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瞭解大剛,他最終總會給人帶來意外的驚喜。

談話結束後,我再次想起了阿紅,大剛提及的黃樓聚會她沒有出現,看來組織那個聚會也壓根就不是她的本意,那麼她這麼長時間以來音信全無,從未和我有任何聯繫,這也是否是她的本意呢?

然而,丁玲又爲什麼去參加黃樓聚會呢?

這些問題,如謎一樣困擾着我,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也許年輕的愛情本身就是一個謎吧。 “時光過隙流如電”。

大學的生活在緊張忙碌中匆匆的結束了。

大學生活期間,我爲完成自己的學習任務、繳納生活費用奮鬥掙扎,努力爲家裏減輕負擔,確保在繁重的學習中保持領先水平。

在幾年的學習思考過程中不斷成長,我逐漸的能夠以一個成人的視角淡定的面對生活中的點滴得失。

相較同齡人,我過早的接觸社會,從社會的實踐中學會總結,正確的認識接觸的人和事件。

大學生活的經歷,對我踏入社會、適應各種生存條件無疑是有益的,而且幫助巨大。

作爲一個山裏的走出來的孩子,與其他人不同的起點,不同的生存條件,讓我停止抱怨,並開始通過自己的努力去改變現狀。

我開始心平氣和的爲自己的未來定位。

同時,現實讓我開始清醒的意識到,人光有鴻鵠之志是遠遠不夠的,還必須要腳踏實地的做好現在,在現實的基礎上規劃未來,切合實際的理想也許纔是最有希望的理想。

在幾年的大學生活裏,我斷斷續續的和丁玲保持着書信來往,感覺這她那份不遠不近,不冷不熱、若即若離的情感。

對於參軍入伍,並已經確定留在軍區工作的丁玲,字裏行間所表露出來的優越,讓我更加自慚形穢,自卑的我甚至連一個電話都沒有勇氣給她打過。

我清醒的保持着自己的冷靜,我的現狀提醒着我,一個一文不名的窮小子的表白會多麼的蒼白無力,甚至會自取其辱。

骨子裏的自尊維繫着我最後一絲尊嚴,血液裏的熱情依舊時刻吞噬着我的理智,讓我沒有當機立斷斬斷情絲的魄力和勇氣。

我心底存繫着一絲希望,希望有如街邊言情小說裏的故事橋段一樣,希望我所愛的人會不顧一切的衝破一切世俗阻力投入到我的懷抱,不管貧窮與富貴,不論高貴與卑賤,然而,這一切,放到現實當中,不過是一個夢幻而已。


我的大學即將畢業的時候,互聯網悄悄興起,金融在互聯經濟的衝擊下,風起雲涌,網絡促發展似乎成了全國的商業新風尚。

藉助互聯網力量,平步青雲、一夜暴富成爲現實,這樣的理想也刺激着每個人的神經。

通訊方式變得方便快捷,藉助網絡力量,移動互聯的便利瞬間釋放,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方式變得更容易了,溝通的方式變得五花八門,方便而且迅捷。

各種各樣品牌的移動電話涌向市場,手機得到了普及,大學校園裏,即使是家庭條件最普通的學生,腰裏也可以別上一款新穎且小巧玲瓏的新型通訊裝備。

街道里、公交上,校園內隨處可見的年輕的低頭一族,在緊張忙碌的按着手機鍵盤,來往信息的叮咚叮咚聲不絕與耳。

…….

