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然被比其爾給騙了,想起那是在海邊跟他交談的時候,他還擺出一副憂國憂民的樣子,真是狗屎!

“你是男人嗎?”

夜鶯突然對我問了一句。

你妹啊,我要不是男人,難道還跟你這妞一個性別啊。

“我當然是男人了!”

我盯緊夜鶯的大胸,對她嘿嘿笑了兩聲。

“冰,雖然你是未成年,但身爲男孩子的你,應該對政治敏感點吧…”

白姬對我吐槽了一句。

臥槽,這妞說得對,我就是不關心政治,她說的那些如果我平時有留意這個國家新聞的話,可能會早點發現。

“迪卡他們也不知道啊,呃,這些都不是重點,接下來我們要怎麼辦,還有一大堆事要處理呢。”

我說的是實話,要是MT國的總統不合作,這絕對是個大問題啊,所有的事情都要靠我們自己解決了。

“你別跟那幾個莽夫比,沒前途!”

夜鶯很好心的點醒了我。

我真同情迪卡他們,原來這就是夜鶯對他們的評價,真是悲劇,除了迪卡是個浪貨,我覺得蠍和斑吉爾還不錯啊…

“啪嗒”一聲,門開了,叶韻心和麗薇兒走了進來。

她們兩個進門後我就發現,麗薇兒一直仰着頭瞪着叶韻心。

可憐的娃娃臉一定被叶韻心給氣壞了,瞧這妞的大眼睛都有些紅了,也不知道叶韻心跟她說了什麼,都快把她弄哭了。

“你們怎麼了?”

白姬向麗薇兒招了招手,把她叫了過來。

“嗚嗚,冰塊臉欺負我!”

這娃娃臉真哭了,我看向了罪魁禍首的叶韻心,這妞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

我來到叶韻心身邊,悄聲對她問道:“你對麗薇兒說了什麼?”

“我就看她的胸小,都快凹進去了,說了她兩句,我感覺她那裏可以裝積水了!”

叶韻心說着說着就看向了麗薇兒的胸部。

我了個草,裝積水?就是說麗薇兒的胸比“太平公主”還不如,你這笨妞就不懂得尊重人嗎?

雖然我也覺得麗薇兒的胸小,但我不會這樣說她的,名聲滿天下的葉鳳凰怎麼就教出了叶韻心這樣的女兒呢?

“你看什麼,我的胸不小…嗚…”

麗薇兒對叶韻心嚷了一句,眼淚直流。

“就是,別哭了,麗薇兒,你的胸跟我差不多…”

我走過去蹲下身子安慰起娃娃臉,誰知麗薇兒摸了一下我平坦結實的胸部,哭的更兇了… 在白姬的幫助下,麗薇兒終於不哭了,叶韻心不反思自己的錯誤,反而義正言辭的指責我,說我心思不純,連麗薇兒這種小女生都要欺負…

夜鶯不說話,就在一旁看着我,不時笑幾聲,我搞不懂,她有這麼歡樂嗎?

之後我和夜鶯提了一下毒氣彈的事情,她說我見了蝙蝠女再作打算。

天曉組織的人潛伏不出,鶴頂紅又整天遊大街,霸虎幫的人除了當市長的陳弘業,其他的人全無蹤影,我想夜鶯跟我一樣,煩透了。

夜鶯現在就是和鶴頂紅比耐心,以鶴頂紅的腦瓜子,肯定會懷疑夜鶯在她身上做了手腳,她才故意不迴天曉組織的老巢,就是不知她什麼時候能消除疑慮。

這妞想着今天鶴頂紅還敢光明正大的出現,她就會把鶴頂紅再次捉起來,不然鶴頂紅老是出現在顯眼的地方而海皇又沒有行動的話,更惹人懷疑,這就是主動權不在自己手裏的悲劇啊,處處受制於人,計劃也得一改再改…

而白姬告訴我,TY市這邊,身上有黑雲標誌的普通市民越來越多,就她的估計,比列達到了十分之三。

這個比列讓我蛋疼,TY市有將近八百萬人,照這麼算的話,就有兩百多萬人跟霸虎幫有關係,我不被嚇到纔怪了,而且BJ市也開始有黑雲標誌的市民,霸虎幫的那幫混蛋絕對是藏在地下,就是不知在哪裏有地下路口。

我還想着要不要把常山給炸了,看看會不會有發現…


我問過叶韻心,想從她口中多瞭解一些雪智顏的事情,畢竟她的母親可是和雪智顏的主子打過十天十夜的,誰知叶韻心一問三不知,這妞除了發神經就不會關心別的事嗎?

