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伯邪你讓伊麗那個丫頭吃了什麼東西?竟然讓她直接躍升了一級?”林頓沉寂了幾天,因爲好不容易研究出聚符之術卻沒有發揮任何作用而失落,現在又冒了出來。

“天機不可泄露”張小邪拍了拍一臉急色的林頓,嘿嘿笑道:“對了,怎麼沒看到戴維斯?”

憑藉着自己的戰寵在最後時刻逃離大神廟,戴維斯青火師一直在宙斯大陸聯軍的追殺之下,直到月亮城被破後才趕上撤到銀月草原上的張小邪一行。

“他據說在研究一個可以讓戰寵提升實力的方法”林頓聳聳肩,還是揪住張小邪不放:“如果伯邪你有讓符籙師快速進階的辦法,一定要讓我們現在這些殘存的符籙師提升等階啊,現在正是我們符籙會最弱勢的時候,每一份的力量增加都是重要的!”

“好了,如果我有能夠普遍提升符籙師實力的辦法一定會貢獻出來的”張小邪安慰着林頓,搖頭不已。

每次找老頭師傅要一點靈丹妙藥可都是要消耗完自己靈氣的。

“大祭祀,我們與巴塞克因長老商量過,決定今天就與麗絲兒將軍一起退向冰雪之國”大王子與二王子一起走入了營帳之中。

巴塞克因一臉迷人的微笑,與麗絲兒一起隨着兩位王子步入了營帳。 看來擁有成熟男人魅力的巴塞克因與麗絲兒已經有了比較親密的關係,兩人並肩而入,看到張小邪目光彤彤的望着自己,麗絲兒嫵媚一笑,絲毫不以爲意。

雖然與張小邪有過一段快樂的時光,但是冰雪之國的風氣決定了麗絲兒現在心安理得的公然在張小邪面前與巴塞克因混到了一起。

看到小龍女與伊麗都關心的看着自己,張小邪灑然一笑:“看來巴塞克因長老與麗絲兒將軍昨晚肯定是有了一個美好的夜晚。”

“大祭祀昨天不是也有好夢嗎?”巴塞克因笑着反問道。

“大祭祀,你現在是佳人有伴,就不用笑我們了”麗絲兒對着張小邪拋了一個媚眼。

Wшw ¤тt kān ¤C 〇

對於張小邪這位帶着邪邪帥氣的帥男,麗絲兒倒是一直都打算維持與張小邪的露水姻緣的,可惜一路上被小龍女看的死死的,現在又加上伊麗,一直都沒有機會。而對於一位冰雪之國的權利女,麗絲兒直到現在才找上了巴塞克因,也算是張小邪的魅力巨大了。

現在兩位王子沒有與張小邪這位大祭祀商量,就直接決定了與麗絲兒一起前往冰雪之國,張小邪可以從其中感覺到深意。

看來巴塞克因與二王子是說服了大王子。

“虎族也曾經幫助過我們守衛月亮城,我們就這麼不顧而去,似乎有點說不過去吧”張小邪微微一笑:“況且我們要從銀月草原穿到冰雪之國,食物和帳篷都需要虎族提供,如果他們知道我們就這麼離開,恐怕也不會這麼容易答應吧。”

“這點大祭祀就不用擔心了,我們怎麼說也有四萬戰士,就算是與虎族開戰,也有一逃之力”二王子揚眉道:“更何況現在虎族也沒有理由硬留下我們,我們也沒有必要爲了異族而把我們帝國最後的力量交代在這裏。”

“好了,我想各位不用在這裏爭論了,我決定今天離開銀月草原回到冰雪之國,願意與我回到冰雪之國的我代表冰雪之國歡迎,如果暫時不願意離開的,日後冰雪之國也永遠的敞開大門”麗絲兒咯咯的笑着,插入到兩人話中。

“各位都在,哈哈,我正要去找各位一起商量”虎王大笑着在張小邪與兩位王子正在僵持的時候走了進來。

“我們虎族準備從銀月草原之中撤走,與冰雪之國的朋友們一起對抗宙斯大陸聯軍”虎王笑眯眯的宣佈了這個驚爆的消息。

“什麼,虎族願意從銀月草原之中撤出?!”就是巴塞克因也是一臉的疑惑。

在銀月草原之中生活了數千年,虎族會這麼輕易的就撤出?

