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次的全部希望麼就都靠你了,小杰同志,有沒有信心完成任務!”

看到林傑臉上的無奈,方彩玲俏皮一笑,又嫵媚的衝他跑了個媚眼:“事成之後,姐姐可是有獎勵哦、”

果然,林某人一聽。眼睛瞬間一亮:“什麼獎勵。”

“啦啦啦,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方彩玲嬌笑着,媚眼如絲,異常的動人。

見此,林傑眉頭一揚,揚起巴掌,狠狠滴拍在了這妞的翹臀上。

“啊…”

一聲嬌吟,方彩玲俏臉迅速的羞紅起來。

….

….

現在他還有四千多的點券,先用以前點券兌換了十個夢幻冰櫃,不僅僅空間體積大,而且還能百分百的保證食物的新鮮程度,反正就時一個月後拿出來也還是和現殺的一樣鮮。

再者就是夢幻魚塘,林傑還是願意這麼叫它,又花了一千點券買了一個,捎帶升級了之前的那一個,很快,林傑在方彩玲呆呆的目光中,將滿滿一冰櫃的黃脣魚推到了後面去。

黃脣魚,鏡鯉魚,石斑魚,各種各樣的,反正是香榭裏有的魚苗,林傑都讓它成爲了食材。

滿滿十大冰櫃的食材,哪怕香榭裏晝夜營銷都能維持一個星期還綽綽有餘。

當然,這些都是比喻。

現在米國的那位大廚可有的忙了。

….

…..

一天忙碌下來,天也漸漸的黑了下來。

還打算徹夜出發的時候,卻被方彩玲嚴令不許,沒辦法,只好在香榭裏住下了。

一聽到林傑要出海打漁,方明華眼睛瞬間放出的光,林傑只覺得眼前猛地一閃,他孃的比太陽還刺眼。

“姐夫,我,我也要去!”

二話不說,拿着筷子,方明華直接從餐桌上站起來,興奮的看着林傑。

“你去能幹什麼。”

對自己這個便宜照小舅子,林傑淡淡看了他一眼。

“我…”

一語堵塞,方明華支吾着,頓時道:“我,我能給你提桶啊,我還能給你拉網,收帆,掃地擦桌子扇風跑腿倒垃圾…

……”

….

反正是出了不能陪睡意以外,這貨把能說的都全全的說了個遍。

林傑嘴角抽了下,正要說什麼時,方明華生怕他拒絕,眼睛一轉,又急切道:“那個,你,你不是還是我半個師父麼,我怎麼沒見你教我什麼啊。”

聽了,這一下一槍中靶心,林傑居然被這小子堵塞的說不出話來了。

臉色有些苦悶…

忘了,上次自己嘴賤給這小子答應了…這體統可是嚴令自己不許帶任何的東西,他還等着那悟道丹救命呢。

就在這時,方明華腦袋上突然被結結實實的捱了一巴掌。

“誰!”

方明華一怔,瞬間大怒,他奶奶的敢來老子頭上動土!!

可是…

看到自家老姐那面色不善的臉龐時,方明華機靈靈的打了個哆嗦,身下半句罵娘話頓時被他咽在了肚子裏。

“去去去,你說的這麼多,行啊,今晚熬夜把香榭裏整體打掃一遍,明早我滿意了你就可以去,怎麼樣。”

方彩玲輕描淡寫的看了他一眼。

聞言,方明華瞬間苦了臉:“姐,你還是一劍殺了我算了。”

整個香榭裏經過重重風雨,規模再就是之前的三倍之多,已經隱隱有着奔酒店的勢頭,這讓他把將近一千平方的飯店徹底打掃,還不如給他個痛快呢…

“不能?”

方彩玲淡淡的看着他。

方明華苦着臉搖搖頭。

二話不說,這妞又是一巴掌:“那你磨磨唧唧的,吃飯!”

就在林傑汗顏的注視下,方明華宛如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慢吞吞的坐下,用飯碗堵住了自己的臉、

在姐夫面前,他已經沒有一點的面子了。

見此,方彩玲這才滿意,又看到旁邊愕然的林傑,俏臉不禁微微一紅,頓了頓,不禁極爲溫柔的嫵媚一笑:

“那個,其實..其實我平時很溫柔的,那個….”

