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當時的強者,將仙魔走廊一口氣分成四層,安排妥當之後,雙方罷戰了足足十萬年。

為的就是積蓄力量。

而,正是這十萬年,無人理會輪迴藤,竟然讓他生出靈智。

有了靈智的輪迴藤,開始干傷天害理的事情。

恰逢人魔兩族大戰開啟,雙方戰火飄搖,一直綿延不絕,就沒有時間管輪迴藤了!

等到戰爭過半,一直在悄無聲息吃生靈的輪迴藤終於積蓄滿力量,開始肆無忌憚起來。

它的藤蔓能夠輕易蔓延萬千世界,此時無數世界,從上到下,都被他吃的一乾二淨。

簡直比蝗蟲還蝗蟲。

也正是如此,人魔兩族損失慘重。

輪迴藤一害,差一點沒有將仙魔走廊滅亡。

畢竟,損失將近七成的口眾,放到現在,也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可那件事情,最後以輪迴藤根基被毀,只留下一段鬚根養在天量山,以備不時之需。

隨後,無數載歲月,大家一邊舔著傷口,一邊擴張領地,一邊互相爭鬥。

都只是小打小鬧。

可也時間久了,以前的傷,也差不多都恢復了,仙魔大戰,又是一觸即發。

當然,這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輪迴藤又出來了!

而且與以前相比,只強不弱!

以前的輪迴藤,還需要大量的灌溉,培育,才能夠將整片仙魔走廊拉攏。

可眼下,它一出現,就已經貫穿了整個仙魔走廊!簡直令人膽寒啊!

「是。」

所以,一想到這裡,盤顧就很激動。而先生也沒有心情呆著了,撒開腳丫子,一路狂奔,將第二層在輪迴藤周圍宇宙的人們,全都遷徙離開。

人走了,也讓大雪山一片寧靜。

「前輩,似乎很煩惱?」

忽然寧靜被打破了,一名少年輕笑著,走了出來。

轉過頭,盤顧驚奇的看著方昊天。

「很好!你又有所突破了?」

盤顧看著方昊天更加少年的模樣,有點驚訝。

之前方昊天也已經青年了,所以模樣一直都是青年的樣子。

可是眼下,竟然成了少年模樣,想來必定是進步不少。

「還好,有點小小的進步。」

方昊天嘴角一挑,眸中閃過一絲傲然。

經過之前的閉關,他對輪迴領悟,有了自己的全新見解。

雖然還是搭建在全瀚的理解上,可總體而言,還是自己的。

「嗯。」

盤顧很看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手忽然一僵,看向天邊。

大雪山外,一片血光!

「怎麼回事?」

方昊天震驚的看著外邊的血光,鼻子抽了抽,眸中滿是驚駭。

「血腥!怎麼會這麼重?」方昊天問著,臉色不是很好。

「輪迴藤從無量山沖了出來,天量山為了躲避眾勢力的問責,已經逃之夭夭了。」

想了很久,盤顧也只能得到輪迴藤是自己跑出來的,而天量山是為了躲避懲罰,逃跑的。

所以,他也只能將自己的猜測,以及輪迴藤曾經的危害益處,告訴方昊天。

說到最後,天邊的血光越來越重,方昊天的臉也越來越沉。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先生跑回來了。

渾身溢血的先生,也不去管自己的傷口,面露驚容的看向盤顧:「師傅,出大事了!輪迴藤紮根之後,就開始不停吞噬生靈!已經有六百多個宇宙成了死宇宙!」

「要是照著這樣下去,恐怕這個輪迴藤會毀掉整個仙魔走廊!」

聽得此言,盤顧終究只能無力的嘆息。

「輪迴藤為什麼要這麼做?殺人與他來講到底有什麼好處?」

方昊天沉聲問著,臉色不郁,心也很沉。

眼下輪迴藤在四下殺戮,而他卻只能在這裡干坐著,簡直要了他的命啊!

畢竟這裡的每一方人族土地,可都是他們這一些人族勇士,用心保護的地方!

面對強敵,就此退縮?這是不可能的!

「輪迴藤是精怪,而且還是植物精怪。想要快速的成長,進化,成就一方真正的永恆不滅境強者,甚至追逐更高境界,他就必須要吃人來加速進化!」

「一百萬年前,他也是出於這個目的,這才動手的!」

「可是一百萬年前的輪迴藤,可沒有現在一出現就能夠拉攏無數宇宙的能力。所以現在的他,更強了!」

「我門這一些老東西,都不敢保證能不能斬殺他!」

盤顧長嘆一聲,對於這片世界來說,輪迴藤的出現,真是一場災難。

「既然如此,我親自去看看。」

方昊天眸中精光閃過,嘴角輕輕一扯。

「何必呢?你現在更應該苦修,成就真正的輪迴。」

重生男神寵妻忙 盤顧趕緊攔住方昊天,他可不想方昊天就這樣去送死了!

講真的,等了這麼久,終於有一個能夠接掌造化神鼎的人!這對他來說,可是任務的完成啊!

要是萬一方昊天涼了,造化神鼎又一次回到自己手中,自己又要去找傳人,又是不知何年何月的等待。

真是很無奈啊!