麗薇兒似乎不想和我說話,老是偏着頭不看我,不就是胸小嘛,有什麼好介懷的,難不成她想做童顏**,這個好像也不錯啊。

最終我和夜鶯她們商量的結果,最好是在四天後跟天曉組織的人做個了結,在那天我和落銀約戰,不知那個囂張的紅髮男會不會記得…

已經將近中午,我打算回TY市了,只有夜鶯出來送我,其他三個妞都還在房裏商量着中午吃什麼,真是無聊的話題。

“冰,你這麼快就要回去嗎?不留下來,說不定能見到你的老情人。”

夜鶯輕笑一聲,她想讓我和她一起去抓鶴頂紅。

“我下午還有事呢,別再受傷了。”


我撇了撇嘴,拍了一下夜鶯的肩膀。

“哦?那我把鶴頂紅打傷可以吧?”

夜鶯的手也搭上了我的肩膀。

“適可而止,你懂得。”

我兩隻手都放到了夜鶯的肩上,你這妞能不能別逗我了。

夜鶯雙手摟住我,略微仰頭看了我一眼,嘆了一口氣,附到我耳邊,輕聲聲低語:“你真壞!”

“你…你今天怎麼怪怪的?”

我眉頭一皺,這妞跟平時不太一樣啊,我怎麼覺得她在勾搭我。

“女人嘛,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不正常。”

夜鶯說完後就很自然的把頭靠在我肩上,她樓主我頸部的手更用力了。

“你空虛寂寞冷?”

我可以感覺得到,夜鶯的身體在微微顫抖,她怎了?

“我怕!”

夜鶯的話讓我一下子就明白了,雖然她把薩巴拉算死了,但鶴頂紅的的行動超出了她的預料之外,以致於天曉組織的事一籌莫展,她摸不清未來的方向,開始焦慮了。

“別想這麼多,我不是變強了嘛,任他們有什麼陰謀詭計,我幫你頂着。”

我話音剛落,夜鶯的身體抖的更厲害了。

“就是這樣,我才怕!我怕你離我越來越遠了,如果我的實力一直保持不變的話,我會成爲累贅的。”


夜鶯是不是想得太多了,不過她的擔心有點道理,最近不但是我實力大漲,迪卡他們三個有香星的指導就更不用說,白姬有了“白龍”,就連叶韻心操縱水的能力都變的更精細了…

“你別急,我只是靠着異能的優勢而已,像尤魂府的那些人,他們沒有我的異能,速度一樣可以快過我,香星跟我說過,變強的關鍵在於對自身氣的控制,雖然我是不太懂啦,但別人能做到,我們沒理由不行的!”

我正想伸手抱住夜鶯的時候,這妞就把手放開了。

“我就隨便一說,你怎麼當真了,別放在心上,趕緊忘了吧。”

我囧,你這妞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何必呢?我和她說話的聲音都不自覺的壓得很低。

“很奇怪,爲什麼我會這麼信賴你?明明你就是個小鬼頭!”

夜鶯說完後又把頭靠在我肩上。

你妹啊,什麼小鬼頭,這妞今天神經兮兮的,我就當她內分泌失調了!

“因爲我是個值得信賴的男人!”