這就相當於讓闢珀帝國舉國遷移,或者是將大神廟移到其他的地方,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左麟右李兩位長老臨死都不願意從大神廟中撤出,就是因爲大神廟是整個闢珀帝國神權的代表,根本無法撤走。

而虎族在銀月草原之中也有盤踞數千年,供奉獸神的神殿。

“虎族的長老們願意從銀月草原之中撤出嗎?”麗絲兒也知道這層關係,問道。

“如果我們虎族不與大陸上其他國家聯合,只會與若爾夫一族一樣,消失在這個世界”虎王揮揮手:“雖然有幾位長老不願意撤離銀月草原,但是現在我是虎王,我做的決定是爲了我們虎族能夠一直生存下去。”

三萬附庸族的箭手與一些不願意離開草原,離開神殿的老祭司留在了草原之上,盡他們最後的努力來讓侵略草原的宙斯大陸聯軍知道草原虎族的厲害。

三百萬虎族和其附庸族隨着麗絲兒浩浩蕩蕩的朝着冰雪之國趕去,而與銀月草原接壤的冰雪之國冰虎城也在麗絲兒的通知下準備了大量的空房。

只是三百萬的人口根本無法是冰虎城所能容納,所以在接近冰虎城的草原處,大量的帳篷被支了起來安置二百多萬的老幼婦孺,只要有宙斯大陸聯軍逼進的消息,這些虎族的根本會立刻的退入冰龍城。

一萬虎族的本族戰士與二十萬的附庸族戰士進入了冰虎城,與冰虎城的十萬冰雪戰士組成了聯軍。

大量的情報顯示宙斯大陸的聯軍大部隊已經開向了與闢珀帝國相鄰的黑晶帝國,而卻有五十萬的聯軍從宙斯大陸聯軍中分離出來朝着銀月草原追擊而來,顯然是想把闢珀帝國與冰雪之國的殘軍徹底消滅。

很快,大批的敵軍出現在了冰虎城之外,而虎族的二百多萬老幼婦孺也擠進了冰虎城之中。

冰雪之國因爲寒冷的氣候,所以城牆都是由青石加上冰水澆築,就是虎族的利刃斬在上面也只能留下一個淺淺的白印。


“這次有虎族的大量守城器械加上我們冰虎城的城防,就算敵人的軍力五倍於我們,也無法短期內攻破冰虎城,而女王已經派出了援軍,這次我倒要看這些宙斯大陸聯軍有何厲害之處!”麗絲兒一臉的顧盼生輝,看着城下密密麻麻的五十萬敵軍卻沒有絲毫的畏懼。

與虎族常年對持的冰虎城城堅壁厚,加上虎族的器械,也難怪麗絲兒有這種信心。

十個聯隊共十萬宙斯大陸的聯軍在戰鼓的催動下開始慢慢的朝着冰虎城逼過來,幾個全身戰意閃爍的將領身先士卒的將幾道實體戰意斬在了冰虎城的冰牆之上,濺起了一陣冰花。

“所有的祭司準備”麗絲兒全身軟甲,在城頭之上指揮若定:“伯邪,符籙師和魔法師團就交由你來指揮,在敵人進入射程之後全力開火。”

“虎王,城後的投石車等器械馬上可以開火了”麗絲兒轉身朝着身邊的虎王笑道。

“沒問題”虎王的笑容似乎有點苦澀,麗絲兒也沒有在意,繼續的對着身邊的副官發佈着一個個命令。

轟!


幾十塊巨石從城內的投石車中高高的拋起,落下,重重的砸在了冰虎城的城樓之上。

“吸力之符,護身符籙……”伴隨着驚呼聲,張小邪的聲音在城牆之上清晰的響起。

血花四濺,冰雪祭司所在的城樓直接被轟塌,而張小邪帶領的符籙師和魔法師團因爲張小邪的快速反應,將幾塊襲來的巨石用吸力之帶牽引,金光護罩彈動,除了邊緣的幾個符籙師和魔法師被砸成了肉泥,大部分的人都保存了完整。