所以,盤顧說什麼都不想方昊天去。

方昊天聽到他的話,笑道:「真正的輪迴現在是不存在的!想要完成輪迴,必須要做成一件事情。」

「而做成了這一件事情,或許我就會成為仙魔走廊上,所有永恆不滅境存在的死敵。所以,我還在考慮是不是要接過這個擔子!接過全瀚前輩的擔子。」

方昊天呵呵冷笑著,對於那個所謂的全瀚,他雖然說著前輩兩字,可是心理卻忍不住想要罵他。

這個傢伙,做不完的事情,就丟給後人,要後人當他的替罪羔羊。

雖然他口中那一些老一輩不管了,可是年輕的永恆不滅境呢?

他們可不知道那個史前時代發生的事情啊!

要是自己真的做了,會發生什麼。

他方昊天可不敢想。

只是一旦決定要做,他絕對不會就此放棄!

作為一個劍客,一切敵人,都可以用手中的劍——斬殺!

一切阻礙,就用手中的劍——剷平!

一切艱難,就憑手中的劍——渡過!

不過在決定這一切的時候,他必須要去看看。 看到自己根本沒辦法阻止方昊天,盤顧也就不再強求,只是小心翼翼的叮囑道:「這個輪迴藤,擁有恐怖的吞噬能力,可是這樣的能力呢,需要跟他的根須接觸,莖葉接觸在一起,才能出發。你去了之後,一定要小心你的血肉與這個輪迴藤接觸,這樣你才能不被殺害。」

聽到這個,方昊天點點頭,對著盤顧拱拱手。

他的心理卻也是有點暖意。

雖然是他名義上的徒孫,可是根本上兩人並不太熟。

能夠在危機時刻敦敦教誨的,真的顯現出他將自己的放在心上了。

「昊天此去,會小心謹慎的。」

聽了方昊天的話,盤顧這才稍稍安心,隨後又說道:「除此之外,這個輪迴藤的弱點,在於他的根莖核心。位於主根莖上。」

「你若是有能力,就找到他,然後銷毀,如此才能保證殺死輪迴藤!」

盤顧又將弱點告訴方昊天,眼中閃過一抹精光,狠厲異常。

經歷過曾經的災難,他盤顧已經對這根輪迴藤很憤怒了,現在的他巴不得這根輪迴藤就此死了,以解心頭之恨!

方昊天記下了一切,就辭別下了雪山。

先生看著盤顧,面露凝重對他說:「師傅,真就這樣讓方昊天下去?此去恐怕凶多吉少啊!」

「不如此,你又能如何?」

盤顧長嘆一聲,滿臉無奈的說:「若不讓方昊天去,他一定會偷偷去,那個時候毫無準備,去了只會死得更快!」

「我現在告訴他弱點,讓他心頭有點準備,這樣就不會擔心會死的不明不白了。」

「若是他能夠探出一個所以然來,固然是一件好事,可要是就這樣去了,我們也只能認命!否則能夠什麼辦法?」

盤顧的話,已經告訴了先生他做了最壞的打算,要是方昊天死了,他們也只能另尋他人了。

不過,他倒是想要去救,可就連盤顧都沒有辦法,他如何插得了手?

無奈之下,他只能頹然的在回到自己的地盤,安頓那一些逃難的人,並且加強戒備。

……

試煉空間,元武大陸。

方初之皺著眉,盯著手中的戰報,眼中充斥著憤怒!

「父皇一不在!這一幫傢伙,竟然就這樣的造反了!」方初之憤然將手中玉簡摔在桌上,臉色不是很好看。

一當初一聽到方昊天出事了,她心中就忍不住擔憂起來,這一幫傢伙會不會造反。

結果沒有想到,竟然還真的反了。

當然,要是反了不要緊,只是勾結大武王朝的太子謀奪皇位,這是什麼意思?

找死嗎?

方初之憤然不已,才站了起來,就看到了他這輩子最不想看到的身影。

「哈哈!何必如此生氣,不如就此與朕喜結連理,如此一來,這座江山,也有方昊天的一部分不是更好!」

此人自號元武聖皇,一身龍袍穿在身上,倒是有點氣度。

只是方昊天不在,依舊還是皇帝之稱,他的這個便宜兄弟,居然自告奮勇來幫助協防。

如果只是這樣,方初之倒是會感激,奈何他根本就是狼子野心。一道這裡,就對方初之展開追求攻勢。想要一口氣將之拿下,藉此機會,成為此地的皇帝。

不過方初之可不是傻子,怎麼會這樣的淪陷。

對這個傢伙,她一點都不感冒,也懶得理會。

面對方初之這樣的的平淡模樣,太子陳洪光有點挫敗感,但他後來聽從了手下的意見,先一步出手,用最短的時間,拉攏了元武大陸當地的世家,並且開始跟方初之分庭抗禮。

一直到了現在。

這個傢伙變本加厲,是在可恨!

「哼!父皇可沒有死!他只是離開了這裡而已,你要是再敢於此地撒野,不僅父皇不會放過你,我朝之中,依舊很多忠肝義膽之士,你能耐我何!」

方初之沉著臉,大聲喝道。

她的聲音才落下,有一支軍隊悄無聲息的出現皇宮中。

陳洪光一看,頓時嚇得臉色大變。

「你……你想做什麼?」

看到這一支軍隊,陳洪光身體一陣哆嗦,絲毫不敢做任何的事情。

「不想做什麼?你就此離開,離開元武大陸,否則晚點必定是你的死期。」

方初之掃了一眼趕來的人們,終於是放鬆了下來,畢竟這一些人可不一般,他們的身體都是方昊天修復的,為此,方昊天在他們身上放了後手。

雖然受制於人,但至少也會忠心耿耿。

正是這樣,他們才不會面對一場災難的時候,發生叛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