我把夜鶯的身體抱緊了,說實話,現在我的內心也有點堵,我不是神啊,連二十年前的雪智顏都出來跟海皇爲敵,香星說他至少有軒轅無敵的水平,我不擔心那纔是假的。

雖然迪卡他們說有辦法困住軒轅無敵,但不代表可以幹掉軒轅無敵,何況是很可能強過軒轅無敵的雪智顏。

而且雪智顏這種人都在天曉混,那天曉的幕後BOSS是誰呢?能讓這麼多有實力的人聚在一起,絕不會是什麼簡單人物,這纔是最讓我頭疼的。

“你說,我們兩個之間的信任能持續多久呢?”

夜鶯微微掙扎了一下,隨即好像放棄了一樣,她也用力抱住了我。

“爲什麼這麼問?”

今天的夜鶯實在太不對勁了,我隱隱覺得不妙。

“你很像一個人,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了,你能不能誠實點,你…”

夜鶯的話還沒說完,我和夜鶯的戒指就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滴滴”聲,是緊急聯繫的信號!

被這信號一刺激,我們兩個條件反射的鬆開了抱緊對方的手,此時白姬她們剛好從房裏出來,她們三個的戒指一樣是緊急信號!

“冰,你怎麼還在?”

叶韻心一點緊張感都沒有,真是個不懂氣氛的人。

我打開了戒指的影像,老妖婆一見到我就怒吼起來:“你怎麼這麼悠閒,還跟夜鶯她們在一起?你們幾個馬上滾去BJ市,雪智顏出現了,提醒你們,全力出手,不然會死的!”

草泥馬,真是害怕什麼就來什麼,但我也很慶幸,剛纔夜鶯說的話讓我心驚肉跳,我不太想跟她繼續那種話題,感謝雪智顏! 當我和夜鶯她們坐飛機趕回BJ市,在市中心見到雪智顏的時候,迪卡,蠍,還有斑吉爾正與他對峙,但是很明顯,迪卡他們三個完全是佔了下風。

現場一片狼藉,至少有三百多個軍人的屍體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還有普通市民的屍體,雪智顏想在BJ市大開殺戒嗎?那些屍體都是血肉模糊,像爛泥一樣,死狀極慘!

雪智顏看起來有五十多歲,普通的身材,一頭蒼白的頭髮,臉上有不少皺紋,他的眼睛很小,但看向我的時候,給我一股很強的震懾力,讓我心神一顫。

有大概三千多名士兵形成了一個百米寬的大包圍圈,把我們包圍在裏面。

“你們居然沒事?”

我很詫異,迪卡他們看起來毫髮無傷,慕容紫華不在,大概還沒酒醒呢…

“小心點,這個傢伙很恐怖!他只是在跟小嘍囉玩,完全無視我們,是個囂張的老混球!”

迪卡看起來很不爽,這個浪貨的表情挺認真的嘛,我將扛在肩上的大刀交給他,誰知被斑吉爾拿走了。

“這把刀和我很配,我要了!謝謝你,冰!”

我無語的看着斑吉爾把薩巴拉的大刀歸爲己有,這胖子身上的煞氣都夠重了,還要拿一把殺氣沖天的刀,他不是用剪刀的麼,還會耍刀?

迪卡癢癢的把背上的雙刀再次握在手中:“隨便了,我們四個男人可別輸給那四個女人,給我拿出點氣勢來啊!”

夜鶯她們四個妞這麼快就進入狀態了,擺了一個半橢圓圈,分開差不多的距離,都做好了戰鬥的準備,但麗薇兒的臉色不怎麼好看,其他的都還正常,在從飛機上跳下來的時候,我反覆告誡叶韻心不要亂來,不然這妞說不定一個人衝上去了。

雪智顏如此鎮靜,一個人面對海皇的八個隊長毫無懼色,我的心突突跳了起來,這個傢伙也許是我加入海皇后面對的第一個超級強敵了,傳說中的邪龍雙至尊的侍從,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我和迪卡他們跟夜鶯幾個一樣,圍了個半橢圓圈,與那四個妞相對,將雪智顏圍在中間。

“其實我們這樣做基本沒效果。”

蠍肩上的小猴子死死抓住他的衣服,看着雪智顏的方向,身體不受控制的瑟瑟發抖,不是吧,這猴子被雪智顏嚇尿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