就是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我們即將告別校園,走向社會。

畢業季來了,大家各自爲自己的前程開始奔波。

所有人都在忙着 找工作、投簡歷或完善自己的畢業設計。

就業壓力很大,畢業生們一下子又被拉回到高三臨考一般的緊張歲月。

離校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一個週末,大剛像以往一樣來找我。

馬上又要分離了,我和他都知道,離開校園,也許就再也沒有如此便利的見面條件了。

我們走在大學校園的林蔭大道上。

各懷心事,情緒有些失落。

六七月的光景,天氣很悶熱。

我和他都好長時間沒有說話。

我們彼此清楚,再過幾天,隨着各自的選擇,擇業後各奔東西,就再也沒有機會隨意的走在一起暢談青春,暢談彼此熟悉的事事人人了。


“你是怎麼打算的?有意向簽約單位了嗎?”,走了一會兒,我看了他一眼,首先打破了沉默。

“還是要回縣城開個診所嗎?”我明知這是調侃,還是順帶試探着,問問他的真實就業想法。

“唉—-”,大剛沒回應,卻嘆了口氣。

似乎要說的話有很多,又不知從何說起。

“最近和莉莉見面了嗎?”,我內心早已知道大剛與她的結局,還是希望畢業離別的最後關頭,能有一絲變數。

“見過了,也聊了挺多的。”,大剛的回答很乾脆,也很平靜,彷彿已經放下了。

“莉莉工作的事情,和你講過了嗎?她是怎麼規劃的?”我問他,既然聊了很多,這是必談的話題。

“她?和你原來猜測的一樣,她要去京城找工作,守着大良。”大剛說完,臉色一下子變得很難看,表情有些無奈。

“大良還是挺優秀的,能考上京城一流大學的研究生。”我看着他的難過的樣子,有些感慨,同時,也爲好友的愛情失敗找到一個最讓人信服的理由。

“是的,大良是挺優秀的。”,大剛再次嘆了口氣。

“我一直以爲愛情會敗給時間和距離,想着自己每天守着莉莉,事情會有轉機,看來我錯了。”他接着說道。

“我高考志願之所以跟着莉莉報,就是想每天守着她,看着她,天天和她在一起,我就會有機會。大良離她那麼遠,一年也見不到一次面,沒想到……”他低下頭,聲音越來越小。

我的心似乎被刺了一下。

我想起了丁玲。

丁玲和我也是相隔千里,但是她心裏會有我嗎?

會像莉莉一樣眼裏只有同樣一文不名的大良嗎?

會在畢業後,義無反顧的去投奔我所在的城市嗎?

“兄弟,別急,你的真愛還沒有出現呢。”,我拍了拍大剛的肩膀,試圖安慰他。

“你自己呢?你自己怎麼打算的?”我想聊點別的,避開如此不愉快的話題。

“還沒想好,我甚至都不想離開學校了。”,大剛失魂落魄的樣子讓我有些擔心。

“你不離校,是想接下來讀研嗎?”我問他。

“關鍵是我還沒想好去哪裏。”他仰起頭,隨即又低下,眼裏亮晶晶的,樣子很悲涼,似乎世界之大,沒有適合他的容身之地。

“你適合去一個沒有愛情的地方,先慢慢的療傷。”我說罷,看了看他,想開個玩笑讓他心情好轉。

事與願違。

大剛再次一言不發。

我想逗逗他開心,不想再次觸及了他的傷口。

過了好一會,他擡起頭望着我。

“我真的決定先留在學校一段時間,那是因爲我還沒有想好做什麼。”他說道。

“你不是一直想學醫嗎?現在好不容易畢業了,你不想工作?”我有些想不通,即使非常瞭解他,也突然不知道此刻他的真實想法。

“我不想幹醫學相關的事情了。”他語出驚人。

“那你想做什麼?”大剛的話,讓我當真感覺非常意外。

“我想靜一下心思,然後準備考公務員。”

“不會吧,你不是一直想做一個外科醫生,救死扶傷嗎?”,我想說服他改變主意,畢竟學了幾年的專業,全部放棄,從新開始,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

“救死扶傷?”他突然哈哈哈的笑了。

“你覺得我當前的狀態,適合當醫生嗎?我連自己都救不了,怎麼救別人?”他的笑聲中有一種悲涼。

我再次無言以對。

看着他決絕的樣子,我知道多說無益。

看來擇業這件事,他已經想了很久,並且已經早就決定了。

大剛畢業不離校,也許只是不想父母擔心,而給他們的一個說辭吧。

我突然明白了他對自己畢業後幹什麼,一系列安排和想法,又似乎沒有徹底的想明白。

面對熟悉的大剛,我突然感到一種莫名的陌生。

“別光說我,聊聊你吧?”他恢復了自然的樣子,轉過頭望着我,眼裏滿是關切。

“你畢業怎麼打算的?”

“我正要和你講的。”我感覺到好友的關懷,心裏暖暖的。

“我和大志一起,昨天剛剛簽了京城的一家工程公司,說好8月份去北京報到。”


“那挺好的。”,大剛爲我的簽約而高興。

“這是喜事,你晚上得請我喝酒。”

“好啊,喝酒,喝酒,這是小事,去北京工作的事,也不一定前景如何,但是畢竟京城的機會要多一些,走一步說一步吧。”

我說的是實話。

京城的生活節奏和壓力都巨大,我一個窮書生去了,能不能生存還是未知數。

“晚上喝酒,你叫上大志和阿鵬吧。”大剛提議。

“對了,大志和你一起去京城,阿鵬呢?阿鵬簽約了嗎?“,大剛永遠忘不了所有相識相知的朋友。

“阿鵬啊。”我笑了。

“阿鵬簽約的事情,你是絕對猜不到的。”我笑着對他講。

“爲什麼這麼說?”大剛看着我,有些好奇。

“一個最不相信愛情的人,爲了愛情而簽約。”我忍不住再次會心的笑了。

“此話怎講?”

“你知道阿鵬家住哪裏吧?”我問他。

“知道啊,就在你們離你們學校不遠,下邊的一個縣城,他和我說過。”

“是啊,阿鵬從上小學開始,一直到大學,從來沒有遠離過家門。這個你也知道吧?“

”當然啊,我聽他講過。“

”這次簽約,阿鵬是我們班籤的最遠的一個,他的女朋友不是我們班的,那女孩老家在南方,他簽到女孩的南方老家了。”我笑着對大剛講。

“用阿鵬自己的話說,他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爲了愛情而遠足。”

“真的?”大剛有些不太相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