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爺爺出關了,想要見你。”林雲飛道。 林家。

大廳內只有林天陽和林非城幾人,看到林雲飛帶着姚洪過來,林天陽立刻激動站了起來,一直鎮定的他,連手腳都顫抖起來。

“姚洪,你能回來,真是太好了。”林天陽拍着姚洪的肩膀,滿臉激動道。

“託老爺子的福,有幸逃脫吧。”姚洪也是激動道。

“當時到底怎麼回事?我親眼看到你……”林天陽疑惑問道。

當初他是親眼看到姚洪被砸死了,他才認定姚洪死的,沒想到兩年後姚洪卻活着回來,這讓林天陽疑惑。

畢竟林家和姚洪都不是外人,姚洪倒也沒有隱瞞,將絕大部分的事情告訴了林天陽他們。

而那有所隱瞞的就是龍的事情,龍的事情太過詭異,就算他說出來,也不見得林天陽他們相信,姚洪爲了避免說不清楚還是不告訴的好,以免說不清楚。

“孩子,苦了你了。”聽到姚洪當時沒有被壓死,被困了兩年,其中受的苦難,林天陽絕對感受的出來。

不過讓林天陽意外的是姚洪實力現在也到了地級八層,也肯定遇到某些奇緣,他並沒有問,林天陽也由衷爲他高興。

姚洪心中很暖,他聽得出來,林天陽是真的關心他。

“聽說,海家送來一對請帖?”姚洪問道。

來的時候,已經聽林雲飛說了海家送了一對請帖,而且不光是林家,靈水城大大小小的勢力,只要有點勢力的都送了一份。

姚洪一聽林雲飛如此說,就察覺到其中一定有貓膩。

“沒錯。”林天陽點了點頭,然後將請帖遞給了姚洪。

姚洪接過後,眼神隨意掃了一眼,然後就思考了起來。

林天陽也沒打擾姚洪,但等到姚洪眼神恢復清明的時候,才問道:“此事,你怎麼看?”

“其中有什麼貓膩我不清楚,但有一點值得肯定,海志峯應該突破地級十層了。”姚洪沉吟半響,突然緩緩開口道。

地級十層?!

大廳內,聽到姚洪的話,所有人都愣了一愣。

旋即,他們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如果海志峯真的突破到了地極十層的境界,那麼他們三日後的宴請,不難想出來,海家設好了圈套在等待林家跳進去。

而突破地極十層的海志峯則無人能敵,結果林家只有慘被滅一個下場。

林天陽臉上倒是沒有意外,這個結果他已經想到了,唯一讓他欣賞還是姚洪的細膩思維。

心中暗歎,若是姚洪是自己林家的人就好了,論資質、才智等等,姚洪是他所見的人當中最出類拔萃的。至於靈水城的青年榜,根本沒法和姚洪比,若是姚洪能當林家的家主,一定能夠帶領林家走向輝煌,想來他就算死了也是笑着死的。

“可惜,我只差一步就突破到了地極十層,若是多給我一兩個月時間,就能突破地級十層,倒是可以對付海志峯。”林天陽嘆氣道。

說到這裏,林天陽也是頗有些不甘心,畢竟之前海志峯的實力在地級八層,而在短短兩年時間,不僅突破到了地級九層,而現在也突破到了地極十層。


當初隨手可以打敗海志峯,到現在可能一掌被海志峯打敗,是個人能甘心纔怪。

看着滿臉不甘心的海志峯,姚洪瞭然的點了點頭,也明白海志峯的心裏。

“這樣吧,若林老爺子你相信我,我倒是有辦法助你突破。”姚洪想了想道。

“什麼?你說什麼?”