“虎王!你?!”麗絲兒纔剛剛的轉頭,虎族手中的劍刃已經全部的沒入了麗絲兒的腹部。

“爲了虎族,我只能選擇依附宙斯大陸聯軍”虎王慢慢的將幾乎把麗絲兒腰斬的巨大闊劍抽出,臉上的肌肉劇烈的抖動。

對於這種陰謀的活動,虎王做的完全就像是個新手。

血腥的舔了舔嘴脣,虎王大聲的招呼着自己身邊,那些紛紛拔出了兵刃插入剛剛還在兄弟相稱的冰雪之國士兵身體的族人們,朝着城門衝去。

紛亂,虎族的突然背叛讓冰雪之國的所有人都陷入了迷惑,憤怒之中。

兩位王子十分幸運的與麗絲兒站在一起,被虎族的十幾個戰士砍成了碎片。


巴塞克因因爲與張小邪站在一起而逃過了一劫,帶着兩萬在城內駐紮的神殿騎士,張小邪一行飛快的逃離了冰虎城,留下了那十萬冰雪之國的戰士在城外宙斯大陸聯軍和城內虎族叛軍的聯擊之下痛苦的哀嚎。

不到一個小時, 網游之刺客重生

對於異教徒,光明之神從來都是不會憐惜的。

行走在冰雪密佈的冰原之上,二萬神殿騎士雖然身體上裹着厚厚的棉衣,但是心底的寒冷卻並不是那麼容易祛除的。

士氣,已經降到了極點。

帝國淪陷,被勢大的敵軍追擊,如同喪家之犬,最重要的,是這些最精銳的神殿衛士們眼中沒有明天。

“伯邪,連我們闢珀帝國都被宙斯大陸的聯軍擊滅,這冰雪之國能夠抵擋住宙斯大陸的聯軍嗎?”伊麗將身上的皮衣緊緊的裹好,瞪大了眼睛,向張小邪問道。

“老大,我們帶着這兩萬累贅還要走多久?”小骨不屑的望着身後那些垂頭喪氣的神殿騎士。

“不然我們還能去那裏?”張小邪看了一眼帶着自己的幾位親信符籙師走在一邊,面若寒霜的巴塞克因,聳聳肩:“怎麼說人家也是奉我爲尊了,也就是把我當老大了,我也不能就這麼仍下他們,是吧。”

兩位王子被殺,現在這些神殿衛士和符籙師、魔法師都完全的算是唯張小邪這位大祭祀爲尊了。

即使巴塞克因是神廟長老,也只能控制自己東神廟一系的人,而闢珀帝國剩下的這些人的大權,則是完全被張小邪所擁有。

即使是張小邪不願意,沒有了主心骨的這些神殿騎士和符籙師們也會將張小邪硬擡上領導的位置。 “巴塞克因帶着二十多個符籙師與三千神殿騎士趁着天黑離開了”在一夜之後,林頓氣急敗壞的跑到了張小邪的營帳之外,將左擁右抱的張小邪吵醒,憤怒的叫着:“這是叛逃,**裸的叛逃!”

“現在的符籙會已經沒有任何的約束力了”張小邪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絲毫沒有任何的意外:“林頓你應該知道一直以來巴塞克因就是不甘於屈居人下,要他在我這麼一個大祭祀手下聽命,自然是不會心服。”

“那也不能讓他就這麼走了吧,帝國本來就只剩下我們這些人了,兩位王子一死,帝國就沒有了傳承,現在再分開,不是更加把力量分散了嗎?”林頓雖然一直在大神廟裏看似混跡,但是卻是不折不扣的符籙之神信徒,闢珀帝國子民。

“有時候分開反倒會讓我們更加精煉”小龍女冷着臉,與伊麗一起站到了張小邪身邊。

看着無語的林頓,張小邪拍了拍這個老頭的肩膀,哈哈大笑道:“好了,人少有時候並不是壞事,我會讓這剩下的一萬多戰士成爲真正的精銳!”

