照楊凡他們原來的計劃藍熬他們小組負責引誘敵人,而楊凡他們小組負責隱藏伏擊敵人。

“藍兄、李兄,你們兩人對我們的計劃還有什麼不清楚的地方沒?”見李露離去,楊凡立即對藍熬兩人道。

“放心吧,所有的東西我們都非常清楚了,待會我們就等着分他們的數值好了嘿嘿。”見楊凡問起,藍熬立即露出了一副貪婪之樣,然後朗聲對楊凡道。

此言一出,身後的衆新生立即一陣高呼,想不到一句“分數值”竟然起到了振奮軍心的效果。見狀,楊凡也露出了微笑,然後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道:“我們開始行動吧,我將會控制我們的人在你們五里範圍之內,只要發現敵軍,立即用信號通知,我們將會立即前往,到時候我們來個裏應外合快速將對方的第一支隊伍拿下,記住我們速度一定要非常快,否則等到第二支隊伍到達後對我們的背部展開攻擊的話,那麼我就會全軍覆滅了。”

“放心,我們明白。所有二組成員,出發。”聽了楊凡的話後,藍熬答應道,然後立即率領着第二組的成員向峽谷盡頭的洪荒森林疾馳而去年。

在藍熬他們立刻了將近半個時辰後,楊凡也立即帶領着一組的成員向峽谷外的洪荒森林奔去,只是他們此時都已經用森林之中的樹枝草葉將身形給僞裝了起來,然後收斂起自己的氣息分散着向前方行駛而去,只是每個人人之間間隔都很有限,基本上保持着一遇上敵人另外兩人能即使援助的距離。

“各位兄弟,大家提高警覺,一旦發現前方有什麼異常情況立即通知我。”行動中楊凡還不忘提醒各位道,然後帶着靈兒向森林中的一角疾馳而去。

“楊凡哥哥,待會我們兩人先把對方的頭頭給敲暈,那樣那些傢伙沒有了指揮就會自亂陣腳的,到時候我們就可以趁機將他們給拿下了。”一直跟在楊凡身邊的靈兒想了想,然後對楊凡說道。

聞言,楊凡笑了笑對靈兒道:“想不到我們靈兒現在也知道擒賊先擒王的道理了,不錯我們是要先拿下對方的頭頭,而且是從背後偷襲,給他們來一個不知所措。如果我用上那黑魔之翼後的速度再加上我的實力想靠偷襲一下將對方的頭頭給敲暈,我想好像也不是什麼難事。”

“對,楊凡哥哥不提我都差點忘記了,以楊凡哥哥那黑魔之翼的速度進行偷襲,就算是那武侯強者都只有被秒殺的份,我想那些老生再怎麼強也不可能晉級武侯實力了吧?”想到楊凡那黑魔之翼恐怖的速度後,靈兒忍不住眨巴着大眼對楊凡道。

“呵呵,估計對付他們應該還是夠了的吧,不過接下來的還得看大家的了。”在行進了半個多時辰後,楊凡感應到了藍熬他們就在前面不遠處,於是藏身一一顆巨樹之上,然後用心念和另一顆樹上的靈兒聊天道。


“楊凡哥哥,前面好像有動靜了喲。”就在楊凡和靈兒聊天之際,靈兒指着前方不遠處的藍熬他們用心念對楊凡道。

“恩,我也看見了,好像是捕獵者已經發現他們了,此時正在向他們靠近,你趕快用信號通知其他人。”見前方的藍熬他們都已經亮出了兵器,然後站成了一個圓形,緊接着神情緊張地望着森林之中,感應着森林之中的一切動向。

“哈哈哈,你們終於來了呀,我們還愁這月數值不夠用呢,看來我們今天馬上就可以得到補給了。新丁們,你們是準備自己將手中的卡遞交出來,還是要受到一些皮肉之苦後纔會乖乖地將卡交出來呢?”就在藍熬他們陣型剛剛排好之時,一名壯實的白袍青年率領着一支隊伍出現在森林之中,這支隊伍全部是白袍穿着,一眼望去這羣人實力皆是在武靈之上,果然這元武學院出來的老生實力果然很可怕,不過楊凡他們這一屆新生的實力也非常之強,所以在絕對數量面前他們還是可以取勝的。

“嘿嘿,他們終於安奈不住,出現了,估計那說話的傢伙就是這支隊伍的頭了吧,通知所有兄弟,我們準備行動。”見捕獵者出現後,楊凡立即用心念對靈兒道。

聞言,靈兒點了點頭,然後發出了準備行動的信號,通知了所有一組的成員。 “你就是這次老生白無常組的組長白影風吧?我聽說過你,好像是凝結期武靈實力,實力到真不錯,不過就光憑着你這凝結期五靈的實力就想要我們束手就擒,那好像還是不太可能發生的事情。”聽了那白影風的狂傲之言後,藍熬一臉的不爽,立即出言反擊道。