聽到姚洪能夠助自己突破地級十層境界,林天陽滿臉激動,徹底被震驚了。

大廳的林非城幾人,也是震驚非凡。想要在地級九層境界再進一步,他們知道有多難,結果姚洪簡簡單單來了一句,可以幫助林天陽突破,怎麼能讓他們不震驚。

“你們聽得沒錯,當然,這因爲用特殊手段助你突破的,代價有點大,可能有一點後遺症。”姚洪笑道。

林天陽緩緩呼出一口氣,手捂着胸膛處,儘量讓自己急速跳動的心臟,跳得平靜些。

他眼神堅定道:“沒關係,只要能突破,再大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姚洪點頭,他不用猜,也知道林天陽會答應。畢竟他們的對手已經突破到了地極十層,若是林天陽還不突破,三日後就是林家的毀滅之日。

“好,我先去找徐叔去準備一下,我煉製好靈藥後立刻就送來。”姚洪點了點頭,也不在停留,然後便走出了林家。

“等一等。”可是,姚洪剛走出林家,林非城就追了過來。

姚洪停下腳步,不明白林非城找他有什麼事。

“姚洪,那……靈藥有什麼後遺症嗎?會不會要我父親的命啊?”林非城站在姚洪面前,小心的問道。

看了一眼一臉擔心的林非城,姚洪一愣,感情林非城將事情想得太嚴重了。

姚洪呵呵一笑道:“林叔,你別想得太嚴重,我說的後遺症無非就是因爲強行突破,導致林老爺子以後在武道當中的,不會再有多大的作爲,不會危害性命的。”

聽到不會危害林天陽的性命,林非城鬆了口氣,表情也輕鬆了許多。

林天陽是他們林家的精神支柱,如果林天陽倒下了,他林家也會快速衰落下去。

最主要還是林天陽是他的父親,於情於理,他都不希望林天陽有事。

知道林非城擔心,在林非城面前,再次下了保證,姚洪這纔去了靈藥閣。

和徐青再次見面,徐青先是震驚,然後激動拉着姚洪,不知道說什麼好。

姚洪看着差點梗咽落淚的徐青,嚇得急忙轉移話題,借用他的藥室。畢竟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人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想來任何人都忍受不住。

徐青聽到姚洪的要緊事關係着林家的命運,連問姚洪要幹什麼都沒問,直接讓出了藥室,而且將靈藥閣的所有資源都可以姚洪任意使用。

姚洪倒是想用,可惜這靈藥的所有藥材,靈藥閣幾乎沒有,讓他忍不住連連嘆氣。

這些藥材非常珍貴,好在姚洪早有準備,將在夏氏商會買來的那些藥材全部拿出來,才勉強湊了一份出來。

接下來一個時辰,姚洪都在藥室內度過,最終煉製成功這瓶七級靈藥。

將這瓶七級靈藥交給林天陽後,林天陽欣喜的立刻去閉關了。

見林天陽去閉關了,姚洪爲了自己實力的提升,也在林家住下了,同時找了個安靜的房間,也在提升自己的實力。

姚洪他知道,在三天後海家宴請,他也肯定會去。

畢竟姚洪的實力,就算是林非城都可能打不過他,是除了林天陽之外,這裏最強的高手了。

所以姚洪的實力,只要提升一分,也關係着林家多一分保障。

“看看這三天,我能不能將精神力提升到地級八層的實力。”姚洪喃喃自語,然後盤腿坐在了牀上,閉上眼睛,開始修煉精神力。

他修煉的正是兩年前,得到的控獸決裏面的精神篇。

這精神篇,他之前也修煉過,甚至效果很好,在妖獸山脈的時候,切斷李東海的一根手指頭,這精神力可謂起了很大的作用。

姚洪才知道精神力的強大。

可惜在兩年前,在龍的領域當中,姚洪並沒有修煉過,這才導致精神力一直停留在地級三層的境界。

三天的時間,想要從地級三層的精神力境界,提升到地級八層境界,聽起來有些異想天開,但是姚洪的實力已經到了地級八層,所以他想要提升,肯定是事半功倍,比一般人絕對快數倍的速度。