冰龍城。

雖然宙斯大陸的聯軍只是佔據了冰虎城,並沒有繼續進一步的舉動,但是整個冰雪之國仍然是進入了最高警戒。麗絲兒帶領的冰雪之國的精銳戰士與祭司佔據了整個冰雪之國常備軍的三分之一,而現在,城牆最堅固的冰虎城被破,冰雪之國境內的幾座城市除了冰龍城有着可以比擬冰虎城的防禦外都是城防薄弱的小城,所以在女王的指令下,靠近冰虎城的幾座城池全部的棄守,所有的糧草都被運出,士兵與平民足足上百萬,撤到了帝都與冰龍城兩個方向。

而張小邪這隊人馬就是退向了冰龍城。

擁有二萬士兵的冰龍城現在變成了冰雪之國除帝都外的最堅固的城市。

所以從其他城市撤退的幾萬戰士很快的將冰龍城的防守士兵數增加到了接近五萬,而張小邪帶領的這一萬多接近二萬的神殿騎士與上百元素攻擊者的到來更是讓冰龍城的城主非常的歡迎。

五十萬的宙斯大陸聯軍和虎族將銀月草原與冰虎城牢牢的控制在了手中,等於是將一把利刃懸到了冰雪之國的頭上。

本來被派到了山丘之國的士兵也被冰雪之國緊急的召回,同時還帶回了大約一萬從山丘之國本地居民中強行徵召的各族戰士。


如果本土被襲,那麼即使佔據了山丘之國也沒什麼用了。

“對於貴國的遭遇我們女王也是十分的同情”冰龍城的城主,也算是張小邪的老熟人,波姬微微的搖首,表達了女王的意思:“現在伯邪你就安心的在我們冰龍城裏修整,雖然闢珀帝國暫時被宙斯大陸聯軍佔據,但是我想只要我們大陸的聯軍組織起來,未必會敗。”


“現在宙斯大陸聯軍的主力正在朝黑晶帝國前進,可惜在闢珀帝國月亮城一役我們大陸上的元素力量者損失太大,恐怕黑晶帝國也無法支持多久”波姬城主對於現在的局勢也是仔細分析過:“這樣黑晶帝國與在他之後的亞利帝國根本無法增援我們,雖然我們冰雪之國的戰士對於冰雪之國的地形氣候要適應許多,但是我們舉國也不過十多萬的軍隊,實在難以在數量上與宙斯大陸的聯軍對抗。”

“而且虎族的背叛也讓這隊佔據了冰虎城的宙斯大陸聯軍的後勤,本來只是打算追擊我們闢珀帝國逃軍的他們有了佔據城池,侍機的將冰雪之國吞到他們口中的機會”張小邪掛着慵懶的笑容,玩弄着手中的冰果。

“不錯,現在女王已經在全國緊急的招兵,這次冰雪之國只要二十歲以上的適齡男女都會徵召,而且山丘之國也會召集起一隻大軍,只要冰虎城的宙斯大陸聯軍呆一個月,我們冰雪之國就可以增加五十萬的軍隊,足夠吃掉他們!” 從主播到影帝

一直以來冰雪之國的軍隊是由絕對數量的女戰士加上一些充當炮灰的男戰士組成,而這次全國的徵召,所有的青壯年的男女都被徵召,如果這次冰雪之國敗,則是元氣大傷,恐怕沒幾十年的功夫是無法恢復,但是如果敗北,也就是冰雪之國被宙斯大陸的聯軍佔據,那就算元氣恢不恢復又有什麼關係呢?

光明之神信徒對付異教徒的手段已經開始在整個大陸上流傳,尤其是離滅國的闢珀帝國最近的冰雪之國平民,最先得到了消息,山丘之國的人民也迅速的得到了消息,一時間爲了抵禦可怕的光明之神的軍隊,五十萬的冰雪之國與山丘之國的新軍很快的組建了起來。

而佔據了冰虎城的那五十萬的宙斯大陸聯軍除了將主動撤退的幾個城池佔據,就沒有了任何的動作,讓冰雪之國有了足夠的時間來將五十萬新徵召的軍隊有條不緒的集中到了帝都與冰龍城。

從黑晶帝國傳來的消息同樣讓人振奮,與冰雪之國採取了同樣的辦法,徵召了百萬多新軍後,足足兩百萬的黑晶帝國軍團牢牢的把守住了進入黑晶帝國必須通過的達斯山脈,而在闢珀帝國求援時從其他國家派出的,總和達到五十萬的援軍也在闢珀帝國滅亡後半道的折返,加入了黑晶帝國在達斯山脈佈下的守軍,讓達斯山脈上的守軍總和達到了二百五十萬,已經有了宙斯大陸聯軍的一半實力。而其他國家陸續派出的援軍仍然在源源不斷的涌入達斯達斯山脈……