“呵呵,這位學弟到是有幾分硬氣,但光光靠一些硬氣是不行得,這個大陸之上還是得靠實力說話的,我們元武學院也不例外,光靠我一個人是不怎麼夠,不過你也看到了我身後這羣兄弟們了,他們這個月都比較拮据了,所以想讓你們給弄點數值花花了。”見藍熬還是一臉不服的樣子,那白影風立即面帶猙獰之笑,無視他們道。


“不錯,我們頭說得很對,你們還是自己交出卡來吧,免得受些皮肉之苦,我們的拳腳可從就是不長眼睛的喲。”見這幫新生蛋子一個個都一副不情願的樣,白影風身後的那些老生們立即玩弄着手中的兵器道。

“嘿嘿,我們的拳頭也不是很軟的,等下你們就會知道了。”見對方那麼囂張,一直沉默之中的李熾也出聲道。

“兄弟們,竟然他們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們這就動手吧,解決了這羣傢伙再去找那羣人,要是被那黑無常小組給先得手了我們就損失大了。”見藍熬和李熾他們不願意主動投降,那白影風立即對身後的兄弟們道,然後手中銀色長槍一提就開始準備發動進攻了。

就在那白影風準備發動進攻時,身體突然一道黑影飄過,在衆人還來不及反應之時楊凡手中的斷魂刀已經直接敲打在了那白影風的後背之上,此時楊凡已經運用上了黑魔之翼,其速度快得沒人能看清,所以那白影風在一聲都還來不及坑之前就被楊凡直接給敲暈了。只當那白影風的身體倒在地面之上時,衆人才看清白影風身後停留着一個滿臉帶着陰笑的人影,那正是楊凡。

就在楊凡發動攻擊結束之時,楊凡身後隱藏着的一組新生們已經開始撲了上來。見狀,藍熬和李熾兩人也立即發動全體進攻的命令。那些老生本來還是滿懷信心的,只想着等戰鬥結束後開始分刮這些新生卡中的數值,沒想到一個照面自己的組長他們這隊中實力最強和起指揮作用的人就這樣被打暈了,雖說是偷襲,但那偷襲之人的實力和速度也不是他們可以小窺的,所以在白影風倒下後他們基本已經開始出現了混亂。此時又見身後殺出二十多人來,這分明就是他們中計,意識到在沒有指揮的情況下以十敵五十絲毫沒取勝的懸念後那組白無常捕獵小組的隊員竟然全部投降了。

在將他們身上的卡全部刷到一百點的基數後,楊凡他們這才放他們走,然後再次分兩組一名一暗向另一小組尋找而去。見這麼容易就拿下了第一組,全體新生立即雀躍起來,本來信心還不是很足的他們見識到楊凡的手段後立即變得鬥志昂揚起來。

“想不到這羣傢伙那麼慫,我都還沒扔火球呢,他們就投降了,真不好玩。”見那白無常組竟然那麼容易就被搞定了,靈兒一臉失望地對楊凡說道。

聞言,楊凡立即微笑着對靈兒道:“放心吧,等會一定有你玩的,我想那黑無常組應該要比這白無常組難對付得多了,聽說那黑無常組的組長黑旋風已經是一名巔峯武靈了,以他的實力若我不動用體內異雷的能量想要瞬間贏他都是有些不可能的,而且聽趙龍說這傢伙生性狡猾,很難對付,以爲很多新生之中實力非常不錯者就是敗在他們的手裏的,所以我們一點都不能疏忽呀。”

“真的?擁有一個比較強點的對手玩起來才過癮呀,我們這就將那黑無常給找出來幹掉。”聽了楊凡的話後,靈兒原本低落下去的情緒立即又高漲了起來,然後興奮地對楊凡道。

“是的,這次怕是真的有點好玩了。”說完楊凡立即展開靈力搜索起周圍的環境來,可是花了很大的精力搜索了周圍將近十來裏的範圍後還是沒有找到一絲那捕獵的另一支隊伍的氣息所在。

“難道他們現在還沒有展開行動?怎麼這森林之中一點他們的氣息都沒有呀。難道他們是埋伏在什麼地方等着我們去上鉤?”感應到周圍環境死一般的靜寂後,楊凡忍不住心中暗道。

等了將近半個時辰後,前方仍然沒有絲毫動靜,靈兒等得有些不耐煩了,便對楊凡發牢騷道:“楊凡哥哥,他們怎麼還沒有動靜呀?是不是怕了我們不敢再來了呀?”

“怎麼會呢?這樣看來這羣傢伙可比那白無常小組難對付多了,他們很有可能在和我們比耐心呢,看來我們真的遇到難纏的對手了。”聽了靈兒的話後,楊凡臉上露出了幾分凝重,然後回答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