三日後,他的精神力果然達到了地級八層境界。

這三天,姚洪絲毫不間斷的修煉精神力,在中間他都感覺自己撐不下去,自己的精神力快把腦子給撐爆了,但最後他依然撐了過來。

好在,他終於達到了地級八層境界。

姚洪睜開了眼睛,眼眸表層微微有一層妖異的紅色,姚洪一眼望向了桌上的花瓶,強大的精神力覆蓋在其中。

翁。

在強大的精神力下,那花瓶忽然動了動,然後顫抖了起來,然後緩緩的飄了起來。

這花瓶一會上升,一下下降,然後翻轉,甚至倒下來的水珠子,都被姚洪用意念控制在半空中,讓姚洪覺得很好玩。

最終玩夠的姚洪微微哼了一聲。

啪的一聲。

在他的意念下,那花瓶頓時砰然炸得粉碎,四處飛濺。

“地級八層的精神力真強大啊。”姚洪舔了舔嘴脣,微微有些欣喜,之前的精神力或者只能干擾一下武者,但此時的精神力,他已經能夠攻擊對方了。

甚至,實力差勁的武者,他都能夠用精神力斬殺。


就在姚洪欣喜的時候,突然一股強大的氣息降臨席捲了整個林家,令林家衆人臉色一變,頓時恐慌起來,不明白這麼厲害的高手怎麼會在林家。

只有林非城幾人,臉色一喜,自語道:“爹,突破了。”

沒錯,這就是在姚洪靈藥幫助下,達到地級十層的林天陽。

“海家,想吞掉我們,我要看看你們的嘴到底有多大。”姚洪望着一臉興奮的林天陽,冷笑說道。 靈水城內,上到七八十歲的老人,下到三四歲的孩子,都知道城內將有一件大事發生,那就是海家宴請各方的勢力。

只要是明白人,都明白海家今天宴請衆多勢力的老大,肯定今天過後,會改變靈水城今天的格局。

而且現在海家已經一月成爲第一勢力,超越了歷來的第一霸主林家,所以現在還是有些影響力的,倒是有不少勢力想抱海家的大腿,早在一早就屁顛屁顛的過去了。


一輛馬車在海家停了下來,林天陽和姚洪他們幾人從馬車上下來。

海家今天很熱鬧,甚至很有喜氣,張燈結綵,到處都掛滿了花燈,若不是知道今天要宴請人的話,還以爲是海家今天有喜事呢。

看着跟過喜事的海家,林天陽冷冷一笑道:“我倒要看看海家到底想要搞什麼鬼,人準備好了嗎?”

他的最後一句話,是對着旁邊的林非城說的。

林非城點了點頭,低聲道:“已經出動了我林家所有精英們,全都分散在四周,只要我一放信號,他們就立刻衝進來動手了。”

林天陽瞭然的點頭,旋即面不改色的進了海家大門。

在他的身後,則是姚洪和林家衆人也跟在林天陽的身後。

海家大廳內,已經聚集了不少人,大約有十幾個人,這就代表着十幾個勢力的老大。

而原本應該再大廳的海志峯卻沒有在這裏,裏裏外外除了僕人外,根本沒見一個海家、李家、耿家之人。

“林家家主到。”

話音剛落,林天陽和姚洪幾人就進了大廳,姚洪掃視了一眼後,便和林天陽他們隨意找了個桌子坐了下去。

他們表現的很平靜,但衆人眼中都好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不過相比這些,對於他們能夠出現,衆人還是吃了一驚。

在靈水城,十個人有九個人知道林家和海家有仇,本以爲林家不可能參加海家的宴請,卻沒有想到林家竟然真的來了。

“林天陽竟然敢來這裏,真是夠膽啊。”

“是啊,我原先也以爲林家不會來。”

“這下有好戲看了,一會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一場大戰?”

衆人驚訝的看着林天陽他們,旋即小聲的議論紛紛,卻沒有一個說林天陽好的。

因爲這些勢力有很大一部分是親近海家的勢力,也剩下的一些勢力是保持中立的,所以自然沒人不會說林家好的話。

不過隨着林家的趕來,一些和林家親近的勢力們也隨之趕到,因爲這些都是以林家馬首是瞻,林家就是他們的領頭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