以兩百五十萬的軍力來守一個只有一個通過口的險峻山脈,就是白癡也知道宙斯大陸聯軍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通過。 錯身替愛:霍少請走開 ,除非光明之神降臨……

在宙斯大陸的聯軍幾次進攻,丟下幾萬具屍後,兩邊就這麼僵持了下來。

可能是與符籙之神的一戰讓光明之神也消耗過大,這次的戰鬥沒有出現降臨天使,讓達斯山脈的大陸聯軍都在心底鬆了口氣。

大陸上除了闢珀帝國已經毀滅的神廟外,所有國家的神廟裏都整天充斥着祭司們對自己信仰神祇的禱告。

誰知道光明之神那天恢復了,出來顯示神蹟,如果一劍劈掉了達斯山脈。

不過在一個月的禱告後,幾乎所有的神廟都接受到了他們信仰神祇的神諭,讓這些信徒安心,光明之神是不會親自對達斯山脈動手的,但是幾乎是所有的神祇都將大量的神力灌輸到了禱告的祭司身體內,直接讓這些國家之中出現了無數的魔導師級別的神恩者。

得到了各自信仰神祇的肯定答覆,所有國家終於將自己國內最後的軍事力量搬了出來,足足二百八十萬的軍隊加上各國的祕密武器,一起朝着達斯山脈進發。

將自己國內的軍隊抽調一空的各國自然是各自徵召國內青年組成新軍,補充着各自軍隊留下的空缺。

宙斯大陸的聯軍,已經成功的將大陸上的所有國家的發展拖了下來。

在這平衡的局勢中,冰龍城外,張小邪光着膀子,嘴角上掛着一絲慵懶的笑容,全身上蒸汽騰騰,就這麼在冰龍城外雪花飄飄的冰川之上悠然站立着。在張小邪的面前,是同樣**着上身,齊刷刷站立着的神殿騎士們。

這次精銳的神殿騎士都是最正統的,從闢珀帝國的信徒家庭中挑選的最具有培養潛力的子弟訓練而成,所以人人都有一身不錯的實力,最差的也具有低級戰士的實力,幾個隊長更是有着中級戰士的水準。

“闢珀帝國創國之初就是由傳奇祭祀巴喬扶持他的兄弟成爲開國之君,而現在,即使闢珀帝國的王族盡滅,神廟被毀,只要我們還在,總有一天我們會拿回我們所失去的”張小邪的目光慢慢的掃過了每一個神殿騎士的臉,將他們臉上的變化一一放在了腦海之中:“你們現在是帝國唯一的希望,所以我不希望在你們之中還有如同巴塞克因長老一樣的背叛者,所以如果現在你們之中有誰不願意爲了重回帝國而奉獻出自己生命的話,現在就可以離去,我會給他足夠生活的費用。”

沒有一個神殿騎士出來,這些從小就受到父母薰陶,將成爲符籙之神護殿騎士作爲了最高榮譽的騎士們臉上都浮起了堅決的神情,即使有些人眼神之中還有着微微的擔憂與怯意,但是堅決的眼神仍然是這些神殿騎士眼神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好!從現在開始到你們與宙斯大陸的聯軍重新接觸的時間裏,你們將會接受最嚴酷的訓練!”張小邪對着這些沒有一個人退縮的神殿騎士們吼叫道“以後,你們將不再是符籙之神的守衛騎士,而將會是符籙之神的復仇者,你們將拋棄一切騎士的守則,你們將拋棄一切無謂的榮譽,你們只需要,只需要一件事,那就是勝利!” 望着仍然沒有被自己的語言所調動的這些神殿騎士,張小邪知道光憑自己的幾句話自然不可能讓這些雖然忠誠,但是士氣低落的傢伙們立刻就恢復到最佳狀態。

但是,你們很快就會知道這是一段會讓你們一輩子都銘記的時光的,張小邪心底邪笑着,朝着花間風與小骨微微點了點頭。

在接下來的這段時間裏,張小邪將會把靈門祕籍裏初階的心法傳授給這些神殿騎士,同時具有迷惑人心的高階黑暗魔法加上張小邪具有的歌聖實力的詠唱,張小邪相信,很快一隻只屬於自己的,無敵鐵騎將會產生。

當然,從老頭師傅那裏拿到的好東西也會適當的稀釋後給這些神殿騎士們補補身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