信你纔有鬼!!


方明華和林傑終於第一次站在了觀點一致的線上。

一頓晚餐,最終在不錯的氛圍中結束了。

晚上睡覺的時候,方彩玲堅決要和林傑睡在一起,還說什麼情情侶之間就是要不離不棄的。

林傑哪敢,又怕這妞做出點什麼,又怕方母要是知道了自家寶貝女兒和自己大被同眠了,不得從南海追到樑京殺了自己。

終於,千哄萬騙,將這妞送回房間。


林傑終於大一口氣….




….

天海矇矇亮,林傑救起來了。

簡單的洗漱了下,他就開車向小鎮行去。

林傑不喜歡那種離別時候的氣氛,所以沒有叫姐弟二人。

“看不出,你還是個正人君子麼。”

這時,閒得無聊,小小的聲音傳了出來、

聞言,專心開着車,林傑懶得理睬這妞。

“喂!男僕!本小姐和你說話呢!”

小小的聲音提高了三倍…


林傑心裏一樂,但依然板着臉,沉默着。

就在這時,只覺得眼前金芒突然一亮,林傑一驚,急忙眨了眨眼,卻驚愕的看到小小這妞正坐在副駕上瞪着眼睛看着他。

沃日,忘了這小妞還能隨便出來的。

林傑嘴角一抽,但是下一刻,他的臉色瞬間一動,整個人差點跳起來。

狠狠地又掐了下,小小才滿意的鬆開,看到某人臉上的痛色,方纔滿意的哼了聲:

“記住,臭男僕,這就是不回本小姐話的下場。”

開着車,林傑欲哭無淚,算是徹底被這妞打敗了。

自己上輩子拯救地球的時候,一定是欠這丫的錢了。



幾個小時的奔波,林傑終於看到了朝陽升起中的小鎮輪廓。 “傑哥??”

何老三揉了揉揉眼睛,繼續看到面前的林傑確實還在,整個人瞬間抱着他的大腿嚎啕大哭起來。

“傑哥啊,我的親哥哥,我盼星星盼月亮的,終於吧您給盼回來了,這次,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啊。”

哭聲之大,那他孃的叫一個悽慘,知道的是何老三已經是林傑的小弟,不知道的還以爲小樹林裏二人在做什麼齷齪的PY交易。

林傑瞬間腦袋一大,草,這貨什麼情況。

“你先起來。”

先把何老三一把拽起,現在的林傑比以前強了實在是太多太多,何老三宛如一根稻草一樣,被他提在手裏。



….

“所以說,現在你手下那些人都要散夥了是不。”

聽着何老三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完,林傑無奈的道。

“是啊,以前雖然幹了點不光彩的事,但那也完全是爲了弟兄們,現在您不讓我搶,也不讓我幹別的,我,我現在吃飯都是問題,還怎麼養活那一幫子兄弟,又怎麼保護小鎮上那麼多村民的安全。”

何老三那叫一個悲切…

林傑不禁嘆了口氣,這他孃的,沒錢了就說是沒錢了就說是沒錢了,真是世界都欠你一個小金人。

這時,腦中傳來一聲:“正好你也要僱傭船員,這不正好有現成的麼。”

聞言,林傑徵了徵,眼睛瞬間一亮,不過有疑惑道:“不是系統說不許帶任何東西嗎?”

“死腦筋啊,那麼大的一個船你自己開?”

二話不說,小小直接嬌聲道。

對這個二貨宿主的智商,她已經崩潰到一定境界了、

嘴角劇烈抽搐了下,林傑再次發誓,如若有朝一日他能真正掌控這個鬼系統,絕對要把這妞拉出來,屁股兩瓣打成四瓣,四瓣打成八瓣…

咳咳..

這時,他自然注意到了何老三異樣的目光,古怪的咳嗽了下,又淡淡的道:“這樣吧,那你就跟着我出海吧,怎麼樣。”

“出海?”何老三一愣,但是下一刻,這貨瞬間大喜,頭點的跟搗蒜似得:“嘿嘿,沒問題沒問題,我全聽傑哥的。”

林傑的捕魚手段他可是見識過,隨隨便便賞他一條魚都夠他逍遙快活幾年,這不是天上條餡餅是什麼。



Leave a Comment